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9章 贪婪的老毒蛇
    朱华华说道:“监狱长和新监区长一定知道我们发现了她们的这些行为。”

    我说道:“怕什么?难道她们还跳出来,说是她们自己干的不成。她们肯定要收敛一段时间了。”

    朱华华说道:“那监狱长看你这么做,阻挡她发财了,她又要对你有意见。”

    我想了想,说道:“对哦,她肯定有意见,那怎么办呢。”

    我想了一会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说道:“我去找她谈谈。”

    朱华华说道:“去吧,然后你说你也卖你监区的这些废旧物品,说分钱给她,她就高兴了。”

    我说道:“我就是这么想的,我也有钱分了。不过啊,这些东西这些钱,本来是监狱的,不入账了。”

    朱华华说道:“入账了还是由着监狱长拿来挥霍,可分到她手上少了很多而已。”

    我打了个哈欠,看着清早好天气,说道:“一下子就一晚上过去了。回去后要好好睡一觉。”

    朱华华说道:“你可以睡,我不行。”

    我说道:“别累着了亲爱的。”

    朱华华说道:“别这么叫我!”

    如果一个女孩子,能接受自己叫她亲爱的,那她多半心里对自己有好感的,如果她直接很明显的拒绝,甚至是反感,那么就肯定没有什么好感。

    朱华华并不是很明显的拒绝,我知道她对我其实很有好感,可是想要和她升级上去一层关系,估计就很难了。

    回到了监狱后,朱华华马上投身于工作,我马上投身于睡眠。

    起来后,已经是下午两点多。

    这觉睡的真的是舒服。

    去忙了一会儿工作,就没事可做了。

    我不是朱华华,什么事都要亲自去做才放心,如果说兢兢业业,我和朱华华没法比。

    她是每天都要去巡逻,看每个方面的安全检查合不合格,每一点都要好好的检查,不会漏过任何一处。

    而我,我会偶尔的不定时的抽空下去有目的的看看,看看哪些地方的工作做得不好,哪些地方的工作做得好。

    做得好的好好表扬,做不好的批评惩罚。

    这样一来,底下的人自然会知道该怎么做好。

    管理说来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

    抓住了精髓也没有什么难的。

    不过真正的要做到贺芷灵,黑珍珠那样的管理,就真的难了。

    因为她们管理的不是一个小公司,不是几个简单的部门,而是一个很大的商业集团,里面的复杂程度,我可以想像得到。

    去找了监狱长。

    监狱长想必知道了我去围墙边发现新监区偷偷拿东西出去卖的事。

    不过我还是先老实交代告诉了她了,因为如果我隐瞒着不说,她会认为我没有把她当自己人,而如果我都说了,她没有什么好讲好怀疑我的了。

    听我说完了之后,监狱长说道:“不错不错,你竟然发现了这个事!”

    她假装很惊讶的样子,然后她又说道:“这帮人没想到啊,还能这样子啊。”

    看起来她没有很痛心疾首的样子,那就是她肯定也分到了钱了。

    我说道:“监狱长,这新监区这么做,合乎规定吗?”

    监狱长说道:“这肯定不适合的,还是偷偷拿去卖,如果上面查到,这很麻烦啊。”

    我说道:“对啊!这根本就是监狱的东西,他们直接拿去卖了,这不好吧。这是偷东西,是犯法的。”

    监狱长说道:“小张啊,你说这犯法,可就是严重了。如果说,这就是监狱的东西,监狱自己拿去卖,自己拿自己的东西去卖,那是犯法吗?”

    我问道:“是监狱的东西,但是监区长偷偷去卖啊。”

    监狱长说道:“咳咳,小张。有些东西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想想看,如果不这么拿去卖,那些钱就要交给监狱了,那新监区长有钱赚吗?没有。比如你,你如果让监狱拿去卖了,钱也是充公的进账的,可如果你拿去自己卖,那你就自己赚到了。”

    这老家伙果然旁敲侧击怂恿我去这么干了。

    我说道:“是啊,我是自己赚到了,但这是监狱的东西啊,我这么做是犯法的。”

    监狱长说道:“监狱不管?那就是你自己监区的拿监狱给你们监区的淘汰废旧东西去卖。怎么是犯法?”

    我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不管?”

    监狱长说道:“我不想管了,那点废旧,卖的几个钱?”

    我说道:“哦,那这么说,我也拿去卖了。”

    监狱长说道:“拿去拿去。不过不要光明正大的,因为很多人看见了会不好,她们会说的。”

     

    我说道:“那怎么办,怎么拿出去?跟新监区一样的从围墙偷偷搬出去吗?我们的围墙很高,有铁丝网,搞不出去。”

    监狱长说道:“就跟着那些送货进出的车出去,他们帮拉出去,给运费。”

    我说道:“好的我知道了。”

    监狱长看着我。

    那意思也是要分一杯羹的,如果她没有份,她怎么会同意我这么干呢。

    可是我就是假装不知道,然后说道:“监狱长,那没其他事,我先走了啊。”

    监狱长果然叫住了我:“小张啊,这个东西呢,做是可以做,但是你不能自己拿了好处啊。这个还要我教你吗?”

    我说道:“不是啊监狱长,我打算是这样子的,我是想要卖出去的话,那我也给你一半,然后你帮我摆平一些人,堵着她们的嘴嘛。”

    监狱长说道:“一半恐怕不够啊,会有挺多人有意见。”

    这老毒蛇多么的贪婪。

    我说道:“那你说多少呢。”

    监狱长说道:“你们那些杂物,大概多少的话别人心里都有数的。你不给个七八成这样出来,我很难摆平。”

    七八成,那就是八成了,我辛辛苦苦去搞这个,我担风险,但我还只能分到两成。

    可是我没办法啊,她就是土皇帝,她说了算。

    而且我也要假意和她好着。

    我说道:“好,好,八成八成。”

    监狱长笑眯眯了:“还有一点啊,你记住不要全都卖了,多多少少每次都给监狱上交一些,不然的话没有交代,人家看这里没有数据,查起来可不好办。”

    我说道:“知道了监狱长。”

    监狱长说道:“去忙吧。”

    这之后,我马上叫来了兰芬兰芳,让她们去卖这些废旧东西,可是我们监区和新监区不同,我们根本都没有那么多的杂物。

    当卖了没到三天,监狱长就问我卖了多少了。

    我老实说也就不到两万块钱。

    监狱长马上不高兴起来:“才不到两万?”

    我说道:“我们那边的杂物并不是很多。”

    监狱长说道:“记住了你可别自己偷偷的搞东搞西。不然别人知道了你会有麻烦。”

    我说道:“我哪敢啊监狱长。我们监区本来就没有多少废旧杂物。”

    这老东西缺钱到死了,连这么点钱都不放过。

    监狱长说道:“有空我让人去帮你们忙。”

    她明显的不信我了。

    我说道:“是,监狱长。”

    然后她真的派人去帮忙,名义是帮忙,实际上是去监督,去看,看我们有没有从中搞鬼,当她们发现了我没有骗她们之后,监狱长这才放心了。

    只是这点东西,也真的搞不了几个钱,不像新监区,新监区才搞起来短短的几个月,就已经换了几批物资了。

    她们换物资,我们也在换,但是她们换的频率比我们快,这种东西,监狱长也照样同意,因为只要她有好处就行了,其他的她不管那么多。

    我原以为发现了新监区偷偷把东西拿出去卖的这个事后,也没有什么的,结果却引出来了一件事。

    新监区心里有鬼,毕竟是新监区长和刀华搞的,把东西偷偷拿出去卖,她们担心我会报警让警察来查,直接把小凌推出来了。

    说杂物房就在新监区的分监区a监区,原本你a监区该好好看着杂物房才是,而这个凌监区长,竟然监守自盗,自己偷这些东西去卖,有人报上去了监狱各层领导那里,包括我也得知了消息。

    因为事情闹大了出来,整个监狱的人都知道了,监狱长本来不想管,但现在只能管了。

    为此,她开了一个会。

    会议上,我们这些监狱的各中高层领导都来了。

    如果事情不被捅出来,什么都好说,事情捅出来了,监狱长只好假装义愤填膺的开会破口大骂,骂小凌怎么做这个监区长什么的。

    接着,监狱长问新监区长怎么处理。

    新监区长说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监狱长说道:“你们监区出了这样的事,你这个总监区长也有责任!”

    接着又骂了一顿新监区长。

    那看得出来,就是装的,假装骂的。

    然后监狱长问各个领导,领导们纷纷表态说必须要处罚。

    但没有人说要报警,因为报警了就麻烦了,上面查下来,很难搞。

    每次都是内部处理,内部处理。

    监狱长抛出问题:“怎么处罚?”

    监狱长一问怎么处罚小凌,大家开始交头接耳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