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7章 劫走的女犯
    监狱长带人过来了之后,这小小的这条马路上,这发生事故的现场,更是挤满了人。

    全是我们全都穿着制服的人,看起来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

    监狱长到了现场之后,马上和负责押送的监狱队长,还有赶过来的警察局局长聊了起来。

    警察已经在追着了,只不过最新的消息传来,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他们已经弃车而逃,破旧的卡车扔在那山沟无人的马路上,可是车上的人不知道逃去了哪里。

    一查那汽车的资料,一点资料都没有,是从修理厂废旧车拼装来的。

    只知道了被劫走的女囚的资料。

    罗泽泽,本市人,因为砍死了人,判了无期徒刑,进来监狱才不到半年,居然就逃了出去了。

    罗泽泽的犯罪资料极为简单,就是因为在一家夜市门口酒后与人争执后将对方砍死而入狱的,就是那么的简单而已,而去问监狱同监区监室的其他女囚,都说这个女的进来后不言不语的,和别人也很少说话,不合群,所以大家对她也不了解。

    可是能动用那么多的人去预谋把她救走,说明这个女人是有故事的有背景的,她塞了二十万,抢到了这个名额,从一开始估计就是个阴谋的开始。

    狱警警察去了她提供的家庭地址,结果一去后发现那里根本就是一片拆了待建的荒地,这能说明什么?根本没有她这个家庭地址,那如果把她带出去那边,狱警警察当然会发现那里就是片皇帝。

    也许他们认为与其在那边动手劫人,不如在这里动手更加方便,而且逃走路线都规划好的了,从田里开到那边的小路上,我们的人根本追不到。

    这担心来担心去,最终还是出了事,追究责任下来,还是要我们来扛。

    虽然他们说已经派了几百人去追踪抓捕,但我心里还是担心人抓不回来了。

    监狱长也阴沉着脸,和警察说着话,一会儿后,我走过去近一点,听他们说什么。

    他们说侦查完了现场,赶紧的把车子弄起来然后散了,不然围观群众太多,说三道四的不好,如果有媒体记者来了更麻烦。

    我知道他们是怕担责。

    这事情要是搞得外界全都知道,那他们对上面不好交代。

    只是这样的大事,还能怎么瞒得住?

    这可是一件捅破天的大事。

    然后他们赶紧的把人给散了,吊车过来把侧翻的车子弄起来,然后拖车拖走。

    接着人全都散了。

    我们一起回到了监狱。

    监狱长把我叫去了开会,还有负责这起案件的一个队长,不过,很快的警察分局局长,铁虎来了。

    监狱长看到铁虎,打了个招呼而已。

    铁虎已经了解了案情,也没说几句话,安慰我们不要着急。

    不过不仅是铁虎来了而已,还有一个副市长也来了。

    这副市长来了之后,气氛一下子更加的凝固了。

    他说这事情可不是小事,你们可搞出大麻烦来了。

    监狱长和铁虎都只能低着头,默默地不做声。

    最后,副市长训了一顿话后,问铁虎和监狱长,犯人什么时候能弄回来。

    监狱长只能看着铁虎。

    铁虎说这个不能打保证。

    但是副市长可不管,他说道:“三天时间。如果三天时间你解决不了,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这个事情闹出去了,对社会影响有多大,人民群众会怎么说我们!上面又怎么看我们?”

    虽然这副市长口口声声是为民着想的,但是我也觉得他是不是太过分了,这破案谁不想破,囚犯弄丢了,谁不想马上弄回来,可这事情,能保证的了什么时候把囚犯给弄回来吗。

    副市长指示完了之后就离开了。

    留下了全都是一脸郁闷的我们。

    特别是铁虎,他更是郁闷。

    我想和铁虎说两句话,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铁虎也没空和我说话,看都不看我,直接去跟监狱长要资料,他要亲自过手这个案子了。

    拿了资料后,又跟我们了解了一下女囚,然后铁虎走了。

    监狱长看了看我,也不说什么,只说叫我先回去工作。

    我回到了办公室后,马上叫了徐男过来,问徐男关于罗泽泽这女囚的详细资料,还能从监狱的其他她身旁女囚身上了解到她一些什么事,看看能不能帮到铁虎的。

    不过她们也都对罗泽泽一无所知了。

    我感到十分的疲倦,打了个哈欠后,说道:“没得睡午觉,折腾到现在,觉得很困啊。”

    
    r />

    徐男说道:“你还有心情睡得着吗?”

    我说道:“睡觉跟心情有什么鬼关系啊。”

    徐男说道:“有没有想过如果犯人没有被捉拿回来,我们会怎样。监狱长会怎样,你会怎样,我会被怎样。”

    我说道:“我们会怎样?监狱长有后台,她肯定没事,有事的肯定是我们。扛责任的绝对是我们。刚才那有个什么副市长来了,说是市长还是谁指派他来的,说这个事如果脑出去,影响十分的大,社会影响。所以勒令要局长三天破案,抓回犯人,呵呵,我觉得这个很难。从那公安局长,铁虎的脸上表情看我就知道,十分十分的难。”

    徐男说道:“如果犯人追不回来,我们两个是扛最大的责任,他公安局长也有份,监狱长也有份,但是他们有后台,可以推责任,我们不行。”

    我说道:“这本来关公安局长什么事啊,这帮家伙!”

    徐男说道:“上面的当然容易,他们是领导,抓人是一句话的事,抓不到,反正是下面的人去扛雷。”

    我说道:“对,抓到了人,是人家领导们领导有方,人如果跑了,那是我们监狱和公安部门的责任。”

    徐男说道:“人如果抓不到,我们扛定这雷了。”

    我说道:“我们两会不会被开除。”

    徐男说道:“开除倒是不会,不过会被逼着引咎辞职,而公安部门也有责任,也有人必须要引咎辞职,是被逼着引咎辞职。”

    我哈哈一笑,点了一支烟,说道:“真他妈有意思啊。这当时监狱长说和公安机关搞这个探亲的时候,我就担心出什么事,当时我就想着如果出事了,我们就麻烦大了,结果还真的出事了,而且还不是小事。”

    徐男说道:“我们还是想办法找到逃跑的女囚吧。”

    我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三天之内抓到逃跑的女囚?”

    徐男说道:“那不然怎么办呢。”

    我说道:“我们有那能力吗。警察,刑侦队的,人家铁虎公安局长的,他们搞不定,我们能搞定。”

    徐男说道:“你不是混黑的吗。你们那边的人才济济,难道找不到人才去找到?”

    我想了想,徐男说的这个倒是,不过靠强子还不行,我得找陈逊他们才行。

    我说道:“估计我找黑的人,确实能找得到。”

    徐男说道:“毕竟这是犯罪砍人进来的,让那些人去问问,可能真的有问得到什么。”

    我说道:“如果真是单纯的砍人,那她没有和黑社会的人接触,那可能问不出什么,但如果是混黑的人,那就容易查了。”

    徐男说道:“我们必须要把她抓回来,三天。”

    我叹气,说道:“铁虎都觉得自己很难做到,何况是我们呢。尽力吧。”

    出去后,在吃晚饭了的八点多的时间点,我给铁虎打了个电话。

    我跟铁虎说了一下我面临的难题,如果找不到抓不到这女囚回来,我肯定被处分,最有可能的是被迫辞职。

    我也和铁虎说了,我想通过道上的方式,寻找女囚。

    铁虎说

    我问铁虎道:“这抓捕的事,进展得怎样了。”

    铁虎说道:“一点头绪也没有。这个女囚很奇怪,她砍死的人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因为发生口角就砍死了对方。而她自己是从农村出来外面打工的,农村那里他们村子的人对她没什么印象,小时候父母带出来,父母也没回去过,她自己那时候砍死人后的口供,说父母把她带出来后就把她给卖掉了,卖给一对城里的夫妻,而没几天她就跑了,跑了后,她因为挨饿,跑去跟了那些乞讨的流浪儿童,那些流浪儿童是有人操控着的,她就这么跟着那些人到了大。”

    我问道:“就是这样子吗?她的成长经历。”

    铁虎说道:“是这样子的。”

    我说道:“然后为什么砍死人呢?真的因为发生了口角,就杀人了。”

    铁虎说道:“我也怀疑其中有问题。”

    我问道:“什么问题。”

    铁虎说道:“她砍死的男子,是一个黑道的小有名气的大哥。这可是一个黑道大哥,她竟然能把他给砍死。说明她自己有两下功夫。”

    我说道:“叫什么名字。”

    铁虎说道:“牢头。”

    我问道:“就叫牢头?”

    铁虎说道:“道上名字。当时是管着汉龙那一代的。”

    我说道:“四联帮。”

    铁虎说道:“现在是四联帮的地盘。”

    我马上心想,会不是四联帮派出这个罗泽泽去干掉了牢头,然后被抓起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