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4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彩姐对我说道:“能帮我削个苹果吗。”

    我看着她床头的一些水果。

    我拿了一个苹果,然后削皮。

    我不大会削皮,削的苹果看起来不是很好看。

    彩姐拿过去,吃了起来。

    我说道:“刚才心里急,来得紧张,什么都没买,水果都没买就进来了,真的是十分抱歉。”

    彩姐说道:“我知道你心里记得我就好。”

    我自己也削皮了一个苹果,吃了起来。

    彩姐说道:“烧车厂是谁的主意?”

    我说道:“当然是黑珍珠的主意,不过薛羽眉也是功不可没,但不是我的主意。”

    彩姐说道:“黑珍珠果然难对付。”

    我说道:“你们的林斌也很难对付。”

    彩姐说道:“彼此。”

    我问道:“那走私车车厂你也有份?”

    彩姐说道:“没份。可这些都是集团的。”

    我说道:“哦,所以你没那么心疼。”

    彩姐说道:“他们呕心沥血做起来的车厂,让你们一把火烧了,霸王龙对你有多恨你自己想吧。”

    我说道:“我知道。但真不是我干的。”

    彩姐说道:“他抓你是为了想拿你来做要挟,让黑珍珠赔偿。”

    我说道:“我知道啊。”

    彩姐说道:“你只知道了一点。”

    我说道:“什么意思呢。”

    彩姐说道:“你只知道你被抓了,是他们拿你来做要挟的筹码。可是你不知道你落入了他们手里你的下场多半就是死了。”

    我问道:“那么严重?”

    彩姐说道:“你以为林斌和霸王龙是那种和你们说话算数的人吗?他们会利用你来跟黑珍珠谈条件,从开始要钱,到要地,到各种条件。直到有一天你变得没有了利用的价值,再把你弄死了。他们多恨你,尤其是霸王龙。”

    我说道:“有没有那么狠。”

    彩姐说道:“所以我才这么来救你。当时车厂被烧了之后,我们高层开会,主意是霸王龙提出来的,本来是要抓薛羽眉,薛羽眉太狡猾,很难抓。不像你那么傻,那么容易被抓。我一直反对他们抓你,但他们还是这么做了。”

    我这才明白自己当时所面临的是多危险的境地。

    我说道:“谢谢你了。”

    彩姐说道:“早点离开吧,他们会派人来看望我。不想让他们见到你。”

    我问道:“那以后他们还会抓我吗?”

    彩姐说道:“这点我就不清楚了。我觉得还是会的。”

    我说道:“哦。那你不恨他们吗?”

    彩姐说道:“恨?恨有用吗?我需要的是什么你心里比我清楚。”

    我说道:“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彩姐说道:“以后也少点来找我,别见我了。我们最好以后做陌生人。”

    我问道:“最熟悉的陌生人?”

    彩姐说道:“最熟悉谈不上。”

    我说道:“好吧,那我走了,再见。”

    她扭头别处,把苹果核扔了垃圾桶。

    我离开了她的病房。

    无论怎样,知道她没死,这就够了。

    我的心虽然为她救我而受伤感到不安,但好过她为了救我而被弄死了。

    我给黑珍珠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了彩姐受到的林斌的处罚。

    黑珍珠说道:“彩姐这么做,林斌心里一定和霸王龙差不多一样的愤怒。可是他不对彩姐下杀心,肯定是因为彩姐对他还很有利用价值。”

    我说道:“对,彩姐也是这么说的。”

    黑珍珠说道:“心安了?”

    我说道:“不知道。她在那边,感觉始终都安不下心。”

    黑珍珠没等我说完,直接就挂了电话。

    我的手机嘟嘟作响。

    原来是我还没挂电话,贺芷灵给我打来了电话。

    我接了电话:“表姐,什么事啊。”

    贺芷灵说道:“找点钱花花。”

    我说道:“你不缺钱。”

    贺芷灵说道:“天下谁不缺钱。”

    我说道:“刚从黑珍珠那里弄到几百万,你花光了?”

    贺芷灵说道:“监狱长的五十万。”

    她惦记着监狱长那五十万呢。

    不过,我觉得监狱长肯定不会愿意给那么多,五十万呢,疯了啊。

    我说道:“怎么可能有五十万呢,她不会给的,五十万,开什么玩笑。再说了,即使弄到五十万,凭什么我给你那么多,难道我不赚点钱吗?”

    贺芷灵说道:“我要二十万。”

    我说道:“唉,问题是她给不给啊。”

    贺芷灵说道:“用点脑。”

    我说道:“真的很难。再说了,我如果搞到了钱,事情却没办成,那不是要和她闹僵?和她闹翻起来。对我没好处啊。”

    贺芷灵说道:“骗,继续骗。你拿到了钱我教你怎么骗。”

    我说道

    :“我觉得我真的很难做到。”

    贺芷灵说道:“她平时跟你怎么要钱?你送了多少钱给她。”

    听贺芷灵这么一说,我马上想到那老毒蛇老女人不知道从我那里搞了多少钱,而且一次比一次多,几十万几十万的,让我和新监区那边的拼,拼死拼活的送钱给她,是时候让她吐出来了。

    我说道:“好。我努力吧。”

    上班的时候,我找了监狱长,见到监狱长后,我马上说道:“监狱长!来了来了!来了!”

    监狱长一脸的纳闷:“来什么了?”

    我说道:“贺芷灵给我打来了电话了,说她现在缺钱了。”

    监狱长说道:“打电话来?不是当面说?”

    我说道:“对啊,她打电话来,说想去国外旅游十几天,出去买买东西散散心,让我这边搞点钱给她。我说我没钱啊,她说让我自己想办法。我说我想办法也是没办法,她说让我从女囚身上想办法。”

    监狱长说道:“这种无耻的话都说的出来。”

    实际上,监狱长才是最无耻的那个,从女囚身上捞钱,只有监狱长这帮人才说的出来。

    我说道:“确实是,这种无耻的话都说的出来,真不是人。”

    对,我就是在骂监狱长。

    一会儿后,她说道:“她怎么说要钱的?”

    看来监狱长真的早已相信我和黑珍珠已经彻底的翻脸了,所以才这么问。

    我说道:“说她想去玩,没有钱玩了,要问我要钱。”

    监狱长问:“理由?理由是什么。”

    我说道:“她只说她想要钱,她可不会管其他的那么多。”

    监狱长说道:“她只是说她想要钱,不会管其他的那么多?她就是要钱,其他的不会管?”

    我说道:“对,什么都不管。”

    监狱长说道:“她就这么说?”

    我说:“对,她就这么说,只要钱,其他的不管。”

    监狱长咬咬牙说道:“狠。”

    我说道:“对啊,在钱面前,很少有人不狠的。”

    监狱长说道:“你什么想法。”

    我说道:“我,我不知道什么想法。我没有想法。”

    监狱长盯着我。

    我假装不敢看她,看着地上。

    监狱长说道:“你没有想法?”

    我说道:“我我,我是没有想法。”

    我甚至假装结巴了。

    监狱长说道:“你和我说明白!”

    我看着她威严的威胁我的样子。

    我说道:“我说什么明白。”

    监狱长说道:“她这么要挟你,你就这么乖乖的就范,没有任何的想法。”

    我说道:“对,我没有任何的想法。”

    监狱长说道:“你甘心?”

    我说道:“监狱长,这不是我甘心不甘心的问题,关键是我真的没有任何的办法。真的没有任何的跟她对抗的能力!”

    监狱长问道:“你想和她对抗。”

    我说道:“对。可是我没有能力。”

    监狱长问道:“你有什么能做掉她的想法吗。”

    我说道:“我有,可是我做不到,所以我说我没有能力。”

    监狱长说:“你说说看。”

    我说道:“给钱她,我拍下视频,然后用这些证据弄死她,可是我没有这个能力,所以我说我没有想法。”

    监狱长说道:“这就是想法啊!”

    我说道:“什么叫这就是想法。”

    监狱长说道:“你这个主意,就是很好的想法,很好的主意。”

    我说道:“然而又有什么用?我做不到。”

    监狱长问道:“你是指什么方面。”

    我说道:“其实你知道的。”

    监狱长是肯定知道的,然后说道:“我和你想的一样,拍下来这些视频后,作为证据弄死她。”

    我说道:“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我做不到。”

    监狱长说道:“你做得到。”

    我说道:“监狱长,我真的做不到。”

    监狱长直接问重点:“多少钱。”

    我不说话,假装表现出很为难的样子。

    监狱长说道:“你不过是一个监区长,她还能为难你要多少钱。”

    我说道:“对啊,我只不过是一个监区长,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为难我要那么多钱。”

    监狱长问道:“多少钱。”

    我假装不说话,很痛苦的样子。

    监狱长说道:“说啊,多少钱。”

    我欲言又止,一会儿后,才痛苦的说道:“她说五十万。”

    说完我声音小了下去。

    监狱长一拍桌子:“你说什么!五十万!”

    我说道:“嗯,是五十万。”

    监狱长说道:“五十万,她疯了吗?”

    我说道:“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疯了,反正她就说是要五十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