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1章 监狱长的处理办法
    现在是我们监区,还有防暴队,两个部门同时针对新监区。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新监区落于下风了。

    主要是防暴队比较特殊,监狱长不能拿防暴队怎样,最多表面指责一下,而防暴队提出的要求,让新监区给防暴队一个交代,监狱长不能坐视不管。

    对于我们监区,监狱长还能和稀泥,但是如果防暴队的要认真,监狱长也没辙。

    监狱长问朱华华:“你们防暴队的一定要她们给你们一个说法吗。”

    朱华华说道:“是。”

    监狱长的声音柔了下去:“小朱啊,我知道你们防暴队这次是出力了还真正的不讨好啊,她们两个监区打架,你们去摆平,为了也是监狱好,结果她们还攻击你们,这点是不对的。”

    朱华华说道:“谢谢监狱长的理解。”

    监狱长说道:“但是呢,毕竟是她们那边被打死了人,而且不是别人,死的还是一个监区长。”

    朱华华说道:“我们当时也没想到下手是重了点。可是新监区长实在不听劝阻,我们也搞不明白她为什么带人攻击我们。”

    监狱长说道:“那这个事嘛,毕竟她死了,死都死了,说是她带人攻击,那也没有什么对证了。况且她死了,那就算了吧。我看啊,这个事呢,就这样算了吧,你们防暴队的付出的血汗,我懂,我理解,我明白。然而呢现在毕竟是死了人,那么呢,你们也先把这个要她们给个说法的事放一边,你看看怎么样。”

    朱华华瞥眼看向我,我轻轻点头。

    朱华华说道:“好,看在监狱长您的份上,这就算了。”

    监狱长好不容易觉得自己搞定了防暴队,重重的出了口气,然后转向我,说道:“张河,你们监区刚才说要她们监区赔礼道歉,是吗。”

    我说道:“监狱长您说了算。”

    监狱长说道:“好,我说了算,那我说,就算了吧,她们也死了人,你们也重伤了,大家既然打架了,那就自己承担自己的损失。这当一个教训,以后别打了。记住了啊。”

    我说道:“好,记住了。”

    监狱长说道:“我之前屡次说过你们,你们偏不听,还那么喜欢打,这下好了,打出事了,如果真的要报警,要搞到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全部被开除!我这不是危言耸听。你刀华你也听着,这个事就这样算了吧,如果还想干下去的话。”

    刀华说道:“那监区长死了怎么办。”

    监狱长说道:“这个我会处理,还有你们旧监区的两个重伤的,我都会处理。最后我要说一点,必须要把这个事隐瞒,不能透露出去,更不要报警,知道吗!”

    我们回答知道了。

    监狱长说道:“好了散会。各自的伤者,各自去探望一下,安抚一下。以后不要再打架了。”

    我们站起来,各自都散了。

    回到了我们的监区,我则是召集了我们几个监区监区长开了个会。

    开会的时候,我直接问她们,这件事这样处理,大家有什么想法。

    徐男说道:“监狱长就是为了平息事件。”

    我说道:“那肯定,闹出去的话,她要承担很大的责任,她承担不起。我们也一样,我们都要被开除了。”

    徐男说道:“那么多狱警打群架,这还真的头一遭,还没听说过这样的事。如果传出去,不得了。”

    徐男说着,摇着头。

    我说道:“如果传出去,那真的不得了。不过我觉得别的监狱肯定也有类似这样的事,但就是没我们这么宏大的群殴规模罢了。不过一样的就是全都自己隐瞒了下来。好了,我问一下,那两名重伤的我们的人,怎么办?”

    我看着白钰,说道:“那应该是你们监区的人。”

    白钰深呼吸,吐气,说道:“抢救回来了,和她们说一下,让她们找个理由,编一个理由跟外面,跟家人说一下。”

    我说道:“什么理由。”

    徐男说道:“其实刚才开会我就想和监狱长说的,如果外面的看到我们那么多狱警送去医院,肯定有风言风语,如果想要解释,用一个理由就够了,说大批囚犯暴动。”

    我说道:“好理由。不过还好你没说,因为这种东西,是让监狱长自己想的好,万一我们说了,以后有什么接下来的麻烦的问题,她直接就找我们了。”

    徐男说道:“对,是这样的。”

    我说道:“不过我相信,以监狱长的头脑,她肯定会想得出来,很快她会找我的。”

    徐男说道:“我也相信她会想得到,让我们这么去说。”

    我说道:“好吧,这件事中,受伤的人的确多。我们要给予我们的人奖励才行啊。”

    徐男问道:“怎么奖励?”

    我说道:“直接去一个一个的全部发奖励,那是不行的,等下监狱的外人说我们发红包鼓励我们的人去打内战。那样就很不好听了。那就这样子吧,重伤的我们好好奖励,住院的都有,住院的一人八千,就当是慰问金,而重伤的,一个八万。也是慰问金。”

    徐男说道:“好。”

    我说道:“然后其他的人,大家各个监区的监区长组织自己监区的人吃饭吧,请吃饭,轮番请吃饭。加固军心。”

    她们都点头同意。

    我说道:“好了散会了吧,一会儿下班后,大家和我一起去看望住院的受伤的我们自己人。”

    她们都准备要站起来离开。

    我突然还想到一个事,我说道:“哦对了,还有一个事情。”

    她们又坐好,看着我。

    我跟徐男说道:“你在新监区安排的那几个人,怎么办?”

    我对其他人说道:“你们先回去吧,各自先安抚一下各自监区的人,然后下班了在监区大门口集合。”

    她们先走了。

    徐男对我说道:“她们这样做,已经暴露了自己的身份目标了。”

    我说道:“她们干得很好。你要好好犒赏她们。”

    徐男说道:“这我知道。不过我想的是另外的东西。”

    我说道:“我知道你想什么。她们在那边呆不下去了。”

    徐男说道:“对。”

    我说道:“让她们先别去新监区上班,集体请休,然后一起申请调过来这边就行了。调回来。”

    徐男说道:“好。”

    我说道:“唉,关键是还没干掉刀华,剩下了这个余孽。我估计刀华现在找了监狱长,她有两个目的,第一个是想让监狱长对我们施压,让我们承担什么过错责任,不过这点基本不可能的,我们不会屈服。第二点就是,她肯定塞钱了,然后上去新监区长的宝座。”

    徐男说道:“我也想到了这个。”

    我说道:“我会出面去跟监狱长谈谈,问问她,打听打听新监区的新监区长这个位置是怎么个安排法的。”

    徐男说道:“有钱就能安排了!”

    我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

    徐男说道:“可问题是我们没有那么多钱。我们犒赏了手下,给了受伤的慰问金,再请我们自己人吃饭。之前监狱长要的那一笔季度的钱我们还没给,现在还要凑一笔钱给监狱长,我们没有那么多钱。”

    我说道:“我来想办法吧。最好把我们自己人弄过去新监区当了监区长,如此一来,那新监区彻底完蛋,我们解放新监区,干掉刀华,一劳永逸。”

    徐男摇了摇头,说道:“我和你持不同意见。”

    我说道:“怎么呢。”

    徐男说道:“即使我们自己人过去了,当了新监区的监区长,那新监区的人就听话了吗?”

    我点点头,说道:“有道理。”

    徐男说道:“她们已经被新监区长给洗脑了,还有刀华,也给她们洗脑,她们现在大多数人是跟着刀华她们,她们的心是向着刀华和新监区长她们的。我们一旦过去了,这帮新监区的利益之徒绝对不会跟着我们的方向走,因为她们只认钱,我们给不到她们想要的钱。她们会抵抗我们,对抗我们。即使是大清洗,也需要清洗一段时间,而且未必能做好,可能先被她们干掉了我们自己人。除非,你过去才行。但是也需要很长的斗争时间,才能治理成我们监区现在这样子。”

    我点点头,说道:“好的我懂了。那先这样子吧,就让刀华先上去当那监区长好了,至于我们,把我们监区的人安抚好,然后我去跟监狱长聊聊,探探口风,看她是到底怎么想的,对我们监区怎么做,对新监区又是怎么做的。还有怎么对待重伤的我们的人,和怎么处理新监区长死了的问题。”

    徐男说道:“还要问问她,新监区的监区长会怎么选。”

    我问道:“估计都已经选好了。再说了,我们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过去的话,刀华带着人在抵抗,我们搞不下去啊到了新监区。”

    徐男说道:“未必!不试试怎么知道搞不下去。那我们当时在这里这个监区,冲破重重关阻,不也这么走过来的。只要能当了那边的监区长,再去发展自己的手下,志同道合的人,发展她们的敌人,组成团队,对抗刀华她们,尽管很难,但不是没有可能会赢。至少,她们以后想要好好的赚钱好好的搞下去,和我们监区对抗那是不可能的了。而且我们当了监区长,我们有的是权,这点处于了优势。”

    我说道:“好,我也问问这个,如果争取得到尽量争取,就是不知道她又要问要多少钱。不过,只要钱能解决得了的问题,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