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6章 搞定后勤主管
    兰芬问我道:“张总,你想贿赂她,收买她?”

    我说道:“靠,不要讲的那么难听嘛,我只是想和她做朋友,接近她,然后方便她日后照顾我们一点。”

    兰芬说道:“她对谁都差不多吧。”

    我说道:“不可能!你当她是机器人啊,她对谁都差不多,她对她自己的父母肯定好过她老公的父母吧。她对自己的老公肯定好过对自己的好朋友吧。每个人在心里,都是把自己身边的人给排位排序了的,重要的程度从第一个开始往下排下去。她即使对你们好像都很熟,微笑,聊得很来,但是她对你们的感觉的重要程度还是有排序的。例如你请她吃饭,她也请你吃饭,这就比另外的那些人只和她微笑打招呼的感情深度深很多。”

    兰芬说:“那我们就不知道她有没有和新监区的人吃过饭了。”

    我说道:“和新监区的人吃饭不要紧,要紧的是和什么人吃饭。和一般人,和好人,和普通人吃饭不打紧。可是如果是和刀华,新监区长,或者是那些人的狗腿们一起吃饭,那就有问题了。我担心她是比较和新监区那帮狗腿合得来。那她就不会乐意和我们接近了。”

    兰芬说道:“我们也不知道她是到底和我们比较好,还是和那些人比较好。”

    我说道:“约出来再说吧。”

    兰芬说道:“那我们今晚约了。”

    我想了想,今晚还答应了朱华华,和朱华华去看围墙那边的什么情况,那些人影的晃动,究竟是几个意思,我也想知道那些人到底是为什么才靠近的监狱。

    我说道:“今晚我还有事,如果喝酒的话,就不行了。”

    兰芬说道:“她不喝酒的。”

    我问道:“后勤主管不喝酒吗。”

    兰芬说道:“她不喝酒。”

    我问道:“她不喝酒,那我们怎样才能搞定她?”

    兰芬说道:“不知道。”

    然后兰芳问道:“真的很重要吗。”

    我说道:“和她搞好关系真的很重要。因为还有很多事要和她合作。”

    兰芬问道:“什么事呢,以前没听过要和她合作的?”

    我说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现在是必须要和她合作。”

    兰芬说道:“那我们约她。”

    我说道:“好。”

    我也不知道,这个后勤部门的主管,到底好不好搞定,可无论怎样,我都要找她,要搞定她,否则,贺芷灵说的计划搞不下去了。

    实际上我也真的不知道贺芷灵究竟是什么计划的。

    不过贺芷灵只要说了的,就只能去完成。

    贺芷灵的确是有着她的计划的。

    兰芬和兰芳还真的约了后勤主管。

    以前不是这个主管的。

    现在怎么换了,我也不懂了。

    兰芬直接就帮我约了后勤部的主管。

    坐在饭店的包厢里,我看着这个主管,慈眉善目的,挺胖的,笑眯眯的像个弥勒佛。

    对,一个女的,竟然像弥勒佛,可想而知有多胖了。

    兰芬兰芳敬酒她,她也笑着说喝啊喝啊。

    我敬酒,她也笑着说喝啊喝啊,不要客气了。

    这样的人看起来貌似有点笨,可是看她那眼珠子,又觉得她不简单。

    不过这面相并不是个坏人,只是表面看起来老实巴交,人比较精明那样吧,但看不出来是坏人。

    这顿饭气氛还好,聊的都是一些监狱有趣的话题,看起来后勤主管也挺高兴的。

    她也听过我的大名。

    她说的几句话我印象比较深刻,她说她对我印象不错,知道我是个好人。

    就是这句,知道我是个好人,我就知道她肯定是乐意和我们一伙儿的了。

    饭局结束了之后,我让兰芬送她回去,塞了两万块钱进信封里,让兰芬拿给她。

    回去后兰芬给我打了电话,说她不愿意要,我说道:“不愿意要?为什么。”

    兰芬说道:“我开始就说了,她不收人钱的。”

    我说道:“话说我们这也不算是贿赂,只是交个朋友,一点心意,她不至于那么紧张吧。”

    兰芬说道:“她说如果我们把她当朋友,就不要搞这个东西。”

    我想到了铁虎和朱华华,铁虎和朱华华也是不拿钱的那种,只要认准我是他们的朋友,我的忙他们都是会努力的帮。

    这是道义。

    认准了一个朋友,因为觉得这个朋友是自己认为身上有高尚的品质,所以愿意深交。

    我给贺芷灵回复了,告诉她基本上搞定了后勤主管。

    晚上,我和朱华华又出去监狱外面围墙边去守着了。

    又是在车上睡了。

    今晚下的雨更大,早上明明是出大太阳,到了晚上却下大雨。

    我们两在车上,车子开着,空调开着,放着歌。

    外面大雨啪啦啪啦的敲打着车窗。

    我看了看朱华华,说道:“要不要抱着睡。”

    朱华华说道:“不要。”

    我说道:“哈哈早上你也喊了一句不要。”

    她扭头过去,不理我,睡她的。

    一会儿后,她问我道:“你找了人没有?”

    我说道:“找了。”

    朱华华说道:“在哪?”

    我说道:“放心吧,到时候他们出现就是了。”

    朱华华说道:“下那么大的雨,他们会来吗。”

    我说道:“放心吧,就是地震,他们也会来的。”

    我已经和陈逊说了,让陈逊来帮忙,陈逊找了十几个牛人,都是他牛叉的手下,过来埋伏守候。

    估计现在他们已经埋伏在了小树林里。

    我看着朱华华疑虑的样子,说道:“我办事,你放心了。”

    朱华华没好气道:“就是因为你办事,所以我才不放心。”

    我说道:“哈哈,那你自己下去抓啊。”

    朱华华说道:“你要是没有安排人,我自己找人。”

    这家伙怎么对我就没一点信任感呢。

    我说道:“都说了真的安排好了,不要废话多多了。话说你真的对我一点信任感都没有嘛。”

    朱华华说道:“整天吊儿郎当的样子,你有信任感?”

    我说道:“你看我整天吊儿郎当,可是我该干好的事,一样都没落下好吧。”

    朱华华说道:“你干好过什么事。”

    我说道:“很多,例如和你睡在一起,能把持住自己不动了你。”

    朱华华一扭头过去:“睡觉。”

    到了点后,朱华华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假装没醒来,继续闭着眼装睡。

    朱华华叫我:“起来了起来了!快点。”

    我没出声音。

    朱华华见叫不醒我,伸手过来推我,“起来了!”

    我抓住了她的手,放在我怀中,假装说梦话:“亲爱的老婆。”

    朱华华楞了一下,手在我怀中停了一下,然后抽走,用力推我:“起来!”

    这次我醒来了,我看看她,说道:“那么凶干嘛哦。”

    朱华华说道:“叫谁老婆?”

    我说道:“我叫谁老婆了?”

    朱华华说道:“滥情。”

    我说道:“你没事骂我干嘛。”

    朱华华说道:“是没事。下车!”

    两人下了车,沿着昨晚的路走进去,好在雨停了。

    沿着围墙走到了那片小树林。

    然后到了昨晚的那个蹲守的位置。

    两人猫着腰,看着前面。

    我说道:“好像今晚没人啊,可能因为下雨。”

    朱华华说道:“别说话,有人来了。”

    我们急忙闭嘴,然后呼吸轻轻的。

    小树林中出现了三个人影,都是黑色衣服,黑色口罩,黑色帽子。

    搞什么鬼,这三个人是做什么的?

    来这里干什么。

    看着他们,有些诡异,这凌晨的黑暗树林中,穿着这样子。

    他们三人走到了围墙的墙根下,然后有一个用哨子放在了口中,吹了,是鸟叫声,叫了两声。

    口哨竟然吹出鸟叫声。

    不过这玩意没什么奇怪的,在小孩子的玩具商店有很多卖的。

    接着,三人定定的站着,看着围墙。

    只听到地上噗通一声,不高的围墙上,有东西掉下来了。

    然后,又有什么扔下来了,是有人在围墙里面往外面扔东西。

    是什么东西?看不清楚,一直不停的往外扔。

    然后听到有撞击声,是铁块?

    铛的声音,应该是铁块。

    有人往外面扔铁块?搞不懂了。

    接着,这三个黑影又吹了一声口哨,里面的人不扔了,这三人马上的用袋子什么的搬走铁块。

    三个黑影走远了。

    我看了看朱华华,说道:“这是搞什么鬼啊?”

    朱华华说道:“杂物房有新建新监区的建筑废材,钢板,钢筋,铁板,很多很多。不是有人搬这些东西出来卖吧?”

    我说道:“会吗?这样的东西值几个钱。”

    朱华华说道:“当然值钱!那里是成吨成吨的废材,扔那里面生锈了没人管,一吨也值不少钱。还有那些废旧的淘汰下去的监狱各个部门办公室用的电器,空调电视电脑什么的,虽然是废旧,但还都是好的,你说值钱不值钱。”

    我说道:“我靠,这也算是一条生财之道啊,话说这些淘汰下来的东西,没人管吗?”

    朱华华说道:“没人管,直接扔在杂物房那里,不定时的会找人来搬去卖。卖的钱给监狱。可是这新监区自己搞的杂物,看来是不上交到监狱杂物房了,新监区自己拿来卖了?”

    我说道:“新监区自己拿来卖,也是新监区长和刀华的主意,收益的也是她们几个。”

    朱华华说道:“那她们靠着卖这个都能发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