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6章 下毒的计划
    吃完了宵夜,我送蒋青青回去。

    因为我担心她有危险,当然她也担心自己。

    在的士上,蒋青青问我道:“那我的那个车怎么办啊。”

    我说道:“明天我找我警察朋友问问吧。”

    蒋青青看着我的眼睛,说道:“我想听听你的一些事,和我说说好吗。”

    我问道:“想听什么事。都没什么好说的啊。”

    蒋青青说道:“听听你为什么经历那些事。”

    我说道:“唉,那不都是被迫的被逼的,和刀华那些人杠上了,就是这样子的了。”

    我不想告诉她我还混外面黑社会的身份,那样她又一直问,很麻烦。

    蒋青青说道:“看你经常经历这样的场面嘛。不只是因为得罪刀华,还可能得罪更可怕的更厉害的人吧。”

    我说道:“是吧。别问了。”

    蒋青青说道:“那还不愿意说啊。”

    我说道:“不想说。”

    蒋青青说道:“你在外面是不是跟黑道的有关系啊。”

    我说道:“不是。”

    蒋青青说道:“做老大是吧。”

    我说道:“别问了。有很多东西,知道了对你都没有什么好处。”

    蒋青青哦了一声,没继续问了。

    送了她回去后,我才回去了。

    上班时,见到了徐男后,我告诉了徐男昨晚发生的事。

    我问徐男:“你不是在新监区安插了自己人吗?”

    徐男说道:“是啊,怎么了。”

    我说道:“能不能让那些人,帮忙整死新监区长和刀华?”

    徐男惊讶了一下,说道:“整死她们?”

    我说道:“对,整死她们!”

    徐男问我道:“怎么整死?”

    我说道:“让你安插在那里的人,那里的管教想办法弄死她们。”

    徐男说道:“这不可能,她们也不可能愿意做。”

    我说道:“这还是你的人呢,怎么不愿意做呢。”

    徐男说道:“那太危险了,能不能成功不说,而且还很容易被发现了。故意杀人。你想想看是什么后果。”

    我说道:“没要她们直接挥着刀枪棍棒上去杀人。”

    徐男问道:“那要怎样?把她们扔下楼?监狱里到处是监控,你说怎么可能做了不会被发现?”

    我说道:“下毒。”

    徐男说道:“下毒?”

    我说道:“对。”

    徐男说道:“下毒也能查出来,即使偷偷的下,风险也很大!”

    我说道:“记得b监区,我们以前所在那个监区的乔丁吗。”

    徐男说道:“我记得,那个物理化学知识超出天际的那个。”

    我说道:“对。让她帮忙配一点无色无味的毒药,人死了也查不出来怎么死的那种,然后,毒死刀华和新监区长,除掉这两个大患!”

    徐男说道:“能配出来这样的毒药?”

    我说道:“当然可以!”

    徐男说道:“万一查出来呢?”

    我说道:“我保证不会。”

    徐男说道:“如果查的出来呢?”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对徐男说道:“你听过火中取栗的猴子的故事吧。让猴子帮忙把火中的栗子取出来,如果猴子被发现,只能把猴子推进火中。刀华她们,监狱长她们不都这么做的吗,让手下去实际操作犯法的事,自己安稳的坐在办公室里掌控大局,就像那些贩毒的头目一样,办事让别人去办,出事了别人去扛,火永远烧不到她们的身上。包括很多公司的实际掌控人,都深居幕后,那些抛头露面的其实都是木偶,出事了那些木偶去扛事。他们绝对不会被公司的火烧到身上来。”

    徐男说道:“会不会太不地道了。”

    我说道:“靠!徐男,什么地道不地道,我们只有这样做,才能保得住我们自己,我们好了,手下才跟着好。你看看吧,我们除掉了她们,我们上去了更高的位置,我们掌控了监狱,那那些立功的手下,我们可以提拔她们,她们的未来才会更好。对吧。如果我们挂掉了,她们的前途也跟着完蛋了!即使不完蛋,也是星光黯淡,毫无前途可言。你那些手下们,现在还在新监区苦苦挣扎做个小管教吧,她们那么听话那么努力去完成任务,是为了什么?”

    徐男点着头,然后说道:“你说的有些道理。可是我担心如果成功下毒了之后,她们死了这件事被查到,那我

    们真的没事吗。”

    我说道:“你偷偷的找你的手下,可以接近新监区长和刀华的办公室的,或者能接近她们身旁的手下,反正就是可以找机会下毒的手下,还要信得过的,让她们去下毒。给她们出一百万的高价,让她们去做!记住了,你要偷偷和她们谈,在自己车上或者其他隐蔽的地方谈,偷偷给她们这些毒药,不要沾染自己的指纹什么的。而一旦成功了,新监区长和刀华死了被查出来,她们供出你来,你要咬牙打死不要承认是自己指使的。可能会被逼供,但是你要松口说是你指使,那你就会死,肯定会死,不死也要终身在监狱了,可如果你咬着牙扛过去了,那肯定没事,他们也不可能真的打死你,再说了除了手下的指证,完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你让她们去做的啊。”

    徐男说道:“我的手下还是信得过的,她们应该不会供我出来。”

    我说道:“我们要想的是万全之策,每个细节,每个弱点,每个方位,每一个可能,我们都要想得到。要保证在出事了之后,我们没事才行。既然你觉得你的手下信得过,那你告诉你手下,如果你的手下被查到,被抓了,你让你手下这么说,就说她们自己恨刀华和监区长,所以下手的。”

    徐男说道:“好。”

    我说道:“那就这么定了,我去找乔丁。”

    徐男说道:“她会愿意吗?”

    我说道:“会。因为她和我有交情。”

    徐男说道:“你给她钱?”

    我说道:“如果她要的话,就给她。”

    徐男说道:“你刚才还说要给去做事的人一百万?”

    我说道:“是,给一百万!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徐男说道:“一百万,你从哪儿拿出来的?”

    我说道:“反正我有本事拿到就行了。你不用管这个。人嘛,出来混,不都是为了钱。你说一百万给你手下,她愿不愿意去干,还有将来的光明灿烂的未来。”

    徐男说道:“当然愿意,一百万不是一个小数目,我还能告诉她们,成功之后,将来会有更好的前途。我们的目的是除恶,为社会和平做贡献。”

    我笑了,说道:“倒也没那么伟大,反正就说有好处就是了,先给她二十万,事成之后,给完余款。灭掉一个是五十万,两个是一百万。除掉这两个老家伙,一百万,值得!”

    徐男说道:“再多的钱,也值得。”

    我说道:“好了,我下午先去找乔丁,然后乔丁同意后,搞出来了毒药,我再来找你。”

    徐男说是。

    回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打算着下午去b监区找乔丁的,监狱长先找了我。

    监狱长找我没什么好事,除了必须要我找到李姗娜之外,能有什么事。

    果然,见到监狱长,开口就是问的李姗娜有消息吗。

    我说没有,她有语重心长说什么可能性,被人查下来就麻烦了什么的。

    实际上我已经知道了,没人会查的,李姗娜进来这里,都没经过什么司法机关,检查机关这些部门,没有判决,什么也没有,就是有人直接搞着李姗娜进来的,那些什么坐牢的程序,都不齐全,怎么会有什么部门查下来。

    不过那个在背后要搞李姗娜的人,是的确有大权的,能直接把李姗娜送进来这里,这真的是一个牛人。

    监狱长就是担心这个牛人知道了李姗娜出去了,直接来搞监狱长。

    所以监狱长才害怕。

    她害怕,我可不害怕。

    监狱长怎么的说后果多严重都好,反正我不怕,我无所谓,但是还是要假装真的很害怕的样子出来给她看的。

    监狱长说道:“记住啊张河,要积极的去寻找!”

    我说道:“是,监狱长,我这也很焦急呀。”

    监狱长说道:“另外啊,还有一个事,要和你说说。”

    我说道:“什么事?”

    监狱长咳嗽了一下,然后说道:“这都季度结束了啊,时间过的真快,一下子就过去了三个月了。”

    我想跟她说,说人话,说重点。

    我说道:“是啊,这时间过的的确是太快了,一转眼,又过去了三个月了。”

    监狱长说道:“也该是监区交钱的时候啊,不是我去催你啊小张,是很多人都在催我,那些各个部门的领导,手下,她们也要吃饭的嘛,这时间一到,你们也该主动一点,老是去催你也不好意思,况且还是我出来做这个恶人呢是吧。我本来也不好意思开口,但是你如果到期了,季度结束了你们不交钱上来,不搞定各个部门的领导,那你这个监区长也是很难做的嘛。”

    你监狱长不好意思个屁啊,直接光明正大跟我要钱了,还说什么各个部门领导要不到钱来搞我,明明是她自己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