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9章 被困山间获救
    就在贺芷灵穿裤子的时候,我哦了一声,有些愣愣的看着她,她站着穿裤子,那曼妙的身材一览无遗,我还在流口水。

    贺芷灵回头看了我一眼:“快点穿!”

    电筒的光不时扫射过这边来,那些人找过来了。

    我急忙的站起来也穿裤子。

    贺芷灵穿好裤子,开始穿她的制服衬衫。

    就在这时候,一道手电筒光从旁边转角照了过来。

    我看过去,手电筒光照在我的脸上,我看不清楚谁照的。

    贺芷灵急忙的赶紧系扣子。

    而我刚好在拉着裤子拉链。

    那个照手电筒光的也不知道是谁,这时候急忙转身躲到了旁边去,不照着我们了。

    我和贺芷灵马上的各自穿好自己的衣物和鞋子。

    我还是打着赤膊,因为我的衣服包扎我的手臂,贺芷灵穿好了后整理好。

    贺芷灵和我整理好了之后,走向了过来的路。

    贺芷灵打开了手机手电筒功能,让我问旁边的人是谁。

    我喊道:“谁,出来。”

    那个人出来了。

    我们看清楚了她是谁。

    朱华华。

    朱华华也开了手电筒。

    竟然是朱华华一马当先找上来的。

    那些喊着我名字的人,还在远处。

    我看了看朱华华的身后,只有朱华华一个人。

    我过去问道:“只有你一个人吗。”

    朱华华说道:“她们都在后面。”

    朱华华咬着嘴唇,抿着嘴,欲言又止。

    我问道:“你没有淋湿吧?”

    与此同时,朱华华开口:“你没事吧。”

    她摇头,我说我没事。

    我摸了一下她的衣服,她的衣服却是湿了的,基本也是湿透的。

    我问道:“这还算没事?”

    她的头发却不算很湿。

    我问道:“你这都湿了好吗。”

    她说道:“雨伞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

    我问道:“太着急找我们,所以雨伞掉了也不管了是吗。”

    我估计她是这样子的了。

    因为忙着找我和贺芷灵,拿着雨伞上来,然后可能后来嫌碍事,直接扔了雨伞,反正雨也小了,然后就一路一马当先爬上来找上来。

    朱华华看了看贺芷灵:“副监狱长,你没事吧。”

    贺芷灵说道:“没事,谢谢你。”

    极少听到贺芷灵说谢的。

    贺芷灵往前走。

    我们跟着后面过去了。

    前面有人大喊着我和贺芷灵的名字。

    我喊道:“在这里!在这里!别喊了!”

    她们听到我的声音,都往这边过来了。

    接着,看到了我们之后,大家心里的那块石头落了地,叽叽喳喳的围绕在我们身旁。

    看她们一个一个淋成落汤鸡的样子,我心里有些感动,这帮人对我的确真的是好。

    我想说谢谢的,可是到了嘴边,觉得说不出口,还是等改天请她们吃饭再说。

    一个一个熟悉的脸庞,熟悉到让我温暖到心底的脸庞:徐男,谢丹阳,范娟,白钰,兰芬兰芳,等等等等。

    她们都在问我的手包扎是怎么回事了。

    我正想要说被人砍的,贺芷灵马上说道:“我们迷路了,在下一个坡的时候我不小心摔下去,他救我的时候被石头割坏了手。”

    贺芷灵竟然是这么说的,不是说有歹徒袭击我们,而是我们自己被割伤的。

    好吧,既然她说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坏的手,那就是不小心摔坏的吧,只不过,她这么说的意义何在?她是不想让人知道我们被人追杀吗?

    我看了一眼这帮人,基本都是我们的人了,不过后面还有些人跟上来,并不是我们自己的人而已。

    我问徐男道:“你们怎么找上来的。”

    原来,她们在下暴雨了之后,也都一直在避雨,不过从那时候开始,就发现不见了我了,因为我是一直跟着她们后面的,如果按照当时的情况来看,她们跑上去避雨的时候,我应该也跟着上去和她们避雨才是,当她们等了一会儿不见了我,就打电话到下面给下面避雨的自己的同事找我,发现也没有见到我,而当时同事们基本都在纪念园里的各个角落避雨,问过了之后都没有发现我的身影,后来又发现也没有贺芷灵的身影,接着她们给我和贺芷灵打电话,打不通,就意识到我们两个可能出事了。

    可是,当时那么大的暴雨雷电,不可能找我的,就等到没有了雷电之后,开始找我。

    找我的时候,朱华华带着防暴队的人是最积极的,兵分多路,分了好多个小组从各个地方找,可后来她们发现都没有我们的身影,朱华华根据地势山形的判断,我和贺芷灵估计在这山后,因为从下面看来,只有到了这山后会没有信号,而且也只有这两山之间有个山坳可以进来。

    不过有人提出了反对的意见,说怎么可能两人跑去那里去,跑去那里去干嘛呢?

    谁会跑上后山那里去避雨?

    甚至报给了监狱长之后,让监狱长组织人上来找,还要找警察帮找,监狱长一口否决,说不可能,监狱长又说先回去,如果四十八小时后之后还不见人,再报失踪。

    我心里骂监狱长这个王八蛋啊,她是真的想让我们死的啊。

    之后朱华华不管了,找了个手电筒带自己人开始往这边上来找,徐男她们也上来,幸好翻过山坳,果然找到了我们。不过那时候雨还是没有停的,是朱华华一马当先执拗的先上来的,徐男和谢丹阳等人自然也就马上跟上来了。然后大家基本都被雨淋湿了,也就是这样的。

    大家开始从山坳那边下去了,一路上,我问着徐男各个问题:“上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个小房子。”

    徐男说道:“见了,就在下面那里。”

    我问道:“有没有进去看看。”

    徐男说道:“去了,以为你们会在那里,进去后发现有血迹。却没有见到你人。”

    我问道:“有血迹?”

    徐男说道:“是呀,有血迹。不是你的么。”

    她指了指我的手。

    我轻声在她耳边说道:“不是。”

    徐男说道:“那是谁的!”

    徐男惊叹。

    我问道:“那你觉得我和贺芷灵怎么到这上面来的?”

    徐男在我耳边轻轻说道:“我说个难听的我们大家人的一起判断。”

    我说道:“说啊。”

    她说道:“她们都觉得,你和她有点问题。”

    她指了指了前面不远处走下去的贺芷灵。

    我问道:“什么问题啊?”

    徐男说道:“就是男人女人之间。”

    我说道:“我知道了,说我和他有一腿是吗。”

    徐男说道:“是,是这样子的。”

    我说道:“好吧,了解,然后以为我和她有一腿,所以找地方自己玩,去手牵手,去玩亲亲,去打野战,结果被困?”

    徐男点着头。

    我说道:“好吧,想象力真是丰富。”

    徐男说道:“当时我们找你们,都担心死了,担心你们出事了,有人就开玩笑说,你们两个去找个安静的地方谈个恋爱,聊聊人生而已,大家不要紧张。”

    我说道:“谢谢你们的担心了。不过,还真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如果真的是谈恋爱,那就好了。”

    徐男问我道:“你们不是上来谈恋爱?”

    我说道:“靠!当然不是!我也想我们上来谈恋爱,聊人生,聊生人。”

    徐男问我:“那你们跑来这地方做什么?”

    我说道:“妈的我要谈恋爱,我没钱开房?我去五星级弄个豪华泡房不行?我开个情趣酒店的不行?我各自姿势各种嗨,各种玩法各种飘。我来这上面谈,荒山野岭的,我来这地方谈?”

    徐男说道:“有人就喜欢野战,有情调嘛。”

    我说道:“各种虫蛇鼠兽,荒郊野外,原始森林,得到了原始融合的感觉?”

    徐男说道:“那你们上来做什么?”

    我轻轻说道:“和你说了你先不要和人说。”

    徐男说道:“我知道。”

    我说道:“妈的,当时下大雨,你们都往上跑,我也往上跑,跟着你们后面的,可后来我往后一看,贺芷灵跟着不远处,还能看到的地方,她跟着跑上来。突然的从陵墓那边窜出来两个蒙面男子,直接拖着她就往陵墓堆里走,我一见不妙,马上回头要叫你们,结果你们都上去了不见了人影,我没办法,事不宜迟,急忙的往下跑,万一我不快点,等下她被拖进去捅死了呢捂死了呢掐死了呢?我跑下去后,见的是两个男的拖进去树林里。”

    徐男问我道:“拖进去干嘛?强x?”

    我说道:“谁会来这里强x人?那两个是有预谋的来埋伏抓她的。进去后我就和他们打了,结果他们拿出了刀,好在贺芷灵给了他们一人一击,一个被打了要害,一个被石头砸破头,我和贺芷灵利用那短暂的时间跑,可我受伤也被割了一刀。我们没地方跑,他们堵着了往下的路,只有往上的一条路,他们追上来,我们看到那小房子,但是我们不可能去躲着那里,就往这山里面跑了,那血迹,就应该是他们的,他们找进去了房子里,后来下雨了,我猜他们就在那小房子里避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