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5章 监狱长的道歉
    今天天气很晴朗。

    我问朱华华道:“那我们今晚还去蹲守吗?”

    朱华华说道:“去。去看看那些人到底做什么的。”

    我说道:“那今晚早点去?”

    朱华华说道:“好,一点就去等着。”

    我说道:“不行,太早了。”

    朱华华说道:“两点。去太晚,会和昨晚一样。”

    我说道:“好。我去你宿舍睡。不然我起来不了。”

    朱华华说道:“不行!”

    我说道:“睡都睡过了,还怎么不行呢?”

    朱华华说道:“不行就是不行!”

    我学着她的口气:“不行就是不行?那怎样才行。我又起来不了。”

    朱华华说道:“像昨晚一样,开车出去外面等。”

    我说道:“好吧,那就行吧。”

    朱华华说道:“不如我们找一些人,去围了他们?”

    我说道:“找你们的那些人吗?防暴队的。”

    朱华华说道:“好,就用防暴队的人。”

    我说道:“万一人家带着枪呢?”

    朱华华说道:“那怎么办。”

    我说道:“让我来找人吧。”

    朱华华问:“找什么人?”

    我说道:“你不用管我找什么人,反正捉了他们就是了。”

    朱华华说道:“如果是毒贩?”

    我说道:“除非人家是很牛的特种兵出来的那种,然后还带枪,不然我找的人是一点都不怕他们的。不过我猜那些人不会是很牛逼的人,如果他们牛逼的话,还能让我们发现了他们的身影?”

    朱华华说道:“你分析得很对。还有点头脑。”

    我说道:“哟,如果没点头脑,我还能爬上去?你以为我靠出卖色相爬上去当总监区长的吗。”

    朱华华说道:“不经夸。”

    我说道:“话说你还会夸人呢?我都不知道你会夸人。”

    车子到了监狱里,我们该干嘛干嘛去了。

    没有听到关于我的调令,监狱长没有对付我。

    反而,她又找了我,和我来了一次语重心长的对话。

    坐在她的办公室里,她沏茶,和我喝茶聊天。

    监狱长说道:“贺芷灵这几天有没有找了你。”

    我看看监狱长,说道:“没有哦。”

    监狱长说道:“上次我跟你说话,有点语气重了,我向你道歉。”

    她居然会道歉?监狱长这种人也会向我这样的人道歉吗?

    不过她也不是诚恳道歉,如果诚恳的话,应该请我吃饭什么的啊。

    对我这么怒骂吼叫,整个办公室外楼都听见了咆哮声,难道就只是这么个轻描淡写的道歉就好了吗。

    不行。

    她是虚假的,虚伪的道歉,我心里不接受,但表面上要接受。

    我笑着说道:“没什么了,我知道是我的错,我这个人没有什么本事,没有能好好完成监狱长交给我的任务。”

    监狱长说道:“你也很努力了。”

    她还是想着我对她有用,还要利用我。

    我说道:“都是我的错。”

    我两开始好像感情很好了起来,和这老毒蛇的感情关系更近了一步?

    监狱长说:“总的来说,也不能怪你。怪只怪贺芷灵太狡猾,我们想得太简单了。”

    我说道:“她是很狡猾,我们不够狡猾。”

    监狱长说道:“她这个人的智商很高,我们和她对抗会很难。就像她要钱这个事,她自己很有防备。”

    我说道:“那意思是说以后不能给她钱了?”

    监狱长说道:“不给了。”

    我说道:“那不给她钱的话,她是要撤了我了。”

    监狱长说道:“有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

    监狱长在问我。

    我说道:“暂时没想到。”

    监狱长说道:“如果没想到,只能先喂饱她。”

    我说道:“可是没有那么多钱啊,如果她隔着几天就要一次的话,我真的没有钱给了。”

    监狱长说:“她要钱的频率也太高了!”

    我说道:“对啊,怎么办啊。”

    监狱长说道:“先暂时静下来,看看她下一步怎么打算的,然后我们想办法对付她。”

    我说道:“好的监狱长。”

    监狱长说道:“回去吧。不要太累了。”

    她的声音多么和蔼慈祥啊。

    我说道:“是,监狱长。”

    回到了办公室后,我抽着烟,喝着牛奶,看着报纸。

    烟是人送的,牛奶也是人送的。

    当到这个位置,这些什么吃的喝的住的,基本不是问题了。

    桌上电话响了起来。

    是贺芷灵打过来了。<

    br />

    贺芷灵问道:“去了监狱长办公室了?”

    我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贺芷灵说道:“看你从她办公室出来。”

    我说道:“进去喝茶了。”

    贺芷灵说道:“我知道。”

    我说道:“那我们聊什么你知道吗。”

    贺芷灵说道:“知道。她安慰你,道歉。”

    我问:“你是不是在她办公室装了监控了啊?”

    贺芷灵说道:“用脚指头也能猜出来。”

    我说道:“太聪明。她的确是想还继续利用我来对付你,那你说我们怎么做。”

    贺芷灵说道:“就用她对付我的办法来对付她。”

    我问道:“送钱?”

    贺芷灵说道:“是。”

    我说道:“直接拍她跟我要钱的视频,然后再拍给她送钱的画面,然后再搞死她?”

    贺芷灵说道:“不是她跟你要钱,如果是你跟她的视频,你也会卷进去。你知道监狱长为什么让你来拍你给我送钱这段视频?如果你拍到了,后果很严重,我会被整,你也是。我是受贿,你是行贿。”

    我说道:“我知道啊。”

    贺芷灵说道:“你给监狱长送钱,把你拍进去,她是受贿,你是行贿。”

    我说道:“那你说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怎么搞?我自己不能拍,让谁去拍?”

    贺芷灵说道:“刀华很喜欢送钱,让刀华送。”

    我说道:“靠,刀华是新监区的分监区长,她会帮我们送钱?还让我们拍下来,开什么玩笑呢。再说了,平时钱都不过监狱长的手的,都是到了她的手下小李那里的。要拍也只能拍到小李。监狱长可比狐狸还要狡猾。”

    贺芷灵说道:“我会有办法,你只要帮我做一些事就行。”

    我问道:“什么事。”

    贺芷灵说:“下个星期要发我们的新物资,下月初要发一批女囚的新物资,负责发房的是后勤的,你找找后勤部门的主管,把她收买了。”

    每隔着三个月,会发放一批新物资,包括我们的,还有女囚的。

    新衣服,新棉被,新口杯,甚至牙刷毛巾,全都包含在内了。

    我说道:“收买她干嘛啊?收买了她,她就能给我们多发一点衣服吗?那还不是监狱长说了算。如果收买她,能分到更好一点的物资那还差不多,可是来的物资基本上每批都是一个样的。”

    贺芷灵说道:“我自然有我的打算。”

    我问道:“搞这种方面的你不是很在行吗,还要我去干?”

    贺芷灵说道:“我没空去干,你最适合。”

    我说道:“好吧。”

    贺芷灵说道:“知道怎么做吗?”

    我说道:“知道,请吃饭喝酒,投其所好,送钱送礼,搞成自己人。”

    贺芷灵说道:“后勤部门不是权力部门,一向不受重视,你好好的尊重她,她会感动的,发展成我们自己人。”

    我说道:“我尽量努力。不过,收买后勤部的主管,很重要吗?”

    贺芷灵说道:“非常重要。”

    我说道:“有多重要?”

    贺芷灵说道:“到时候你就知道。这是计划的其中一个非常的重要环节,不许失败。失败了我的计划就全盘毁了。”

    我说道:“我靠,那么厉害的样子。”

    贺芷灵说道:“记住了。”

    我说道:“好吧,我记住了。”

    贺芷灵挂了电话。

    我想了想,这后勤部的主管,平日跟我身边的谁好呢?

    我让兰芬兰芳过来了,平时她们去后勤部的多。

    我问她们两个,后勤部的主管和她们熟不熟。

    兰芬说道:“后勤部的主管,跟很多人都很熟啊。”

    我说道:“我是问你们跟你们熟不熟,不是和别人熟不熟。”

    兰芬说道:“她和我们很熟,但和新监区的也很熟,平时去拿东西,她都和她们聊得挺好,和我们聊得更好。我们和她吃过两次饭,我请了她一次,然后她请我一次。”

    我说道:“其实我想问的是能不能把她发展成我们的人。但是你们说她和新监区的人也很熟,那有点难办啊,她是不是新监区的人?”

    兰芬说道:“应该不会吧。后勤部的那个主管,平时说话开开心心的,笑容时时刻刻挂在脸上,很有礼貌的样子,工作很认真负责,很细致,在后勤部干了十几二十年,从二十来岁开始,到了现在才上去了这个位置。就是熬出来的。”

    我问道:“那是谁提她上来的,监狱长吗?”

    兰芬说道:“应该不是吧,听说是很努力工作,所以上面的很多领导都很放心她做后勤。就把她提上去。”

    我说道:“她这种人会接受贿赂吗?”

    兰芬说道:“不会。”

    我问道:“那么肯定?”

    兰芬说道:“肯定不会。”

    我说道:“世上还有不爱钱的人?”

    兰芬说道:“不是不爱,是她很恪守原则。”

    我喃喃自语说道:“不爱钱,那就难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