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9章 贺总的心态
    我端起酒杯,说道:“来,谢谢你的宵夜喝啤酒,我敬你一杯。”

    贺芷灵说道:“我没打算要请你吃宵夜喝啤酒。”

    我看着两大桌子菜,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要我请客?好歹这里是你的地盘,怎么也是你请客吧。”

    贺芷灵说道:“哦,谁的地盘谁请客。”

    我说道:“那是当然。”

    贺芷灵说道:“好。”

    我端起酒杯,说道:“谢谢老板娘。”

    她和我碰杯喝酒。

    这家伙竟然愿意请我吃饭喝酒,真的是难得啊。

    不过她本身向来是大方的,看她对简姐就知道了。

    我问道:“你给了简姐多少钱?”

    贺芷灵说道:“不知道,你自己去问她。”

    我问道:“不说算了,那你到底让她来跟你做什么。”

    贺芷灵说道:“车间工人。”

    我说道:“不是吧你!让她来跟你,就做车间工人?”

    贺芷灵说道:“门卫,保安,清洁工,搬运工,司机,都可以。”

    我说道:“你有没搞错,你这样子做,对得起人家吗。”

    贺芷灵说道:“我对任何人任何手下都是公平的,不能因为她在那边当很大当你助理我就要拉来做我的助理,她受到了损失,我已经通过金钱的方式来赔偿她了。如果她来了就上去做什么领导管理职位,厂里的别人怎么服气?她如果是个人才,来我们厂里也不会埋没,我们的升迁制度很完善,销售的靠成绩说话,生产的靠产量说话,另外的部分靠众人推举。”

    我说道:“听起来好像确实很完善。不过有点你做不到。”

    贺芷灵问道:“哪点?”

    她认为她做事很完美,管理公司也完美,最受不得别人的挑剔。

    我问道:“你说加班,为什么又不去加班了?”

    我这么问,她觉得她是因为我,才不去加班的,她不爽的说道:“想喝酒。饿。”

    我说道:“是因为想和我在一起吧。”

    贺芷灵说道:“王普说的?”

    我说道:“我自己说的。”

    贺芷灵说道:“你说是就是了。告诉我我哪点做不到。”

    她都懒得和我争。

    我说道:“好吧,其实我约你吃饭,是想和你谈谈工作之外,还想多多劝你,让你不要那么拼命。诸葛亮怎么死的?”

    她不说话。

    我说道:“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伟大吗?多伟大啊,可是他原本没死那么快的,他就是活活的累死的。治理公司,你什么都做得到,有点你做不到,上司和下级做的工作不能混淆。我知道你销售这方面的能力很强大,但是不是对所有的区域的销售,新市场都要亲自去开拓,你这样子只会劳累了自己的身体,陷身琐碎事务之中,弄得疲惫不堪,精神萎靡。你忘记了作为一个公司舵手的职责。所以古人说‘坐着讨论问题,作出决定的人是王公,执行命令,亲身去做事情的人,称作士大夫’。你真正懂得各司其职的道理吗。如今你连市场开拓都要管,整天忙碌,不是太劳累了吗?”

    贺芷灵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句。

    我说道:“说难听点,你这个啤酒公司,从那么多的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走到现在这一步,离不开你的功劳,如果你累倒了,我敢说,公司也完蛋了,你信不信。”

    贺芷灵说道:“你说什么都对。”

    我说道:“我跟你说了那么多,你怎么好像很讽刺我的那意思。”

    贺芷灵说道:“我会听你的吗?”

    我说道:“我知道你不会听,我只是提个建议,你爱听不听。不听拉倒。”

    王普突然过来站在了我们的身旁。

    我看着他,奇怪问道:“你怎么在这?”

    不过心想,这里就是贺芷灵啤酒公司了,王普也在啤酒厂,王普出现在这里有什么奇怪的,兴许就是刚好路过。

    王普看了看贺芷灵,难道是贺芷灵叫来的?

    貌似真的是贺芷灵叫来的。

    贺芷灵站了起来,拿了她的包包,一边说道:“谁的地盘谁请客是吗?这也是他的地盘。”

    她指的他,是王普。

    我说道:“贺芷灵你这算几个意思啊?你这不是玩我吗。”

    贺芷灵问我道:“我有说我要请客了吗?”

    我说道:“你刚才好像,是没有说。”

    贺芷灵说道:“谁的地盘谁请客?这是谁的地盘?”

    王普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时候马上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他适时上前:“这是我的地盘,买单的

    时候,是我的地盘,管理的时候,是贺总您的地盘。”

    点头哈腰的,狗奴才一样的家伙。

    我点了一支烟,拿着烟指着他说道:“你看你那奴颜婢膝狗奴才的样子,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面。”

    贺芷灵拿了她的包离开。

    王普还在点头哈腰:“贺总慢走,回去少加班,早点休息,晚安。”

    贺芷灵已经下楼。

    我踢了王普一下:“她走了!”

    王普这才转身过来,收起笑容,对我说道:“我知道了!踢什么踢啊!”

    我说道:“你看你刚才那副贱样,贺总慢走,回去少加班,早点休息,晚安呀。你怎么不对我也这样做?”

    王普说道:“她是我的衣食父母,我能怎么样,再说了我这么做对我是有好处的,我他妈的一个月几万块钱,从哪儿来的?如果不是因为她,我有今天吗。我就是给她跪下磕几个头都不为过,你能想象到我们以前什么生活呢?给贺总跪下,我乐意,以前我们对别人奴颜婢膝的狗样还少吗?那才真正的没自尊。现在算什么!”

    他啪的一声打开啤酒罐,然后直接往自己嘴里罐,哈一口气,说道:“清江啤酒越来越好喝了。”

    我说道:“不错,你说的话是对的。”

    他说道:“是吧,你承认我说的是对的吧?”

    我说道:“对,的确是对的。不是说啤酒好喝,而是说你说的之前那句话。”

    王普对我说道:“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么好运气,能在她面前那么猖狂,她还对你那么好的。因为什么,因为爱,因为宠,因为她对你好,懂吗?所以你才肆无忌惮的那样猖狂,她却对你始终如一,从未变改。如果换做是我,是别人,早就被她整死了!你懂不懂你多幸福。你懂不懂她对你的什么心态。”

    我问道:“什么心态,她爱我是吧?她爱我怎么的不接受我,怎么不和我在一起,怎么不表白,然后把一切都交付给我,却还要对付我,从我这里搞钱?欺负我。还想整我死。”

    王普说道:“想整死你早就让你死了,还让你活的那么好。”

    我摇摇头,说道:“说真的,我也看不懂她了,她对我到底真的好,还是假的好。她甚至在我最困难要死的时候,毫无怜悯之心,而遇到什么困难危险,她肯定把我推出去让我出去扛,让我去送死呢,这种事她干了不少次了,你说她对我好吗,真正的是爱我吗。”

    王普说道:“可能她真的是自己走不出来,那时候你这家伙这么上了她,她心里有怨愤。”

    我说道:“对,有怨愤,那你说让我去死就去死嘛何必这么对我。”

    王普说道:“我估计是她自己喜欢的,但是她打死都不想承认,不愿意承认自己心里这样子的。”

    我说道:“算了,我们不是她,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

    王普说道:“她可能比我们还要纠结。”

    我说道:“来喝酒吧。”

    王普看着这一桌子的菜,说道:“两个人,点了那么多?”

    我说道:“呵呵,你才知道你贺总什么人才?”

    王普看着旁边那个桌,那边那个桌,全是菜,问道:“那边那一桌怎么没人的?那桌菜该不是也是她点的吧。”

    我说道:“恭喜你回答正确,今晚的奖品是那一桌菜全部吃完。”

    王普摇头:“肯定吃不完。”

    我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

    王普说道:“她应该回去加班了吧?”

    我说道:“我怎么知道。”

    王普说道:“唉,最近她真的不要命,忙死了,所以啊我就打电话给你,让你多点关心她,少让她喝酒,不不,是少让她加班,说错了啊。”

    我说道:“即使我是她老公她也不会听我的好吧。”

    王普说道:“谁知道,可能真的成了老公,她反而是听话了。”

    我说道:“呵呵,估计吧。”

    王普问我道:“记得了,好好关心她。”

    我不耐烦道:“知道了知道了,能少点废话吗!”

    王普说道:“好了好了,就是这么多了废话。”

    我拿着杯子,喝酒,说道:“要说几次去?”

    王普说道:“你真的不心疼吗。”

    我说道:“心疼又怎样,她也不是我女朋友。”

    王普说道:“即使是你女朋友你也不会太在乎吧。”

    我说道:“是,因为身边女人很多,所以我不会很在乎她,不过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她自己也不在乎我好吗。”

    王普说道:“好吧,懂了。你意思我明白,你希望她专心的对你好,你才会专心的对她好。”

    我说道:“对,就是这个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