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2章 自己为自己的死买单
    我去监狱长那里找监狱长。看书阁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在楼梯上,我就见到了下来的刀华。

    这家伙果然速度贼快,已经找过了监狱长了。

    我看着刀华,走上去,她也看着我,走下来。

    看起来,她并不怕我啊,这她的监区长都被打死了,她还不是很怕嘛。

    看她那双眼中,有着自信,貌似还有能打败我们的自信?

    两人走到了正对面,然后互不让步,撞了一下。

    她毕竟是一个女的,我是狠着劲撞的,她一下子被我撞到了在栏杆上。

    刀华拍了拍肩膀,对我说道:“幼稚。”

    我看着刀华,说道:“幼稚,说明我天真,当你是在夸奖我了。谢谢。”

    刀华说道:“张河,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你们谋杀我们监区长的计划。”

    我说道:“刀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监区长是想要谋杀我们的计划。你们想要杀我们在先。”

    刀华说道:“谁想杀谁在先,都不一定呢。”

    我说道:“呵呵,没空和你去说这些东西。”

    刀华说道:“看谁笑到最后。”

    我说道:“别哭着跪下,跟新监区长一样。”

    她咬咬牙,说道:“等着看吧!”

    说完她下去了。

    我则是走上去,去了监狱长办公室门口,敲门。

    监狱长让进去后,我进去。

    监狱长说道:“什么事。”

    我关上了门,说道:“监狱长,我想问问关于我们监区的两个重伤伤员怎样处理。”

    监狱长说道:“记住了,你要和她们说,说是处置女囚的斗殴受伤的,全都是这样子说的。如果谁敢乱说一句,谁不要干下去了。”

    看来,监狱长的确想到了这个理由,这个借口。

    我说道:“好的。那,我们监区受伤的那两个呢。”

    监狱长抬头看我,说道:“受伤就治疗啊,在医院也不花钱,还能怎样?”

    这老家伙,明明说了她来处理,她就这么个处理的办法吗?

    我说道:“哦。”

    其实我也想问她到底赔偿几个钱。

    可是现在这样子,我又不好开口了。

    不过,我不开口怎么行,两个重伤的,我们慰问金才八万块,那怎么行啊,那她们家人要是闹起来了呢。

    我还是开口了,说道:“监狱长,那既然对外面说是处置女囚暴动的时候受伤的,那也要监狱给她们一些赔偿啊,不然她们家人闹起来,可不得了。”

    监狱长不高兴了,说道:“怎么,难道还要我这边给钱了?”

    我说道:“不是不是,我是说监狱。”

    监狱长说道:“监狱还不是我?”

    她真的当她是监狱的皇帝了。

    反正监狱都是她说了算。

    我做出为难的样子,说道:“监狱长,那这边不赔偿重伤伤者一些钱,她们家属可不乐意啊。”

    监狱长问我道:“张河,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你搞清楚一点,你们是怎么受伤的?”

    我看着她。

    监狱长说道:“你们是搞内斗,内战,自己人打自己人受伤的!我之前三令五申,要你们不要这么做了,你们听了吗!我的话你们听进去吗?现在自己打了自己人,好了,受伤了,然后让我给你们赔钱。你们当我是什么?你爸你妈都不会对你那么好吧!”

    她恼火了。

    好吧,我也没话可说了,本来会议上说的好好的,她来想办法安抚,现在她却推卸了。

    监狱长说道:“你们监区想办法给她弄一笔钱过去,安抚她,知道吗。给个十几二十万的就行了。”

    我哦了一声。

    这成了我们自己监区买单了。

    那难道新监区长死了,新监区长咋办?自己为自己的死买单?自己给自己烧纸钱吗?还是让刀华去烧点纸钱?

    监狱长说道:“别说你们监区的重伤了,就是新监区监区长死了,她们自己监区也是要自己负责。”

    我奇怪的问:“自己死了,自己怎么负责。监区都不是她带的了。”

    监狱长说道:“刀华暂时当新监区监区长,代监区长。”

    靠!

    果然是这样,刀华来了这里,迫不及待给监狱长塞钱了,监狱长马上让她上去代管新监区,这代管没个把月,肯定是马上的当上去那正式监区长。

    我来得晚了。

    不过也好,不然的话,监狱长肯定狠狠捞一笔我的钱。

    但就是说,在那边我们无法能捣乱她们了。

    我想了想,说道:“那新监区自己去赔偿新监区长的钱了?”

    监狱长说道:“当然。”

    我问道:“多少钱。”

    监狱长说道:“这个你就不用问了,她们会自己赔偿就是了。”

    我哦了一声。

    监狱长说道:“新监区长是为了制止囚犯的暴动,所以牺牲的,你给我记住了!监狱还要组织为她送行,表彰她,你们到时候全部都要去。”

    靠!

    还要表彰她,表彰她就算了,我们还要给她送行,还要告诉她家人,她牺牲得多么的伟大。我还要给她鞠躬,给她上香!

    我不想去。

    我问道:“我很忙可不可以不去。”

    监狱长说道:“你是监狱里的主干领导之一,你怎么能不去!必须去!”

    好吧,那就去吧,去假惺惺的愁眉苦脸的上香鞠躬,心里咒骂她几句吧。

    我说道:“是,监狱长。”

    监狱长说道:“我知道你们都不情愿去,但这个东西,人死了,必须要把戏演到底。你们监区的几个分监区长都要去送行。还有,不要暴露了,如果这事情谁说出去,我整死谁!”

    我点点头,说道:“知道了。”

    监狱长说道:“别再给我搞事了啊,你们真要把我弄疯了。”

    我哦了一声,说道:“好的。”

    监狱长说道:“你们在搞什么鬼,我心里清楚,我可警告你们了,要是再出事,再死了人,我保不了你们。”

    我说道:“知道了。”

    监狱长问道:“上次说的那个事,怎么样了。”

    她这个问的是什么事?

    问的是找李姗娜的事,还是要钱的事。

    我问道:“什么事。”

    监狱长说道:“别装傻啊。告诉你,监狱各个部门领导都在问,你们季度的钱怎么还没交上来。”

    我说道:“监狱长,那笔钱不少,我们需要一点时间。”

    监狱长问道:“你们需要时间?那新监区的怎么不要时间?”

    我说道:“那新监区的人有钱嘛。”

    监狱长说道:“有个什么钱?靠的就是能力,手段。你们没本事就和我说,我换个有本事的人去管!我再给你三天时间,再拖下去,我换个人去做。”

    我说道:“是,监狱长。”

    她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说道:“你出去吧。处理你们这些破事,头疼死我了。”

    你死了才好呢。

    我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下班后,我们几个分监区的监区领导们,什么监区长,指导员的,都在我们监区门口集合了。

    我们一起去医院看望了伤员,安抚了伤员。

    我们参与打架的人中,伤了有八十多个,去医院六十多个,住院十三个,重伤两个,好在都没有生命危险,抢救回来了。

    而新监区的人伤的和我们一样的多,住院的人数比我们少两个,没有重伤的,但是有一个手臂被打断了。

    还有防暴队的,防暴队的住院三个,轻伤十几个,朱华华她们也来看望她们的人了。

    新监区的领导,刀华却没有来,她让自己的手下来的。

    刀华这个老狐狸不敢出来啊,不知道她现在筹划什么诡计了。

    朱华华在探望完了手下之后,过来找了我们。

    我让徐男带着自己监区的人去吃饭,我和朱华华聊聊,然后我晚点过去。

    徐男带我们监区的人先离开了,去吃饭。

    我则是和朱华华出了监狱医院,到了她车上,她开车到外面,找了个靠河边的地方停下,在一个喝咖啡的咖啡小店坐着聊聊。

    我问她道:“你没伤着哪里吧。”

    朱华华说道:“没有。今天的事,谢谢你了。”

    我说道:“谢我干啥呢,有什么好谢的,除掉那老家伙,是我们两个一起的目标,不是你一个人的目标。那我还要感谢你的帮助呢。”

    朱华华说道:“还是要谢谢你。”

    我说道:“别谢了,真的要谢,今晚陪我睡衣睡,给我捶捶背按按摩,我全身疼啊。”

    朱华华又要踢我:“能不能好好说话!”

    我急忙挪开脚,闪开了她的攻击,我说道:“不要随随便便就打人好吗。”

    朱华华说道:“对你就该这样子。嘴巴欠打。”

    我说道:“今天我还担心你不能打,让人给在战场上打死了,没想到你特别来劲啊,一个打几个几十个的,生龙活虎,厉害了我的花姐。”

    朱华华说道:“那时候什么也不想,只想杀了她。”

    我说道:“嗯,非常好。”

    朱华华说道:“还好,我们成功了。”

    我说道:“如果失败的话,现在躺在太平间的就不是新监区长了,而是我们两个。”

    朱华华说道:“是啊。今天真的很危险。还好,有你在。”

    我伸手捏住她的手,说道:“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朱华华推开我的手:“别动手动脚的!”

    我无所谓,抽回手,说道:“只是想安慰你一下,你以为我想吃你豆腐?”

    她瞥了我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