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8章 承认自己的非分之想
    追到了下面去,看到贺芷灵上车。

    她喝了两杯啤酒,这算不算酒驾。

    我挡在了贺芷灵的车面前,在她开车出来的时候。

    贺芷灵还故意的加油门过来,像是要撞我一样。

    我知道她会停。

    在离我还有半米左右,她停下来了,我过去,上了车。

    贺芷灵说道:“不想活了?”

    我说道:“有事找你谈谈。”

    贺芷灵说道:“什么事需要拿命来拦车谈。”

    她开车往前,也懒得管我。

    我说道:“刚才说你坏话,不好意思啊。”

    贺芷灵说道:“没听到。”

    我说道:“哦,我的确说了你挺多坏话的,真的是不好意思啊。”

    贺芷灵开着车。

    我问道:“去哪儿?”

    她说道:“加班。”

    我说道:“最近很忙嘛。”

    她还是不说话。

    我说道:“要发财的节奏。”

    她还是不说话。

    我说道:“话说,我想和你谈一些事。”

    她说道:“说。”

    我说道:“找个地方谈吧,喝两杯聊聊。”

    她说道:“没空去。”

    我说道:“时间嘛,就像r沟一样,挤一挤总会有的嘛。”

    贺芷灵瞪了我一眼。

    我说道:“去不去嘛。”

    贺芷灵说道:“没空。”

    我说道:“关于监狱的一些事,关于你的手下的很多事,如果我们这么下去,我们的自己人被扫出去的越来越多,你总要给我点意见。”

    贺芷灵说道:“你办就好。”

    我说道:“我不行啊,你看到没有,在我的英明领导之下,简姐被开除了,你的很多手下被处分了。”

    贺芷灵说道:“尽力就好。”

    我说道:“你说话能不能给我带一点感**彩,怎么你都跟个女鬼一样,说话什么的,都凉飕飕的,不像个活人。我知道你很忙,忙也要有个度,你要发财,没人拦着你,可是你现在是这个城市的第一名了,啤酒销量,然后呢?临县,临市?整个区,然后别的区域,然后整个省份,然后整个国?发展到别的国家,到全球,你们销量第一,把别人都干掉?这什么时候是一个头?”

    贺芷灵说道:“你又知道我想什么?”

    我说道:“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但是每个人的追求基本都那样吧,往上,往上,往上。只不过呢,把有限的时间花在无限的事业上,却牺牲了自己玩乐休养的时间,的确挺没劲的。你这辈子都在忙碌中过去,然后在忙碌中老去,接着孤独终老,凄凄惨惨戚戚,冷冷清清,就和那,撒切尔夫人一样。”

    她这下可发火了,一个靠边的急刹车,对我凶道:“下车!滚!”

    我说道:“好吧,我只是在担心你的身体,你再怎么忙碌,也要腾出时间锻炼身体,好好休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身体,何来事业?如果你觉得我说话太难听,那也行吧,我下车。拜拜。”

    贺芷灵听了这些话,看起来没有那么生气了。

    她在我准备下车的时候,问我道:“王普让你来劝我的?”

    我说道:“是的,应该你们公司也有人劝过你,不过你不听吧。不过,我不是说他让我劝你我才劝你的,也不仅仅是为了我的个人利益,对,没有了你,我的确混不下去了在监狱里。可我也是因为心疼你,心疼你每晚加班到很晚,怕你身体受不了。我不是怕你死了我利益受损什么的,我是心疼你的身体。如果说你死了我会难过,第一点肯定不是因为你死了我被赶出监狱,也不是因为你死了我会想念你,而是我觉得好可惜,我还那么想念你的身体。”

    贺芷灵问:“什么意思。”

    我舔了舔嘴唇说道:“因为我一直很想,上你。”

    说完我马上飞快开门要下车。

    “站住!”她命令道。

    我站住了。

    因为一支枪抵在了我的背部。

    我举起了双手,说道:“别开玩笑,这东西会走火的,你,你没开保险吧?”

    贺芷灵说道:“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开。”

    我说道:“好了好了,我刚才是开玩笑的,我的意思是说,还是舍不得你的,希望你身体好好,健健康康,顺顺利利,好好活到一百多岁。福如东海万年长,寿比南山千年龟。”

    贺芷灵说道:“人的一切玩笑都是有认真的成分。”

    我说道:“是,我就承认了,我的确一直对你有非分之想。”

    贺芷灵不说话。

    我说道:“能不能把枪拿走再聊。”

    她说道:“上车!”

    我一动不动。

    她命令道:“上车!”

    我只好回来了,坐好了。

    贺芷灵把枪收好,开车。

    &nb

    sp;  我问:“去哪。”

    贺芷灵说道:“厂里。”

    我问道:“去厂里干嘛呢?你去加班,我去那里干嘛。”

    贺芷灵说道:“厂门口有宵夜店。”

    哦,原来是说去吃宵夜,这可以啊,我同意了。

    车子开到了郊区外的她们啤酒厂门口。

    这里的很多厂区,本来这门口的这条街之前看起来有些萧条的,现在在清江啤酒厂进驻了之后,人一下子多了起来,门口这条街竟然红红火火惶惶忽忽。

    好多宵夜店。

    贺芷灵在一家店门口停好车。

    下车。

    我跟着她进去。

    好多吃饭喝酒的员工见到她,都站起来叫贺总。

    贺芷灵对他们点头示意。

    两人上了二楼,一处靠着窗外的位置。

    我说道:“这楼上楼下,全是你们酒厂的员工了。”

    贺芷灵让服务员上酒上菜,她点菜的方式也就那样,“这个这个这个,那个那个,这一页,那一夜全都要。一箱罐装清江纯生。冰的。”

    我问道:“吃得完喝得完吗?”

    贺芷灵说道:“喝不完一定要喝吗?”

    我说道:“那不是浪费吗。”

    贺芷灵说道:“不会退?”

    我说道:“好吧。”

    我也习惯她点菜的方式了,很快的,烧烤,生蚝,重庆烤鱼,鸡煲,一样一样的,堆满了这个桌子,然后放到旁边那个桌子上。

    我摇摇头,说道:“真的不会吃得完的。”

    贺芷灵说道:“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

    我说道:“你说我说话难听,你说话就好听,是吧?”

    她倒酒,自己喝了。

    我也倒酒,喝了一杯,然后拿了一串烧烤吃着。

    贺芷灵问道:“味道怎么样。”

    我说道:“这家宵夜店还可以,味道不错,是你们酒厂养活了这么多的夜宵店吧。”

    贺芷灵说道:“我说的是啤酒!”

    我说道:“哦,啤酒啊。我再试试。”

    清江啤酒,是她们啤酒厂的啤酒。

    我倒了一杯,喝了一口,说道:“不错不错。”

    贺芷灵问道:“什么叫不错?”

    对于她这么挑剔的人来说,说不错就是在敷衍她。

    我说道:“很好喝啊。”

    贺芷灵说道:“什么叫很好喝!”

    我脑子里开始搜索关于啤酒好喝的词,广告语,我说道:“清江啤酒,滴滴清纯,我爽天下爽。”

    贺芷灵问:“比x威啤酒比起来怎么样。”

    我说道:“和那个比呀。我再喝一口。”

    贺芷灵说道:“x威啤酒在米国本土,我们去喝是偏苦的,到了这边他们改了口味,迎合我们的口味,没有那么苦,甚至说,有点甜,比本土的香醇,度数都没有那么高。”

    我说道:“实际上x威对我们来说,还是偏度数高了一些,你这个呢,让我想到了那个x花啤酒,小麦的很醇香。如果比起别的品牌,便宜又好喝,包装上档次,那我肯定选这个。”

    贺芷灵说道:“如果x威和这个呢?”

    我说道:“人家品牌毕竟比较出名的,如果不懂的人,你到了一个新市场,人家没试过,肯定还是选择x威,可是你这个毕竟便宜,到了新市场,如果打开了新市场,人们尝过了之后觉得味道很不错,那肯定只喝这个,不喝x威了。”

    贺芷灵说道:“你更喜欢哪个味道。”

    我说道:“你。”

    贺芷灵说道:“不要拍马屁。”

    我说道:“我是认真的,这种东西我肯定认真的。”

    贺芷灵问道:“哪里需要改良。”

    我说道:“话说你们的专家也不少吧,你们征询的客户意见也不少吧,干嘛来问我呢。”

    贺芷灵说道:“我问你你怎么那么多废话。你就告诉我,哪里需要改良?”

    我说道:“我觉得很好了啊,但只要喝下去不要早上头很疼,头疼欲裂上吐下泻,可以说这啤酒很成功。”

    贺芷灵说道:“不需要改良了。”

    我说道:“这个嘛,倒也不是这么说,你也知道世上有很多啤酒种类,我喝过的也不过那么寥寥几种,国内的大品牌亲民的品种基本喝过,但是国外的很少能喝啊,比如什么洗力啊,嘉士博啊,很多很多都没喝过,那些很贵。要不这样子,你带我去欧洲去喝个够,给你更好的意见。”

    贺芷灵说道:“我不需要和他们比,我只要和这边市场销量最好的几个种类比就可以。”

    我说道:“那行吧,我觉得不需要改良了,先这样吧,好不好喝,我说了不算,大家说好才是真的好,销量就知道味道好不好了。”

    贺芷灵说道:“说得好。”

    这家伙很少赞扬我,总算听到她赞扬了我一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