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9章 想办法测试后勤主管
    小李看朱华华说的这些话,就是不想放人的意思了。

    她狠狠地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行!”

    然后看看我,说道:“你以为你放在这里我们就没办法了?”

    我不说话,也不看她,懒得理她。

    她把手下们叫走了。

    我知道她们还是有办法要人的,监狱长有那个权利,通过上面的压防暴队要人。

    她们走了之后,我对朱华华说道:“谢谢。”

    防暴队的人看着人散了,她们也各自都回去了自己办公室。

    朱华华下楼了,打开了铁门出来了后,对我说道:“她们会回去找监狱长,监狱长找上面,我们终究是挡不住她们要人。”

    我说道:“我知道。”

    朱华华说道:“你现在已经得罪她,不知道她会怎么搞你。”

    我说道:“得罪是得罪,但是我还没有什么罪名在她手中,所以我还暂时不怕,她即使找人调走我还是怎样,那也要过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希望有办法对付她。”

    朱华华说道:“好。”

    出去后,我找了贺芷灵,直接到她家门口等她回来的。

    贺芷灵从电梯出来,看到我后,也不说什么,直接开门进去了。

    我也跟着进去了,跟进去的那一刻就滔滔不绝的说起了今天的事,然后说了我的判断,让她也判断一下,监狱长会怎么对我。

    贺芷灵把外套脱下放在了沙发上,说道:“你离被降职不远了。”

    我说道:“我知道。所以我来找你,让你帮我。”

    贺芷灵问:“帮什么。”

    我说道:“她要撤我,你能不能保我。”

    贺芷灵看了看我,然后打开了电视,看新闻。

    我说道:“直接说吧,多少钱。”

    贺芷灵说道:“我不能。”

    我说道:“你不能什么。”

    贺芷灵说道:“我不能做到。”

    我说道:“不是吧,你能把我搞进去,还不能保住我?”

    贺芷灵说道:“你是监区长,总监区长,上面要你下去,我能保住吗?我能比监狱长大吗。”

    我说道:“所以我请求你帮我找人搞定这个问题啊。”

    贺芷灵说道:“办不了。”

    其实我也挺理解她的,她说办不了,那就真的办不了。

    毕竟监狱长是监狱长,是监狱最大的官,而贺芷灵只是副监狱长,还有一点,如果贺芷灵真的能帮到我,那她在监狱的权利和本事后台,就真的比监狱长还厉害了,如果是这样,她干嘛不取而代之,为什么还要屈居于监狱长之下,然后想尽各种办法对付监狱长?

    我说道:“好吧。那你看我是要被赶去守大门还是要干什么。”

    贺芷灵说道:“她会把你送到新监区,然后让新监区的人折磨你,折腾你。”

    我点点头,说道:“这的确就是她一贯的做事风格。”

    贺芷灵说道:“她之前是怀疑你骗她的钱,现在她已经确认了你的确是骗她的钱,所以她不会让你好过,她甚至可能会想办法让你去死。”

    我说道:“那怎么办啊。”

    贺芷灵说道:“先拖着,如果被调过去新监区,你不做了。”

    我说道:“我不做了?那我呕心沥血了那么久,辛辛苦苦干出来的这些成绩,还有好不容易爬上的这个位置,光明灿烂的未来全都没了吗。”

    贺芷灵问:“命要紧还是钱要紧。”

    我无奈叹气:“命。”

    贺芷灵说道:“去帮我喂文浩的狗。”

    我问道:“你自己怎么不去。”

    贺芷灵说道:“我很累。”

    我看着那小狗,是挺可怜的,主人每天都忙,都不管不顾,还要口口声声叫它文浩的狗。

    还好不会是因为文浩的狗,就会虐待它。

    喂好了之后,贺芷灵对我说道:“你过来一下。”

    我走了过去,问道:“干嘛,要帮你按摩吗。要收钱的我和你说。”

    贺芷灵说道:“你们和后勤主管怎么样了。”

    我说道:“感情非常好,怎么了。”

    贺芷灵说道:“后天新一批物资就要到了,下周开始发下来,有衣服等等东西。”

    我说道:“然后呢?我去出卖色相给后勤主管,然后多发给你和我一人两套?那东西拿来干嘛哦,也穿不舒服,之前发的一大堆,塞得衣柜都满了。”

    贺芷灵说道:“你听我说完!”

    她有些恼火。

    我看着她冷冰冷酷的生气的样子,倒是觉得有点可爱,想伸手过去捏她的脸。

    我说道:“哦,你说。”

    贺芷灵说道:“监狱的物资到了,衣服也到了,你去问问后勤主管,问她新监区监区长,刀华,还有监狱长,监狱长的那个

    手下小李穿的码数是什么。”

    我问道:“为什么问这个啊?”

    贺芷灵说道:“知道了穿的码数,我自己准备几套制服给她们,让后勤主管发去给她们。”

    我说道:“准备几套制服给她们?你怎么不对我那么好?哦我明白了,你要在衣服里面下毒!”

    贺芷灵说道:“你白痴吗!你下给我看?下什么毒。”

    我摸不着头脑,不懂她究竟是几个意思了,我说道:“那我搞不懂啊,你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贺芷灵说道:“纽扣。记得那件监狱长给你的衣服吗?纽扣上有摄像头。针孔摄像机。”

    我恍然大悟:“你是要在衣服上装针孔摄像机,然后给她们穿,然后偷拍她们聊天对话做事的犯罪证据?”

    贺芷灵说道:“还是因为监狱长的做法,我才想到的。”

    我举起大拇指:“这招真是高招啊。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的脑子真好使。”

    其实这也不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不过这招的确真的是高招。

    我怎么没想到。

    贺芷灵说道:“她们说的话,做的事,我们都拍的到。”

    我说道:“好好!最好早点干掉这个监狱长,害的我现在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贺芷灵说道:“除你之外,后勤主管,还有我,是三个知道这件事的人,不能有其他人知道。”

    我说道:“我懂,我懂。”

    贺芷灵说道:“我再问你一次,后勤主管可信吗?她真的是你的人了吗?”

    我说道:“表姐,忠心,诚心这种东西,是要去考验的,所谓的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就是这个道理,要不我们先去试试她?”

    贺芷灵说道:“最好试试。”

    我问道:“那,怎么试呀?”

    贺芷灵问道:“你没有脑子?要什么事都来问我。”

    我说道:“你脑子比较好用啊表姐,现在时间不多了,我也不知道撑的多久,万一还没搞定监狱长,反倒是监狱长先搞定了我,那我完了。”

    贺芷灵说道:“我很累,你慢慢去想,完了就完了吧。”

    她说完,站起来,走进去了房间关上了门。

    我有点饿,肚子咕咕叫的时候,才记得自己没吃东西,我去了冰箱,有蛋糕。

    拿了一块蛋糕吃,切了水果,搞了点沙拉,然后弄一瓶红酒,一边吃喝一边看电视。

    谁知道刚看了一会儿,贺芷灵突然开门出来,一下子把电视关了,问我:“我让你想你想到了吗!”

    我说道:“我这不是喝酒看电视寻找灵感嘛,你急什么。”

    贺芷灵说道:“你不想出来,你等着完蛋。”

    我说道:“你不是不在乎的样子嘛?怎么现在又在乎了。”

    她回去了房间,砰的一下关上门。

    我躺下来,点了一支烟,抽着烟,想办法怎么去测试后勤主管。

    想破了头,想到了睡着,都没想出来。

    睡着睡着,突然的一杯水泼在了我的脸上,那时候我正是在做梦,然后一下子叫了起来:“发洪水了快跑!”

    我一下子坐起来,一抹自己的脸,全是水,头发上也是。

    只看见面前,贺芷灵拿着一个杯子看着我。

    我知道是她泼水我脸上的,我怒道:“干什么你,发疯了啊!”

    贺芷灵说道:“几点了?”

    我看看外面,天亮了都。

    她已经穿戴整齐,放下水杯,出去了。

    我急忙说道:“等等我!”

    我马上跟着出去,跟着她身后下去停车场。

    到了停车场上了她的车子,她开车出去。

    因为如果不跟着她,我一会儿还要自己坐车去监狱。

    在车上,我找了一瓶水,然后拿了一点纸巾,用来擦脸漱口。

    搞定了之后,我问道:“不吃早餐吗。很饿啊。”

    贺芷灵在一个包子店旁边停了车,两人进去迅速吃完了早餐,然后又上车。

    贺芷灵问道:“想到没有。”

    我说道:“没想到。”

    贺芷灵说道:“说你蠢你不是一般蠢。”

    我说道:“那没办法,想不到就是想不到,这种东西不是说来就来的,你以为是大姨妈啊。”

    贺芷灵瞪了我一眼。

    我说道:“慢慢来吧,不急。”

    看着她开车的方向好像不对劲,怎么出城了是往这边走的啊,监狱不是这个方向啊。

    我问道:“你去哪?”

    贺芷灵说道:“啤酒厂。”

    我怒道:“你去啤酒厂,我是去监狱的!”

    贺芷灵说道:“关我什么事,你自己要上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