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4章 志同道合同路人
    回去陪了李姗娜,因为她在监狱长的死亡威胁下,她很害怕。

    我安慰了她,告诉了她监狱长疯狂的原因,因为滥赌,输了很多钱,所以才会这样子的疯狂。

    虽然我安慰她没事,李姗娜还是很担心。

    不过,我也是一样的很担心。

    我不知道监狱长到底会怎样对付李姗娜。

    在监狱里,我拿着李姗娜给的阁楼租金,拿去给了监狱长,放在了她的桌子上。

    监狱长打开了信封,看到里面的钱,问我道:“什么钱?”

    我说道:“这个是李姗娜给的阁楼租金的钱。”

    监狱长脸色大变,怒骂道:“这个李姗娜,不想活下去了!这点钱还是以前的租金,我说的三倍她还没给!”

    我说:“她说她只有那么多钱。三倍都没有,更不要说三十倍了。”

    监狱长骂道:“她扯淡!她没钱鬼信啊!我找她好好谈谈!”

    我说道:“监狱长,她在外面呢这个星期。”

    监狱长说道:“在外面,那更好下手了,你给她一点颜色看看,让她知道得罪我们是什么下场!让她尝尝被折磨的滋味,尝尝和我们对抗的滋味!”

    我说道:“监狱长,怎么下手?”

    监狱长说道:“我之前怎么说的?先推她摔下楼梯,让她带点伤,让她怕一怕,如果还不配合,等着死吧。”

    我低着头。

    监狱长问道:“怎么了,你不愿意干?”

    我说道:“不是不是,我,当然愿意,愿意。”

    监狱长说道:“从她那里搞到的钱,分你十分之一。”

    这老家伙,十分之一才多少啊?让我去做犯法的风险系数那么大的事,才分给我十分之一,真是想得美。

    我说道:“好的。”

    监狱长说道:“如果你不愿意干你早点和我说,我找别人去干!”

    她那意思就是说如果我不愿意,不听她的话,那她自然能找别人顶替我去干,包括我这个监区长。

    我说道:“我干我干。”

    该怎么拖着了。

    监狱长说道:“好个李姗娜,给脸不要脸,非要让我们给她打脸。”

    我看着桌上的钱,说道:“那这个钱拿回去给她吗?”

    监狱长说道:“你脑子有问题吗?拿了出来了还要拿回去给她?”

    我呵呵笑笑,心里憋着火。

    她把信封塞进她的抽屉里,对我挥挥手,说道:“去忙吧。记住了,我要你在十天之内办好这件事!她不给钱,就让她伤,再不给,就送她去见上帝。”

    我点点头,说好,然后离开了监狱长的办公室。

    我去找了徐男,和徐男说了这件事,然后问徐男怎么办。

    徐男说道:“我们就是保护李姗娜也没办法保护的,在外面她是安全,可是来了监狱里,毕竟是监狱长管的,她可以随时把李姗娜调去别的监区去关着,或者派人过来害她。”

    我说道:“我知道啊,就问你怎么办啊。”

    徐男说道:“找人杀了监狱长吧。”

    我问道:“你不是开玩笑?”

    徐男说道:“那能怎么办?监狱长也不是开玩笑,她真的会杀了李姗娜,干这种事对她来说不难,一个女囚在监狱里意外死亡,呵呵,多难啊?”

    我说道:“是很容易。”

    徐男说道:“那她不死的话,李姗娜就要死,那能怎办。”

    我说道:“我也是这么想过,可是让我们来做这种,太危险了,万一被抓到呢?”

    徐男说道:“找杀手。给钱杀手,开车撞死她。”

    我看着徐男说:“太狠了。”

    徐男说道:“对这种人来说,还有什么狠不狠的?难道对这样的人还要讲慈悲?讲功德无量?或者我们去感化她?”

    我说道:“主要还是怕担负罪责,万一被查出来,我们不得好死。”

    徐男说道:“让李姗娜自己想办法吧。”

    我说道:“你是说让我和李姗娜说了,然后李姗娜自己找人做掉监狱长?”

    徐男说道:“对啊!如果你害怕自己被卷入,你就提示她一下,然后李姗娜真的找人去杀人了,杀了监狱长了得手了,不被抓到当然好。如果被抓了,也是李姗娜自己的责任,跟你我没关系啊。”

    我说道:“你说得对啊。可这李姗娜去哪里找人干掉监狱长呢?”

    徐男说道:“她有钱,她有一些关系,虽然不能弄她出监狱,但是花钱找些杀手帮她干这样的事,应该不难吧。”

     

    我说道:“不知道了,我找她聊聊。”

    徐男说道:“只能这样了,我们也帮不到太多了。”

    我说道:“好。”

    徐男说道:“对了,我今天去后勤那边了一趟,后勤主管说请我们吃饭啊。”

    我说道:“叫我们两个吃饭吗?”

    徐男说道:“对。”

    我说道:“那就去吧。”

    下班后,我们一起出去吃了饭。

    贺芷灵让我试试后勤主管,看看她讨厌监狱的哪个领导。

    我要把话题转到这个上面,让我知道她是不是和我们想法是一致的,是不是和我们是同路人。

    喝着酒,聊着聊着。

    我说道:“监狱的一些规定真是让人淡腾,那些什么不能带手机进去啊,不能用网络啊,什么什么的,这谁搞的规定啊,这别的监狱都可以这样子的嘛。”

    我看着后勤主管说的。

    后勤主管说道:“是啊,也不知道监狱长怎么想的。”

    我说道:“这些规定都是监狱长定的吧。”

    后勤主管说道:“不是她还有谁。”

    我说道:“这人有些让人不舒服,每次找她签字办事,她就想着好处。”

    后勤主管笑笑,但是她并不说话,不说话就让我捉摸不透了,那她是不是向着监狱长那一边的啊?

    如果她也跟朱华华那样的,恨监狱长那波吸血鬼,那我们和她合作才有戏啊。

    既然我这么提了,后勤主管都没有说话,那我只好闭嘴了。

    又喝了几杯酒了之后,后勤主管说道:“她那个人有点问题。”

    我问道:“谁啊。”

    后勤主管说道:“监狱长。”

    我说道:“呵呵,什么问题啊。”

    后勤主管开始说监狱长的坏话了?

    她说道:“每次来我们后勤,派人直接来要东西,不管怎样,都必须要满足她们,哪怕是没有的,她都要我们送去。上次她和我们说要一个中央空调,她那个办公室是挺大的,可是也不至于要那么大的空调吧,那我们说没有,她就不高兴了,说没有的话,你们不会想办法吗。”

    我问道:“那后来呢。”

    后勤主管说道:“我们就说要不写申请,她签字,然后出去买。她肯定不愿意签字,这东西太过了,如果签字了,用了这么好的空调,到时候有人查着,她这签字要买的,她这边会查出问题来。后来没办法了,我们只能自己凑钱去弄了个二手的,说是新的,来给她装了。这事别说出去啊。”

    我说道:“原来监狱长对你们也这样子的啊,我还以为她就对我们这样。”

    后勤主管问:“她怎么对你们的其实我也知道一些,就是要你们拿钱给她,是吧?”

    我说道:“对,谁想上去,必须送钱,上去了后,还要送钱,否则的话,就把我们干下来。我们说没钱,她就暗示我们去跟女囚搞钱啊,而且她不管我们有没有,就是要这个数。”

    后勤主管说道:“监狱的人谁都知道她这样子。”

    我说道:“那没办法啊,不满足她的话,她就把我们干下去了啊。”

    后勤主管说道:“太贪得无厌了,迟早有报应。”

    我说道:“谁让人家有后台呢。”

    后勤主管说道:“以前副监狱长来的时候,我们就说那么年轻的副监狱长,还挺有能力,而且不搞监狱长那一套,估计监狱有希望了,可是副监狱长根本都懒得管事。”

    我说道:“副监狱长没办法啊,大权都在监狱长那里,她能怎样呢?手脚都被束缚一样,她无法动弹啊。你也看不下去啊?”

    后勤主管说道:“不觉得监狱长很黑心吗?可以捞钱,但是不是这么捞钱,她这不是要人钱,是要人命啊。据我所知,她在监狱里可搞了不少女囚要钱,有钱的那些女囚她最喜欢折腾她们了。反正不顺着她的员工,她会搞出去,不顺着她的囚犯,她会搞死。我也怕她啊,一点要求得不到满足,她就想要把我也给搞走了。”

    我说道:“所以最好就是她被搞走了,我们才安生。”

    后勤主管说道:“人家后台厚啊,搞不走的。”

    看来,后勤主管和我们是一样的,志同道合,都想干掉监狱长下台,那就好了,答应的贺芷灵,拉拢后勤主管,基本算是成功了。

    我举起杯,说道:“主管,如果有办法搞她下去的话,你会不会帮我。”

    后勤主管和我碰了一下杯子,喝酒,然后说道:“你不是跟她关系很好嘛。平时见你们挺好的。”

    我说道:“好个鬼啊,我只能讨好她啊,不讨好她怎么办啊,她会干掉我的。送钱给她了,还要赔笑讨好,而且她还不满足,越来越贪心。我的日子迟早有过不下去的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