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7章 暴风雨中的难姐难弟
    原本我拉着贺芷灵想往外面跑,可是被歹徒堵着了路,他一边擦着血一边扑上来。

    我马上拉着贺芷灵往树林子里面跑。

    妈的,出来搞个什么纪念活动,都要被追杀,这都什么世道。

    我拉着贺芷灵往树林子里面跑,后面两个歹徒在后面追,还好他们两被贺芷灵袭击了之后,两个人都跑得踉踉跄跄,速度比我们慢许多。

    如果被追上,我们肯定被整死。

    拉着贺芷灵的手,往树林里面跑,树林是坡度往上的,而两边是被荆棘草丛还有一些坑什么的拦着了去路,只有一条小路往坡上跑。

    跑了二十分钟这样,到了树林的上面,也是到了半山腰,雨水这时候渗透了树叶,开始从树上滴答滴答落下来,天色更黑,还不停的打雷。

    什么破天气!

    我看着四周,下面是不能下去了,两个歹徒正在追上来,虽然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但是我知道他们在追上来。

    而四周,虽然这里没有了荆棘没有了灌木丛,可是我也分不清方向了。

    是往左边往下面,还是右边往下面。

    我搞不清楚。

    这时候我最想去的地方,是跑去徐男她们所在的那个xx纪念馆那里,只要到了我们的人那边,我们就有救了。

    贺芷灵看着我的手,说道:“手。”

    我看了一眼,血还在从手臂不停的流,一直一路往下滴,那两个歹徒一定会循着血迹找上来,我咬咬牙,说道:“没事。”

    我直接脱掉仅有的上衣,然后打着赤膊,用上衣包扎了伤口。

    我拉着贺芷灵往侧右边的斜坡上继续跑:“走,这边!不能呆在这里,他们肯定会追上来。”

    再往上走,已经没有了树林,而是只有草的山坡,离山顶不远了。

    在我们的不远处,那里有个小房子,下着雨,我们基本都被淋湿了,贺芷灵知道我的想法,说道:“不要往那里,他们上来一定会进去搜。”

    我说道:“好。”

    在我们的右侧,有个两山之间的小山坳,有条不算路的路,我们往那里过去了,翻过去了之后,下坡,可是,看到坡下面的又是一大片的原始树林,如果这时候跑进去那里去,天知道还能不能找回出来的路。

    看见在左边有个可以避雨的一块斜立着的光滑大岩石,贺芷灵说道:“那里。”

    我也很累,很冷,还在不停地打雷下雨。

    我两过去了那边,这里刚好可以避雨,而且岩石下光滑,可以坐着,还可以往那边看有没有人过来,如果他们追上来,我们随时可以跑了。

    两人坐下来了后,贺芷灵说道:“给我看看。”

    我颤抖着伸出手,血竟然把我包扎的上衣全都染红了。

    贺芷灵慢慢的拨开衣服,幸好,血已经止住了。

    贺芷灵看着我,道:“你脸色苍白。”

    我说道:“哦,可能是冷的,你抱抱我就好了。”

    贺芷灵却不抱我:“这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

    我说道:“我说真的,我觉得好冷。”

    雨从中雨变成了大暴雨,电闪雷鸣,眼前大雨一片黑暗,看不到左右前面的任何风景,只有不停闪电的亮光。

    我们两个像是缩在了悬崖上方岩石的鹰巢的两只小鹰,风雨中楚楚可怜。

    贺芷灵说道:“我衣服也全是湿的。”

    我伸手一摸,她也只有一件衣服,制服衬衫。

    哦不对,她有一件半,里面比我多了半件。

    她也冷得发抖。

    这鬼天气,原本好好的,突然下暴雨,最可恶的是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了两个要袭击我们的暴徒,实在是想不通。

    我说道:“你在发抖。”

    贺芷灵牙齿在打颤:“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

    她掏出了手机,我也掏出了手机,对,叫人啊,怎么忘了这事,报警也行啊,我要找铁虎,找徐男,找陈逊,找强子,妈的,包围了这个山,抓了那两个歹徒。

    可是一看,傻眼了,没信号。

    一格信号都没有。

    在山的那一侧,是有信号的,到了这一侧,没了信号。

    我的手机是湿漉漉的,贺芷灵的手机也湿漉漉的,我在看了一会儿没信号之后,手机竟然关机,突然死机,接着开不了了。

    我骂道:“靠!”

    我的手机进水了,完了。

    不过贺芷灵的手机没事,因为她的手机是新苹果,防水功能。

    可是,她手机也是没有信号。

    我说道:“对,打报警电话。”

    手机显示的没有信号并不是理论上一点信号也没有,是信号低的情况下,能够提供最低界限紧急求救电话。也就是说传输应用优先级高,打个比方,信号100为满信号,在30以上手机才显示有信号,能提供常规服务。30以下5以上手机显示无信号只限紧急呼叫,能打紧急电话。真正理论上无信号0-5,你的手机显示无可用网络,就不能用了。

    <

    br />

    可是,这个鸟地方真的没有一点信号了,根本都是打不出去的。

    气得我真想摔手机。

    我看着贺芷灵,贺芷灵倒是显得比我还淡定一些,虽然还冷得发抖。

    我说道:“好吧,等雨停了,我们找路回去。”

    贺芷灵抱住了自己的双膝。

    我说道:“要不你脱掉你衣服吧。”

    贺芷灵看看我,然后不理我,她不愿意脱掉。

    我说道:“你脱掉吧,别说什么等着雨停了,这雨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再说了,别等雨停了,我们先被冻死了。”

    我翻着口袋,有一包湿掉的烟,有个打火机。

    还好我有抽烟的习惯。

    贺芷灵不听我的,不愿意脱掉,因为一脱掉,就和我一样打赤膊了。

    我说道:“脱啊。”

    她不听。

    我说道:“等着冷死你。我去找点干树叶干柴火。”

    可是,就这么点小地方,去哪里找干树叶干柴火?外面的草都是湿了的,下面的树林也全是湿了的。

    再说我们要是生火了,很有可能被刚才的两个王八蛋给找到来。

    不过我觉得他们多半是不找上来的,这大暴雨电闪雷鸣的,他们跑都来不及,怎么还敢找上来。

    贺芷灵说道:“他们现在在那个我们刚才看到的小房子里。”

    我说道:“我也是这么猜测的。”

    贺芷灵说道:“我们出去不了,出去了他们一定抓了我们。”

    我说道:“他们也在等雨停。雨停了他们就找进来。”

    贺芷灵瑟瑟发抖:“我们只能找别的路。”

    我说道:“可现在怎么找?这么大的雨,看都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贺芷灵说道:“他们也看不见。”

    我说道:“都在等雨停。”

    贺芷灵的声音有些弱,我很担心她。

    我直接过去,打开她的纽扣,贺芷灵抓住我的手:“干嘛!”

    我说道:“把衣服脱了,不然真的冷死你。”

    气温在这个时候,又是傍晚又是大雨又是山上的,降了不仅十度这样。

    贺芷灵挣扎:“别解开!”

    我说道:“快点!我又不是没看过你,我上都上了你了,你怕什么怕我看了你吗。你还想活下去吗,还想逃命吗?等下人家都没找上来,你先冷死了。”

    她挣扎的时候,手就掐在我的那受伤的手上,疼得我大喊一声:“啊!好痛啊!”

    贺芷灵瞪着我。

    她松开了她的手。

    一会儿后,她说道:“转身过去,我自己脱!”

    我转身过去了。

    说真的,这时候的我,也冷得要紧,别说什么**了。

    我把湿漉漉的鞋子,长裤也都脱掉了,只剩下了一条里面的裤子。

    风吹来,冷得打哆嗦。

    可总好过穿着湿漉漉的裤子,那真的要死人。

    我转身着,看不到贺芷灵那边。

    我说道:“脱下来后,把衣服裤子都好好摆在干着的石头上。”

    贺芷灵说道:“不用你教我!”

    我说道:“那就好。”

    她打着哆嗦,我都能听到她牙齿打颤碰撞的声音。

    我想起了泰坦尼克号的落水的杰克露丝,被冷死的杰克,我问道:“你没事吧。”

    贺芷灵说道:“别转过来。”

    我说道:“这样子好冷,要不我们抱着吧。也相互取暖。”

    贺芷灵说道:“不行。”

    我说道:“怎么我们都睡过了,那有什么不行的。”

    贺芷灵说道:“那是你强我。”

    我说道:“那也算睡过了,平时我也抱了你不少次,这次算什么。而且,这次完全是为了活命。”

    贺芷灵说道:“不。”

    我说道:“那我们两个,会被冻死。”

    贺芷灵说道:“死就死。”

    我说道:“好,算你狠。”

    不行,这么撑下去,真的要冻死人,我不会先死,她可能先死。

    我想了一个法子,我说道:“我我我刚才,刚才好像看到一条蛇。”

    贺芷灵说道:“别拿那个来吓唬我,我,我不怕。”

    我说道:“真,真的。”

    贺芷灵急忙靠过来了我一点:“哪儿。”

    她的手抓住了我的手。

    我说道:“骗你,还是抱着吧,不然真的会死掉。我,我流血过多,再说,我觉得,我这样子真的撑不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