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5章 交往的阻力
    监狱长笑了笑,然后看着我,那微笑的表情中,带着十分不相信的意味。

    我只能装傻,我还能怎样。

    监狱长问我道:“贺芷灵打电话给你说要五十万。”

    我说道:“对,她说要我这么孝敬她。她说她要去玩,要我给她钱,五十万。”

    我重复说道。

    因为我知道监狱长是在测试我,想要看我是不是在撒谎,只要我表现出来很慌张的样子,她都能看出来我是假的,我是在骗她的。

    监狱长说道:“又是五十万?”

    我说道:“对的,又是五十万?”

    监狱长说道:“钱呢。”

    我说道:“我不知道。她总是觉得我在监狱里很能搞到钱的样子,实际上我真的没有钱。”

    监狱长说道:“真的没有钱,还是假的没有钱。”

    我说道:“真的是没有钱,我交上去的钱实在是太,太多了。”

    我假装不好意思看她。

    的确是这样子的,我交上去的钱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是监狱长和监狱的各位领导的那一份,都已经够多了,再加上贺芷灵的那一份,真的是要人命,那是一共多少钱?监狱长你知道那一共要多少钱吗。

    监狱长自然知道多少,她自己收的那一份都让人有够受的了,更不要说什么别人要的。

    监狱长问道:“最近这段时间,难道你们就没有捞到钱吗?”

    我说道:“监狱长,是捞了那么一点钱,但是也不是很多啊,也就那么一点。平时分的,用的,给姐妹们的很多了,所以剩下来的,也真的没有那么多。”

    监狱长问:“真的没有那么多?这两个字真的?是我逼你要吗?”

    我说道:“不是不是,我当然不是别的意思了监狱长,只不过我是说真的没有搞到什么钱。”

    监狱长问道:“没有多少,那是多少?”

    我说道:“几万块钱,我们监区。”

    监狱长问:“几万?才几万?”

    我说:“对,几万,真的是才几万。”

    监狱长不高兴道:“几万能拿来做什么!”

    我说道:“这已经是我们的最大极限了。”

    我面露难色。

    监狱长十分的不爽的神色。

    过了一会儿,我说道:“监狱长,这真的是我能做到的最大的极限了。”

    监狱长说道:“几万块。没用!”

    我低着头。

    不知道她是骂我没用,还是几万块没用。

    其实我可以理解为,骂我没用,同样也是骂我拿到的这几万块钱是没用的。

    毕竟我开口的是人家贺芷灵说要的是五十万,而我说的拿到的这几万块钱,有什么用呢?

    监狱长说道:“想办法凑够一笔钱。”

    我问道:“多少。”

    监狱长说道:“当然是五十万!”

    我说道:“监狱长,真的十分抱歉,我做不到。”

    监狱长说道:“你做不到,那就别干下去了!”

    我说道:“监狱长,我真的没有办法!”

    监狱长说道:“不要干下去了。回去。”

    我无奈着。

    监狱长说道:“这可不是我逼你,是贺芷灵逼你的。你自己记住了。”

    我说道:“监狱长,帮帮我。”

    我当然是假的求救。

    监狱长说道:“我帮不到你,你自己想办法吧。”

    我说道:“监狱长!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监狱长说道:“我也没有办法。”

    看起来,监狱长很决绝的样子。

    我求了她两遍,她都是十分决绝的样子。

    那既然那么决绝,那就没有办法了。

    估计这老谋深算的老家伙在想着贺芷灵如果在要不到钱,是不是真的要对付我,看贺芷灵怎么对付我,或者是想这么拖着,逼我自己搞出五十万出来。

    回去后,我跟贺芷灵打了一个电话复命,说监狱长决绝的不给我钱,不给我五十万,说让我自己想办法。

    贺芷灵说道:“她在试探。”

    我说道:“我也想到了。两个原因嘛。一个是逼着我自己弄钱出来,另外一个,估计就是等着看好戏。她不想给我钱,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要对付我。”

    贺芷灵说道:“老奸巨猾。”

    我说道:“她不给钱了,那是肯定的了,那怎么办?”

    贺芷灵说道:“调你下去,做分区监区长。”

    我说道:“你不是开玩笑吧。”

    贺芷灵说道:“不是。”

    我问道:“你不是来真的吧?”

    贺芷灵说道:“来真的。”

    我说道:“这不是演戏吗,你来真的?那怎么行。”

    我这个总监区长做的好好的,当然不乐

    意退下去。

    贺芷灵说道:“就是演戏。”

    我问道:“怎么演?”

    贺芷灵说道:“我让管理局的人传出消息,要把你总监区长撤了的消息传到监狱里,让监狱长这些领导知道。监狱长会以为我要来真的。”

    我问道:“你让监狱管理局的谁来搞定我?”

    贺芷灵说道:“我自有人在那里。”

    我问:“这么说,监狱长也有人在那里。”

    贺芷灵说道:“都有。”

    我说道:“管理局也分成了两个帮了。”

    贺芷灵说道:“你知道。”

    我说道:“我猜测的。每个地方都有这么样子的吧,就像我们在监狱里,分成了我们两个集团,你和监狱长两人一人一个集团。”

    贺芷灵说道:“放出风后,监狱长会找你。你再假装出很急的真的要被开除的样子,求她救你。让她给你钱。。”

    我说道:“好复杂,能不能简单点,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我又不是个演员,别设计那些情节。”

    贺芷灵说道:“人生如戏。全靠演。这点都骗不了她,你还怎么在监狱混下去。”

    我说道:“我刚才说的那个是歌词。”

    贺芷灵说道:“等着她自己找你。”

    我说道:“知道了。”

    下班后,我回到了宿舍,给彩姐打了电话。

    彩姐接了我的电话。

    我问她在哪。

    彩姐说道:“回家休养了。”

    我说道:“哪个家?”

    彩姐说道:“怎么了,想来看我。”

    我说道:“对,我想去看看你。”

    彩姐说道:“不用了。”

    我说道:“你的脚怎样了。”

    彩姐说道:“恢复中。”

    我问道:“到底在哪里,哪个家?”

    彩姐说道:“我说了不用了。”

    我说道:“干嘛这么怕?我带人去,他们见到我又怎样。想直接开打开杀也行。”

    彩姐说道:“你没好好听我和你说的话。”

    我说道:“彩姐,干嘛那么怕他们呢,我都不怕。”

    彩姐说道:“别再来给我惹麻烦了。我很好,谢谢你的好心了。”

    彩姐挂了电话。

    我愣了半晌。

    想着再打电话过去,可是想想,何必又这么的自讨没趣。

    洗澡后在床上躺着了一会儿,我觉得我还是不能那么的无情的,虽然彩姐可以这么这种态度对我,但是她毕竟豁出命救我,发动了全部的她的能量和力量来救我,我怎么能只是因为她几句话就去生气。

    毕竟她也是真的担心我找她会给她和我自己带来麻烦。

    林斌和霸王龙都盯着呢,我和他们是死敌,而彩姐却和我关系那么好这怎么行。

    这就像是令狐冲和任盈盈?

    或者是曲洋和刘正风?

    反正是两个对敌的派别的作为朋友走到了一起,基本就是遇到很大的阻力。

    正如黑珍珠说的,如果不是看在彩姐能给他们集团带来那么大的利益,林斌那家伙早都整死彩姐了,哪还只会斩掉一根脚指头而已呢。

    我给彩姐发了一条信息,告诉她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的话就和我说,我一直会站在她的身旁,我会马上过去她的身边。

    新监区那边,基本没动静了,被徐男派过去的人成功的让她们的女囚和她们的狱警对抗了起来,她们也捞不到比我们更多的钱,所以她们孝敬监狱长那边的钱也没有那么多了。

    而监狱长自然不会再跟我要什么钱,因为我一直跟她喊苦,她也站在了我的立场这边为我着想了一些天。

    只不过这老家伙现在对我可不满意了起来,因为她觉得我连区区几十万都不能从监区里那么多女囚这头上捞,她对我有意见得很,想看看我怎么和贺芷灵交差那五十万。

    至于小凌,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新监区那边是混得怎样了,因为她这段时间从来没有联系过我。

    不过,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搞不好她现在已经和新监区长称兄道弟了呢,不,说错了,应该是称姐道妹了。

    所以我不需要太担心她。

    贺芷灵果然去管理局找了人施行了我们的计划,监狱里有人开始传出流言我得罪了某某高层领导,即将要被调下基层干活了。

    这消息,还是徐男找的我说的。

    徐男直接到了我办公室,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说道:“我得罪了某些人了吧,她们说的是。”

    徐男问我道:“得罪的某些人是哪些人?是监狱长吗?”

    我没有回答徐男。

    徐男说道:“是监狱长吧,没有喂饱她,所以她要你滚蛋。”

    我说道:“重要吗。”

    徐男说道:“当然重要,你不在了,我们怎么办?我们整个集团都会崩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