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5章 遭到歹徒的预谋袭击
    双方开始闹起来后,互相指责对方,眼看一场架又要不可避免的开打了。

    就在双方踏着步伐过来靠近的时候,我举起了手,我们的人顿时静了下来,反倒是对方新监区的人,一直不停的嚷嚷,我们的人静下来了之后,她们还在不停的骂街。

    我就侧着头看着她们。

    朱华华怒道:“给我静下来!”

    她们却不静下来,依旧大骂着,我们的人已经停了,她们骂的更起劲了,而朱华华的制止声,完全被淹没在了她们的骂街声中。

    朱华华生气了,手一挥,指挥着手下扑上去,她的人马上跟着冲上去,抡起警棍对着新监区的那群家伙就是一顿暴打。

    那帮人马上的撤退,纷纷通过那个门跑回自己的监区去。

    朱华华这次真的火大了,率队冲过去那边,打到了那边去,打趴了一群人。

    白钰问我道:“怎么办,要不要拦着。”

    我问道:“为什么要拦着。”

    白钰说道:“这么打下去,怕是要打出人命。”

    我说道:“放心不会的。那帮家伙,活该被打,让她们狂。”

    白钰说道:“那我们要不要帮着防暴队打人。”

    我说道:“不用了,她们一个能打十几个。”

    白钰说道:“看着我手都痒,如果不怕她们死,真的想过去一起打。”

    我说道:“死了就死了吧,放心吧,人家防暴队能罩得住。”

    看着朱华华她们没有收手的意思,我急忙跑了过去,拉住了朱华华。

    打红了眼的朱华华一棍子挥过来,我急忙的一低头,棍子从头顶上呼啸而过。

    幸好,幸好。

    差点爆了我狗头。

    我说道:“叫她们停吧,再打下去,要出人命的。”

    朱华华说道:“出就出吧。”

    好牛的样子。

    但是再打下去,还真的怕出人命,所以,朱华华还是叫手下住手了。

    新监区长和刀华脸都绿了。

    其实我也好像揍她们一顿。

    新监区长怒道:“朱队长,太过分了吧!”

    朱华华走到新监区长的面前,说道:“我们制止了一场暴力斗殴事件的发生,这是我们的工作职责。”

    新监区长说道:“你打人还有理了啊!”

    朱华华说道:“你看到我打人了?我是在制止斗殴。”

    新监区长说道:“行,算你狠朱华华!”

    朱华华说道:“我可以当你这句话是威胁我吗。”

    新监区长说道:“威胁你怎样!”

    真是够嚣张的,我都看不下去了。

    只见朱华华左手右手两个快动作,啪啪两个声音迅速响亮在新监区长的脸上。

    她打了新监区长两巴掌,啪啪作响,打得监区长后退几步,眼泪都被打出来了,她指了指朱华华,然后捂住了自己的脸。

    刀华急忙的跟着新监区长后退,然后有些害怕的看着朱华华。

    朱华华问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新监区长。”

    新监区长一甩手,说道:“我们走!”

    她带着她们的大部队走了。

    我拉着朱华华她们回到了我们的监区,让人关上了门,我看了一下,看看有没有人受伤的,轻伤的安抚了,然后让她们带去医务室去。

    朱华华让手下们也回去了。

    我和朱华华坐在a监区放风场上的凳子,晒太阳。

    我说道:“你打她们的人我倒是没觉得什么,不过打那新监区长两巴掌,真是大快人心!”

    朱华华说道:“该打。”

    我说道:“的确该打,居然那么嚣张,我都想上去帮你揍她几下,扇她两巴掌,然后踹她几脚。不过你打了是爽了,不怕她找监狱长吗?”

    朱华华说道:“找监狱长又怎么样,我说了我是在履行工作职责。”

    我说道:“也对,反正是在制止暴力斗殴,而且监狱长也拿你们防暴队的没辙。可是如果她们搞到上面去呢?”

    朱华华说道:“让她们搞去。”

    我说道:“好嚣张,不过我喜欢。”

    我点了一支烟,吐出烟雾的时候,烟雾都是飘向她那边,朱华华一把夺走我的烟,然后扔掉踩灭了。

    她说道:“为什么又打起来了。”

    我说:“这不怪我们啊,她们刚才说了,是新监区的人把垃圾堆放到边界线的角落,甚至扔过来我们这边,我们的人和她们吵架,然后砸了回去,结果就开打了,是她们先动手,打过来的。”

    朱华华说道:“你们是没完了。”

    我说道:“的确是没完了,除非有一边挂了,我们这才了结了。”

    朱华华说道:“别人打架是早有预谋,你们打架当然会输。”

    我说道:“我当然也想赢,可是谁有心思天天去琢磨打她们啊。你要教我怎么打她们吗?”

    朱华华说道:“你自己琢磨。”

     

    我说道:“刚才那个新监区长威胁你。”

    朱华华说道:“我怕她不成。”

    我说道:“小人还是要防备的,明攻易躲,暗箭难防啊,你还是小心点。”

    朱华华说道:“知道。”

    我说道:“就怕她对你做出什么伤害的事,你要小心。”

    朱华华说道:“啰嗦。”

    我说道:“我这啰嗦也是为你好啊。”

    朱华华站起来,说道:“干活去。”

    我说道:“下班一起吃饭,谢谢你的帮助,我请你吃饭。”

    朱华华说道:“算了。忙。”

    我说道:“整天忙啊忙,挣钱来干嘛?做人这样子还有什么意思。”

    朱华华说道:“去吃火锅,想吃海底捞。”

    我说道:“好。”

    她走了。

    新监区长被这么一顿揍,她们的人也被一顿揍,她肯定不甘心的。

    我不怕她来对付我,我是真的担心她对付朱华华。

    朱华华一向光明磊落,鄙视小人行为,而且不会对小人设防,这是我最担心她的一点。

    新监区长不会善罢甘休。

    下班后,我去找了朱华华,还要等她忙完了,我们才一起出去了。

    坐着朱华华的车,我打了个哈欠,说道:“你看,等你等了都快天黑了,人家早都吃饱了,我都等到快睡着,饿的我难受。”

    朱华华说道:“你不想等那你先走也行,我没有非要说让你等。”

    两人斗着嘴的时候,前面我们跟着的一辆无牌面包车突然的在路口前一个急刹车,朱华华急忙的踩了刹车,车子差一点点就撞上去了。

    就真的差了一点点。

    朱华华气道:“前面的人怎么开车的。”

    我探头出去,看到那辆面包车前面也没车,怎么无缘无故的突然一个急刹车呢?

    朱华华说道:“我下去看看。”

    说着朱华华就打开了车门,要上去前面和那个面包车司机理论。

    可是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前面是没车的,面包车突然急刹车,是逼停我们的节奏吗?

    而且还是无牌的。

    可能有危险。

    如果是要抓我的人,或者是对付朱华华的人,这招就是在堵路,然后引我们下车,接着面包车上突然下来几个人,对着我们就动手。

    我对朱华华喊道:“别过去,你回来!”

    可是朱华华已经过去了。

    妈的,如果真的是有人特地预谋埋伏,我们要糟糕了。

    朱华华过去了前面后,我看不到她。

    我急忙在车里找什么工具防身的,找不到。

    继续翻,找到了一个锁车方向盘的那个锁,可以用来做防身武器的。

    我赶紧的也下了车。

    朱华华在前面,怎么没声音的?

    我急忙跑过去。

    却见到面包车那边一侧的车门开了,车上下来了四个戴着口罩帽子的男子,手中拿着钢管,我喊道:“快跑朱华华。”

    四个戴着口罩的男子下来后就对朱华华进行了攻击,他们意图把朱华华拉上车,但是朱华华反抗剧烈,他们就对朱华华攻击了。

    朱华华急忙的挡。

    用手挡。

    我赶紧跑过去,抡起手中的锁和他们打了起来。

    可是,司机从车上也下来了,也同样戴着口罩帽子的,他手中也有钢管,和我战了起来。

    明显这帮人是有预谋而来的。

    我边打边后退,终于找了个机会,我打掉了司机手中的钢管,然后追上去打他。

    可是,那四个家伙马上回援,对我一起进行了攻击,我见状不妙,看到朱华华已经不见了,估计跑了,我马上转身就跑。

    我打架不行,但是跑得快啊,特别被人追着打的时候。

    我跑了一段,他们追不上了,他们马上上车,车子轰油门离开了。

    我跑回了车旁,可是,朱华华在哪啊?

    我大声叫着朱华华的名字,找不到她,不见人。

    是不是跑去报警了?

    这路上安静得很,一个车都没有,让我感到有些害怕,因为我担心她。

    路的另一面,是那护栏护着的,下面是桥底,桥底是枯水期的浅滩。

    难道……

    我的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我马上跑过路对面,然后探头看下去,这个时候的天已经有些黑了,看不到下面什么情况。

    我大喊道:“朱华华,朱华华!”

    她去哪儿了?

    我到处四周张望,没有人。

    突然,听到张河两个字,微弱的声音。

    在桥下!朱华华在桥下,完了,她被他们推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