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0章 监狱每天充满了危险
    经过了恋爱的全盘付出不求回报最终却换来的撕心裂肺之后,在感情面前,谁还敢面对新的感情里,还能继续全盘付出不求回报?

    我是在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哪怕我遇到如梁语文,李琪琪这般好女人,我都要小心翼翼的亦步亦趋的和她们走下去,因为怕受到伤害。

    当一个人把自己的全部暴露在另外一个人面前,把所有的脆弱和虚弱都呈现在那个人面前,如果对方值得托付和信任,那没有什么,不会怕受到伤害,可如果遇到的是如同于晶晶那样的我的前任呢?那不要被伤到要死要活吗。

    我不能说每个女人都这样,但就如同身边的朋友,敢说每个朋友都是值得信任的吗。即使像贺芷灵这样子的,她不会这么对待我,不会背叛什么的,但是她性格强势,如果我和她在一起,最终要闹分手的话,也肯定是因为她的性格。

    王普问我道:“昨晚你和我说的,和那个李姗娜的事情,是真的吗。”

    我说道:“废话,当然真的。”

    王普舔了舔嘴唇,说道:“哇靠,那么大明星,大美女,你真的是占了便宜了。”

    我骂道:“是她占了便宜好吗!她还想弄死我呢。”

    王普说道:“你要换个角度来看问题,她还给了你钱,还给你白睡了那么久,伺候了你那么久,你还想怎么样呢。”

    我说道:“草,她去死吧。别提她了,提她我各种不爽。”

    的确是一提到李姗娜,真的是心里各种的不舒服。

    不知不觉间,两人就要把那箱啤酒喝完了。

    我说道:“不喝了吧,再喝就把酒都喝完了。”

    王普说道:“喝完再要。”

    我说道:“不干了,喝酒多了真的各种难受。”

    王普说道:“成吧,那就退了这一扎。”

    我说道:“退吧,叫老板来买单。”

    王普叫服务员来买单,一共是六百多块钱。

    一个简单的宵夜,吃了六百多块钱,也真够厉害的。

    望着旁边的那桌都没动的菜,我都觉得心疼。

    我说道:“我来给吧。”

    王普已经掏出了钱包,说道:“怎么能让你给呢。”

    我说道:“我给我给,你一边去。”

    他还是抢着买了单。

    王普问道:“今晚就在这边睡了吧。”

    我问道:“这边,怎么睡?去宿舍里面睡吗。”

    王普说道:“可以啊,我的宿舍很大的,和学校不一样,我们的宿舍,就是那种员工的单间。有独立厨房,独立卫生间,有独立的阳台,反正,爽死你啊住进来。”

    我问道:“真的有那么好吗。”

    王普说道:“你去看看。”

    我说道:“行吧,在你这里借宿一晚,但是我警告你,不要对我动手动脚啊。”

    王普说道:“我怕是你对我动手动脚。”

    我说道:“走吧。”

    两人一起进去了厂区里面。

    厂区里面灯火通明,工人在忙碌,却没有什么机器的轰鸣声,看起来像是深夜的大学校园,恬静而美好。

    宿舍区更是媲美大学老师宿舍楼,上去之后,到了王普宿舍,开门进去,果然是跟外面的自家买的房子,就是单身贵族宿舍那差不多一个样的。

    我说道:“妈的,我以为我们以前大学四人间够好了,我以为到了监狱监狱给我提供的单间够好了,和你这里一比,就是三星级酒店也比不过啊。”

    王普说道:“别拿你们监狱的来跟我这个比较好吧。”

    我说道:“真的是住得太好啊。啧啧,不错不错。你们贺总也他妈对你们太好了吧。”

    王普说道:“贺总说了,让我们员工死心塌地心甘情愿的为公司做事,而不是让她来监督我们做事,我们的成绩和我们的努力是挂钩的,我们住的是很好的,吃的也是很好的,不论是我这样的经理级别,还是下面的工人,一样的都住的很好,不过呢,工人住的可能没有那么大,但也是两人间的,也很好的了,还有可以加一点钱就能住的单间,那就是出租夫妻房一样的。而办公室呢,也是十分的好,算了,等你被监狱开除了来这里也上班你就知道了。”

    我骂道:“你嘴巴欠抽呢!”

    王普说道:“真的,这里真的十分的好,你不来真的是亏大了。”

    我说道:“老子在监狱里活得那么滋润,还稀罕你来这里打工呢。”

    王普说道:“这里没有那么多要命的尔虞我诈吧?你那是用狗命在拼。我们这里完全不用拿狗命去拼。”

    我说道:“好吧。我睡哪儿。”

    王普说道:“床,我沙发。”

    我说道:“我睡沙发吧。”

    王普说道:“那怎么好意思呢。”

    我说道:“哟,感觉你这话好假呢。快点拿被子来。”

    我躺在了沙发上。

    没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早上,王普一大早就把我叫起来,然后带着我去食堂吃饭。

    他现在每天干活,动力满满,那都是因为有钱赚的因素。

    换做是谁,在利益驱使下,多劳多得,而且报酬十分高,谁也都动力满满。

    他们的食堂吃得贼好,贼吃了都说好。

    比我们监狱好了不知道十万八千里,一大早的,北方面食南方米粉什么一应俱全,如果不满意,还可以过去炒菜。

    那些上晚班的人,下班后在食堂里,三三两两,七七八八,喝酒的,吃饭的,聊天的。

    我说道:“这里伙食比我们监狱好多了。”

    王普皱起眉头:“你狗日的咋比喻呢。”

    吃过饭了后,王普送我过去坐车,什么都好,就是太郊区了一些,一大早坐车不方便。

    这里可是贺芷灵的一个大厂,贺芷灵光是做这个,一年不知道能赚多少钱,难怪她在监狱连呆都不想呆,监狱那个,每天充满了危险,再说了,监狱那里能赚到几个钱?

    即使是能从女囚身上弄到钱,但也是弄不到几个钱吧。

    回到了监区,上了一会儿班,手机响了起来。

    我拿起来看,这号码?

    哦对,陈招弟。

    那个守门的陈招弟。

    我拿起电话,问陈招弟怎么事。

    陈招弟急急道:“她们来打我们了!”

    我问道:“什么她们来打你们了?谁来打你们了。”

    陈招弟说道:“新监区!”

    我问道:“现在吗?”

    陈招弟说道:“我们拦着她们的人,不给她们带东西进去,和她们吵起来,她们把她们监区的人叫过来了,来了上百个人。”

    这新监区刀华的手下平日威风惯了,在监狱里去哪儿都很牛,以为她们人多就能随便横,不过她们在刀华的领导下,的确是挺横的,比较团结,不过也比较贪生怕死,真的有什么危险的,她们还真不敢硬碰硬。

    我说道:“你先顶住,我叫人。”

    陈招弟说道:“可以快点吗,她们已经要打人了!她们人越来越多了。”

    我说道:“好!”

    我挂了电话,马上给朱华华打电话过去了。

    接着,我打电话给了徐男。

    然后,我带着我们新监区的小凌文姐等几十人过去了旧监区,带了兰芬兰芳为首的旧监区上百人浩浩荡荡出去门口,刚巧遇到朱华华也带着她们防暴队的很多人浩浩荡荡的来了,我们两帮人加了在一起,规模庞大。

    我靠近朱华华,对朱华华耳边说道:“如果等下刀华也在场,我会极力想办法让她们打起来,打起来后,你们要以制暴的名义对她们发起攻击,一定要想办法打死刀华,然后天下太平!”

    朱华华点头。

    我们一起到了大门口那里。

    果然,新监区的上百人围在了那边,而且还有人从新监区带人过来,两百多个新监区的人。

    这帮家伙每天不用干活,就想着怎么打架了。

    而陈招弟的人,只有三四十个,新监区都不用开打,吓唬都能吓到守门的陈招弟她们。

    当陈招弟看到我们过去后,像是见到了组织,热泪盈眶的看着我们。

    我们过去之后,新监区的人后退了一些。

    我过去看看,那刀华不在,带队的竟然是修容,哦队伍中还有小方!

    妈的,这要不开打也要打了,小方可是害得简姐滚出监狱的主要黑手。

    我过去了之后,对着我们新监区的人说道:“干嘛呢,都干嘛呢!”

    我作为新监区的副监区长,是要过问一下的,虽然我明知道她们不会听我的,因为她们都是刀华的人。

    修容说道:“她们,她们欺负人。”

    她指了指陈招弟她们。

    朱华华也过去问陈招弟怎么回事,陈招弟说是修容她们欺负人。

    修容是对我有点怕的,所以不敢太大声,不过她身旁的一个大队长,我也不知道叫啥名字的,破口大骂道:“这帮日了狗的守门的,别人带东西进来她们就放进来,我们带进来就不给带,这不是欺负人吗。欠打是吧!”

    我大声问她道:“你很能打是吗!很能打你站出来啊,看你是不是真的很能打!”

    她不说话。

    我说道:“想打架,上去啊!”

    我在激怒她们,我想她们最好先动手,然后我们把她们收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