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7章 不必长相厮守
    刘静看着我刚给她倒了的一杯酒,拿着就又喝完了。

    我说道:“慢点喝。”

    这瓶红酒,已经见底了。

    再倒也没有了。

    我叫服务员继续拿来了一瓶红酒。

    开了后,我给刘静倒下去。

    刘静说道:“我爸的朋友在那边帮我找了一份新的工作。”

    我问道:“什么工作?”

    刘静说道:“奢侈品销售。”

    我问道:“你喜欢吗?”

    刘静说道:“我觉得这个行业挺适合我的。我很喜欢。你相信我吗。”

    我问道:“相信你?相信什么。”

    刘静说道:“相信我会在这个行业干出来。”

    我说道:“相信你。一个人只要对他所喜欢的事情是尽百分之百甚至更多的努力,他会成功的。”

    刘静说道:“我终于可以去追逐我的梦想了。换个角度来想,我该开心才是。”

    我说道:“你肯定会成功。”

    刘静又和我喝酒:“谢谢。”

    她又喝了一杯。

    我说道:“比这么喝,你会醉的。”

    刘静有点微醺,眼睛抬得有点重,问我道:“你其实舍得我吗。”

    我看着她微红的脸庞,说道:“舍不得。”

    刘静说道:“我要有这句话就够了。”

    她笑了。

    我说道:“你恨我吗。”

    刘静闭上眼,摇了摇头,说道:“我恨你做什么?这是我自找的。我对你所做的这些事,真的对不起你,害你。害死你。”

    她开始说话有点乱。

    我说道:“别喝了。别喝那么多。”

    刘静说道:“我只恨你一点。”

    刘静指了指我。

    我说道:“哪一点?”

    刘静说道:“你不喜欢我。”

    我看了看外面夜景,然后正眼看刘静,说道:“感情从来不可勉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刘静点了点头,说道:“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还是不甘心。”

    喝醉后的女孩子,脸红起来,都特别好看,天然的妆。

    刘静说道:“一切的一切,我都不甘心,在这里的一切。从事业到爱情。我败得那么的不甘心。”

    我说道:“别想那么多了,这也不算败了,你说是吧。这只是一个新的开始。”

    我还是劝她不喝那么多酒了。

    不过怎么劝都好,两人都一边聊一边喝了两瓶快见底了。

    刘静对我笑着说道:“如果你有一天在监狱真的被开除了,记得去找我,我罩着你。”

    我说道:“当真吗。”

    刘静说道:“当然不是玩笑。”

    我说道:“好,我记住了。”

    喝完了两瓶红酒,我买了单。

    刘静抢着买单,但我已经给了钱了。

    她说她下次请我。

    鬼都知道下次是哪次了。

    这么一走,如果她有了男朋友或者成家什么的,就不可能再有见面的下次了。

    不过对我来说,这也没有什么,我习惯了这种离别。

    最关键的是刘静并不是我爱的人,她身上带有一种不忠诚的特质,让我很难能真正的相信她重用她。

    她不像兰芬兰芳,不像魏璐那些。

    不过也难说,人性本就经不起考验的,谁知道现在对我好的兰芬兰芳这些人,哪天会不会变得和梅子啊,刘静啊这些出卖我的人一样呢。

    确实是喝了不少,两瓶红酒下去,头都晕了很多。

    出来了外面之后,刘静挽着了我的手,摸着额头,说道:“我晕了。”

    我说道:“确实是喝了不少,一瓶酒下去,我自己都晕了。”

    刘静看着我,说道:“我还要回去监狱,你回去吗。”

    我问道:“你回去做什么?你不是不做了吗。”

    刘静说道:“回去住。我在外面,没有住的地方。”

    刘静说着,这声音小了下去。

    我懂了,她是想要和我去睡觉。

    刘静说道:“我,我可以在你那里住一晚吗,就一晚。”

    就一晚,明天她就要走。

    我说道:“住一晚啊。”

    住一晚,这意思就是今晚会发生一些事情,我赶紧先把责任推脱:“那只有一张床哦。”

    刘静说道:“没关系的。”

    我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说,只有一张床,要是两人睡一张床上,发生了点什么事情,那我可不会负责的。

    我们做人就是不容易啊,说话都不能直截了当的说,还要这么含蓄。

    其实刘静的意思也很明白,就是说,我要走了,今晚想和你做,分手泡?

    可是不能这么直白说出来,因为怕我对她有坏印象。

    见我好像假装犹豫。

    刘静说道:“我都要走了。”

    明白了,她已经做好了献身的准备。

    不,不是献身,而是想着要睡我了然后离开。

    有些东西,所谓的得到,本身就是短暂的,曾经拥有就好了,不必长相厮守。

    硬挨说既然不能长相厮守,那曾经拥有过也好,至少没有那么多的遗憾。

    不过我觉得她可能还有另外的想法,想要通过和她睡觉的方式,想让我一直记得她。

    我看着脸色微红的刘静,说道:“那去开个房吧。我那边不方便,没有收拾干净。”

    刘静说好。

    为什么不回去宿舍呢,因为黑珍珠。

    只要在珍珠酒店宿舍那边,发生的什么事,黑珍珠全都清楚。

    我带着刘静回去,估计还没得睡,就被黑珍珠闯进来了。

    刘静身材高挑,样貌出众,青春潮流,除了胸比较小,一切都是极好的。

    反正睡了也不用负责,这种两情相悦的事情,干嘛不做呢。

    我和刘静上了车,让司机开车到了前面几条街的属于四联帮管区的市中心那一带找了一家四星级的酒店。

    接着和刘静上去了。

    开了一间房,两人进去。

    进去就啃到了一块。

    她身上的香水味真是撩人。

    让我欲罢不能。

    亲过了之后,我抱着她,说道:“让我看看你。”

    让我看看你身体。

    她脱掉了,然后关了灯,在我耳边说道:“即使离开了,我也希望你永远记得我。”

    醒来的时候,外面太阳照晒着窗帘,窗帘变得很亮。

    时间是十点整。

    刘静已经离开了,仿佛从来没有和我睡过,仿佛昨晚的就是一场梦,但是枕边还有她的发香。

    徐男找了我,对我说刘静辞职了。

    我说道:“走了,就走了吧。”

    徐男说道:“特地和你说一下,担心你会怪我。”

    我说道:“她找了我吃饭,和我说了。说她有还有更好的事情要做,更远大的理想目标去完成。就是她走了,我能怪你什么。”

    徐男说道:“听说管理局准备下调令了。”

    我说道:“又是听说。不会来真的。”

    徐男问道:“监狱长还没找你聊?”

    我说道:“没。”

    徐男说道:“她现在挺看重你的,难道她不管了。”

    我说道:“你又知道。”

    徐男说道:“当然知道。不过我知道你靠近她也是有目的的,她自己也是知道。”

    我说道:“嗯,她在测试我和贺芷灵是不是真的闹翻了。”

    徐男说道:“如果贺芷灵不把你搞下去,这是不是就露陷了?”

    我说道:“好了,别问那么多了,看着就是了。”

    桌上的电话响了。

    我接了一下电话,然后对徐男说道:“她找我了。”

    徐男问道:“监狱长吗。”

    我说道:“对。”

    去了监狱长的办公室。

    监狱长把玩着手中的一串佛珠,这次她不倒茶了,一边把玩着佛珠,一边看着我,也不先开口说话。

    我打了招呼之后,她也不说话。

    我问道:“请问监狱长找我有什么事?”

    监狱长把佛珠戴在了手上,然后说道:“听上面的人说,你准备要被撤了。”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消息,这监狱里现在每天有人和我说这个。这种东西监狱长你应该知道才是啊。”

    监狱长说道:“管理局的人,是谁的话,我们基本是知道的,可这些东西不能明说出来。到底谁搞你的,你很清楚了。”

    我咬咬牙,假装愤愤地说:“除了贺芷灵还有谁。”

    监狱长说道:“我以为你不知道。”

    我说道:“我当然知道。”

    监狱长说道:“如果她真的让人撤了你,那你怎么办。”

    监狱长盯着我的双眼。

    我说道:“如果她撤了我,我就把这件事捅出去,说她搞我要五十万,我不给她,她就找人搞了我。”

    监狱长说道:“证据呢!”

    就知道她要问这个。

    我小声了下去:“我,我没拍到。那时候没有拍到。”

    监狱长说道:“那你怎么搞她?”

    我说道:“如果这么把这件事闹出去,有关部门下来查她,一查她准出事。”

    监狱长说道:“你觉得有关部门会帮着你查她吗?可能都是她认识的人了,还查她吗?你自己都没有证据,他们更加没有证据。到时候人家贺芷灵一口咬死没干过这种事,你能怎样?就凭你几句话,那些人就下来逼着贺芷灵自己开口说她逼你要钱?不给钱就把你给撤了?”

    我小声道:“我,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监狱长说道:“你知道怎么办怎样去做,可是你偏偏不做!”

    我说道:“我不知道。”

    监狱长说道:“凑够五十万给她,然后拍下她收钱的视频做证据,一招就把她搞死!身败名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