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3章 任监狱长宰割的小羊
    这个星期,李姗娜是在外面的,她已经出去了。

    在酒店,我去找了李姗娜。

    她坐在房间里,拿着化妆品,各式各样,一大堆,什么兰蔻,什么古驰,什么杨树林,好多好多,她玩得不亦乐乎。

    女人对美的追求是无止境的。

    李姗娜对我说道:“一会儿就好,等我一下。”

    我点点头。

    她化妆了又一会儿后,我抽了一支烟,她化完了。

    我说道:“又不出去逛街,化妆干嘛。”

    她说道:“就算一个人在家,我也想让自己漂漂亮亮的。”

    我嗯了一声。

    李姗娜看我心情沉重的样子,问我道:“你怎么了?”

    我说道:“唉,还不是为了监狱长的那些破事。”

    李姗娜问道:“她又怎么了?”

    我说道:“要钱。还不是要钱。”

    我看着李姗娜。

    李姗娜问道:“给了她就是了,那也不多。”

    我说道:“现在不是给不给的问题了,是她要针对你的问题。她要生吞活剥你,她要吸干了你的血,再送你去死。”

    李姗娜道:“啊?”

    李姗娜是在惊讶。

    我说道:“之前你得罪了她,她是不会让你好过的,这么多年来,她已经看透了你所谓的后台根本帮不到你。你就是一个有钱的小羊,任她宰割。她要对你动刀了。”

    李姗娜咬着嘴唇,她害怕着。

    李姗娜问道:“她要多少钱。”

    我说道:“她要三十倍的租金。”

    李姗娜说道:“如果我不租阁楼呢。”

    我说道:“那她还是通过别的方式来跟你要钱。她是要针对你了,一个原因呢,她恨你,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她想要你的钱,这才是她对付你的最大的动力根源。”

    李姗娜摩挲着手,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我说道:“我也暂时想不到,给钱是不可能再给的了,先拖一拖,看她到底怎样。她是要我对你下手的,但是我先拖着,只要你在我们监区,你就是安全的。走吧去吃饭吧,我有些饿了。”

    和李姗娜到了酒店的餐厅包厢,吃饭。

    我让服务员拿红酒,然后点了不少的菜。

    不过两人吃得都没什么滋味,我只吃着那叫什么的炸馒头,她也只喝了几口汤。

    看着一桌子菜,我说道:“吃啊,别浪费了。”

    李姗娜摇摇头,说道:“没胃口。”

    我说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别想那么多了。”

    李姗娜把筷子放下,看着我,问道:“能不能帮我跑路。”

    我抬头看着她,问道:“帮你跑路?”

    李姗娜点了点头。

    我说道:“不行,你要跑了,那我呢?”

    李姗娜说道:“你跟着我跑了,就像以前说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不能走,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

    李姗娜说道:“我有钱,你不要害怕,以后我们的生活会过的更好,如果你不想和我在一起,我给你钱,你离开了我,去别的地方生活都可以。我,我只是不想死。”

    她说着,眼泪就冒了出来。

    这可怜的女人。

    我说道:“我也想保护你,不想让你死,可是我真的无法帮助你逃跑,那样子我就完蛋了。我真的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做,我不能离开。”

    李姗娜抹了一下眼泪,说道:“那我,那我怎么办?”

    她是在对我失望,对未来绝望,生怕自己会死,感到了对死亡的恐惧。

    我说道:“先拖着,看看她到底会怎么下手,我来对付她。至于阁楼的租金,以前该给多少给多少,然后先住着,看她会怎样。”

    李姗娜说道:“好。”

    饭后,我和李姗娜回到了酒店房间。

    这都四月份了,天气还那么冷,房间里还要开暖气,看着外面冰冷的天,像极了我的心情。

    我该怎么和监狱长斗下去?

    我该怎么阻止监狱长对付李姗娜。

    李姗娜想让我今晚陪着她,说她一直希望我在身旁,也不想回去监狱。

    可是我想起来我还有事,我还要去找黑珍珠。

    我对李姗娜说道:“我先去办点事,如果回得来今晚就回来,回不来那就明天再来。”

    李姗娜不舍得我。

    我走的时候,她依依不舍的拉着我的手,我是她唯一的安全感的来源。

    我说道:“别怕,我一直都在。”

    她点了点头。

    我去找了黑珍珠。

    黑珍珠这么晚了还在办公室,她桌上一份地图

    。

    我过去看了一下,她说道:“看什么看。”

    我看清楚了,是西城的地图,她在上面勾勾点点画圈什么的。

    我问道:“你搞西城的地图来干嘛?”

    黑珍珠说道:“关你什么事。”

    我说道:“没事,好奇问问。”

    黑珍珠说道:“战略部署,看看哪个点是他们的违法犯罪的窝点,打击他们消灭他们,哪个饭店酒店是他们的,我们抢过来,抢不过来就在旁边一起做酒店饭店,抢生意他们敢动手,就灭了他们。”

    我说道:“话说回来,你不是答应彩姐你不插手其中吗?”

    黑珍珠说道:“我只是给她提建议。”

    我说道:“那好吧,彩姐让我来找你谈点事。”

    黑珍珠把笔放在桌上,然后靠着沙发,说道:“说吧。”

    我说道:“她想让龙王过去,配合着她防守西城,攻击霸王龙。”

    黑珍珠笑笑,说道:“果然对我不放心。”

    这家伙多聪明,我只说了一句话,她就想到了彩姐在想什么了。

    我说道:“彩姐说是龙王过去了,既能帮她,又能协助她,而且那里还是龙王以前管的,他在熟悉不过了。”

    黑珍珠说道:“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不相信我自己派过去的人,怕我的人过去了后鸠占鹊巢,抢了她的地盘,那龙王她就相信了吗?”

    我说道:“龙王的人品,那我们都是知道的了。”

    黑珍珠点点头,说道:“对,龙王不会干这些损德的事。”

    我说道:“而且彩姐想着龙王能听她的指挥调度。”

    黑珍珠说道:“让我考虑考虑。”

    我问:“多久呢,她要我尽快,因为要去端了霸王龙的赌窝。她的人太少,办不到。”

    黑珍珠说道:“等会儿。”

    想了一会儿后,黑珍珠说道:“可以。龙王带着他手下过去西城,协助彩姐。沙镇这边,我自己找人来管,我自己管也行。让龙王好好做吧,西城就靠他了。”

    我说道:“好。那你不插手西城的事了吗。”

    黑珍珠说道:“我关注的就是钱,他们能给我赚到钱就好了,我会给彩姐提建议,她采纳不采纳,我不会介意,不过她最好采纳。”

    我说道:“是啊,你那么聪明,出的建议肯定都很好,采纳对她有天大的好处。”

    黑珍珠说道:“你平时对你的领导们也这么拍马屁的吗?”

    我说道:“是吗?这算马屁吗。”

    黑珍珠说道:“是。”

    我说道:“你喜欢就好。”

    我打电话给了彩姐,告诉她黑珍珠同意了她。

    彩姐松了口气,说道:“那她没有说什么吧。”

    我说道:“她什么都知道。”

    彩姐问:“知道什么。”

    我说道:“她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在担心什么。”

    彩姐说道:“对,她那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那她没有说什么吧。”

    我说道:“她说她只想要的是利益,是钱,只要有钱分就好了,不过她还有很多建议给你提,包括什么战略部署的,你最好采纳。”

    彩姐说道:“我看看吧,不知道她会给我什么提议。”

    我说道:“都是对你好的,不过龙王过去了,你怎么安排他啊。”

    彩姐说道:“我这边的收入,也有他一份,至于怎么分,我还要考虑考虑。”

    我说道:“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

    彩姐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改天请你吃饭。”

    我说道:“客气干嘛哦?那先这样了。”

    彩姐说道:“我有个事和你说吧。”

    我问道:“什么事啊。”

    彩姐说道:“你那监狱长,这几天在赌场输得什么都抵押给了放债的人,新的房子,车子,身上的项链首饰手表耳环。”

    我说道:“靠!这老家伙,怪不得一个劲的逼着我们要钱。”

    彩姐说道:“她的钱,都是从你们那里捞的吧。”

    我说道:“逼着我们去跟监狱的女囚要。”

    彩姐说道:“这种人才是真正的该死。”

    我说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难怪她不停的逼着李姗娜要那么多钱,原来是输光了全部身家,所有的所有,都抵押去换钱了,什么车房什么的,不过,她很快又会有钱的,因为她会想办法从女囚身上捞钱,逼着我们搞钱给她,逼着李姗娜要钱,看透了李姗娜没有后台,她已经不怕李姗娜死了。

    如果监狱长真的逼得李姗娜走投无路,我干脆跟李姗娜商量一下,然后让她出钱,找陈逊或者强子谈一下,让监狱长人间消失算了。

    不想这么害人,可是没办法,她活着她就不让李姗娜活下去,与其这样子,不如让监狱长不活下去。只不过这么做的话,风险系数太高了,万一被查出来,那我这辈子也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