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8章 有组织纪律性的家庭
    蒋青青离开了病房。

    我过去,把病房门关上了,然后坐回到病床前,对朱华华说道:“是吧,觉得我照顾你更加舒服吧,和我在一起更爽吧。”

    朱华华说道:“她要回去早点休息,明天去工作还要帮我做我的工作。”

    我说道:“那我也有我的工作。”

    朱华华说道:“你的工作就是吃喝玩。上班就是迟到了,睡觉,睡醒了早退。”

    我说道:“看来你了解得我很彻底。”

    我伸手又要握住她的手,她抽开了,不让我握住,看来吃了一点东西,她有力气了啊。

    朱华华说道:“你别乱动手动脚的,刚才青青全都看了。”

    我说道:“我那是正常的安慰你,安抚你,看到又怎么了,我们两个又不是在干着什么爱做的事。”

    朱华华皱皱眉头,说道:“你说话怎么总是那么难听的。”

    我说道:“还有更难听的。”

    朱华华说道:“你别说话了,你开口我心里就气。”

    我说道:“是不是胸口像堵着了一样,来,让我给你揉一揉,捋一捋她就舒服了,顺畅了。”

    朱华华终于憋不住了:“滚。”

    我说道:“滚了怕你伤心,见不到了我,你会难过。”

    她扭头过去,闭上眼睛。

    我说道:“你觉得是谁在对付你的?竟然下这样的毒手,不过他们开始还想抓走你,后来不得逞,才推你下去桥底想要弄死你,他们到底想干嘛?”

    朱华华转回头,看着我。

    我说道:“我猜测一点。他们肯定受了人的指使,幕后的那个人知道你这个人很刚烈,他们带走了你,把你给尖了,轮了,然后你这样子的人,被如此羞辱后,无颜活在世上,肯定是一气之下自尽了!”

    朱华华举起巴掌,作势要打我脸上,我挡住了我的脸,说道:“虽然分析得很龌龊,但是事实可能就真的是这样,我认为他们把你带走不会为了要挟谁,要挟我吗?更不会为了什么把你弄做人质,然后逼你家里要钱,你家庭是军队的人,他们不怕死才会这么做。他们就是想要带走你,然后轮了你,然后放了你,呵呵,你这样的人,我说了,肯定是要自尽的。”

    朱华华认真的冷冷说道:“我不会自尽!被禽兽玷污,却要自尽,为什么要那么蠢。”

    我倒是惊讶了,说道:“哦,看来是想得挺开的。”

    朱华华说道:“我会想办法找到他们,把他们一个一个全杀了,包括指使他们来的人,再坦然接受法律的判决,到时死也值了。”

    我说道:“好,有思想!果然与众不同,不愧是我认识的朱华华,你看过那个列女传吗,有个女的出门,被街上流氓拉住了手,然后回家后,砍掉了自己的被拉的那只手。我还以为你那么愚蠢。刚烈有余,智商不足。你这样子的,既刚烈,又聪明来事,我对你的佩服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朱华华说道:“你再拉我的手,我就砍了你的手!”

    看着她认真的那个样子,那双眸中发射出的那道寒光,我急忙抽回自己的手。

    朱华华笑了。

    她竟然笑了。

    我说道:“靠,吓唬我啊。你以为,我会怕你啊。”

    朱华华说道:“不怕干嘛把手收走了。”

    我说道:“是的确有点怕的。那现在他们没有搞到你,但是他们对你下毒手了,怎么办?”

    朱华华说道:“谁这么对我,我也会这么对他。”

    我问道:“要杀了他们啊?”

    朱华华说道:“找到对付我的人,把他们也扔下桥底。”

    我说道:“虽然这么做很犯法,但是我认为,确实该这么做。那你觉得会是谁这么做的。”

    朱华华说道:“这不用猜了吧。”

    我说道:“的确是不用猜了,百分百的新监区长和刀华。直接杀了她们吧,也不用找什么对你下手的那些人了。”

    朱华华说道:“我会的。”

    看着朱华华的目光,我相信她是来真的。

    我说道:“那你是要怎么杀她们。”

    朱华华说道:“我有办法。”

    我说道:“好吧。今天也很累了,你也说了那么多的话,还是早点休息的好吧。”

    朱华华说道:“我没有感觉到困。刚才睡了太多。”

    我说道:“那叫睡吗?那明明是晕过去了。不过晕过去了也是睡着了。”

    朱华华拿着手机,看了看。

    我问道:“那你现在这样子,你家人找你怎么办?哦对了,你家人不是要你九点之前要回家吗。”

    朱华华说道:“已经过了九点了。”

    我问:“他们不找你吗。”

    朱华华说道:“找了。”

    我问:“那你都和他们说了吗?”

    朱华华说道:“他们在过来。”

    我急忙站起来了,她的家人来,她一家人全是当兵的,个个脾气冲身手了得,要是知道我没保护好朱华华,因为我朱华华才惹恼的仇家,所以才被扔下桥,那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要走,不然他们来了,他们会把脾气撒在我身上。

    朱华华问:“你怎么了。”

    我说道:“是不是已经过来的路上了你的家人。”

    朱华华说道:“是啊。”

    我说道:“那,那我先走了啊。”

    朱华华说道:“你怕什么。”

    我说道:“知道我带你才成了这样子,他们会揍我吧,尤其是你弟弟,打架那么厉害。”

    我没说完,有人推门进来了,我回头一看,正是朱华华的弟弟。

    好吧,我严肃了起来。

    朱华华的弟弟进来了之后,马上跑到了朱华华的病床前:“朱华华!”

    他直呼朱华华大名。

    朱华华说道:“没事。”

    他上下看着朱华华,然后一回头看着我,问道:“怎么回事。”

    我说道:“我们两被歹徒袭击,然后她被推下桥了。”

    他问道:“你怎么没事。”

    我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啊?难道我要跟着她跳下去吗。”

    他一下子抓住我衣领:“我把你扔下去。”

    真是个愣头小子,说话都不会说,也不会做人,这种家伙怎么能在世上好好混下去。

    朱华华说道:“住手。他救了我。”

    愣头小子停止了手上动作,然后对我说道:“我姐和你在一起就只会遭殃。”

    我怒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啊?我也不想这样子的好吗!”

    他盯着我的眼睛,说道:“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姐在一起!”

    他以为我和他姐在一起了。

    不过他这句话说的真的是很对,我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我有什么资格和她在一起。

    可是我没有和朱华华在一起,难道朱华华和她家人说我和她在一起了吗。

    我说道:“我没有和你姐在一起!”

    他说道:“最好不会在一起。我们全家人也不喜欢你。”

    对,我的风格和他们全家人格格不入,他们全家人以严谨,严肃,严格,严厉,严什么什么的而著称,而我的风格,完全就是和他们一家人是相反的,我接受不了他们家的如此苛刻的生活风格,而他们一家人也完全接受不了我这种小丑一样的生活风格,是的,在他们眼中,我就是一个小丑般的存在。

    不过,我无所谓他们怎么看我,反正,我也没有过要娶朱华华的心。

    我说道:“搞得好像我喜欢你全家人一样。”

    他握紧拳头。

    朱华华说道:“停。张河救了我,你能不能消停点。”

    他弟弟对他姐姐朱华华说道:“朱华华,你怎么总是向着他。”

    朱华华说道:“你误会他了。你再这样子,你给我回家去。”

    他弟弟过去了,问道:“摔哪里伤了?”

    朱华华指了指肩部,问道:“爷爷他们呢。”

    他弟弟说道:“我先过来了,他们后面来。”

    他全家人都要来,一个弟弟已经让我那么烦了,再加上他的一家人,不行,我要逃之夭夭,不然一会儿有够烦的。

    门口有脚步声,抬头一看,进来的,果然是他爷爷爸爸妈妈等若干人,进来的七八个人啊。

    好多都是穿军装的。

    他爷爷威严硬朗,走路带风,这年纪了,不用人扶,自己疾步走到朱华华病床前。

    军人都差不多这样子的吧。

    我闪开到了一旁。

    他们家人进来后,也不咋咋呼呼,很有秩序的站着,就像排队一样的,尊卑老小一字排好,这么有组织纪律性的家庭,连看望自己受伤的家庭成员,都要讲站队。

    她爷爷不开口,她家人都不敢开口,她爷爷先问问题,关切的,关注的,关心的,关怀的,关爱的,问了朱华华的伤势。

    接着,她爷爷问完了,站到了一旁,轮到她奶奶,她爸爸,妈妈。

    好吧,我看着我都觉得,这是在军队里面吗?

    这是一家人啊。

    最后,都问候过完了,他爷爷问道:“谁干的。”

    朱华华说道:“警察在查着了。”

    她爷爷说道:“警察查到什么。”

    朱华华说道:“暂时什么也没查到。”

    她爷爷问道:“你怀疑是谁。”

    朱华华说道:“我们监狱的人。”

    她爷爷说道:“你想怎么解决。”

    真的是够强悍,直接问想要怎么解决,如果朱华华说要杀了她们,就真的杀了不成。

    朱华华说道:“可是没有证据。”

    她爷爷对一家人说道:“找人,帮找证据。”

    她弟弟说道:“找什么证据,直接找她们解决就是。”

    她爷爷说道:“不行!没有证据,不能随便动手,万一对错人了呢?”

    她弟弟点点头。

    看来她家除了她弟弟之外,其他的全都是讲道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