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7章 简姐遭到开除
    这就是一场刀华为总导演的安排好的戏。

    这个圈套,设置好了让我们的人钻进去。

    这个事如果告到上面去,凭着这点证据,还有小方和那个女囚的证词,估计能把简姐给开除了。

    简姐啊,还是太青稚了一些,在老辣的刀华面前,实在真的稚嫩。

    我笑了笑,说道:“没监控你能说什么?就只有这么一段?那前因后果呢?”

    简姐说道:“对啊,前面的那段视频为什么不见,你们故意的吧。”

    刀华说道:“有证人帮我们,女囚,就够了。”

    她狡黠一笑。

    简姐看看我,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说道:“刀总监区长厉害啊,设了个圈套让我们的人钻下去啊。”

    刀华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个事情,要有个交代吧。”

    我说道:“那你想怎样。”

    刀华说道:“跟上面的解释去吧!”

    她一挥手,带着人转身走人,她们的人浩浩荡荡下楼去。

    我走出去外面走廊往下看,朱华华带着防暴队的好多人,还有我们的好多人都聚在了楼下了。

    当刀华下去了之后,我看到刀华也不怕我们和防暴队的人,径直走过去,不过,两边也全都是刀华叫来的她们的人,假如真的发生群殴,她们那么多人,我也不敢说我们百分百会赢。

    我挥手示意朱华华她们,放刀华她们走了,否则,在那么多监控下面,我们带人揍了刀华,挑起了群殴,这可是大问题,上面追究下来,我们可要被查了。

    刀华带着人走了之后,她们的人全都散了,我让我们的人也都散了,让朱华华也散了。

    接着,和简姐文姐,小凌等一些人在我办公室开会。

    简姐看着我,担心的问道:“我不会有什么事吧。”

    我说道:“简姐啊,你做的事是对的,但是那个女囚也是她们的人,她们故意挖的圈套让你钻进去了。刀华这个老狐狸,真的厉害啊。拿捏到了你们的心理,让小方在你们路过的时候打女囚,然后你们看不下去,出手了,她就拍了这段视频。人生处处是陷阱。”

    简姐问道:“那我怎么办?”

    我说道:“你好心做了坏事,简姐。我想她们做的下一步,就是去领导面前告你。”

    简姐说道:“那,那我怎么办?”

    我说道:“我们也找人。她们找监狱长。我们,找副监狱长。”

    简姐恍然大悟:“我明白了。”

    我说道:“去吧,找副监狱长。”

    简姐马上去找贺芷灵。

    这件事,虽然贺芷灵帮忙说话,但是简姐还是遭到了处分,直接被开除了。

    因为她带人打监狱同僚,影响恶劣,刀华的要求是报警处理,但是贺芷灵再三周旋,所以,监狱内部自己处理,把简姐给开除了,另外几个都受到了警告和罚款等处分,还有她们一起一人出一万块钱给被打的那个小方做赔偿损失费。

    帮简姐收拾东西,搬东西后,我说大家一起吃个饭再走吧。

    她们也都同意了。

    我,简姐,文姐,小凌,还有那几个参与打小方的同事,一起出去吃饭喝酒。

    气氛沉重。

    这被开除,意味着简姐基本不可能回到了监狱,她这些年在监狱里,算是白干了,人生要从头开始了。哪怕是有一天我们掌管了监狱,但是她已经被开除了,留下了污点,而且都这个年龄了,单位也不可能收,不可能通过正当的途径招她进来,只能特殊招进来,但算临时工不能转正那种类型。

    文姐说道:“大家不要光吃东西不说话啊。”

    简姐自己也开玩笑道:“又不是世界末日,我也不是要去死了,干嘛都一副这样子的表情呢。”

    文姐问简姐道:“有什么打算。”

    简姐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和我老公卖衣服去,可能过不了多久,我就成了富婆了。”

    文姐说道:“看得还真开。”

    我说道:“是金子到哪儿都会发光,是人才到哪儿都会成功。简姐,我信你一定成功。如果有那么一天,监狱我们管了,我一定想办法把你弄回来。”

    简姐说道:“只要你们愿意,还需要我,能把我弄回来,我一定会回来。哪怕是临时工。”

    我说道:“现在首要的事,是干掉刀华。她现在是想着一个一个的除掉,把我的左膀右臂除掉。大家万事小心。”

    简姐说道:“我也希望你们能早日除掉她们。”

    我说道:“话说,那贺芷灵是你们的正规上头吧,你都被开除了,她跟你说了什么没有啊。”

    简姐摇摇头,说道:“没有。”

    我问道:“那你找她的时候,没被开除之前找她,她怎么说的。”

    简姐说道:“她就哦了一个字。”

    我说道:“就哦了一个字?”

    简姐说道:“对,就哦了一个字。”

    我气道:“然后你还是被开除了?”

    简姐说道:“她可能也是尽力了。”

    我说道:“我知道啊,她尽力了!我气的是你都被开除了,她什么也不表示,至少也出面送你嘛!”

    简姐说道:“她可能忙吧。”

    我说道:“哟,你们还是对她死心塌地的,都这样子了,还为她说话。”

    文姐对我说道:“喝酒吧,我敬酒你。”

    我说道:“你跟简姐喝。”

    文姐敬酒简姐。

    她们两个自己喝。

    小凌对我说道:“别骂了,伤自己身体,别生气了。”

    我说道:“死不了。没心脏病。”

    门突然被推开了,我们几个看着门口。

    进来的是贺芷灵。

    看到她,所有人都感到有些意外。

    我不感到意外,我知道这里的人基本都是贺芷灵的人,也不知道哪个告诉她我们在这里的。

    我看着在场的这帮人,其他的人都是面露惊讶之色,但其中一个女狱警没有什么惊讶之色,很淡定。

    我看着她,她不好意思的看着我一眼,然后看向了贺芷灵。

    不用说,一定就是她跟贺芷灵说我们在这的。

    想来,贺芷灵又听完了我对她说的坏话。

    贺芷灵进来,她们都站了起来,叫副监狱长好。

    监狱长示意大家坐下。

    她们都坐下来了。

    我看着贺芷灵,我没有站起来,我说道:“刚才我说坏话的时候,全都听到了吧。”

    贺芷灵说道:“没听到。”

    我说道:“哦,那就好。不然我怕你难受,本来还想骂多几句更加难听的,但既然你都来了,我就不骂了。”

    贺芷灵问我道:“骂什么。”

    我说道:“我不说你也知道我骂你什么。”

    旁边人给她拿来了碗筷,准备好了凳子。

    贺芷灵坐下来,对简姐说:“十分抱歉。”

    她端起了杯子,敬酒简姐,简姐受宠若惊,急忙说道:“副监狱长不用这么说,我知道你你也不想我这样,我知道你尽力了。”

    贺芷灵和简姐干杯。

    接着,喝完了之后,她放下杯子,从她那有个h字样的爱马仕包包旁边拿着一个纸袋子,给了简姐,说道:“拿去做点生意。”

    纸袋子是钱,那么多,也不知道是二十万还是三十万。

    简姐不用看也知道是钱,推辞。

    贺芷灵说道:“拿着!”

    简姐听到这样一声命令,说是,然后收下了,哽咽说道,谢谢副监狱长。

    贺芷灵说道:“哭什么,有什么好哭的!”

    简姐说道:“觉得不能和你,和你们在一起了,我心里难受。我不要这个钱,我只想和你们在一起。”

    我们一听到这个话,心里也不好受。

    我对贺芷灵说道:“你能把她继续带在身边吗。”

    贺芷灵对简姐说道:“你来跟着我。去别的公司,不在监狱。”

    简姐说道:“是副监狱长!”

    贺芷灵说道:“叫贺总。”

    简姐说道:“贺总。”

    然后简姐把纸袋子拿给贺芷灵。

    贺芷灵说道:“钱拿着,明天早上八点半给我打电话。如果钱不要,就不要给我打电话。”

    简姐说是。

    看来,贺芷灵这家伙虽然冷冰冰的,心里却不糊涂,她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有义,不过为什么偏要这么对我?

    贺芷灵接着对在场所有人说道:“跟着张河,尽人事听天命,无论成与败,我都与你们同在。”

    她端起来酒杯。

    敬在场所有人一杯。

    大家都喝了。

    接着,旁边人给贺芷灵倒酒,贺芷灵挡住了酒杯:“我不喝了,我还有事。你们慢慢喝。”

    说完,她站起来,有人跟着站起来要送她,她说道:“别送我。都坐好了。”

    我点了一支烟,看着她出门口。

    她或许还是去加班,我想到了王普和我说的,这家伙最近忙起来都不要命了。

    我还是去劝劝她。

    我对在场的她们说道:“大家慢慢喝,我去和副监狱长聊两句。”

    她们说道:“你走了还有什么气氛啊。”

    我说道:“毕竟刚才说了她几句坏话,如果不去跟她解释解释,我怕她给我小鞋穿。”

    小凌开玩笑道:“你天不怕地不怕,你也会怕她吗?”

    我说道:“唉,说是肯定说不怕,可还是要怕的。你们喝,你们聊,如果我还能回得来,我尽量。”

    小凌说道:“你怎么说的要去死一样。”

    我说道:“你嘴欠打呢。”

    我作势举起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