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7章 特殊改造的犯人们
    送走他们之后,我对强子说道:“喝到我头晕。”

    强子说道:“他们的酒量真不是一般的好。”

    我说道:“记得有人说,他一次能把两瓶啤酒倒进一个盘子里,一次一盘。这么全场敬酒敬过去一圈。我们做不到。”

    强子说道:“我们根本咽不下去。”

    我说道:“清吧店这边呢,还要你多多看着。自从我们开始管这里到现在,就基本没停过有人闹事。”

    强子说道:“为了利益。”

    我说道:“看好了。”

    强子说是。

    我问道:“吴凯呢?”

    强子说道:“安排魔鬼培训。”

    我问道:“撑得住吗。”

    强子说道:“他倒是撑得住,不过他说话很少,不太善于和人沟通,你说让我安排他一个什么工作好?”

    我说道:“做我的保镖吧,还有阿楠他们。不过也是我叫的时候再让他们来。平时的话,看看清吧店里有什么工作适合的,安排他们在清吧店干。”

    强子说道:“那就在这边巡逻了。”

    我说道:“可以。清吧店现在的李姗娜那一份股份,是我的了,我会再分出一些给你。”

    强子急忙说道:“不用不用,兄弟,你对我已经很好了,不用这样。”

    我说道:“别推。记住了,这个店,你来管,你百分之三十股份,好好干吧。”

    强子又要推辞,我说道:“说了不要推辞!”

    他这才不推辞了。

    次日,去到监狱里上班,到新监区。

    还是如履薄冰。

    小心翼翼。

    向来我胆子便不是很大,遭遇昨天下毒事件后,我更是担心自己的自身安危。

    徐男的那些手下都回来上班了,我有组建自己班子的权利,我让她们都过来我这边,副监区长办公室做事,刀华也管不了这个。

    好吧,基本上我们的办公室,我们的自己人也就眼前的这一点人了,不到十个。

    而另外的一些人,据简姐和文姐说的,估计还有十几二十个这样子,这就是我们在新监区的全部人马,全部的力量了。

    和刀华搞起来,说真的,如果是明刀明枪搞起来,恐怕不用五分钟,我们全都嗝屁。

    在我过去办公室跟自己手下们随意聊聊的时候,明显的看着她们脸上一个比一个担忧的表情。

    我说道:“大家都哭丧着脸干嘛呢。”

    文姐说道:“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

    又是这个问题。

    我说道:“走下去吧,走下去才知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她们点着头。

    我说道:“都别哭丧着脸,淡定点。”

    我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其实我自己都没法淡定下来,我来了这里,刀华想尽办法灭掉我,昨天下毒不成,今天肯定又在想着别的办法干掉我,我在这里,彻彻底底的成了她的肉中刺眼中钉,不拔掉我,她真的是寝食难安,夜不能寐。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在监区那边有吵闹声。

    我走到窗口前,看着监区里面。

    一看,这是干嘛啊?

    两帮人吵架着,然后双方马上迎着对方扑上去厮打群殴成一片。

    好吧,我看出来了,是狱警们和女囚们群殴起来了。

    文姐敲开了我办公室的门,对我说道:“女囚和狱警们打架了,我们要过去。”

    我说道:“好吧,这些事也的确是我要管一些的。”

    文姐简姐几个人,带着我过去了监区里面。

    打斗的是新监区的b监区外面,没看错,是在外面开打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外面。

    我边走边问:“我倒是奇怪了,为什么她们能跑出外面来。为什么她们敢和狱警打架。”

    文姐说道:“这批女囚,是被拉去集中特殊改造的女囚,刚放回来的,路上押回来,就和押着她们的狱警开打了。”

    我问道:“什么叫特殊改造?”

    文姐说道:“就是不听话的。”

    简姐说道:“不听话不交钱不和她们合作的,不给刀华她们钱的,要被拉去特殊改造,就是各种私刑折磨,关起来隔离,要搞到她们乖乖听话为止,否则活活折磨到死。”

    我说道:“那这帮人是愿意听话了,然后才放出来的?”

    简姐说道:“应该是假装说听话,然后被放回来的,但是路上就要和狱警们拼了。不过你看看她们,一个一个的被折磨到面黄肌瘦,手里也没有什么东西,怎么打得过狱警。”

    我说道:“刀华这帮人也真够绝了!用这样的办法折磨女囚们。”

    简姐说道:“为了钱嘛。”

    我说道

    :“文姐你去给防暴队的打电话,马上叫她们过来。哦不用了,我有手机。”

    我拿出了手机,给防暴队的朱华华打了个电话。

    接着,我们七八个人,到了现场那里。

    几十个女囚,被多于自己一倍的狱警管教打得要死要活的。

    而狱警管教们一个比一个狠,完全是想要把女囚打死的那种打法,明明有的女囚被打晕在地,她们还冲上去用脚踩,用警棍打。

    还有的,直接掐着地上的女囚的脖子,要把人杀了吗?

    不过即使是她们真的把女囚打死,她们也不用承担什么责任,因为她们完全可以说,女囚们聚众闹事,想要意图攻击监狱工作人员,所以,她们被打完全是因为监狱工作人员要把她们镇下去,至于被打死,那也是活该被打死了。

    我冲上去,一脚踢开了那个死死掐着一个女囚脖子的狱警,然后拉着那个被锁着脖子的女囚晃:“你没事吧。”

    她被我摇晃两下,原本像是死了一样,突然的回气,咳嗽了几声,大口喘着气。

    这面黄肌瘦的女囚,一身臭味,看样子应该是被关在小黑屋之类的地方,吃喝拉撒睡都在一起,而且长期关着了。

    我对正在打女囚的狱警们喊道:“都不要打了,住手!都给我住手!”

    她们有的看了我一眼,有的看都不看我,然后继续打女囚。

    首先,她们不是我的人,她们也不把我这个副监区长放在眼里,其次,总监区长刀华才是她们的领导,这帮女囚反着她们,她们自然想要弄死这些女囚。

    眼看我喊叫几声无法制止她们的暴行,我只能对自己有限的几个手下喊道:“上!拦着她们,不让出人命了。”

    我一个是为了救女囚,一个确实是想要打这帮狱警一顿,这对我来说有好处,我要争取女囚们的心。

    不过我们的人实在太少了,不到十个人上去拦着比我们人数多出七八倍的人,简直以卵击石。

    我们扑上去救女囚,女囚们也组织起有限的微弱力量进行反击,不过在穷凶极恶的刀华手下这帮狱警面前,一切都是徒劳,换来的是更严重的被打。

    而我们的人刚上去打了没几下,都没得推开她们,直接就被她们扫倒了一半了。

    这时候,有人喊道:“他敢打我们,我们为什么不能打他!”

    有人拿着棍子指着了我。

    一下子,一群女狱警们把我围了起来在中间。

    他们要弄死我了。

    我看着这几十个狱警手中的几十根棍子,默念着朱华华快来。

    那个带头的女的尖着嗓子喊道:“上!打死他!”

    几十个女狱警冲上来,我急忙反方向突然的冲击后面的几个女狱警,夺了其中一个女狱警手中的棍子,和这群人交战了起来。

    朱华华没有让我等太久,这时候她带着人冲上来,对围着我的狱警们就是一顿打。

    还是那样子,还是跟上次一样,这帮女狱警,又怎么会是防暴队的对手,完全的没记下,就全部被打败了。

    这帮人马上逃之夭夭,跑去远远的看着我们这里,不敢过来了。

    平息了战火。

    我对朱华华说道:“谢谢。”

    朱华华看了看我,然后问我道:“伤哪里。”

    我说道:“没伤。”

    朱华华说道:“我说了你最好不要来这里!”

    我说道:“别又说这话题好吧,话说,你来得挺快的。”

    朱华华说道:“接到你电话,我赶紧来了,来慢几分钟,你就被她们打死了。”

    我说道:“你看到了么,她们要打死女囚,我上来劝架,她们就想把我也给打死了。”

    朱华华说道:“她们一直都想打死你。”

    我问道:“好吧,那现在怎么处理?”

    朱华华说道:“受伤的人,全都送医院吧。你跟你们总监区长说一下,我去和上面说一下。”

    我说道:“我去和刀华说一下,有什么用?”

    朱华华说道:“这是形式,办事的流程。”

    我说道:“好吧,我知道了。”

    朱华华在我耳边说道:“刚才来这里路上的时候,我在想,刀华在场就好了。”

    我问道:“是不是想跟上次打死那新监区长一样,直接把刀华给打死了?”

    朱华华说道:“对,打死了她,一了百了,这里的恩怨,全部结束了。”

    我说道:“新监区长被这么打死,她可不会再敢随意抛头露面。通过这件事,让我知道了,其实我来这里,她比我还害怕。因为这里虽然是她的地盘,但不完全是她的地盘,我们已经能随意进出,她能干掉我,我们同样也能干掉她。”

    朱华华说道:“她是不敢出来露脸了,你去找她吧,我跟上边也说一下。记住了,万事小心。”

    我说道:“好,谢了老婆。”

    朱华华板着脸,说道:“别乱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