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0章 绕来绕去还是为了钱
    我说道:“那你不和我说!”

    贺芷灵说道:“你没问我,你自己跟来的。”

    她就诚心了玩我。

    我说道:“停车!”

    她直接停车了,我下了车,关了车门,可是看看这里附近,一片荒凉,哪有车打啊。

    不行,我要找个有个打车的地方。

    可是贺芷灵已经徐徐加油门开车走人了。

    我喊道:“喂喂喂,等下等下,等下!我要上车!这里没车打!”

    她听到我叫她停车,更是踩油门走,我追不上去,没到三秒,车已经走远。

    我怒骂:“去你大爷贺芷灵!”

    走了好远的路,然后才打到了车子,回到了监狱,已经迟到了。

    不过迟到是无所谓的,只要不是开什么紧急会议的出什么大事的找不到人就行了。

    可是偏偏,监狱长召集开了紧急会议。

    当我去到办公室,兰芬来通知我的时候,她们已经开会了半个小时了。

    我去到会议室的时候,许多个火辣辣的目光都在看着我,盯着我都不好意思了。

    监狱长对我说道:“站住。”

    我站住了,看着台上的她。

    监狱长说道:“就站在那里开会。”

    我只好站着了。

    监狱长问道:“为什么迟到?”

    我说道:“堵车。”

    监狱长说道:“懒散惯了吧。”

    我没回话。

    她说道:“就站在那里开会。”

    接着她继续说开会的事,说的是别的监狱有犯人越狱频发的事件,上面要监狱加强防备什么的。

    说完了这个之后,监狱长说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监狱里一些领导带头抵抗上头命令,阻挠上头正常工作进行,事件如果严重的话,将会严肃进行处理。

    我知道她在说的是我。

    她是在放出风来,告诉大家我这家伙在抵抗她的命令,阻挠她的正常工作,我将要面临严肃的处理。

    开完了会后,监狱长单独留我下来了。

    所有人都出去了,我站在原地。

    监狱长还是坐在上面那台子的后面,冷冷严肃的看着我。

    灯灭了好多个,只剩下台上和门口照进来的光,惨淡的射在监狱长的脸上,这让她看起来更是多加了几分阴险。

    许久不说话,她不说话,我也不说话。

    我就这么看着她,我心想,是不是这里埋伏了很多刀斧手,一下子会扑出来把我砍死在这会议室里。

    监狱长问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开口说话了啊。

    这句话说的是什么意思?说我和她作对吗。

    我说道:“我不知道你问的是什么意思。”

    监狱长说道:“李姗娜对你来说是不是很重要?”

    我说道:“也不算是吧。”

    其实两人都明白得很,但我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监狱长说道:“你爱上了她了!甚至不惜用武力来与我对抗!”

    她咬牙切齿。

    我说道:“我承认,我是挺喜欢她的,所以我对她下不了手。”

    好吧,我承认,我全都承认了。

    监狱长说道:“你承认了。”

    我点头。

    监狱长说道:“为了她,你甚至连自己的前途都不想要了是吧!”

    我说道:“并不是,我只是不舍得对她下手。”

    监狱长鼓掌,拍手,说道:“好啊,美女谁都爱,冲冠一怒为红颜。”

    这家伙,用这句话来形容我,真不好听。

    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典故,还是说的大汉奸吴三桂,这家伙用吴三桂来影射我,说我为了李姗娜冲冠一怒对付她,叛变她。

    我说道:“我也没对付你,我只是喜欢她,不想让别人伤害她。”

    监狱长问我道:“张河啊,你觉得你能拦得住吗。”

    我问道:“你说的这个拦得住吗?意思是不是说我拦不住你把她弄死吗?”

    监狱长说道:“你不是说不想让别人伤害她,那你说说看,你怎样做才能拦得住,阻止别人伤害她。”

    她转着手中的笔。

    我说道:“如果是你来对付她,我知道我拦不住。”

    监狱长说道:“那我偏偏要对付她呢!”

    她两眼发出寒光。

    我说道:“那我会保护她。”
    r />

    监狱长哈哈一笑,说道:“你保护不了,最多也能保护多几天。”

    我说道:“那我可以求你吗?不要伤害她,其他的都好商量。”

    好吧,我低声下气了起来,为了营救李姗娜,面子尊严什么都不要的都可以,再加上,我还想保住我的官职。

    监狱长问道:“我有时候在想一件事,就是你拿走我那么多钱,说帮我做事,搜集贺芷灵犯法的证据,可是你把我给你的钱花光了,却一点事都办不成。我在想,你是不是在骗我的。”

    我说道:“我发誓,监狱长,如果是骗人的话,天打五雷轰!”

    这么发誓自然是不好的,但是我说了监狱长如果是骗人的话,天打五雷轰,我没说我骗人,是说监狱长骗人,我也没说天打五雷轰轰的是谁。

    这种赌咒的发誓,虽然我不信迷信不信鬼神,可是不要发这样毒誓的好,可能真的会应验的。

    监狱长说道:“发誓?发誓就能让我信了?”

    我说道:“监狱长我真的没有骗你的钱!”

    我信誓旦旦的样子,只是我也不心虚,老子就骗你的钱了,怎么的,只是不能真的说自己骗了她钱而已。

    因为现在还没有到坦白告诉她的时候,等有一天,她被打垮了,我再告诉她,当时我的确是骗你的了,然后呢,你又能怎样我,让她活活气死。

    监狱长说道:“我现在已经不相信你了啊,你能为了个李姗娜对付我。”

    我说道:“监狱长,我说了,那不是对付你,那是我真的不愿意你伤害她。”

    监狱长厉声问道:“我和你说了吗!为了保护这么一个女人有什么值得的!你要想着的是得到她的钱,而不是得到她的心。得到她的身体,对你来说这不难,你想要怎么弄她,这在你们监区里,都是你的事,可是你偏偏动心了!烽火戏诸侯也就是你这种蠢人才干出来的事。”

    我说道:“对不起监狱长,我无能,我没本事,我的确是被她给迷住了,我被她的美貌迷晕了魂魄,我做的一些事都开始不由自主了,我不是有意和你对抗起来,而是我被她迷惑住了。”

    监狱长说道:“现在还可以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是的,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就是要我去对付李姗娜。

    监狱长说道:“该干什么你比我清楚,我们需要的是得到她的钱,我相信她有上亿的钱,如果能搞到手,我们这辈子衣食无忧。”

    我说道:“她可能没那么多钱。”

    监狱长说道:“没有上亿,一两千万总有吧,如果能搞到一千万,你算一下看在这里干多少年才赚到一千万?一辈子可能都干不出来一千万!我问你,你是不是还嫌我给你分的少,所以不太想干。”

    我说道:“我是说实话,监狱长,你给我十分之一的确是少了,再加上,我舍不得伤害她。所以我真的不太想干,不想对她下手。”

    监狱长嘿嘿一声冷笑,手中转动的笔掉在了地上,滚到了我的面前。

    她自言自语一句:“不想对她下手。”

    我把笔捡起来,擦了擦在我的衣服上,拿回去给了她,放在了桌面上。

    监狱长继续玩着笔,说道:“小张啊,你们年轻人啊,对情情爱爱这些东西看得重,我还是挺理解的。”

    她突然话风一转,温柔了起来,又叫了我小张,看来她想到了什么对付我的招式。

    我说道:“监狱长,我的确对她挺喜欢的,这种感觉是不可能控制的,我觉得你可能会明白我的。”

    监狱长说道:“那之前我问你你为什么不说。”

    我说道:“那时候不好意思说。”

    监狱长说道:“好,我理解,我也明白,那这样子的话,我想问你,你想怎样。”

    我说道:“就是不想你伤害她。”

    监狱长说道:“那也可以啊,但是她要听话啊!”

    听话就是让李姗娜拿出来钱,不拿钱就是不听话。

    监狱长说道:“既然你喜欢她,那你就帮帮她吧,我不是个残酷无情的人,我也不棒打鸳鸯,让我不伤害她,那也可以,除非,除非她对我赔礼道歉。你知道她得罪过我!而且她在阁楼住了那么久,我才和她要了多少钱?”

    我说道:“监狱长您的意思是她跟您道歉就行了吗。”

    监狱长说道:“道歉不道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赔礼。赔钱。然后呢,以前的事既往不咎,她以后在监狱里,出去,在你们监区,我不会再针对她。”

    还是绕到了钱这个东西上。

    我问道:“那您觉得,她要赔你多少钱,你才愿意接受她的道歉。”

    监狱长说道:“这个数。”

    她伸了五个手指头。

    我说道:“五十万?”

    监狱长说道:“五百万!”

    我大吃一惊,老家伙真会挣钱,一开口就是五百万。

    如果是五十万,我可能让李姗娜凑了凑给她,问题是五百万啊!这是一个天大的数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