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8章 又整了监狱长一票
    我说道:“监狱长,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我真的搞不到五十万!”

    监狱长说道:“没有五十万,那就被贺芷灵搞你下去吧。”

    我求着监狱长:“监狱长,你帮帮我可以吗!”

    监狱长说道:“我怎么帮你?”

    我说道:“监狱长,你不是正监狱长吗?她不过是一个副监狱长!你正的难道还不能压副的。”

    监狱长说道:“现在是管理局那边这么说的,不是我们监狱的人说的。管理局是管理我们的,你懂吗!”

    我问:“那你在管理局那里,没人吗。”

    我小声下去。

    监狱长说道:“没有!”

    她说没有,当然是说谎的,谁信啊。

    她在管理局肯定有她的自己人啊,但是她就是想看看我怎么凑五十万出来。逼着我搞出来五十万。

    现在她已经真的相信贺芷灵是真的要搞死我了,相信我和贺芷灵闹僵了。

    监狱长说道:“贺芷灵看来是管理局有人啊。”

    这句话不就是句**裸的废话吗。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她就是说如果我不给钱她,我就不用干下去了,她能拉我进来,也能推我出去。”

    监狱长说道:“她拉你进来,那么说你们之间的感情很深了。”

    我说道:“感情这种东西,迟早都会变的,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利益。她拉我进来,也是为了她的利益,我是她的人,但是这要建立在金钱的前提和基础上,如果没有了钱,没有了利益,我们之间的感情就会破裂。就没有了所谓的感情。我想问您,监狱长,她能拉我进来,就能搞我出去。那你也能拉我进来,那你不能留我吗。”

    监狱长说道:“刚才我已经说了,管理局最大。”

    我说道:“好吧。”

    监狱长说道:“你说的五十万,凑了多少了。”

    我说道:“我不想给她!”

    监狱长看我这样,说道:“你不给她,那你就会被她弄垮。你这么个总监区长的职位,多少人抢破头,她要是弄走了你,对她没什么损失。但是你有很大的损失。”

    我说道:“那我怎样才好?”

    监狱长说道:“她弄走了你,她还是会再找一个人上来做这个总监区长。”

    我说道:“那你不同意就是了。”

    监狱到底是谁的监狱,是监狱长一把手的监狱,还是贺芷灵这个二把手的监狱,其实很难说清楚了。

    她们各自管着各自的一些事,监狱长管的更多,权利更大,但是监狱长贵为监狱长,但她自己有些东西也搞不定。

    因为贺芷灵的集团也发展得很大,很多人都听贺芷灵,对于监狱长,是表面服从偷偷反抗的那种。

    监狱长说道:“如果又是管理局上面管这事呢。”

    我嘟囔道:“又是扯到管理局。”

    监狱长说道:“管理局最大。”

    我问道:“那好,那我只能等死了。”

    监狱长说道:“你想搞死她吧。”

    我说道:“当然。”

    监狱长说道:“出钱。”

    我说道:“没有钱啊!五十万呢!”

    监狱长说道:“你不出这份钱,她就干掉你。”

    监狱长还在威胁我。

    我说道:“干掉就干掉吧,监狱长,我真的没有那么多钱。你看这么一段时间过来,我怎么搞钱你也是知道的,我们总监区那边有多少钱你也是知道的。”

    监狱长说道:“你现在有多少钱。”

    看来被贺芷灵猜中了,监狱长已经上钩了。

    这家伙也挺担心我被贺芷灵弄走了,让贺芷灵换了一个新的总监区长上去,新的总监区肯定不是和监狱长一伙儿的,而是和贺芷灵一伙儿的,那她的利益受损了。

    我说道:“八万这样。”

    监狱长说道:“这么些天,就只搞了八万。”

    她很不满我的这个成绩。

    我说道:“我已经尽力了。”

    监狱长说道:“剩下的钱我出了,但是这次一定要成功!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她是拍着大腿咬着牙要给钱了,一定要让我成功。

    知道她要给钱,我高兴了。

    我说道:“是,监狱长!”

    监狱长说道:“如果这次失败,不说贺芷灵搞了你,我也会搞了你。”

    和上次一样,她又在威胁我。

    我说是。

    她给了我钱。

    这些钱,一部分是从上面捞的钱,一部分是女囚和女囚家属搞到的钱。

    监狱长的钱就是那么脏。

    当我告诉了贺芷灵之后,贺芷灵说道:“出来。”

    我问:“出去?当面给你钱吗?”

    贺芷灵说道:“戏要演到底。”

    我说道:“先说好,这次给我多少。”

     

    贺芷灵说道:“八万是你的。”

    我说道:“那八万本来就是我的,只给我八万?”

    贺芷灵说道:“我之前说的我拿多少就多少。”

    我同意了。

    两人出去见面,在她车上见面的。

    见了面后,贺芷灵和我干净利落的把钱给分了。

    分了之后,她和我还演戏。

    开针孔摄像机,只拍到贺芷灵的手拿了钱,然后推我下车,关上车门走了。

    车子真的开走了,没有回来了。

    没有拍到人脸,甚至没有声音,就是这样不到一分钟的视频。

    监狱长震怒了,没和她说她已经看了这段视频。

    当我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暴怒的监狱长拍桌子大骂我是猪!

    我马上装委屈:“监狱长,我当时也没想到她直接拿了钱然后就直接踹我下车走人了啊!”

    暴怒的监狱长没等我说完,过来一下子推我一把,一个女人暴怒的时候,原来也会打人的:“你怎么那么的愚蠢!”

    我说道:“对不起监狱长。”

    监狱长气喘吁吁,发怒怒得上气不接下气:“你,你和她串通起来玩我的是吧。”

    我马上说道:“没有啊监狱长,没有。我没有和她串通,我自己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啊!”

    监狱长说道:“够了!不要再解释了!滚出去!”

    我被监狱长赶走了她的办公室。

    我出来了外面走廊,看到各个部门的办公室的人都在看我,见到我出来,她们赶紧的缩回自己办公室去。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我悠悠然的翘着二郎腿抽着烟。

    钱分到手了,戏也演完了,不过,监狱长会不会就此把我给开除了啊?

    这个问题,下班后要好好问贺芷灵。

    朱华华进了我的办公室。

    看来她听到刚才我和监狱长吵架的声音了。

    监狱长那么粗暴的大吼大叫,在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

    朱华华进了我办公室之后,关了门,问道:“干什么了?”

    我说道:“没事和监狱长吵吵架,锻炼嗓子,锻炼身体。”

    朱华华说道:“要疯了吧。”

    我说道:“对啊,她的确是要疯了。”

    朱华华说道:“我说你。”

    我说道:“我没疯啊。”

    朱华华说道:“我看你和她吵架,你就是要疯了。”

    我说道:“说什么呢?”

    朱华华昂首挺胸,走过来,看看我,那样子气势威严,越看越像极了拳皇里的穿着军装的刚性美女莉安娜。

    朱华华说道:“和她有什么好吵。”

    我说道:“是她骂我,不关我事。”

    朱华华问道:“听说她要把你搞下去。”

    我说道:“连你也都听说了?怎么了,你要救我吗?”

    朱华华说道:“我救不了你,没那么大的本事。”

    我说道:“那就是废话了。”

    朱华华说道:“你得罪她什么?钱,钱?”

    朱华华自己回答了。

    我说道:“我和那个老女人之间还能有什么吵的,除了钱,还是钱。”

    朱华华说道:“有没有找副监狱长。”

    我说道:“没有。去找副监狱长也是要钱。”

    朱华华说道:“去找找她。”

    我说道:“你怎么那么轻描淡写的样子,仿佛我被搞下去,你都无所谓了。”

    朱华华说道:“我什么都帮不了你。不过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我问道:“什么事?”

    朱华华说道:“我发现了新监区的一个奇怪的事情。”

    我说道:“你说啊。”

    朱华华说道:“新监区是新建的,围墙在那一边的那一侧,很长。而我晚上巡逻的时候,发现围墙外面有人影。新监区的那一侧的外面有人影。”

    我奇怪道:“什么意思啊?围墙外面有人影有什么奇怪的啊,虽然外面那里是一片荒地,还有田野,有树林,有小河流,但是偶尔会有人晚上走动,抓青蛙,在田里抓鱼什么的。”

    朱华华说道:“是连续好几天晚上都看到那一侧有人影。刚开始的时候我没有很注意,后来我连续几个晚上到楼顶去,用红外线望远镜看,看到的的确是有人。”

    我问:“怎样的人?”

    朱华华说道:“看不出来是什么人。只从树林看到有人影晃动。”

    我问道:“他们在围墙那边做什么。”

    朱华华说道:“那边有一些树林,看不清楚,她们到底是干嘛。”

    我问道:“这就奇怪了,难道是有人要挖地道越狱?或者是说有人晚上在围墙边干农活?这也不可能啊。有问题。”

    朱华华说道:“是肯定有问题。”

    这帮新监区的人在搞什么飞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