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6章 最好的套路
    我把自己所知道的监狱长的资料给了黑珍珠,让她帮忙找人干掉监狱长。

    三天之后,黑珍珠找了我。

    黑珍珠说道:“你那破监狱长可真行啊,赌钱欠了一大堆债,都不敢出监狱门了,我们派的人不可能进监狱里杀人吧。”

    我说道:“是啊,她的确赌输了很多钱,前几天说是车子房子什么的全都抵押了。”

    黑珍珠说道:“她欠高利贷的钱,那些人到处找她。”

    我说道:“就是四联帮的人了?”

    黑珍珠说道:“对。她不出来,我们也没有办法。”

    我喃喃自语说道:“这老婆娘,龟缩在了监狱里不出来了。”

    没想到她赌钱还赌输到了这样的境界,真是个人才。

    黑珍珠问道:“有没有办法让她出监狱?”

    我说道:“没有办法。除非给她送去很多钱。”

    黑珍珠说道:“那算了吧。”

    我说道:“那怎么办啊,李姗娜一旦回去监狱,她肯定对李姗娜下手的。”

    黑珍珠说道:“简单,让她不回去,让她跑路了就好了。要出国的话,我也可以帮她。不过,要钱。”

    我就知道黑珍珠肯定这句话,她不要钱,那是不可能的,她做的一切的事情和目的,终究都是为了钱,她跟贺芷灵一样的,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钱。

    如果有一件事情,她们所做的,不是为了钱,那是真的动了感情。

    可是,我是要黑珍珠去帮我干掉监狱长,但监狱长她根本的就不出监狱了,那我怎办,不可能拿钱去给监狱长,让监狱长出去外面继续赌,然后我们才有机会干掉监狱长吧。

    我点了一支烟,我陷入了郁闷之中。

    我说道:“她李姗娜要是跑路了,那我也要跟着跑路。”

    黑珍珠漫不经心一样的说道:“那就跑啊。”

    我说道:“靠,那我跑了,这里怎么办。我就丢弃了我的所有吗?”

    黑珍珠说道:“李姗娜有的是钱,她会愿意给你钱,她人也漂亮。美女和金钱都有了,你还要什么?”

    她看着我。

    我说道:“当然要,我还要很多!一个李姗娜还不够,我要很多美女才够。”

    黑珍珠说道:“快点做决定,不要等她死了再后悔。”

    我说道:“怎么决定?”

    黑珍珠说道:“不带她回去。”

    我说道:“那不行,我不能让她跑路。”

    黑珍珠说道:“那让她死吧。”

    黑珍珠不管我了,忙着她的事去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

    我是不敢帮她跑路的,一旦查起来,我就麻烦了,除非我也跟着跑了。

    可是如果带着李姗娜回去了,又怕监狱长对她真的动手了。

    我想了想,说道:“先拖着。”

    黑珍珠看看我,然后低头忙她自己的事。

    我说道:“先带李姗娜回去监狱,和监狱长斗智斗勇,我先拖着,如果她出来,你帮我搞定她,可以吧。”

    黑珍珠说道:“可以。只怕你拖不住。”

    对,只怕我拖不住。

    我说道:“我会拖得住的。”

    还是到了要送李姗娜回去的时间。

    李姗娜在我带着回去的时候,非常不乐意。

    她觉得她要去送死的节奏,她当然不乐意。

    坐在回去的车上,李姗娜一直都不说话。

    我安慰她道:“没事的,别怕了。有我呢。”

    李姗娜对我笑了一下,这明显的是苦笑。

    她知道她回去后意味着什么。

    果然,监狱长对李姗娜是念念不忘,对李姗娜的钱更是念念不忘,她因为赌输了很多钱,债台高筑,不得不想尽办法搞钱来还钱,否则她连监狱的门都出不去了,而且她更害怕黑社会的人对她逼债。

    万一有什么人的在监狱门口拉横幅泼油漆什么的,那可就非常的不好看了。

    只不过,她也不可能会认的。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她肯定不会认,即使有证据,她也不会承认她去赌博了。

    监狱长找我第一句话就是问李姗娜的事怎样了。

    我说道:“没下得了手,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监狱长哼了一声,说道:“你不会是喜欢她,然后不愿意对她下手吧。”

    我说道:“监狱长,没办法啊,真的没有找到好机会。那天在找她出来下楼梯的时候,我本来要动手

    ,可是楼梯上全是监控,我这是要把自己搞死呢。”

    监狱长说道:“我不信没有别的机会了!”

    我说道:“我这不是在找机会嘛。”

    监狱长说道:“她已经回来了不是吗。”

    我呵呵一声,说道:“是啊。”

    监狱长说道:“回来就有机会了,既然不愿意给钱,那就让她伤残吧,再不给,就送她去死。我要跟你说多少次?你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我说道:“听进去了听进去了。”

    监狱长说道:“小张啊,我以前也和你一样,做事做什么都要说感情,谈感情,重感情,可是感情这种东西,要看对谁来的啊。在利益面前,感情不值一提,特别是李姗娜那种人,你知道她跟了多少有权有势有钱的男人有染,才走到大明星的那一步吗?你知道她光鲜的背后是什么吗?你为这么个女人付出感情不值得啊!千万不要为她付出感情,她即使说看起来好像对你挺好的,对你也付出感情,实际上她就是在演戏,你自己几分几两你自己不知道吗?她会看上你?你只不过是她利用的工具罢了。再说了你对她好得到了什么?得到了她的人?有什么用!搞她的钱才是实际的,有了钱,你找多少比她年轻漂亮的不行呢?对不对。”

    她在对我尊尊教导呢,搞得我真的就要相信她了一样。

    监狱长谈感情不配。

    监狱长这种才真正的是利益至上的利欲熏心心黑分子。

    不过她说的也有点对,就是说让我自己看清楚,我不过是李姗娜利用的工具,李姗娜会看上我吗?不可能的。

    只不过因为身处这样的特殊情况,更没有别的男人,她只能委屈她自己给我,否则的话,如果放她在外面,我这样的人即使化身为狂热的粉丝她会多看我一眼?

    但是监狱长有一点就十分的不对了,既然你说让我去搞李姗娜的钱吧,也行,我去搞,可是你监狱长有点太狠了,那就是你丫让我去搞钱,你要十分之九,只分给我十分之一,这像话吗?

    这简直是黄世仁,周扒皮。

    我说道:“监狱长,我明白你说什么,我也知道该做什么,我会不留余地的,去弄她的钱。我保证会搞她的钱来。给我多一些时间。”

    我只能尽量的拖延时间了。

    监狱长说道:“给你多一些时间?我给你已经很多时间了,你在外面你说没有机会不方便下手,现在她已经回来了,好了,你赶紧去动手。你要多少天的时间。”

    我想了想,说道:“一个星期。”

    监狱长啪的一声拍桌子发火道:“胡扯!一个星期?我看一个小时都用不到!”

    我说道:“监狱长,那我们找机会啊。”

    监狱长指着我,说道:“你不愿意干,我自己派人去干!”

    我说道:“那,那我也要等机会嘛。”

    监狱长说道:“等什么机会?不用等机会!”

    我说道:“那,那这样子的话,是要怎么做?”

    监狱长说道:“直接派人上去,问她给不给钱,不给钱就扔下二楼,让她伤残。看她还敢顶我们!”

    我说道:“这,这万一死了呢。”

    监狱长说道:“死就死了!”

    我说道:“可是死了我们就没钱弄了啊。”

    监狱长说道:“好,那你就直接带人去,拿着刀,问她到底给不给,不给的话,割她的脸,毁她的容。对她这样的女人来说,脸就是她的命,不,比她的命还重要,我不信她不给了!”

    靠,这该死的老女人,真够毒辣的。

    我假装恍然大悟,嗯嗯的点着头:“监狱长英明。”

    监狱长说道:“记住了,一刀一刀的,让她看着镜子,让她看着自己怎么毁容的。看她心疼钱,还是心疼脸。”

    我说道:“好,好。”

    监狱长说道:“如果割烂了脸,还不给钱,扔下楼去。”

    我说道:“那这样子的话,对外面怎么交代。”

    监狱长说道:“她被关久了,活腻了,发疯了,自己自残,然后跳楼自杀。”

    我说道:“这行得通吗?谁会信啊。”

    监狱长说道:“你管别人信不信,我们就对外面这么说的,他们信不信他们有什么证据是我们这么干的。”

    我说道:“万一上面有人来查呢。”

    监狱长问:“证据呢?你让他们搞证据出来啊,你一口咬死了她自己自残自杀就完了。”

    实际上,如果真的有人查下来,哪会让我们这么轻易的能敷衍过去,到时候我们被查了,我们这些对李姗娜真的动手的人就完蛋了,做了刽子手之后就成了背黑锅的替死鬼。

    这就是监狱长的套路。

    这老家伙从来都对我和对李姗娜不满了,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解决掉我和李姗娜,就是最好的招式,最好的套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