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6章 婚姻出现问题
    安百井说道:“严重?什么严重?要离婚吗。”

    我说道:“离婚的话现在都离了。”

    安百井问:“你又说严重,比离婚更严重还能有什么。”

    我说道:“因为对你很生气,找机会毒杀你,然后自杀,一家三口共赴黄泉。”

    安百井眼睛都睁大了,嘴巴也张开了,半晌后,说道:“怎么,怎么可能会呢。”

    我说道:“按照慧彬那种人的性格来说,要毒杀你,一家人共赴黄泉,的确不可能会的,所以,只剩下两种可能了。”

    安百井问:“哪两种。”

    我说道:“要么分,要么忍着和好。如果分的话,有两种可能。如果忍着和好,也有两种可能。”

    安百井说道:“你说啊!”

    我说道:“如果要分的话,两种可能,一个是现在分,但是现在明显还没看到分的节奏。那就是以后分,可能等到生了孩子,或者是别的时候,我也搞不懂了。”

    安百井说道:“干嘛不现在分。”

    我说道:“都要生了,怎么分?你让人怎么说她?你让人怎么看她?你让她现在怎么分出精力来和你离婚。现在的精力,应该用在孩子身上吧。”

    安百井赞同我:“这倒是啊。”

    我说道:“第二个,就是忍辱负重,忍着和好。也是两种可能。第一个,真的咽下去这口气,睁只眼闭只眼,这次的跟出来,只是为了吓唬你,然后看看你会不会改,如果不改,忍忍也过去了,毕竟她知道你对她的好。第二个,看你的表现,你还继续寻花问柳,她咽不下去这口气,然后和你分手,离婚,孩子自己带。”

    安百井低着头:“她是这么想的吧。”

    我说道:“她怎么想,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只能分析啊。其实我觉的现在不该去考虑她想什么。”

    安百井问道:“那该考虑什么啊。”

    这家伙真的是六神无主了。

    我说道:“你要改啊!”

    安百井说道:“都这样子了,怎么改啊。”

    我说道:“你觉得能改就能改,你觉得不能的话,我也是没办法了。”

    安百井说道:“我已经搞三搞四被发现了,现在就只有两个结果,要么分,要么忍着好。”

    我说道:“对,但是你也可以有两个选择,要么继续玩,要么从此回归家庭做个好人。她现在没有直接撕破脸,可能就是想看你的表现,如果你表现好,那就不会和你分,不会和你离,如果你表现不好,直接分,直接离。你知道她养个孩子并不难。你想和她离婚吗。”

    安百井说道:“废话,当然不想。”

    我说道:“那要该怎么做,你自己心里明白。”

    安百井抽着烟,一下子扔掉了烟头,然后捂着头,摩挲着脸,说道:“我也真的是活该,我该死。”

    我说道:“像你这种人,我在监狱见多了,真的。她们死到临头,或者是在坐牢的时候,特别终身监禁,她们更是后悔,说她们后悔。实际上说真的,她们做这破事犯罪的事的时候,真没有后悔,只是她们害怕承担责任,害怕受到处罚,她们才后悔,有个屁真的后悔啊,如果真的觉得后悔,觉得自己不该这样,想当时为什么明知道这样子,还要这么做呢?”

    安百井扔掉烟头,狠狠的踩了一脚,说道:“我要怎么办。”

    我说道:“改过自新,等待她心灵对你的判决。你看她没有直接和你发火,和你吵闹,说明她还是可能给你机会的,这就看你自己好好把握了,如果你不好好把握,自己搞砸了,那不关别人事。”

    安百井点着头。

    我问道:“那我问你,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安百井问:“我什么到底怎么想的。”

    我问道:“你到底想要好,还是想要分要离婚。”

    安百井说道:“废话,当然要好啊!”

    我说道:“你要好,也不是不行,关键看你自己怎么做啊?”

    安百井说道:“我怎么做。去道歉?”

    我说道:“道歉?我觉得不道歉的好。”

    安百井问道:“做错事了,为什么不道歉呢?”

    我说道:“她都没问起,你这突然的一个道歉,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吗。”

    安百井说道:“她不问,不代表她心里不知道我干了对不起她的事啊。”

    我说道:“所以你更不该道歉。她不

    问,不追究,不责怪,你道歉干嘛?再说了,你道歉根本没什么卵用。”

    安百井说道:“那怎么办。”

    我说道:“如果真的表示悔改,用嘴是不行的,要用行动。慧彬是个聪明聪慧的女子,她不问,不追究,不哭不闹,不责怪,我估计她心里可能想着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还有婚姻,忍下去了。当然你平时对她挺好,她还愿意留在你的身旁,所以她追踪到了你在外面乱来,可是她却不闹,她还想和你走下去,只不过用这样的方式让你知道她已经发现你在外面乱来了,同样,这样的方式只不过表达她的不满。她可能给她自己机会,也是给你机会。对于一个快生的女人来说,她考虑的远远比你考虑的东西多,家庭压力了,父母那边,同事朋友亲戚啦,都在看着她,最最主要的还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谁想让自己孩子生下来就是单亲带大?”

    安百井一边认真听,一边认真给我倒酒:“对对对。”

    我说道:“所以你该做的就很简单了,好好的改了,每天下班后,老老实实去陪着她就好了,然后对她好,不要再出来玩了。”

    安百井说道:“好,好。”

    我喝了一杯酒,他又给我倒了一杯。

    我看着安百井,我觉得这个家伙无法做得到对慧彬的忠贞。

    也许现在知错了,他害怕离婚,害怕慧彬对他死心了,从而离开了他,所以他现在表现得可能真的很好的样子,但我觉得他不会改得了,狗改不了吃屎,现在改了,过不了多长时间,或许几个月,或许一年,或许几年,他还是跑出来外面乱来。

    我想了想我自己,如果我这样的人,和一个女人结婚了,在一起了,我能保证对她忠贞吗?

    我也搞不懂我能不能做到。

    安百井问道:“干嘛这么看我。你这么看我,让我心里慎得慌。”

    我说道:“慎得慌,你自己不做坏事,你自己怎么慌?”

    安百井说道:“我是想让你帮我去和慧彬说说话。聊一聊,让她知道我还是很爱她的,让她知道我从来没忘过她,也没想要要变心。”

    我说道:“你说的这个意思,就是说你这个人是会出轨,但是不是心理出轨,而是身体出轨而已。”

    安百井说道:“对对对。”

    我说道:“那你让慧彬也身体出轨试试,你接受得了吗。”

    安百井说道:“我说了不要这么比喻!”

    我说道:“我觉得你这样的人,可能这段时间你真的会悔改,但是再过一段时间,等过去了,你觉得慧彬忘记了这个事,你可能又要出去乱来。特别是在有了孩子之后,慧彬以后的时间和精力更多的放在照顾孩子身上,到时候你又说哎呀谁让她总是不理我的什么的,然后又借口出去乱来。还有更长远的将来,慧彬变老了,丑了,没现在这么有气质没有那么靓了,你还是一样的守不住自己出去。”

    安百井点了一支烟,沉默了一阵,然后说道:“我觉得你说得很对,我根本是控制不了自己,管不住自己,我就是个禽兽。即使将来会悔改了,过一段时间我的确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特别是很久的以后。我都不敢想象以后到底是怎么样的了。”

    我问道:“真管不住自己?”

    安百井点了头。

    我说道:“那也没办法了。”

    安百井问我:“什么意思,要我离婚了吗。让我主动去离婚的意思吗。”

    我说道:“实际上,慧彬比我更清楚你的为人。想当初你追求她的时候,刚和她恋爱,不,是她追求你的哦。那时候她追求你,然后你到处乱玩,也没把她当真,后来和她在一起,你还是在外面乱来,女人天性敏感,我不相信她不知道你在外面玩。可是女人啊就是这样子的,认了你了就是你了,然后她已经做好了一个心理准备,就是被你伤的心理准备。”

    安百井问:“做好了被我伤透的心理准备?什么意思。”

    我说道:“她都知道你是这样子的人了,所以她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果你偶尔出去偷偷腥,只要不彻底的对她不理不管不要她不夜不归宿,她还是忍得了的。可是你表现得太过分,让身边的人全都知道了你这些出去鬼混的破事,她会有舆论压力啊,道德压力啊,而且她自己更加的心理压力啊,她难受啊,自己老公总是这样子,不难受吗。”

    安百井说道:“你是说如果我偶尔的出去玩一次,她不说什么,但是我老是出去,就会真的要和我离婚了她,是吗。”

    我说道:“你说的偶尔是多久?”

    安百井说道:“几个月吧。”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了,反正啊,你的婚姻到底怎样,你自己看着办吧。你如果想要她真的离开你,你就继续玩吧,你想要她不离开你,就好好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