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2章 毫无人性的老家伙
    我一想,对啊,龙王最好不过了,龙王人品好,彩姐也信任得过,而且他能管人,他能带他自己的人过来帮忙彩姐,这西城以前又是龙王的地盘,那龙王可以和彩姐联合起来,帮着彩姐能攻能守,多好的合作对象。

    我说道:“好主意,彩姐,龙王真的是最好的最合适过来的人了。让他带他的人过来帮你最好不过,他以前又是管西城的。”

    彩姐说道:“你和黑珍珠谈谈。”

    我问道:“你怎么不自己和她说。”

    彩姐说道:“不是很方便,我和她没你熟,也没你和她熟。”

    我说道:“好吧,我是中间人。我去和她说说。”

    彩姐说道:“辛苦了。”

    我说道:“见外。”

    彩姐说道:“你就实话和她说了就好了,她那么聪明,她知道我想的是什么的,还有,你问问她有没有其他的条件,要多少钱。都可以和我说。”

    我说道:“知道了。”

    彩姐说道:“我还要和你说一件事。”

    我问:“什么?”

    彩姐说道:“这几天我们一直有人在那个你去过的赌场盯着,发现了你们监狱长经常进出那里。”

    我说道:“哪个赌场啊?”

    彩姐说道:“你们监狱长以前去过的那个赌场,你让我偷拍她,后来搞砸了。”

    我说道:“靠!这老家伙又有钱去赌了啊。那怎样了,你们帮我拍下来吗?”

    彩姐说道:“现在赌场都被霸王龙管了,那地盘不是我们的了,赌场也不是了。我派人在那里盯着,就是想找人拍些证据,搞垮搞砸他们赌场。不过都没有拍到。”

    我说:“那拍到监狱长那老家伙的画面吗?”

    彩姐说道:“大口罩,帽子,脸都看不见。她只是进出那里,谁能证明那个人是她,谁又能证明她进出的是赌场,更没有证据证明她进去赌钱了。”

    我叹气,说道:“如果那赌场还是你管的那多好。这才差了几天而已啊,你这地盘刚丢了,她就刚好去赌了,命运啊。”

    监狱长那老家伙,虽然在我身上让我败了她不少钱,但是她还是从监狱这里捞到很多油水的,即使是经常赌输钱,输到倾家荡产,她都很快的就有钱东山再起,因为监狱里油水多啊,各种渠道让她可以搞到钱。

    我问道:“你要砸了那赌场?”

    彩姐说道:“已经和他们决裂了,那就决裂到底了。他们之前没想到的是我的很多手下还愿意跟着我,所以我才能拿回一半的地盘,一半的产业。如果如他们计算的,我的手下们都不跟了我,那西城真的是全部落入他们手中。”

    我说道:“林斌一定很恼火,丝丝点点计算,偏偏相差太远。”

    彩姐说道:“以后我会让他有更多恼火的地方。”

    我笑笑,然后看着彩姐不停喝着酒,问:“你脚好了?整天喝酒呢。”

    彩姐说道:“不喝酒根本睡不着,我这些天心神难安。不是梦到被人杀,就是梦到各种乱七八糟难受的东西。昨晚的梦我还记得,我是和朋友去爬山,结果那山竟然崩了,像雪崩一样的直接压下来,我从半山上疯狂的往下跑,往下逃,好在逃下来了之后,却看到有朋友还在山上,我就上去救她,结果上去到一半,我脚下的那一大片山石土块全部崩了下去,我就可怜的所在那刚好可以落脚的一块小地方上,下面是几层楼高的山崖,上面是慢慢要倒塌崩下来土方。我已经绝望了,无论是摔下去,还是被上面土方压下来,结局都是死。最后被手机铃声弄醒了,那个梦现在让我想起来,还无法呼吸。”

    我说道:“彩姐,你压力太大了最近。”

    彩姐说道:“我也不想。”

    的确,她也不想这样子,但是没有办法,她现在面临着很困难的险境,前面是山崖深渊,后面是慢慢倾倒的山石和土方。

    迈错一步,财破人亡。

    好在选择了和黑珍珠合作,不然她真的要全盘崩溃。

    彩姐说道:“我最担心的是黑珍珠会不会百分百的相信我。”

    她看着我。

    我说道:“哎呀你这个就不要怀疑了,她绝对是真心对你的。这点我用我的生命向你保证。”

    彩姐嗯了一声。

    又喝了几杯之后,已经喝了不少了,彩姐说道:“这几晚都在做恶梦,你今晚能不能陪我?”

    我说道:“嗯,好啊。”

    彩姐说道:“世上有很多赚钱的办法,只可惜我们选择的是这么一条危险系数最高的捷径。”

    我说道:“其实也不过是想好好做点生意,开个酒店,开个清吧,做一点连锁店什么的,可谁知道在这个鸟地方做点生意,都要跟黑社会挂钩

    ,开个奶茶店,面包店,还要交保护费,这并不是我们选择赚钱的方式出现了问题,而是这个地方的治安出现了问题。当我们无法依赖他人的保护,只能自己保护自己了。”

    彩姐说道:“这些不作为的部门的头儿,就全该接受法律的审判。”

    我说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可这也不能怪这些部门的头儿啊,就像铁虎,他也很难办,他能管的只是自己的区域之内,别的区域外的,他无能为力,最恶心的还有一点,他权力虽然大,但是有些人的权力更大,如果那个什么破副市长的什么小舅子啊,亲戚啊犯事了,他根本就不能动,他一旦动了,他就是要完蛋。人家会整他下来的。”

    彩姐说道:“我也搞不清楚林斌到底搭上的哪一层的关系,在这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或许,可能是这里最大的官。”

    我说道:“如果是这样,我们对抗他就更难了。”

    彩姐说道:“走一步,看一步了。”

    当晚,就在彩姐这边过夜了,不过在她酒店里,一张豪华床,两人睡在一起,只是抱着而已,我也真的是累着,她也是更累,想做点什么,洗完澡躺下后抱着一会儿就睡着了。

    起来后,又各自去忙各自的了。

    到了监狱上班,我还没开始处理受伤的工作,监狱长就打电话过来让我去她办公室一趟。

    监狱长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李姗娜答应给钱了吗。”

    这老家伙,十句有九句不离开钱,钱,钱,钱就是她的命根子。

    我说道:“她,答应给了。”

    监狱长说道:“好,那非常的好!给了吗。”

    我说道:“没呢。”

    监狱长问道:“什么时候给?”

    我说道:“现在去要应该可以吧。”

    不给她不行啊,不给她,她就要一闹闹到底,要对付李姗娜,要整死李姗娜。

    监狱长说道:“三倍租金会不会对她来说太少了。”

    我说道:“这,也挺多的吧。”

    这老家伙想怎样?加了三倍租金,还不够,还嫌不够,还想要更多是吧。

    监狱长说道:“对她这种人来说不多!她有的是钱。”

    我试探性的问:“监狱长您的意思是要更多的租金?”

    监狱长说道:“是!我想到她之前还敢用什么绝食,自残,自杀这样的方式来要挟我,我就感到恶心。监狱里还没哪个人敢这么威胁我,要挟我!这点钱我觉得不够,我要让她肉疼我心里才舒服!”

    她除了想要李姗娜肉疼之外,更想要的是钱。

    我说道:“那您是怎么想的?”

    监狱长说道:“三倍太少了,我想要三十倍!”

    我惊呆了。

    三十倍?

    从三倍加到三十倍,这老家伙,太狠了!

    我看着她通红的双眼,该不是昨晚赌了一宿,赌输了熬得眼睛都红了,然后疯了,来压榨李姗娜要钱?

    我说道:“监狱长,这个,这个三十倍,会不会是太多了啊。”

    监狱长说道:“多吗?对你来说可能多,对她来说她不多,她有的是钱!”

    我说道:“如果她不给呢。”

    监狱长说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会这么问。”

    我心里在破口大骂这贪得无厌的老家伙老毒蛇,我和李姗娜说的,如果给了她,她肯定还会狮子大开口再要,她会不停的轮番剥削李姗娜,直到李姗娜挂掉的那一天为止,她就是一个吸血鬼,不把李姗娜的血吸完,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呵呵了一声。

    监狱长说道:“如果不给,就施行我们的计划,先推她下楼梯,让她受点伤,记住了,要保密,跟外面就说是她自己不小心摔的,跟我们没有关系。让她吃点苦头,她就听话了,如果再不听话,推她下楼,说她自己跳楼,死了就算了,不死的话,她再不吐钱出来,那就弄死为止!”

    那双血红猩红的眼睛,让我感觉到她竭斯底里毫无人性的可怕。

    人,居然能为了利益变成这个魔鬼的样子。

    我说道:“那,那三十倍可能真的太多了。搞不到,如果她没钱,那怎么办。”

    监狱长说道:“三倍租金,那才几个钱,有什么用?那点钱有什么用!如果她没钱,推她下楼了她自然有钱出来了,她会有多少给我们多少,谁都怕死,相信我,没人不怕死的,命和钱之前,谁都选择要命。”

    我说道:“哦,好,好吧。”

    监狱长说道:“三天之内,你要办成这件事!”

    我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