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0章 会议室的针锋相对
    监狱长看我们都不说话,大声了问道:“你们自己说说看,怎么处理了!”

    这时候,刀华开口了,说道:“我们监区长被打死了,我们监区的人被打伤了那么多人,我建议,报警处理。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说道:“我们监区的人就没人受伤了吗?是吧。就你们监区的人受伤,是吧?你们监区不打人,就我们监区打了人,是吧。”

    刀华冷冷道:“报警。不要说这么多,让警察来处理。你们打死了人,这怎么算?”

    我说道:“那就报吧。”

    朱华华说道:“新监区长在我们劝架了之后,还带着人攻击我们,我们被迫还击,实属无奈之举!如果说她被打,那也是活该,那是因为她自找的。”

    刀华怒问:“她是自找的吗?你们明明的串通好了对她下手的!呵呵,别以为我们不懂你们在勾结,不懂你们的阴谋,你们不就是想打死我和我们监区长吗?如果不是因为我当时出去办事,恐怕我现在也已经死了!”

    你死了才好呢,现在唧唧歪歪的就不是你了。

    朱华华说道:“我们该做什么,我们防暴队心里清楚。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你们自己也清楚。可以去调取监控出来,当时是不是你们监区长带越来越多的人,对我们发起攻击的。你们不只是对旧监区的人发起攻击,对我们也是发起了攻击!”

    刀华说道:“那谁让你们也对我们发起了攻击。”

    监狱长又是拍桌子:“都住嘴!”

    我说道:“那不说了,报警就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让警察来好好的查,到底谁是怎样的犯罪动机,警察会查出来,无论怎样的结果,被抓,被开除,都好。这就是最公平的办法。”

    监狱长说道:“都不想干了是吗。”

    刀华说道:“不干就不干,谁怕谁。”

    监狱长怒指刀华:“你给我闭嘴!你不干你滚出去!”

    刀华发现自己顶嘴错了人,低下了头。

    朱华华说道:“如果让警察来处理,上头都知道了,外界也知道了,对我们来说的确不是一件好事,可是为了洗脱我们身上的罪名,那报警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了。”

    监狱长说道:“你们就是无罪,也要遭受上面的处理!”

    说着监狱长指着我,刀华,朱华华,说道:“你,你,你,你们,还有我,全都遭到处理!”

    朱华华说道:“那怎么办?”

    监狱长说道:“怎么办?我也想知道怎么办,你们说你们不好好干活,非要搞出这么多的破事。还问我怎么办。”

    监狱长看起来也没辙,她不敢报上去上面,也不敢让我们叫警察来,更不能让我们报警,那这个事就难办了。

    自己内部解决,不知道怎么解决,因为伤者太众,而且还有人死了,伤者太多还能掩饰下去,但是这个死了人的就挺麻烦的了。

    而且死的不是别人,那可是一个监区长啊。

    监狱长说道:“新监区长已经死了。”

    好了,得知这么一个确切的死了的消息,我也就放心了。

    朱华华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而刀华明显的生着气,她看起来还有一些害怕。

    监狱长说道:“人死了,怎么解决?怎么处理,告诉我,告诉我!”

    我们都不说话。

    监狱长说道:“是你们打死的,你们说说看,怎么解决。”

    监狱长问的其实就是怎么内部解决。

    朱华华说道:“当时如果不是因为她带人对我们发起攻击,我们也不会对她下手。对她攻击也是无奈之举,因为我们要让她们的人停止攻击旧监区的人,如果她们继续打下去,死伤的人更多!”

    监狱长说道:“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怎么处理?人死了,怎么处理。其他的还好,都是伤的,轻伤,重伤的两个,全是旧监区的人。”

    我靠,我们监区的人重伤了两个,我看了看徐男,然后看看白钰,我估计是我们a监区白钰的人重伤的,就是在我们寡不敌众的情况之下,让她们围攻,才遭受到的重伤,当时我们都已经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兵败如山倒了,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救援的人来了,估计被打死都有可能,重伤就更多了。

    下手那么重,可见,新监区的人在新监区长的授意下,对我们一点都毫不留情。

    她们就是要弄死我们的目的来对我们下手的。

    监狱长问我:“张河,你说说看,怎么解决。”

    我说道:“我们重伤的人两个,轻伤的人很多,非常多。还有,我们当时是被攻击的状态,在我们被防暴队劝开已经停止了的状态下,她们还对我们发起了攻击。”

    刀华说道:“你们不挑衅,我们会这样子吗。”

    监狱长怒骂:“我草你吗的你他妈给我闭嘴!轮到让你说话了吗。”

    刀华低下头去了。

    我真想过去暴打刀华一顿,直接打死。

    监狱长对我说道:“你继续说。”

    我说道:“我的要求不高,让她们给我们赔礼道歉,去看望重伤的伤者就行了。”

    刀华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那脸上的表情摆明写着:不可能!你神经!

    监狱长看着刀华,问:“刀华,你觉得呢。”

    刀华说道:“凭什么?凭什么让我们赔礼道歉?那我们伤到的人呢,我们被打死的监区长呢。”

    我说道:“刀华你搞清楚,你们监区长不是我们打死的,不是我们监区而已,还有防暴队一起下手的。当时是因为防暴队制止了我们的群殴后,你们监区长还带着人冲上来攻击我们和攻击防暴队,引起了众怒,我们这么做的确更想是为了平静这场斗殴。没想其他。”

    刀华哈哈,哈哈的冷笑两声说道:“没想其他?谁信啊。你们摸着良心问问,你们不是为了打死她?”

    我对刀华说道:“我们没有这么想。你去摸着新监区长的良心问问,她是不是想要把我们给打死了。”

    朱华华说道:“要不这样子吧,调出监控看看,让大家都看看,到底是不是新监区长像我们说的那样,带人对我们防暴队的发起的攻击,看完了之后再继续讨论。”

    监狱长说道:“还继续吵下去,有结果吗?有用吗?能解决得了问题吗。”

    我说道:“具体怎么解决,我想,还是监狱长你说了算吧。”

    监狱长问我道:“你们刚才说的,要她们赔礼道歉,对吧。”

    我点点头,说道:“对。不过,还是由您来定夺。”

    监狱长转头看向刀华,问道:“你们呢?你们是怎么样的想法。”

    刀华说道:“我们拒不道歉!我们也不可能赔礼。我们被打死的人被打伤的人怎么算?那我们也要她们赔礼道歉呢。”

    监狱长问道:“你们就是要她们赔礼道歉是吗。”

    刀华说道:“打伤的人可以赔礼道歉,打死的人怎么办?”

    监狱长说道:“那你说嘛,怎么办。报警是吗。报警来处理,然后警察来了,把她们都抓起来了,是吗。”

    刀华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监狱长说道:“有什么证据证明,她们就是故意的要去打死你们监区长,那可是蓄意谋杀!警察来了,查了这件事,可能没查出来什么结果,反倒是搞得外面的人都知道,把我们全都处分了。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是吗?是不是。”

    刀华低着头。

    监狱长问道:“你说啊,到底是不是这样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你倒是说话啊!”

    刀华这在逼问的情况下,慢慢的小声说道:“不是。”

    监狱长说道:“我们以前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情。”

    监狱长并不是为了帮我们而想把事情给压下去,而是完全是为了她自己才压下去,相比起我们,这么大件事,她扛不住,肯定被搞得丢掉乌纱帽。

    至于我们,如果真的报警了,警察又能拿我们怎样呢。

    说真的,警察来了,查了,看到现场是新监区长带人攻击我们,攻击朱华华防暴队的,那怎么算?自己带人攻击别人,自己反而被打死了,警察也不能拿我们怎样,反而判新监区长更加有罪。

    当时的情况就是谁死谁倒霉,谁死了,警察都不能拿另外一边怎样。

    监狱长说道:“要不这样子吧,大家都各退一步,怎样。”

    我问道:“怎么各退一步。”

    监狱长说道:“你们监区的,不要追究下去了。而她们新监区的,也不要追究下去了。”

    我说道:“那我们伤的人怎么办?轻伤就不说了,重伤的呢。”

    刀华说道:“那我们死了的人怎么办?我们轻伤的也不说了。死了的呢。”

    朱华华问刀华道:“刀华,那我们防暴队的怎么办?”

    刀华问道:“你们防暴队的还想怎么办?打死人就是你们防暴队干的!你们还想怎样?要我们赔礼道歉吗。”

    朱华华针锋相对:“那你要不要我么给你们赔礼道歉?”

    刀华说道:“要啊,来啊。”

    朱华华说道:“我们防暴队的,需要你们给我们做出一个交代!”

    防暴队毕竟是特殊的存在,朱华华这么一逼,刀华不说话了,只能干瞪着朱华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