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3章 宰监狱长一笔
    监狱长问我道:“你和贺芷灵真的闹翻了?”

    我说道:“已经做了很久的敌人了。”

    监狱长说道:“欲除之而后快?”

    我说道:“对,恨不得马上,立刻,解决掉了我。”

    监狱长转而问徐男:“你没和贺芷灵闹翻吧。”

    徐男没看监狱长。

    监狱长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跟着她的。现在在这个关头,你还想在我面前装吗。”

    徐男问道:“我没闹翻啊。我也不算跟着她,就是觉得她对我挺好,我也对她挺好那样。”

    监狱长说道:“你们的关系我还不早就知道,这监狱里的什么事,能瞒得过我。”

    监狱长这话,真是自大,什么能瞒得过我?这监狱里瞒得住你的,还少吗?

    现在都快倒塌崩溃了,还这么自大的样子,你可知道你有一天会这样子吗。

    徐男说道:“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对我是怎么想的。”

    监狱长说道:“她想你死。”

    徐男不说话。

    监狱长说道:“你只能去求她放过你了。”

    徐男问道:“去求她?”

    监狱长说道:“贺芷灵很有背景,她能把这天大的新闻提供给某些人,到时候我们三个全都被这样。”

    监狱长握紧了拳头,示意我们全部完蛋。

    徐男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徐男。

    徐男还是不说话。

    监狱长看我们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有些不高兴了:“你们两个以为她会对你们网开一面?”

    我说道:“反正她也是要我死的了。”

    我觉得监狱长也是搞笑,竟然病急乱投医,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找我们来让我们帮忙解决问题?

    她觉得我们和她是一条船上的人,的确是如此,我们现在是被绑定在一起了,她要把我们两个推进井里,结果没想到她被绑在了一起,跟我们一起摔向井底,她是十分不乐意的,但事情走到今天,也完全是她自己作死。

    监狱长看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转向了徐男,说道:“徐男,你如果不想坐牢,赶紧找她求她,让她把这件事压着下去,不要搞出去,不然的话,你也会完蛋。”

    徐男看我。

    好吧,我就假装演戏一下吧,天知道我们和这个破监狱长还要长相厮守多久。

    我对徐男说道:“对啊徐男!赶紧去求求她吧,这是唯一的出路了,如果贺芷灵把这件事搞出去,我们都要完蛋了啊徐男。”

    徐男马上接话:“好,我去求她。”

    监狱长说道:“你去开口求她!最好是你去了。本来张河是最好的人选,可谁让你和她闹翻的。”

    我心生一计,监狱长你他妈坑我们那么多钱,这次,我也想坑你一笔钱看怎样。

    我说道:“监狱长啊,那贺芷灵为什么这么针对我们呢?哦不对,针对我是情有可原,可是针对你和徐男,为什么呢。”

    监狱长当然知道为什么,但是她还是假装不知道,说道:“我,我也不太清楚啊。你说她到底怎么想的。”

    我说道:“我不知道啊,人做一切事情都有目的性的。你说贺芷灵也肯定有目的性的。如果她真的要灭了我们,那我们,我们真的是要完蛋了啊。”

    监狱长有些恼怒的说道:“这贺芷灵,居然连我也敢动!不管我过不过得了这个坎,我都和她没完。她以为我玩不起了吗!”

    监狱长如果被贺芷灵抓住这死点把她往死里整,她最少也要被撤了。

    我说道:“据我对贺芷灵的了解,她很喜欢钱的。”

    监狱长说道:“什么意思。”

    开始轮到监狱长各种装了。

    她当然知道什么意思,人家贺芷灵和你一个样,喜欢钱,意思就是用钱去搞定才行啊。

    我说道:“就是平时我去求贺芷灵,都是要钱去求她才行的,为什么和她关系那么好?就是因为钱啊。后来我不给她送钱了,她就不对我那么好了。”

    监狱长狐疑的看着我:“是吗。”

    我说道:“嗯,后来可能觉得我搞到钱了送给别人,不送给她,她就对我很有意见了。不过话说回来,我如果送钱,当然送给能说得上话照顾得到我的人,凭什么送给一个不说得上话,又照顾不到我的人。”

    我这话说的很明显了,我送钱,只送给你监狱长,不送给贺芷灵那副监狱长,所以她和我闹翻了。

    监狱长问道:“你没送过她钱了。”

    我说道:“很久很久了。”

    监狱长说道:“你的意思说如果去求她,必须要用钱去才能搞定了?”

    我说道:“的确是这样子的。没有钱的话,搞不定她。”

    监狱长说道:“凭徐男和她的交情也不行吗。”

    监狱长这铁公鸡,只想进不想出

    ,还说什么交情,可笑。

    我说道:“不可能,如果说交情,以前我和她的交情更好,那还不是为了钱闹翻。如果真的说交情好,她为什么还那么对徐男。徐男从来没得罪她,和她关系也好,那徐男现在还不是一样的被整?我觉得我有个好办法。”

    监狱长说道:“你说。”

    我说道:“去求贺芷灵的人选,其实是你才是最好的人选,监狱长。你拿着钱去求她!”

    监狱长一听,马上拒绝:“不不不,我不适合!”

    监狱长肯定是不愿意的,她拉不下那个脸。

    我说道:“那怎么办。”

    监狱长对我说道:“我认为你才是最适合的。”

    我说道:“我?”

    监狱长说道:“对。”

    我说道:“我,行吗。”

    监狱长说道:“你能说会道,当然行。”

    我说道:“那,那好吧,为了我们的未来,我愿意去。可是送的这笔钱可是不少啊。”

    监狱长一听说要送钱不少,脸色都不好看了:“送多少才可以。”

    我说:“我和徐男,我五十万,徐男三十万,你要一百万。”

    监狱长一听,嘴巴都惊讶到合不拢了,好久后,才说:“一,一百万?”

    这铁公鸡,我们平时去求她,她倒是好啊,开口百万百万的,她要去求人,百万不舍得了?

    我说道:“是啊。”

    监狱长摇头说道:“这么多,没钱。”

    我说道:“平时我求她,都是一二十万的至少。我们现在是在保我们的未来,我们如果还想在这里混下去,只能这样。”

    监狱长说道:“一百万太多了。”

    我说道:“我只怕不够,不怕多,关键是她愿意不把这事捅出去,帮着我们瞒下去。”

    监狱长说道:“那好吧。”

    她心痛的答应了。

    我说道:“马上把钱给我吧,我就去找她,我真的担心她现在就要捅出去了这事。越快越好。”

    监狱长马上和我还有徐男出去了,然后她把钱打给了我,我偷偷的在徐男耳边耳语了一下,徐男也给我打钱过来了。

    接着,她们看着我上车里去,监狱长再三吩咐要把这事办好了,监狱长那副表情,让我想到那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我打算再次去求贺芷灵,如果她同意黑珍珠开的那个提前搬厂的条件,我给她这一百万。

    徐男的三十万是不能给贺芷灵的,而我的五十万,也不可能给贺芷灵,可是我现在哪有五十万啊,我这都是忽悠监狱长要钱的。

    回到了宿舍,我看见手机有未接来电,黑珍珠的。

    我马上回拨黑珍珠:“什么事。”

    黑珍珠说道:“过来吧,我们一起去抓逃跑的女囚。”

    我说道:“我们一起去抓逃跑的女囚?什么意思。”

    黑珍珠说道:“罗泽泽。你要找的那逃狱的女囚。”

    我说道:“你们不是已经抓住了吗?还叫我去抓?几个意思啊。”

    黑珍珠说道:“我们知道她在哪,一直监视,还没抓人。你来,我们一起去。”

    我马上的说好,然后马上奔去找了黑珍珠。

    黑珍珠就在珍珠酒店的楼下车上等我了,我爬上车之后,问道:“她在哪!”

    黑珍珠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那地方。”

    我问道:“为什么叫我一起去抓。”

    黑珍珠说道:“去看看戏。”

    我问道:“你是不是回心转意,想要帮我了?要帮我抓了女囚给我扭回去监狱里?”

    黑珍珠说道:“什么回心转意?”

    我说道:“难道不是?难道你不是要帮我把女囚抓了送去监狱?那你叫一起去抓女囚干嘛。”

    黑珍珠说道:“是抓给你的,怎么不叫你。”

    我说道:“好,谢谢啦!”

    我高兴得想亲她一口。

    我说道:“我这时候真的好想亲你一口,太谢谢你了!”

    黑珍珠说道:“你敢亲我我枪毙你。”

    我哈哈一笑。

    黑珍珠说道:“要谢去谢贺芷灵吧。”

    我问道:“谢贺芷灵?什么意思。”

    黑珍珠说道:“她和我们签了合同,一个月之内搬厂。”

    我大吃一惊:“什么!她居然同意了这条件?”

    黑珍珠说道:“你不知道?”

    我说道:“我不知道啊。我真不知道。”

    黑珍珠说道:“你去找了她,她说不愿意帮你,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