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1897章 被黑珍珠扇巴掌
    我已经的确是问了李姗娜好多次关于她为什么会进来的原因了,但是她每次都不想说。

    她说得对,首先第一点,你所刨根问底想要知道的东西,就是别人痛苦的根源。

    其次,她也真的有难言之隐。

    有些东西确实是见不得人的,既然见不得人,就不能说了。

    还有一点就是我知道了对我可没有任何的好处。

    可我确实想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如我所知道的那样,和大官有染,然后被其他大官搞定?

    哦,说错了,而是被大官老婆给搞定了。

    我没问下去了。

    外面阴雨绵绵了起来,初春的天,本来就阴沉,这么阴雨绵绵的,让人特别的惆怅。

    李姗娜看着外面,说道:“想回去酒店里。”

    我说道:“过几天就又能去了。”

    李姗娜问道:“她答应放我出去吗?”

    我说道:“她不答应,但是我说服了她了。”

    李姗娜拨弄着我的头发,说道:“你说服了她了?她能说服得了吗。”

    我说道:“当然能说服得了啊。你也不看看我多有本事。”

    李姗娜问道:“你多有本事?”

    她微微笑。

    她微笑起来多美,有种性感的阳光,像汤唯。

    对,像汤唯的微笑。

    我说道:“你唱首歌给我听吧,然后我告诉你我怎么说服她的。”

    李姗娜说道:“在这里唱吗?”

    我说道:“是啊。”

    李姗娜说道:“没有音乐。”

    我说道:“清唱吧。”

    李姗娜说道:“为什么呢。”

    我说道:“你知道在清吧你过生日那些人为什么抓你?因为你的声音真的好听。”

    李姗娜说道:“你想听,我就唱给你听。”

    我说道:“你唱吧。”

    李姗娜说道:“南山南。”

    我问:“你会唱这首歌?”

    李姗娜说道:“这些天喜欢的。”

    说完她清唱了起来,声音婉转动人,让我沉醉其中。

    穷极一生

    做不完一场梦

    大梦初醒荒唐了一生

    南山南,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

    南风喃,北海北

    北海有墓碑。

    好悲怆的一首歌。

    尤其是在她唱出来,更是悲怆。

    我抱着李姗娜,她唱完了之后,她说道:“从我被关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死了,只是没下坟,没立碑而已。如果没有遇见你,我一辈子也就在那里面过了。”

    我说道:“你看我也不是免费帮你,各有所需吧,我需要你,需要你的钱。我很现实。”

    李姗娜说道:“如果一定说这样是现实的,那夫妻结婚也是衡量利益之后的结合方式。”

    我说道:“是吧。”

    李姗娜问我:“你怎么说服她的?”

    我说道:“凭着这三寸不烂之舌。”

    我在她耳边轻轻道:“不过我更喜欢你那灵巧的小舌头。”

    李姗娜嗔怪说道:“你正经一些。”

    我说道:“好吧,我正经一些。其实我骗了她。”

    我告诉了李姗娜我和监狱长斗智斗勇的经过。

    最后,我说道:“你放心,她以后想要给你加租金,我也会使劲使绊子阻挠。我不会让她轻易得逞的。”

    李姗娜说道:“你为我做的这些,我很感动。可是除了感动,我还有小担忧。”

    我说道:“什么小担忧。”

    李姗娜说道:“你太能说,巧舌如簧,不知道多少女孩子被你迷倒了。我担忧我以后竞争不过比我年轻很多的小女生。”

    毕竟她是想着她将来的幸福都跟我息息相关,她只能讨好我,对我好,和我在一起。

    我说道:“你是最美的那个女生。”

    我给贺芷灵打了电话,告诉了贺芷灵监狱长所说的那些事。

    贺芷灵说道:“过段时间继续坑她要钱。就说我跟你要钱了,很急,她会给的。”

    我说道:“那到时候才知道了。”

    贺芷灵说道:“必须成功。”

    我问道:“你这话几个意思,必须成功,那如果不成功,失败了呢?”

    贺芷灵说道:“失败了你就等死吧。”

    她挂了电话。

    等死吧?

    我看你怎么给我死。要开除了我吗?还是要怎样。

    还有这种威胁的。

    我发现我不尊重她的话,她也很不尊重我,包括说话对我做事什么的。不过即使我很尊重她,她也是不会尊重我的,她也照样的对我动辄打骂。

    我习惯就好。

    晚上,我去清吧转了一圈,李姗娜还确实挺有头脑的,生意越来越好了,人越来越多。

    而这才是八点这样,一会儿人会更多的。

    从清吧出来的时候,门口有个人定定站着看着我。

    一身黑的黑珍珠。

    她居然一个人都没带,保镖也不知道都在哪儿。

    我说道:“干嘛这么看我。”

    黑珍珠说道:“是李姗

    娜的店,你就有兴趣来管理了。”

    这意思就是说因为是李姗娜做的店,所以我才这么下精力来管,不然的话我看都不看了。

    我说道:“别这么说嘛,别的店我一样的放在心上啊。”

    黑珍珠说道“有没有放在心上,你自己明白。”

    我说道:“好吧。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可以没。”

    黑珍珠说道:“跟我去一个地方?”

    我问道:“什么地方。”

    黑珍珠说道:“问那么多做什么。”

    我说道:“问一句话都不行了?谁知道你要带我去死还是干嘛。”

    黑珍珠说道:“是带你去死的。”

    说完她转身走人。

    这家伙今天心情不好吗?

    我马上跟着她上去了。

    她走到了停车场那里,珍珠酒店停车场,她的车子旁,上了车。

    我上了副驾驶座。

    黑珍珠把黑色大外套一脱掉,里面一身休闲的漂亮衣裳,那米白色的外套,一条红绿相间的带子扎在腰间,勾勒出她曼妙的身材。

    这才看起来委婉温柔一些嘛,每天一身黑的,霸气强势,多美都没人愿意接近。

    我看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有些发愣。

    黑珍珠问道:“看够了吗。”

    我说道:“没够,怎么了。”

    黑珍珠说道:“你这辈子没见过女人。”

    我说道:“没见过你这么好看的。”

    黑珍珠说道:“信不信我割掉你舌头。”

    我说道:“不信。”

    她侧头看我一眼,我急忙的看着前方了。

    然后我问道:“你今天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她并不回答我的话,往前开车。

    车子开到了一家大酒店的门口停车场停下,我看着这个国际大酒店,问道:“这酒店不会也是你开的吧。”

    黑珍珠说道:“是就好了。”

    下车后,我问道:“上去吃饭还是开房?如果吃饭的话,我买一包烟,如果开房的话,我买一包避孕套。”

    黑珍珠瞪着我。

    接着飞速的一巴掌打过来,我跟着她久了,多少还是练就了一身飞速捂脸的功夫的,捂着脸的那一刻,那巴掌也打在了我的手上。

    我说道:“要不要那么暴力啊!”

    黑珍珠说道:“我警告你和人说话的时候放尊重点。”

    好吧,我自讨没趣,我活该被打。

    黑珍珠上去,我跟着上去。

    电梯到了23层的高层。

    这23层竟然是一个高级的西餐厅。

    外面看出去,可以俯瞰城市的夜景,这餐厅类似于珍珠塔那种高层上面的餐厅。

    我不知道她带我来这里干嘛来了。

    餐厅里面还挺大,然后到了包厢区的那里,她站在一个包厢门口敲门两下,然后推门进去了。

    包厢里面,也挺大,外面那一面全是玻璃,看到城市的夜景,进去后,转过屏风,是的,这么高雅餐厅居然有大屏风。

    见到了两个人,一个人站着一个人坐着。

    站着的人是那个警卫,东叔的警卫。

    坐着的人是东叔。

    东叔一脸威严的看着我们。

    我搞不懂了,黑珍珠这家伙带我来和东叔一起吃饭吗?

    要谢谢我感激我对他要照顾的女囚的感谢之恩吗。

    那不必了。

    我也不喜欢和他一起吃饭,如果真的要感激我,给钱就好了。

    黑珍珠过去后,坐在东叔的正对面。

    而我,只好乖乖的在桌边站着,看了看那个警卫。

    黑珍珠对我说道:“你坐啊。”

    我看了看东叔。

    东叔动了动表情,说道:“坐。”

    我坐下来了。

    东叔让警卫去叫服务员上菜。

    我拿着烟递过去给东叔:“东叔,请抽烟。”

    东叔看了看我,那眼神非常的严厉,我不禁有点害怕,干嘛这么看我。

    然后他说道:“不用了。”

    我坐回来了。

    然后把烟放回去口袋,我也不敢抽啊。

    东叔对黑珍珠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这里吃饭吗?”

    黑珍珠说道:“爷爷,你有话就直接说了,拐弯抹角的做什么呢。”

    他们爷孙两有问题?

    东叔说道:“一般我不会来这样的地方吃饭,你是知道的。”

    黑珍珠说道:“你能不能有话直接说。”

    我对黑珍珠轻声说道:“你能不能对待长辈就尊重点啊说话。”

    东叔耳朵灵,听到了我的话,说道:“她不这么和我说话我还不习惯了。”

    黑珍珠说道:“你有事快点说,如果是吃饭就好好吃饭。”

    服务员上菜了,东叔说道:“吃饭吧。”

    还上了一瓶白酒,我急忙给东叔倒酒,倒酒了之后我放好酒瓶子。

    东叔说道:“你不喝酒?”

    我说道:“我,我很少喝酒。”

    黑珍珠说道:“你装什么装,陪爷爷喝两杯。”

    说着她就给我杯子里倒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