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1章 砸修理厂的计划
    遵黑珍珠的命,我拿着有五百万的卡去给了贺芷灵,贺芷灵同意了黑珍珠的条件。

    五百万进账,贺芷灵得意的把卡放进了口袋。

    我说道:“这下满足了。”

    贺芷灵说道:“她还没完。”

    我说道:“她肯定没完,她咽不下这口气。”

    贺芷灵说道:“随她。”

    我说道:“我不劝阻你们了,你们就使劲的斗吧,努力斗,反正啊,要有一边死了为止。”

    贺芷灵问:“我死还是她死。”

    我说道:“我怎么知道?”

    贺芷灵问:“你想我死还是她死。”

    我说道:“我谁都不想。”

    贺芷灵问:“如果一定要选择一个。”

    我说道:“那我死行了吧。”

    我站起来走了。

    李姗娜出院了,我带着她回去了监狱,她现在出去,也是要监狱长的每次批准才能出去的。

    带回去到了她的阁楼后,她愣愣的站在阁楼上,看着窗外远处的郊外的世界。

    今天天气很好,万里无云,这在阴雨绵绵的初春,真是个好得不得了的大好天气。

    李姗娜侧头看了看我,说道:“好想出去。”

    对,谁都想出去。

    在这里,什么都没有。

    在外面,花花大世界,即使关在酒店房间里,还有电脑,电视,红酒,浴缸,化妆品,各种享受。

    我说道:“我去和监狱长谈谈。”

    李姗娜伸手过来,想要拉我的手。

    我伸手过去给她牵住了。

    李姗娜拉着我靠近了她,她轻轻的靠在了我的胸口上,对我说道:“我真的不想一辈子都关在这个地方。”

    我说道:“我会把你弄出去的,相信我。”

    她嗯了一声。

    自由的我们,当然无法想像被监禁的滋味,尤其是这么关着,常年被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出来的那滋味。

    对于其他的女囚来说,至少知道自己能关几年,被关几年,而李姗娜,真的不知道他要被关几年了。

    去找了监狱长,和监狱长说了李姗娜回来了,请示下一步该怎么做。

    监狱长一听到李姗娜的名字,气不打一处,说道:“先让她在阁楼关着几天再说。”

    监狱长说关着几天,可能就是要关着一段时间不让出去了。

    因为现在也是在她气头之上。

    我说道:“监狱长,这么做我们是理亏的。”

    监狱长怒道:“亏就亏!她又要自杀吗?”

    我说道:“倒不是,而是说当时我们毕竟和她说好了的,这就好比当时签订了合同,我们要履行我们的合同和承诺。如果不是这么做的话,以后她不相信我们了,我们从她那里搞到钱也很难啊。”

    监狱长说道:“她不是没钱吗,既然没钱,就别搞了。”

    我说道:“她倒也不是说没钱,不过我和她聊了一下,她说她现在真的没钱了,她的钱都是她的家人拿着。因为她没有了自由,担心她拿着钱被别人剥削敲诈,所以她的那些财产基本家里拿着。”

    监狱长说道:“你信她?我可不相信。”

    我说道:“监狱长,我也不相信。可是我出去了之后,看到她做了几件事,我不得不信。”

    监狱长问我:“什么事。”

    我说道:“不是出去了吗,然后出去后,她要找地方住什么的,我都给安排了,然后还要找人来看着她。吃喝拉撒睡,包括看守她的人,这些钱都是她出的,她有些天,甚至让我买泡面来给她一箱放着。”

    监狱长皱起眉头:“真的假的。”

    我说道:“真的啊。”

    监狱长说道:“她吃泡面?”

    我说道:“因为可能是那些钱花完了,而没到下个月她家人给钱的时间,那和其他的女囚一样,都是家里每个月固定给她们钱,到了家里给钱的时候才有钱用,家人没给钱的时候就没办法了啊。那只能这么先忍着。再说每个月她出去,花销真的是很大的,都是要她精打细算来扛着。”

    监狱长说道:“如果没钱的话,对我们来说也没有什么用。没钱我们就不能从她身上捞到钱。”

    我说道:“监狱长,她说的话就是她会和家人沟通,然后每年出去的钱,包括监狱里要花的钱,她还是要给的。所以我们最好和她搞好关系,履行我们的承诺,毕竟来日方长,而且别的女囚也看在眼里,我们想要搞钱,做生意,那就只能这么做。”

    监狱长说道:“你安排吧。”

    我说道:“是,监狱长。”

    这老毒蛇终于被说通了。

    她又说道:“我看了一下,那阁楼租期还有一段时间才到,到时候我肯定剥削她一次!”

    &nbs

    p; 我说道:“我打探一下,看她能承受的住的范围是多大的,然后我们敲她一笔。”

    监狱长说道:“别说的那么难听。我们要的只是租金。”

    我哦的一声点头。

    监狱长又说道:“还有,是我要的租金,不是你。明白吗。”

    看来这老家伙还分的很清楚,租金是她的,我没有份。

    我笑笑,说道:“小的当然明白,只不过我是帮监狱长您注意一下。”

    为了和她搞好关系,搞得老子跟个狗奴才一样的伺候她,卑躬屈膝,就差端屎端尿了。

    监狱长挥挥手,说道:“让她出去吧。”

    我说道:“是,监狱长。”

    回去后,我和李姗娜说了,她又能出去了。

    李姗娜高兴的笑了一下,然后抱住了我:“我就知道你肯定能办成。”

    多有成就感,让我有种英雄救美的感觉?

    管它是不是英雄救美,我只知道我这么帮李姗娜的话,我能从李姗娜那里得到两样我想要的东西,第一,钱,第二,她的身体。

    带着李姗娜出去了酒店了那里。

    许久没和她亲热,迫不及待就抱着了起来,一番折腾,心满意足的躺在床许久不起来。

    薛羽眉找了我。

    打电话让我过去她那里,我问过去干什么,她说你赶紧过来,带人过来。

    这已经是大晚上的九点多,带人过去?要开战吗。

    我问她带多少人过去。

    她说带百把人。

    我跟强子说了。

    强子找了人,等会儿一起过去,我则是先打车过去环城那边,在薛羽眉的酒店的办公室见了薛羽眉。

    我见到薛羽眉,马上就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薛羽眉只说了三个字:“四联帮。”

    我就猜到多半和四联帮有关。

    我问道:“四联帮踩过来了?草他们这帮家伙。”

    薛羽眉说道:“我们要过去踩他们。”

    我说道:“不是吧?真的假的。”

    薛羽眉说道:“平时都是他们踩我们,也该轮到我们踩他们一次了。”

    我说道:“怎么踩?”

    薛羽眉说道:“在绕城河口的一段码头那里,有个汽车处理厂,上去就是二手汽车的那个商场。知道吗。”

    我说道:“知道,就是以前龙王搞的二手汽车,结果和四联帮打得不亦乐乎起来,然后后来打败了,就做不起来了。”

    薛羽眉说道:“那汽车修理厂里面很多汽车,都是用船从海上拉过来的,进入了内河之后,到那修理厂卸下来。”

    我问道:“什么意思啊。”

    薛羽眉说道:“就是走私车的意思。”

    我说道:“我靠,四联帮这帮人脑子真好使啊,还搞起了走私车,发财了吧。”

    薛羽眉说道:“一部市场价一百万的豪车,他们卖不到三分之一的价钱。”

    我问道:“能赚吗?”

    薛羽眉说道:“那些车本身是有问题的,可能是拆了零件回来才组装的,有的甚至是拆散了,到了这里才组装。”

    我问道:“那这车安全吗?”

    薛羽眉问道:“肯定不会比正规的车安全。”

    我问:“那会有人买吗。”

    薛羽眉说道:“开在路上没出现什么问题的话,还是有人买的。你知道很多人很要面子。这一百万的市场价的车,可能卖更便宜,不到三十万。短短的一段时间,他们打着二手车的幌子,却能把这门生意做大了起来。厉害。”

    我说道:“然后呢。我们要过去砸了他们?”

    薛羽眉说道:“是砸了后再烧了他们厂。”

    我呵呵一声,说道:“那可真的是要搞大的了。黑珍珠知道这个事吗。”

    薛羽眉说道:“我已经和她说了,她同意了。”

    想来,薛羽眉和黑珍珠,胆子比我这个男的还要大,直接要我们带人过去砸了烧了人家的厂,这可是大件事啊,可能还要上新闻的事。

    我说道:“砸了可能没什么,但是如果打死了人,出了人命,烧了起来的话,搞不好就闹得很大,上电视了。”

    薛羽眉说道:“一个非法走私车的车场烧了,有谁会管?那些部门那些管理的,躲都来不及。”

    我说道:“管的确不太可能会管,但最好不要搞出人命,那很麻烦。”

    薛羽眉说道:“我知道怎么做。”

    我说道:“你跟手下们说一下,让他们注意一点,进去了不要弄死人。”

    薛羽眉说道:“遇到负隅顽抗的,那就没办法了。”

    我说道:“那还是要手下留情一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