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0章 不管那么多了
    不过,在这么个暧昧的姿势之后,我紧紧压着她的身体,我特地的选择了假装慢了下来。

    为了多感受到她那性感婀娜的身体紧贴几分钟的温度。

    还故意的动了动我的身体,她的前胸真是挺啊,这么贴着还让我感到那么的挺。

    而我这样的半跪着,刚好的就是我的那里贴在了她的胸上,然后轻轻的往下坐下去,脸和她的脸贴得更近了。

    好吧,我还是快点帮她把鱼刺弄出来吧,虽然我还想这么占便宜,甚至看着她的红唇想亲下去,但我也舍不得她那么忍受着痛苦。

    我的脸几乎贴到她的脸上,眼睛看着她喉咙里,然后把镊子探进去,轻轻的夹住了鱼刺,拔出来,然后拿了出来。

    接着,贺芷灵飞速的推开我,我一个后仰,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这一下子摔得可不轻,我的头咚的一声撞在了地板上,疼得我眼睛一下子都黑了过去。

    贺芷灵飞速推开我,有发火的成分,因为我对她的占便宜让她发现了,她早就想推开我,奈何鱼刺还没拿出来。而拔出来鱼刺后,她跑去吐了口水,漱口然后回来了。

    她有些生气,走到我面前:“别装!”

    我摸着头,挣扎着爬不起来:“我没装。”

    她也确实听到了我头撞在地板的声音,她半蹲下来,然后抱住我的头,拉着我起来,摸了摸我的头部,那里肿了一个包,她还按压了一下:“活该。”

    我啊的叫了一声:“痛!”

    贺芷灵把我拉起来后一把推我到沙发上,说道:“活该!”

    我说道:“我救了你,你就这么对我?”

    贺芷灵说道:“你刚才心里想的什么东西,做的什么事!”

    我说道:“你告诉我我做了什么,想的什么东西。”

    贺芷灵说道:“我这次不和你算账。”

    我说道:“我救了你还这么对我。”

    我就是装疯卖傻。

    贺芷灵说道:“钱不用要了。”

    我说道:“钱我当然要。”

    貌似被鱼刺刺到了,拔出来后出血了一点,她都直接不痛了?

    贺芷灵说道:“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我说道:“我什么也没做。”

    贺芷灵说道:“你不承认动手动脚。”

    我说道:“我手帮你夹鱼刺,一手拿着手机,怎么动手动脚。”

    贺芷灵说道:“占我便宜。”

    我说道:“我,我没有。”

    贺芷灵说道:“不承认这钱就不用要了。”

    我郁闷了。

    看来她真的不想给我,我也真的是傻,怎么的就直接把钱给了她呢。

    贺芷灵盯着我的眼睛。

    我一会儿后,只能老老实实的说道:“我的确有点占你便宜,可我只是身上压上去,动了几下而已啊,我也没有对你动手动脚了。”

    我不承认没办法,一是她刚才明显的知道我就是占便宜的动着身子的,二是她真的不给我钱。

    贺芷灵说道:“怎么解决。”

    我问道:“能怎么解决?我就动了两下。这不能怪我,这怪你自己,漂亮。”

    我声音小了下去。

    我说这话确实很无耻,自己忍不住了反而怪人家漂亮。

    贺芷灵说道:“你还有理。”

    我说道:“好吧我没理。你要报警抓我吗。”

    贺芷灵说道:“这钱就当是给我赔礼谢罪。”

    我一抬头,问:“二十万!”

    贺芷灵说道:“是。”

    我说道:“不行,太多了。给你个两三万的就差不多。”

    贺芷灵说道:“那你也让人占你便宜,二十万我全部给你。”

    我问道:“你占我便宜?好啊,来啊。”

    我张开了双臂,一副任你摸的样子。

    贺芷灵说道:“脱掉裤子。”

    我问道:“脱掉裤子干嘛。”

    她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大剪刀,剪刀的刀尖闪着寒光,我吓得后退几步,说道:“你干什么。这是占便宜吗,这是要阉了我?”

    贺芷灵说道:“还不走?”

    她盯着我,叫我走。

    我说道:“十万!十万行了吧。”

    贺芷灵说道:“行。”

    她用手机银行转账,转给了我十万,然后说道:“滚。”

    我看了看她,有十万总好过没有,我说道:“好。不过我要怎么继续骗监狱长要钱。”

    贺芷灵说道:“说你没好好拍到,下次好好拍。”

    我说道:“她会信吗。”

    贺芷灵说道:“已经投资了,不信也说服自己信。百分之八十。看你的表现。”

    我哦了一声,然后问:“我今晚能不能在这里睡,不想回去了。”

    贺芷灵说道:“随便。”

    对我还挺好啊。

    我便在这沙发上又能借宿一晚。

    在我刚躺下关灯了一会儿之后,我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想着贺芷灵刚才的那美态。

    实际上我的确是吃了她豆腐,但是她

    并没有明显中的那么生气,至少没有曾经的那么生气。

    而且她总是愿意让我在她这边睡觉,不是说总是,而是现在又能让我在她这里睡觉了,难道她是心里可答应让我碰她的吗。

    现在也不算很晚,才十点多。

    睡不着那么快啊。

    我想着贺芷灵那完美无瑕的身体,实在是让我血脉喷张,睡不着。

    我坐了起来,看着她那房间门,那房间门貌似有条缝开着?

    借着外面的光,好像真的看到有条缝隙开着?

    如果是开着,那算是几个意思了?

    明知道外面有条狼,还这么开着门,那是给我这头狼有可乘之机了。

    到嘴的肥肉,如果不吃,那白不吃。

    我爬起来,轻手蹑脚的下沙发了,然后慢慢的走过去。

    如果真的是开着门,那我进去了,我该做什么?

    我应该轻手轻脚,爬上她的床,骗她说外面好冷,然后钻进被子里,然后我还会说你放心,如果我伸手过去,越过线的话我就是禽兽。

    反正我肯定禽兽不如的。

    就这么定了。

    在门口那里,我看清楚了,好吧,那根本不是门缝,我一下子感到失望了万分。

    没意思啊。

    竟然不是门缝,而是一条不知道什么挡着外面光线形成的黑影。

    看起来像极了门缝。

    可是我看到门缝底下,她房间的灯光还是亮着的,我要不敲门进去?

    不过也不行的,敲门进去我找死呢。

    唉,可是她真的好诱人,我这辈子真的就没吃到过比她还漂亮的女人了。

    撇去她那火爆的性格,就她那身材和美貌,让我直接没了魂。

    不如直接闯进去强了她?

    那会怎样?

    估计她也不能怎样,最多打我咬我,然后开除我。

    开除我?

    她不舍得。

    那便是从经济上动手脚,搞我一点钱而已了。

    那行,钱嘛,让你搞吧。

    可是闯进去是不可能的,因为她家的门,一个比一个坚硬,就是这卫生间的门,都重的跟什么一样,想要撞开,除非我是大力士。

    可我不能就这么放弃吧,既然已经要用强了,既然已经忍耐不住了,就想办法进去。

    我脑子里全是她刚才张着嘴她期待的目光看着我的神态,媚态,那有一种仿佛是说要我上她的那表情和期待。

    不行了,完全克制不住自己。

    我直接伸手敲门。

    敲了三下。

    没开门。

    我附耳到门上,没听到任何声音。

    她没走过来开门啊。

    我又敲了三下。

    然后继续把耳朵贴上去听。

    还是没有听到声音。

    妈的,反正都壮着胆子要这么干了,就继续敲吧。

    我又伸手继续敲。

    门突然的开了,吓了我一跳。

    我看着贺芷灵,贺芷灵也看着我。

    她穿着黑色的有点透视的睡衣,很薄很薄的睡衣,披肩的长发,素颜,但还是极美。

    她那双眼,虽然凌厉英气逼人,可是完全掩藏不住的那性感诱惑。

    无法想象一个女人看起来很凶却还能那么美,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

    贺芷灵问我道:“做什么。”

    我说道:“我,我睡不着。”

    说着我迈着脚步进去了一步。

    贺芷灵说道:“出去。”

    贺芷灵命令我滚出去。

    我这时候已经不会滚出去了。

    我说道:“我有事和你说。”

    贺芷灵说道:“出去再说。”

    我假装后退一小步,然后说道:“我真有事和你说。”

    贺芷灵看着我。

    我说道:“刚才你那我帮你挑刺的时候那样子,深深的让我着迷,我,我,我想着你那样我睡不着。我就想着和你说说话。”

    我有些语无伦次,也搞不懂自己在说什么了。

    贺芷灵说道:“滚。”

    我说道:“不滚。”

    我像个幼稚任性的小孩,只想要她。

    贺芷灵问道:“走不走?”

    我不管那么多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虽然这样很不礼貌,很不理智,很不尊重她,可是我真的克制不住自己了。

    人和禽兽是有区别的,人可以克制自己,但我这时候的确不想做人了。

    哪怕事后她怎么样对我。

    其实我还是非常害怕被绳之以法,被抓去判刑的,但是我知道她不会让我被抓,最多搞我的钱,既然犯罪的惩罚那么轻,我就豁出去了!我觉得为了她,值得!

    这一定不是爱情,爱情是纯真的,是相互尊重的,我这只是占有,是**,是侵犯,是不尊重。贺芷灵一定会很恨我的!可是我不管那么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