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2章 自己的世道太乱
    徐男和朱华华带着我到了朱华华的宿舍那边看火灾后的现场。

    到了朱华华的宿舍楼下,看着楼上的那朱华华宿舍,黑漆漆的墙壁,还有她宿舍旁边的几个宿舍,也全都遭殃了。

    我说道:“烧得也够厉害的。没有汽油?”

    徐男说道:“没有。”

    我问道:“那怎么烧的那么厉害?”

    徐男说道:“女孩子宿舍里,都很多衣服很多东西。”

    我说道:“好吧。上去看看。”

    上去了朱华华的宿舍里,看着这宿舍里一堆的烧焦的东西,那零落的床架,窗架,什么的,是铁的还能幸免,其他的东西全都付诸一炬。

    我看着现场,也的确看不出来起火的原因。

    我说道:“要不叫警察吧。”

    徐男说道:“监狱长那个老女人让叫警察吗?”

    我说道:“只有让警察来了才能查出来,我们没那个本事。”

    徐男说道:“来了也查不到是谁干的。再说了,我们自己都知道是谁干的了。”

    我说道:“这倒也是。不过就这么算了吗。”

    徐男说道:“找其他机会。我们能干掉新监区长,也能干掉现在这个刀华新新监区长。”

    我说道:“机会难找啊,我担心的是她。”

    我指着朱华华。

    朱华华的确是让我提心吊胆,让我担心受怕,怕她被刀华整死了。

    朱华华说道:“不用为我那么担心,说了没你想象中那么差。”

    我说道:“那好吧,不让我担心就成。”

    下午在办公室,手机响了,我看了看,是贺芷灵给我打电话的。

    我问什么事。

    贺芷灵让我下班后去她家一趟。

    还能干嘛,除了钱还能干嘛。

    我说道:“要钱你自己来要,我不去你家。”

    贺芷灵说道:“好,那就不要来。”

    我说道:“找个地方吃饭你看好吧。”

    贺芷灵说道:“去平时去那家。”

    我问道:“平时去,哪家?”

    贺芷灵说道:“最贵的。”

    我说道:“那你要请客啊!”

    贺芷灵说:“先给钱我。”

    我说道:“我先付账了,然后从你的这钱里面扣。”

    贺芷灵说道:“随你。”

    说完她挂了电话。

    下班后,让手下来接我,去了那边那家饭店。

    那家奢侈饭店。

    我问手下吴凯在干嘛。

    手下说吴凯正在接受训练。

    我和手下说,让他们去跟强子说吴凯出来后,做我的保镖,包括他们几个,我全都付工资。

    手下说好。

    现在去哪儿,我都要有自己的保镖,没办法,世道太乱了。

    其实世道是不乱的,而是我自己的世道太乱。

    到了那家饭店,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包厢。

    这里就是有钱人吃饭的地方,楼下豪车聚集,楼上吃饭的客人非富即贵,穿金戴银,身上名牌包,名牌手表,名牌衣服,多得很。

    到了那个包厢里,贺芷灵已经在里面。

    她已经先到了。

    因为金钱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因为金钱简单的生长,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

    我看着一桌子的菜,叹气道:“真是挥霍浪费可耻无耻啊。”

    贺芷灵说道:“不吃滚。”

    我拿起了筷子,吃着。

    贺芷灵看着我,问道:“钱呢。”

    我说道:“给你就是了,你要不要那么急,能不能吃饭了再要。你看你,一点定力都没有,年轻人这样子,以后怎么做大事。”

    贺芷灵说道:“给钱!”

    我说道:“好,能不能一会儿,我把这里的单买了,然后从里面扣,然后给你。请我吃顿饭总算可以吧,我好歹给你弄了那么多钱。”

    贺芷灵说道:“如果我不把她弄出来,你能给我弄钱?你亲爱的她早就被杀了。”

    我说道:“是,我该感谢你。”

    贺芷灵说道:“愚蠢的人就会白放了她不要钱。”

    我问道:“你这句话什么意思,骂我愚蠢吗。”

    贺芷灵说道:“不要钱就是愚蠢。”

    我哦了一声。

    贺芷灵说:“你就是那蠢人。”

    我说道:“我要了人家一个清吧店,够了。”

    贺芷灵说道:“够了?真是单纯。”

    我说道:“随你怎么说吧。”

    贺芷灵说道:“你以后会后悔。”

    我问道:“为什么。”

    徐男也这么说。

    徐男的意思是说人家李姗娜摆明了就是利用我的,对我是没有什么感情的,所以我不要钱的话,以后会后悔。

    贺芷灵说道:“那个女人,心里无爱。”

    我说道:“李姗娜吗。”

    贺芷灵说道:“是。”

    我说道:“你又知道。”

    贺芷灵说道:“她出名之后,父母来找她,她担心这出身农村的父母坏自己面子事业,见都不见让保安赶走了。不认父母。她会对你有爱?”

    我说道:“你说这个东西,是真的还是假的啊?我怎么没听说过啊。”

    贺芷灵说道:“她会告诉你?”

    我说道:“你从哪儿听来的,怎么我感觉很假啊。”

    贺芷灵说道:“那你觉得我乱说,那就是乱说。”

    我说道:“好吧。还有呢。”

    贺芷灵说道:“我不想在背后说人,可是这个女人不一般,我要告诉你让你知道一些事,你要狠下心来去和她要钱!”

    我说道:“还有什么事?”

    贺芷灵说道:“她利用自身美色周旋于高官之间,多位高官之间,得罪的是高官太太团们,她知道的太多不该知道的东西,她接近了太多不该接近的人,她为了自己的利益目的接近的那些人,那些人会给她钱,给她红提供条件。她得罪的人,联手起来把她弄进去监狱,她本来是要死,但是有人觉得如果她死了可能日后查起来查到自己会很麻烦,就提议关一辈子,这就是她为什么被关的原因,之一。”

    我说道:“这只是之一?那还有什么原因。”

    贺芷灵说道:“就这样吧,其他的,我也不想说了。”

    我说道:“这你都从哪儿听来的。”

    贺芷灵说道:“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她就是这样的人。”

    我有点惶然。

    如果李姗娜是这样子的人,那她对我就是真的不会有恩了,她对我所做的一切,肯定就是在表演出来。

    其实要知道是不是对我有没有恩也很简单,她现在已经走了离开了,如果她再也不会联系我,那就是说明真的是对我没有情的,如果联系我,那说明是真的有情的,时间,能看透一切。

    我说道:“是就是吧。”

    贺芷灵说道:“是就是吧?”

    我说道:“那能怎样。”

    贺芷灵说道:“跟她要一笔钱,再放她自由,傻!”

    我说道:“呵呵,好。”

    贺芷灵问道:“你已经放走了吧。”

    我说道:“哦,是是啊。”

    贺芷灵问:“什么时候。”

    我说:“昨晚。”

    贺芷灵骂道:“蠢货!”

    我说道:“别骂我,我很脆弱的。”

    贺芷灵说道:“她给你什么。”

    我说道:“一个清吧。”

    贺芷灵说道:“早知道这样,我该多要两百万。”

    我说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那么自私贪婪了。”

    贺芷灵说道:“我付出了,我要得到回报。她要为她的自由买单,她愿意给钱,这是一笔双赢的买卖。”

    我说道:“也许你是对的。不过人我已经放走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贺芷灵说道:“完全超出想象的愚蠢,该动刀的时候却动了心。”

    我说道:“别骂了好吧,你还当你真是我表姐,还是我老婆,要你管我?”

    贺芷灵说道:“可以,不管。”

    我说道:“其实我的确是心软了。或许那句话真的是对的,男人硬的时候,心就是软的。”

    贺芷灵瞪了我一眼。

    我说道:“你这么瞪眼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啊。”

    贺芷灵问道:“去不去新监区。六十万。”

    我说道:“你这和我聊天的,能不能开口闭口的都是钱,只能是钱呀?俗不可耐,你看你,一身的高贵,怎么看都是低调奢华有内涵的人,怎么开口闭口都是钱。”

    贺芷灵说道:“和你没什么好谈。”

    我说道:“那倒也是。”

    我想了想,我该去新监区的,去捣乱,不让刀华那么嚣张,早日整死她,不然的话,她整天想着干掉我和朱华华。

    最要紧的当前事还是朱华华,担心朱华华被她给干掉了。

    我说道:“原本我不想过去那边新监区的,可是如果我不过去,新监区刀华就干不掉啊。”

    贺芷灵说道:“去还是不去。一句话。”

    我说道:“那我如果过去了,我这边旧监区呢。”

    贺芷灵说道:“你想让谁上都行。”

    我说道:“好吧,那我去,然后当的是新监区副监区长是吧。”

    贺芷灵说道:“对。”

    我说道:“然后你那边安排了自己人,都是当什么的。”

    贺芷灵说道:“过去了就知道了。”

    我说道:“搞得一切都是未知数一样啊,万一我去了,你在那边只有两个做管教看门的自己人,让我怎么带起来?然后还要和刀华开架,那我不是过去送死吗?话说回来,你怎么舍得我去送死?你一点也不担心我吗。你难道真的那么狠心吗。”

    贺芷灵说道:“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