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9章 嚣张的门卫队长
    黑脸咬紧牙关,看着我们。

    我的手下们过去后,把他架了起来,然后直接就是开了匕首,对着黑脸的眼睛作势要挖的样子。

    黑脸大喊:“不要!你们玩真的?”

    手下的匕首尖已经快碰到他的眼睛。

    他喊道:“我说,我说!我服了!”

    我让手下放开了他。

    我问道:“黑猩猩,怎么了,就这么轻易的就认怂了?”

    他说道:“你们玩真的。”

    我说道:“怎么,你打人的时候不是真的打?你看我这兄弟,让你打成怎样子的。”

    他说道:“有人出钱给我们,让我们砸这个店。”

    我问道:“哦,谁啊。”

    他欲言又止。

    我说道:“我可没时间陪你磨磨唧唧在这里浪费时间,你到底说不说!”

    他说道:“我们村的一个人。”

    我问道:“你们村的一个人?说清楚点,到底什么人。”

    他告诉我,他们村的一个中年女的,是本家的亲戚,然后他们村就在监狱这附近,而那个女的是监狱的人,那个女的出钱让他们来砸了这个店,然后那个女的想在这对面自己弄个小店。

    我倒是纳闷了,那个女的胆子那么大。

    我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黑脸说道:“陈招弟。”

    一听就知道是想要儿子的老爸老妈取的这名字。

    我说道:“不认识。有没有她照片。”

    黑脸说:“没有。”

    我说道:“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黑脸说道:“真的话。”

    我说道:“如果说的是假的,我可告诉你,别让我再碰见你!还有,这个店以后你们别想来碰,否则,下次就真的挖眼睛。”

    他说道:“是。”

    我说道:“放了。”

    他们急忙的一个扶着一个起来走人。

    黑脸扶着一个小弟,然后走了两步,回头问我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说道:“我们是好人。”

    他转头过去,走了。

    我对手下们指着吴凯说道:“以后他跟着你们混,你们都是兄弟了,先教他练功夫,锻炼体力,让强哥给他安排个职位。”

    手下说是。

    我说道:“你们先回去吧。”

    我让手下们先走了。

    手下们都走了之后,吴凯问我:“让他们先走了,如果那些人还来呢。”

    我说道:“放心吧,不敢来了。你把这里收拾一下,这里请的人就把他打发走了吧,然后这个店就不要做了。我给你安排去跟他们混,会有人联系你的。”

    吴凯高兴说好,然后他进去收拾东西了。

    我给强子打了一个电话,跟强子说了一下,让他接收个新人。

    然后电话给王普说了一下,告诉了他这边的事情。

    接着再打电话跟贺芷灵说一下,这个店的情况。

    贺芷灵说道:“门卫都这么做,那店是做不起来了。”

    我问:“然后呢,关了吧。”

    贺芷灵说道:“那就关了。”

    说完她挂了电话。

    贺芷灵有的是钱,她已经不在意这个店的这点小钱了。

    不过,陈招弟,这个家伙到底是谁,居然敢对付我们,我要找出这家伙才行。

    本来不想去上班的,可是为了找这个陈招弟,还是进去了监狱里。

    到了监狱之后,我给了谢丹阳打电话。

    谢丹阳听到我的声音,她说道:“哟,你还记得我啊。”

    我说道:“那不是忙呢。”

    谢丹阳说道:“忙着泡妞。”

    我说道:“每次都这样了。大家心照了。”

    谢丹阳说道:“找谁。”

    我说道:“你又知道我要找谁。”

    谢丹阳说道:“你找我还能有什么事,以前还想找我约会,现在身边女人多了,我你都不会看的了。”

    我说道:“哈哈,不要说话说的那么难听嘛。”

    谢丹阳说道:“本来就是了。”

    我说道:“言归正传,帮我找个人啊,我请你吃宵夜。”

    谢丹阳说道:“吃你。”

    我说道:“可以。”

    谢丹阳说道:“好,找谁。”

    我说道:“陈招弟。帮我去查一下,监狱里有没有这个人。”

    谢丹阳说道:“不用查,我认识她。”

    我说道:“你认识她?”

    谢丹阳说道:“监狱里鼎鼎大名的陈招弟,你竟然不认识?”

    我说道:“不认得。鼎鼎大名?我们都不认识呢。”

    谢丹阳说道:“管门卫的保安队队长,平时我们进出,她最嚣张的那个。”

    我说道:“真不认识。那她的靠山是谁。”

    谢丹阳

    说道:“给监狱长塞钱,就是监狱长的人。”

    我说道:“这样子啊。”

    谢丹阳问我道:“她怎么你了。”

    我说道:“门口那个小店不是我搞的吗,这家伙竟然找人去砸店。”

    谢丹阳问道:“为什么。”

    我说道:“谁知道,她想自己做吧。”

    谢丹阳说道:“有那么嚣张。”

    我说道:“是的,真的有那么嚣张。我去找她聊聊。”

    谢丹阳说道:“你找她,她也未必承认。”

    我说道:“不承认就不承认,她既然敢砸了我的店,打了我的人,我也能打她!”

    谢丹阳说道:“那你还是别在监狱里这么干,你出去外面再干。”

    我说道:“知道了。在监狱里谁敢乱来啊。”

    谢丹阳说道:“今晚陪我吃宵夜?”

    我说道:“今晚不行,今晚没空。”

    今晚我要送走李姗娜。

    谢丹阳气道:“就知道你这人出尔反尔!”

    我说道:“那刚才也没有说是什么时候陪你吃夜宵,我怎么就出尔反尔了呢。”

    谢丹阳说道:“我说的就是今晚!”

    我说道:“我真的没时间,改天不行吗。”

    谢丹阳说道:“改天不吃了!”

    我说道:“好了好了,改天啊。”

    谢丹阳直接啪的挂了电话。

    提前进入更年期了,所以才那么火大。

    哦错了,应该说这家伙这些天的火没得宣泄,所以才火那么大。

    没办法,人家虽然深爱徐男,但是徐男毕竟只是一个女的,再怎么man也终究是女人,给不了谢丹阳降火。

    下班后,我出去了外面,先去了小店那里。

    现在果然是可以带着手机进出了,基本没人管了,那帮门卫保安的,看都不看了。

    这监狱,竟然乱成这样子。

    我给手下打了电话,让他们来接我,毕竟自身安全最重要。

    进了小店后,看见吴凯把店里的东西都一箱一箱的装好了,就等搬走了。

    吴凯见到我,问道:“张河,你看这样子整理好吧。”

    我说道:“很好啊。”

    吴凯问道:“那什么时候搬走?”

    我说道:“什么时候都行啊,不过这些东西,都能卖了吧。”

    吴凯说道:“卖十几万块钱不是什么问题。”

    我说道:“那你看看找人来要了吧,然后钱给我。”

    吴凯说道“知道了。现在就搬走吧。”

    我说道:“也好,尽快吧,越快越好,因为得罪了这周边这个小村子的那帮人,万一他们又来砸,那损失的是我们。”

    吴凯联系别人来收走这些商店里的东西。

    这时候,门口进来了几个人,几个女的,有点脸熟,但不认识,我知道是我们监狱的人。

    进来的带头的那女的,梳着个老式的麻花辫子,和她那中年年龄十分不符。

    吴凯问道:“我们已经不开门了。”

    进来的那中年女子,带头的麻花辫子的那个,有点凶相,这家伙到底是谁呢,我好像经常见,哦对了,是守大门的那帮,难道这就是陈招弟?

    带头进来的那麻花辫子,对我说道:“哟,张总监在这啊。真巧。”

    我说道:“是啊,很巧。”

    她说道:“张总监不认识我吧。”

    我说道:“哦,不认识。”

    她说道:“也不能怪你,我们这些守大门的,你肯定看不上眼。”

    她这家伙说话可真的带刺,不好听。

    我说道:“呵呵,十分抱歉。请问你尊姓大名。”

    她说道:“陈招弟。”

    我说道:“噢,原来是陈队长,久仰久仰。”

    我伸手和她握手,她都不和我握手,只是看了看店里,说道:“没东西卖,我们走吧。”

    我自己尴尬的抽回了手,看来她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啊,在监狱里,连监狱长都好声和我说话,就是死敌刀华都没敢这么的小看我,让我心里顿时恼怒起来。

    我说道:“陈队长,你来这里,不是买东西的吧。”

    陈招弟转头过来,问我道:“不买东西?我来这里做什么。”

    我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但是肯定不是为了买东西而来的。”

    陈招弟说道:“呵呵,张总,我来这里买不买东西,你管得着吗。”

    我问道:“陈队长是想来砸店的吧。”

    她撇撇嘴,说道:“听说这个是你的店,大名鼎鼎的监狱唯一一个男人张河张总的店,谁敢砸?”

    我说道:“别人还真的就是不敢,就只有你敢。”

    陈招弟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砸了。”

    我说道:“今天来的那些人,就是你找的,他们都说了。哦对了,我把他们打了一顿,然后再用刀子指着他们的眼睛,逼着他们说的,他们说,就是你,陈招弟给他们钱,让他们来砸店的。”

    说完,我盯着陈招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