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2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徐男来的时候,是在别人都走了的时候,才来的。

    来了后,她问了我怎么样了,怎么回事了,我告诉了她真实的发生事情的经过。

    徐男说道:“一定是刀华她们做的。”

    我说道:“这是肯定的,不用多想都能知道。”

    徐男说道:“那你怎么打算的。”

    我说道:“她们对朱华华是下了狠手,下了毒手的,我怀疑她们还是会继续,因为朱华华没死,怕朱华华报复。刀华她们到底找的什么杀手,还那么厉害的样子。我现在想办法要干掉她们,可是我也没辙啊,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

    徐男说道:“那朱华华家里不都是当兵的吗?”

    徐男的意思我明白,就是朱华华家人都是军人家庭,靠着她家人,动用关系,干掉新监区长和刀华她们,明的不行就来暗的。

    我说道:“说到这个才气人,她爷爷直接说不行,没有证据就不能乱来。”

    徐男说道:“靠!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我们找得到证据。”

    我说道:“对啊,我也这么想的啊,不可能让我们找得到证据的。”

    徐男说道:“那还要找证据?和这些阴险小人打起来了,晚一步下手都要被杀了,还要找证据?”

    我说道:“他们说,因为他们是军人,所以不能乱来。”

    徐男说道:“我理解。”

    我说道:“我不能理解。管我自己是什么身份,如果有人对我下手,找不到证据我也要干掉她们,因为她们活着,我就不能活着。只有她们死了,我才能活下去,我别无选择。”

    徐男说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我说道:“不知道。”

    徐男说道:“不知道?”

    我说道:“我找人要干掉她们,可是她们监狱门外都不出去,我怎么搞定她们呢?”

    徐男说道:“她们得罪的人太多了,出去都偷偷摸摸的。更怕你们,我们,找人蹲守她们对她们下手。”

    我说道:“我们全都是她们的敌人,她们还有更多的敌人,很多监狱的人不仅是我们,包括女囚,都恨她们。”

    徐男说道:“那让朱华华躲避躲避风头。”

    我说道:“躲避?她才不会,她昨晚就想出院今天来上班了。”

    徐男说道:“让她避一避,她那人不太懂心眼,人家来暗的,她就蠢蠢的去接招。”

    我说道:“我也搞不懂她,我说她她也不听。”

    徐男说道:“下班去看望她吧。”

    我说道:“好。”

    桌上电话响起。

    我接了电话。

    监狱长找了我。

    去了监狱长的办公室。

    监狱长第一个问题:“李姗娜有消息吗?”

    我说道:“没有。”

    监狱长恼怒的说道:“如果让人跑了,我们,我们。”

    她说不下去了,我们就完蛋了,这句话她说了好几次了。

    我说道:“监狱长,我也很努力了。”

    监狱长说道:“努力也找不到人,努力有什么用!”

    她这是怪责我的意思了。

    我说道:“不好意思,我还不够努力,我会再努力的。”

    监狱长说道:“记住了,必须必须的要找到她!”

    我说道:“知道了。”

    监狱长第二个问题:“你和防暴队的朱华华是怎么回事?”

    终于关心手底下人的死活了,监狱长这种人做不得我们的老大,她永远得不到我们人心,因为她对利益的在乎,超过了她对我们的在乎,不,她对我们根本不在乎,她只对利益在乎。她才无所谓我们这些人的死活,包括她的手下的死活,她无所谓。

    我说道:“昨晚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遭遇。”

    我告诉了监狱长昨晚发生的事,并且说不知道到底谁干的。

    监狱长说道:“也不是抢劫?是要抢人?那些人到底想干嘛?”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干嘛,已经报警了,警察正在查。”

    监狱长说道:“也是她们和我说我才知道的。现在人伤了,好在没有死,你呢,代表我去看望一下她,这是一点慰问金。”

    监狱长拿着一个信封给了我,让我拿去看望朱华华。

    我说道:“谢谢。我会告诉她的。”

    信封那么大,里面装了多少钱?一千?还是八百?

    监狱长这样子的行动,还挺不错嘛。

    监狱长说道:“还有,我会和各个部门的领导都说一下,看她们平日谁和朱华华关系好的,让她们一起去看看朱华华。你也和你们监区的人说一下,她们如果去的,可以请假出去看。”

    我说道:“好的监狱长。”

    她说道:“寻找李姗娜的事,要抓紧了啊。”

    我说道:“是。”

    她挥挥手,让我走了。

    我出了外面后,赶紧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看看她给我的信封,要我转交给朱华华的慰问金,是多少钱?

    一个那么大的信封,看了一下,竟然,只有五十块钱。

    这个抠门的老婆子,果然是名不虚传,那么大的信封,我以为塞进去八百一千的,我真的是天真,想多了,里面居然只有五十块钱。

    搞笑。

    还好意思让我转交给朱华华,慰问朱华华。

    五十块钱好意思拿出手?

    她不愿意出去,一个是怕被债主堵着了,一个是害怕出去了面对朱华华不好意思,这五十块钱?

    算了,反正和这个敌人没有什么话好说的,那又何必在意她给多少慰问金呢。

    下班后,我们监区要去看望朱华华的有四个监区的全部的大队长以上职位的人。

    还有朱华华的防暴队的一些人,包括蒋青青她们,还有另外一些部门的领导,包括朱华华在监狱的一些朋友,我看着浩浩荡荡的一大群人,这朱华华虽然整天摆着个冷脸,很牛的样子,可她人缘还是挺不错的啊。

    我们一起坐了监狱的大巴出去。

    调动大巴对我们来说,是权力内的事。

    她们倒是在车上聊得挺开心的,完全忘记了自己要去干嘛去。

    我站了起来,对着几个聊天笑的最大声的自己的手下说道:“你们几个!要疯了吗!我们是要去看病人,不是去郊游,安静点!”

    她们马上闭嘴,安静了下来,严肃的样子。

    我说道:“好了,不用那么严肃,不过也不要那么欢乐。”

    她们又笑了起来。

    果然是三个女人一台戏,三十个女人,那就是一部电视剧了。

    到了医院,停好车,我带着她们一起上去了住院部楼上上面去,去朱华华的病房。

    就在我们走到病房了门口的时候,我让她们都安静了下来,然后敲敲门,推门进去。

    进去后,看到的却是刀华还有她两个手下,站在朱华华的病床前,这货来这里干什么!

    是要来弄死朱华华的吗!

    我急忙看向病床,病床上,朱华华靠着床头,看着我们。

    还好朱华华没事。

    可是朱华华的家人,还有她弟弟什么的都去哪儿了,这没有一点安全意识啊这家伙。

    可是,刀华怎么找来的这里的?

    我马上大跨步向前,我的人跟着上去,蒋青青她们也挤进来,一下子病房变得窄小了起来,挤满了人。

    我站在了刀华的面前,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刀华看了看我,又看看朱华华,哼了一声,说道:“我来这里做什么关你什么事?”

    我说道:“这不欢迎你!赶紧离开!”

    我想揍她一顿,可是在这里揍她,那么多人看着,我这无凭无据的不能证明人家是凶手,就打了人家,那肯定不对,打伤了是犯法。

    我叫刀华赶紧离开。

    刀华说道:“我来这里不是看你,我来这里是看望朱队长。”

    我说道:“朱队长不欢迎你!”

    刀华说道:“你说了算?你是她什么人?”

    我看着朱华华。

    朱华华对刀华说道:“该看的也看了,谢谢你们的好意,再见。”

    这等于是下了逐客令。

    刀华说道:“好好保重,朱队长。”

    说完,她带着她的两个手下离开,因为我们都不让开,她们只能从侧边一路挤出去门口外离开。

    我问朱华华:“她们来干嘛的?”

    朱华华指了指床头的桌子上的一袋子水果:“看望我。”

    我说道:“那袋别吃,可能有毒。她们怎么找来这里的。”

    朱华华说道:“不知道,我以为是你们说的。”

    我说道:“我没有和她们说啊!”

    朱华华说道:“我也不清楚了。她们来了以后,说是来看我,然后你们就刚好来了。”

    我说道:“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她们是来踩点还是直接来找你对你下手的。”

    朱华华说道:“我也不知道。”

    我问道:“那你家人呢,你弟弟他们呢。”

    朱华华说道:“走了,忙去了。”

    我说道:“你太不注意自己的安全了,万一她们对你下手怎么办!”

    朱华华说道:“在这里,她们不会敢的!”

    我说道:“靠!你怎么那么执拗呢?杀人还要选地方这谁都知道,可是这里难道就不能杀了吗?如果她们找的杀手,直接闯进来对你下手呢?”

    朱华华说道:“不敢吧,在这里。”

    我真是对这个女人无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