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2章 暴戾的贺芷灵
    贺芷灵感觉到她的头发被我从卡扣里扯出来扯断,她说道:“别弄断我的头发!”

    我说道:“不是我想弄断,而是你太急了,你老是催我,我只能扯出来。”

    贺芷灵说道:“那就不要急!”

    我哦了一声,然后慢慢的弄。

    头发一点一点的弄出来。

    这时候,听到后面的车子的喇叭不停的响了。

    我看了一下,原来是路通了,前面堵着的车子已经开走了,我们不走,已经堵着了后面的车子,所以他们在后面按着喇叭呢。

    我急了,又扯断了她的头发。

    贺芷灵说道:“你干什么!我说了不要扯断我头发。”

    我说道:“人家路通了,我们堵着后面的车,我着急。”

    贺芷灵说道:“我不急你急什么。再扯断试试!”

    她的手又放在我大腿上,我真的怕她会一狠心,掐爆了我。

    我说道:“好吧。”

    这时候,后面的喇叭声越来越严重,越来越响亮,越来越多。

    我说道:“快好了,但是我们现在堵着人家的路了不好吧。”

    贺芷灵说道:“别废话。”

    车窗突然笃笃笃的有人敲了,我看出去,有个男的在窗外看着里面,是后面车子的司机。

    那个司机看着车里面的我们,应该看没清楚,他正在窗外张望着,因为车子是装了茶色玻璃贴的。

    他用手指继续敲着。

    我说道:“有人来了。”

    贺芷灵直接把车窗降下,外面那个司机惊讶的看着我骑在贺芷灵的身上,嘴巴长得大大的。

    贺芷灵问道:“什么事。”

    那个司机说道:“你们堵着我们后面的车了!搞这种事,回家再搞吧!你开到路边也可以!非要堵着路搞吗?”

    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因为他误会我们在车上乱搞了。

    贺芷灵说道:“我们就喜欢在这里搞!我们就喜欢堵着路上搞!我们就不喜欢回家搞!”

    果然是贺芷灵,解释都不解释。

    这就是她风格了,对于恶意对付她的人,她也是用同样的手法对付那个人。

    那个司机这时候看清楚了我们衣衫完整,我的裤子拉链也没有拉开,也没有露出我的来。

    他也看明白了,是贺芷灵的头发被卡住了。

    但是他还是不爽,因为被贺芷灵给这么回了话,他说道:“堵着别人还有理了!”

    贺芷灵盯着他看。

    我急忙对那位司机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很快就好,很快就好了,你看,头发都快弄出来完了。”

    那个司机骂道:“没见过堵着人了脾气还那么冲的,长得漂亮就了不起了!大小姐脾气回家发去!没教养的!”

    贺芷灵直接拉着自己的头发用力一扯,扯断了最后还卡着的一小缕头发,她发火了。

    我赶紧对外面那位司机说道:“你快走!”

    那个司机还喋喋不休,骂着道:“没教养的东西,我就要替你爸爸妈妈管管你!”

    贺芷灵手放进车门的储物格拿了一瓶防狼喷剂,直接对着窗外那司机的眼睛喷了一下。

    那司机大叫一声,哭喊着后退几步,然后跪下来,大声叫着:“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贺芷灵把安全带解开,我喊道:“别出去了。算了。”

    我知道她真的发火了,贺芷灵发火起来很可怕的。

    不过那司机也有点活该,骂得那么难听。

    我拉着贺芷灵的手:“算了算了。”

    她直接用防狼喷剂对着我的双眼。

    我赶紧的双手放开她捂住了我自己的眼睛。

    贺芷灵这时候下车去了,然后一脚踹倒那个跪着捂着双眼的司机,接着又用防狼喷剂喷进那司机的大喊的嘴里,司机赶紧闭嘴,贺芷灵又自己用手掰开了那个司机的捂着眼睛的手,又往司机紧闭的双眼多喷了几下,然后还往他鼻子里喷几下,那司机已经快要被整死,咳嗽着打喷嚏着流着泪缩成一团,看起来如同被放盐在身上的鼻涕虫一样的可怜。

    贺芷灵这时候回来上了车,关车门踩油门走人。

    我往后看去,那个司机缩在路边,可怜至极。

    我看了看贺芷灵,说道:“他不会死吧。”

    贺芷灵问我道:“你吃辣椒和芥末会死吗。”

    我感到十分的搞笑,情不自禁笑了出来。

    贺芷灵拿着喷剂对着我嘴巴。

    我急忙捂住了自己嘴巴,这东西喷进嘴巴里,那真的是不知道同时吃下去多少辣椒和芥末了。

    我说道:“好好开车。”

    贺芷灵说道:“你也欠喷。”

    我问道:“我怎么了我。”

    贺芷灵说道:“我打人的时候为什么帮别人不帮我?还拉着我。”

    &

    nbsp;  我说道:“唉,不是这样子的,其实,其实我觉得你一个人打就够了,我如果再帮你,我怕他会死了。”

    贺芷灵说道:“下次你再拦着我,我也收拾你。”

    我说道:“我这不是也担心你出事嘛,你一旦下去了,万一打不过人家怎么办,万一人家车上还有几个大汉过来怎么办。”

    贺芷灵说道:“几个大汉过来了打的也是你。”

    我无语了。

    沥沥小雨变得有些小了,回到了城中。

    我看着外面车窗外,然后说道:“能不能送我回去啊。”

    贺芷灵说道:“滚。”

    她停了车,让我下车。

    我看着她,说道:“这里打不到车。”

    贺芷灵说道:“打不到车走路回去。”

    我说道:“好吧,走路回去。能不能借你那里睡一晚。”

    贺芷灵说道:“一千。”

    我说道:“你开玩笑。”

    我直接下车了。

    自己打车回去。

    本想回去睡觉,可是我想想,不对啊,今晚我还有事啊,朱华华还要找我今天凌晨三点去那监狱外围墙看看外面什么情况。

    好吧,我直接让司机往监狱那边走。

    司机也他妈的够恶心的,到了外面的大路,他就不愿意往监狱的小路里面开了,就在外面停了,我说道:“你这样可不厚道,我要投诉你!”

    司机说道:“小兄弟啊,这大半夜的来这样的地方,我进去了我害怕啊。”

    我说道:“又不是坟场也不是地狱,你怕什么。”

    司机说道:“好了好了,少收你一点了。”

    然后,他少收了我十块钱,让我自己走进去。

    我说道:“其实你怕我抢劫你的吧。”

    司机说道:“里面那里是监狱,你这么晚来这里做什么?”

    看来他更担心的是我。

    是啊,里面是女子监狱,只有一个女子监狱,周边什么也没有,我来这里干什么。

    他肯定各种怀疑,每次打车来这里,有些司机还好点,但部分司机都是在大路上了就不乐意往里面走了。

    我只好下车了,说道:“我在里面工作的。”

    司机对我赔笑着。

    我下车之后,他一脚油门,走了。

    我看着他的车消失在远处。

    然后往女子监狱走去。

    怕鬼倒是不怕,就是担心我的仇家跟着我后面,把我搞死了或者抓我去什么的。

    那就跑起来吧,我跑步跑过去了女子监狱,然后进去了。

    回去监狱里,我就找了朱华华,找到她的宿舍。

    敲门后,有人开门,就是朱华华,她是一个人睡的这个宿舍。

    我站在门口,她穿着睡衣,看来已经躺下了要睡觉了。

    我看着她穿着睡衣,然后推着她进去,然后她死撑着我,不让我推着进去,但是我还是用力的把她推进去了里面去,接着关上了门。

    朱华华说道:“做什么!”

    我说道:“我有几句话想和你谈谈。”

    其实我看到她穿着睡衣,头发披着下来,然后没戴胸照,但还是非常的挺,我色心起来了。

    我看着她的宿舍,收拾得清爽利落,果然是军营出来的,跟我的狗窝天壤地别,那鞋子,桌上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排队排得像兵哥哥一样的整齐有序。

    朱华华说道:“我要睡了。”

    我说道:“话说你不是说要和我去看那个什么围墙外面什么事吗?你怎么能先睡了呢。”

    朱华华说道:“你出去了,我懒得出去找你等你来。你也估计是回不来了,我为什么不睡觉。”

    我说道:“话说,你这样可是放我鸽子了。”

    朱华华说:“我觉得你会放我鸽子。”

    我说道:“那我现在还不是回来了吗。”

    朱华华说道:“那又怎样。”

    我说道:“其实我来找你,就是想问你,我们要不现在出去等,或者是到了两点多这样再出去外面等?”

    朱华华说道:“你想睡到两点。”

    我说道:“对,我就是想来这里,睡到两点了,然后你叫醒我。你说我那个闹钟也不好用,而且我睡的跟死猪一样,你去敲门的话,搞醒了旁边的宿舍的别人也不好。你说是吧。”

    朱华华问我道:“在这里睡哪?”

    我说道:“我啊,我就在这桌上趴一下就好了嘛。”

    只有一张床,我其实很想睡床的,我来这里,就是想睡床的,不然来这里干嘛。

    想着能和朱华华一起睡觉,能抱着她睡觉,我就感到热血沸腾。

    但是我不能开口,我不能说我也要睡床,如果我这么说,只要一开口,她肯定赶走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