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9章 解决掉新监区长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朱华华的确是没得选择了,她不杀掉新监区长,新监区长就找机会杀了她。

    而对于我也是这样子的,我如果不干掉新监区长,新监区长也会干掉我。

    不过我比朱华华强一点,因为我知道怎么逃怎么躲,我经历了太多被追踪被追杀的事,我知道如何去规避,而朱华华不懂,她在躲避暗杀方面,还是十分青涩的。

    最好的防守方式就是进攻。

    解决掉这个麻烦的源头,一劳永逸,再也不用担惊受怕的躲避暗杀。

    我对徐男说道:“把我们的人带过去!防暴队的不杀她,我们杀她!错了,不能说得那么的什么的,就带着她们过去打就行了。”

    朱华华马上过去,挥手叫自己的手下,然后又对着我们a监区的人说道:“为什么你们天天和她们打架,就是因为她们新监区长的策划,她们就是想要我们监区的人干不下去!上吧。”

    手下们一哄而上。

    不过,那边的防暴队已经对新监区长开打了。

    防暴队的几十个人围着打。

    我们监区的几十个人又过去,围了监区长水泄不通。

    我在徐男耳边说道:“你上去,记住了,教唆她们把她往死里打,一定要她死!”

    徐男过去了。

    新监区的人已经完全毫无抵抗之力,倒下的,撤退的,逃跑了的。

    原本发生这样的事情,是要防暴队来解决问题的解决暴乱的,可是她们偏偏太牛了,对防暴队下手了,那就不怪防暴队了,防暴队的人本身就为了报仇而来,仇恨全部泼向了她们新监区的人,她们还偏偏听新监区长的话硬着顶上来,活该被打了。

    不过,我就喜欢这样的手下们,因为够听话,让和防暴队的打就真的和防暴队的打,这样的手下太好了。

    过了几分钟后,她们还没有停手的意思。

    这么多人围着暴打新监区长,还能活吗?

    不能活了吧。

    新监区的人大多都跑完了。

    徐男从那一群人群中回来了,对我说道:“不行了。”

    我问道:“什么不行。”

    徐男说道:“那老家伙已经不行了。”

    我说道:“这才是我们要的结果。”

    徐男问道:“然后呢,该怎么做?”

    我说道:“防暴队的人说了算。我们先把我们的人带走。”

    这时候,围着暴打新监区长的人都散开了,防暴队的也散开了,我让她们全部都把自己的人带走了。

    新监区的人有的趴着,有的坐着,伤着了,她们如同半死的狗,看着中间那里已经不动了的新监区长。

    我走了过去,看着地上貌似已经挂掉了的新监区长。

    看起来没有什么外伤,但是嘴角有血。

    被打到吐血。

    看来,是已经被打得五脏六腑都已经破裂了。

    朱华华走到了我的身旁,我问道:“然后呢。”

    朱华华傲视了新监区的人一圈,然后对我说道:“通知上面。”

    我问道:“不叫救护车?”

    朱华华说道:“为什么要给她叫救护车。”

    我说道:“好吧,终于也见到你狠心了一回。那就通知上面,等上面处理?”

    朱华华说道:“还是叫救护车吧。你们的人也需要去医院。”

    我点点头。

    让人叫了救护车,救护车来了,还有监狱的大巴也来了。

    几辆大巴,把伤者们都拉上了车,送去了监狱医院。

    我们则是回到了办公室,静静等到消息。

    监狱长找了我们。

    意料中的事。

    我,还有徐男,白钰,沈月,范娟,我们监区的领导都在了,而她们新监区,则是刀华来了,防暴队的朱华华,队长,若干领导也都被叫来了。

    我们坐在会议室里,静静的看着台上的监狱长那老家伙。

    监狱长脸色凝重,恶狠狠的抓起桌上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砰的一声砸在了桌上,破口大骂:“你们这群王八蛋,告诉我,你们都干了一些什么事?”

    她是真的发大火了。

    监狱里出现打斗,群殴的现象是经常有的,那都是局限于女囚的事。

    可现在居然是我们狱警自己打架,自己打群架的事不是一次两次了,这都好几次了,可是像今天这样的这么大的动静,着实没有过。

    今天参加群殴的人数,其惨烈情况,前所未有。

    以前的群殴和今天的群殴比起来,只能说是小打小闹了。

    以前还没伤的那么多,还没人死呢,今天可是打死了人,打伤了好多人,几辆大巴拉去监狱医院,何其壮观。

    尽管还没有确切听到新监区长已经死了的消息,但是我们心里都明白,那家伙已经挂了。

    有人在抬着新监区长上救护担架的时候,她已经没气了。

    监狱长破口大骂,发了一通火,然后大声质问:“告诉我,这是为了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们都低着头。

    监狱长生气的指着我们:“你们,你们!”

    她还想骂什么,可是骂不出口了。

    我看着监狱长这样子,觉得她挺有意思的,也不知道监狱到底想怎么处理。

    其实怎么处理都是监狱长说了算,她又不敢报警,不敢让这事捅出去让人知道,要是让外界和上头知道我们监狱发生了这种丑事,这么大的大事,那肯定的监狱长有麻烦了。

    不过现在可是死了人,也不知道她们到底想要怎么处理了。

    监狱长指着我,说道:“张河你回答我,为什么打架!”

    我站了起来,叹口气说道:“监狱长,其实我们也是无奈的。”

    监狱长问道:“你们是无奈的?你们哪里无奈了!”

    我说道:“以前就发生过这样的事件,当时她们新监区的人把垃圾丢过来我们监区,我们监区的人肯定不服气,然后扔回去,然后双方开始吵架,她们开始骂人,我们也就骂人,然后就开了门,不知道谁开了的门,就打了起来。这次也是一样的。”

    刀华这时候坐不住了,大声问我道:“张河!这次是你们先扔的垃圾!”

    我对刀华说道:“是吗!”

    刀华说道:“是。”

    我说道:“那你们平时把你们的垃圾扫过来,扔过来,那还不允许我们扔回去了。我们扔回去了,你们就可以骂人了打人了?”

    刀华说道:“明明你们挑衅在先,你们还有理了。”

    我说道:“这不是说我们有理,而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你们不这样子先来挑衅,我们能打的起来吗。”

    两人唇枪舌剑对骂起来。

    监狱长这时候重重一拍桌子:“都住嘴!”

    我闭嘴了。

    刀华还嘴里咕咕叨叨:“你们的人先过来。”

    监狱长怒道:“刀华闭嘴!给我闭嘴!你听到吗!”

    刀华这才闭嘴了。

    我怒看着刀华,这家伙刚才怎么的不来,如果刚才在打斗的时候她现身,她现在就和新监区长一样,已经成为了死尸!我们的新监区大敌,可是全都灭了。

    真是好可惜。

    现在剩下了一个刀华,这个余孽,还不知道她要带领她的其他的余孽要怎么和我们继续斗下去。

    我们闭嘴静了下来。

    监狱长道:“很好嘛,在这里打一场给我看看?”

    我靠,我倒是真的想打,打死刀华,还有打死监狱长。

    我坐了下来。

    监狱长说道:“你们为的什么吵架?鸡毛蒜皮破事!值得吗这么打架?”

    朱华华说道:“我们防暴队的有话说。”

    朱华华举了手。

    监狱长看着朱华华,说道:“说。”

    朱华华说道:“我们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的什么矛盾打起来的,但是我们过去了之后,我们把新监区和旧监区打架的人分开了,可新监区的人在新监区长的带领下过来越来越多的人继续参与打斗,在我们已经劝开的情况下对旧监区继续攻击。”

    朱华华没说完,刀华马上打断了朱华华:“朱华华你说话注意点!什么叫继续参与打斗,继续参与攻击。她们明显的挑衅我们。”

    朱华华说道:“刀华,你可以调出监控来看看是不是!”

    刀华说道:“你们摆明了就是站在她们旧监区的一边对我们进行攻击的。”

    朱华华说道:“我们防暴队的职责是劝架,不是攻击,你用词注意点。”

    刀华说道:“攻击不攻击,你们自己不明白吗?那么明显,明眼人都看出来好吗!”

    朱华华说道:“我们在劝架了之后,你们还继续攻击,甚至攻击我们,你们说你们该不该?”

    刀华说道:“一派胡言!监狱长,她们就是故意的来找茬的。”

    防暴队的几个领导坐不住了,开始对刀华质问。

    刀华扛不住防暴队的几个人对她的质问,坐回去位置上,不说话了。

    监狱长看到现场又要开始乱了起来,说道:“都住嘴!”

    又静了下去。

    监狱长说道:“你们去看看别的监狱,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吗。我是没见过的,我在监狱里那么多年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们看着怎么办吧。”

    我们都不说话。

    看来监狱长又要内部自己处理自己解决了啊,不过我们已经摆出无所谓的姿态,就是报警我们也无所谓,反正要下水的话,大家一起拉着沉下去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