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6章 劫走犯人事件
    徐男说道:“我也不想这么去坏规矩去捞钱,可是我们不搞钱,怎么满足监狱长的胃口。你知道新监区一个人出去两天搞多少钱吗?三十万!”

    我说道:“我靠,那么多?”

    徐男说道:“我们还算是少的了。如果到时候送钱上去给监狱长的比人家新监区的少很多,到时候她又要折腾我们。”

    我说道:“唉,可是这么坏了规矩,终究是不好的。”

    徐男说道:“不好又有什么办法?”

    我问道:“那那些女囚们有什么意见吗。”

    徐男说道:“意见肯定是有。”

    我说道:“去把高晓宁和黑熊叫来一下。”

    徐男让人把高晓宁和黑熊叫来了,这两个女囚看到我的时候明显的不给我好脸色看。

    我说道:“坐吧。”

    高晓宁和黑熊坐下来了。

    我说道:“来喝茶。”

    我倒了茶给她们,然后给她们烟。

    我说道:“我知道两个有点气是因为选拔犯人出去探亲的名额的事吧。”

    高晓宁说道:“是。”

    然后埋怨的看了徐男一眼。

    我说道:“其实徐监区长也是无奈的。我上次和你们说了,监狱长很贪钱,然后这次监狱长要名额下来,她是想要分钱的。懂了吧。”

    高晓宁说道:“原来是这样子。”

    我说道:“然后监狱长要钱,我们不能不给,所以徐监区长只能这样子捞钱。你别以为我们捞进我们口袋里,其实还是为了讨好监狱长,交给监狱长。”

    黑熊说道:“能把她骗来我们d监区,我们弄死她。”

    我说道:“这不可能的。总之呢,大家不要怪罪徐男,她也有她的苦衷的。”

    高晓宁说道:“但是女囚们不明白,你们这么做了,她们觉得你们坏了规矩,以后不配合。而且为了名额的事,两个女囚都差点打出了人命。”

    我说道:“所以就靠着你两个去说她们了,告知她们的真正原因。”

    高晓宁说道:“如果以后继续这么下去,女囚们会乱起来,我是这么担心的。”

    我说道:“这不有你们在吗。”

    高晓宁说道:“那我们能压得住多久?她们觉得不公平了,不平衡了,被压榨被压迫了,迟早是受不了然后起来反了。”

    我说道:“现在我们也的确是没有办法啊,除非这监狱长被弄下台被弄死。”

    高晓宁说道:“那就想个法子弄死她好了。”

    我说道:“你们也是够直接粗暴,动不动就说想个法子弄死她好了。你们也不担心你们自己,如果被查出来,你们直接被判死。”

    高晓宁说道:“在这地方要过几十年,对很多人来说,死不死的都已经无所谓了。”

    我说道:“你也这么想吗。”

    高晓宁说道:“是。”

    我说道:“那即使你不要命,我可要命啊,就算不判死刑,我这如果被判个十年八年,人生都给毁了。还有,我们是不可能把监狱长引诱进来d监区的。这家伙知道女囚们很多人恨她,如果不是因为上面来检查或者逼不得已的情况,她不会和女囚正面的接触。”

    高晓宁说道:“那是没办法弄死她了?那这么说,还要撑多久?”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也很焦灼,我也很郁闷。”

    几个人都不说话了。

    过了许久,黑熊说道:“走吧,回去了。”

    我说道:“哦,好。”

    高晓宁也站了起来。

    黑熊说道:“我们尽量压着女囚们吧。我们监区我们还能搞定,别的监区你们搞得定吗。”

    高晓宁对黑熊说道:“要你这么多管闲事?我们能把我们监区搞得定都行了。”

    然后高晓宁对我说道:“希望还能一直顺利下去,到监狱长被搞下去为止。”

    说完,她们两离开了。

    徐男看着我,刚才黑熊和高晓宁进来的时候,从始至终,她一句话都没说。

    我说道:“d监区还能有两个重量级大姐大压下去,别的监区就不知道能不能压下去了。”

    徐男说道:“她们说得对,我们还能撑多久。”

    我说道:“我也不知道。”

    徐男说道:“我真的也想找人做掉了监狱长。”

    我说道:“我又何尝不想,可是怎么做掉?然后不被查出来。你以为容易?”

    徐男说道:“那就这么一直继续撑下去,到撑不住的那一天吧。”

    我说道:“开朗乐观一点,也许过两天她自

    己出门被车撞死了呢。”

    徐男呵呵呵的敷衍我一笑,然后说道:“是吧,也许真的会。”

    我说道:“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女囚们出去探亲的安全。”

    徐男说道:“怕她们逃跑了。”

    我说道:“那肯定怕啊,如果跑了,你觉得监狱长会扛这个责任吗?这个责任,肯定是我们扛。这家伙为了钱,什么也不管了,靠!”

    徐男说道:“我们会加派人手的。”

    我说道:“但愿不会出什么事出来。”

    女囚出去探亲的那天,我心里就特别的各种担心各种不舒服了,因为把她们放出去了,真的不知道会发生怎么样的问题出来。

    虽然说做好了看押的准备,每个女囚都有狱警看押,还有警察的配合,但是我还是各种不放心。

    站在操场上,主任在上面发言,说了一些出去后注意安全之类的话后,就开始上车出去了。

    新监区那边的二十个女囚先上了车了,新监区长,刀华,她们也都在。

    我看到她们,心里就反胃,各种不爽。

    懒得看她们,她们在目送犯人被押送上车出去后,离开了。

    我在看着我们的犯人被带上车之后,我也离开了。

    徐男陪着我走着,对我说道:“愁眉苦脸的干嘛啊。”

    我说道:“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啊,她们出去了。”

    徐男说道:“你心里不踏实也没什么用啊,如果她们有事也会有事,如果没事就没事。”

    我说道:“靠,乌鸦嘴,我可不希望她们出什么事,只希望两天后平平安安回来。”

    徐男说道:“放心吧。”

    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我靠着凳子,闭上眼睛,小憩一会儿。

    正在休息的时候,我的办公桌电话响了起来。

    我拿起来,喂了几声,却没声音。

    办公室门被人推了进来,是刘静,我顿感不妙。

    刘静说道:“出事了。”

    我急忙问:“出去的女囚出事了。”

    刘静说道:“上面通知下来,出去后就有人劫走了犯人。”

    我一下子跳起来:“我靠,真是怕什么就来了什么啊!”

    刘静说道:“赶紧去看看吧。”

    我马上出去,到了门口,见徐男,范娟,白钰,沈月,几个监区长还有指导员队长什么的都来了。

    我说:“都知道了?”

    她们说道:“在门口就被劫持了。是我们压着囚犯出去的那部车。具体情况不知道。赶紧出去看吧。”

    我骂道:“她们偏劫持我们女囚这个车,怎么不去劫持那边的那个车!新监区的那车。”

    赶紧上车了然后出去了看。

    就在出了监狱大门,到那大马路的那段小路上,开车出去两分钟就到了,居然会有人在这里劫持犯人?

    而且这帮人是几个意思啊,劫持犯人?干嘛不等犯人到了家里看望的时候再看望,反而是在这里劫持?

    而且这里层层押运,那么多警察狱警,他们居然下得了手,搞什么鬼?

    现场的那辆押运车侧翻在路边,因为有人开着一辆破卡车直接冲过来撞了押运车的侧面,押运车翻在了路边水沟。

    然后那辆破开车后面直接出来一大群手持手枪的人,冲过来用工具砸开了押运车的车窗,把其中一个女囚犯给带走了,那时候侧翻的车子里,押运的警察和狱警一个一个的全都还在发晕着,谁都还在想着要逃出这车里,等到他们看到女囚被带走已经晚了。

    那辆破卡车随后开走了,而后面前面跟着的警察的车子,前面的是隔着远,转回来的时候去追,破开车开远了,而且是从那田里开过去,开过坑坑洼洼的一些路面,然后到了那边的乡村小道,我们的车子底盘低轮胎小,根本跟不过去,而后面跟着的车子,警察刚来得及反应,看到这么多拿枪的人,一下子懵了,一对比就是武器相差悬殊,都没敢下车,用喇叭高喊赶紧退后不然就开枪了。

    人家劫持的人都懒得理睬他们,那开卡车的直接冲过来就撞着后面的车子也倒在了路边,然后带了女囚犯后,上车一起就跑了。

    全部这部大巴车囚犯和押运的警察狱警,还有司机,还有后面那车子被撞翻的警察狱警,全都被送去了医院。

    不过好在听他们说都没有人是重伤的,全都是一些轻伤。

    这完全的是一起有预谋的劫持犯人的事件。

    我愣在原地,看着赶着来的大批的警察,还有监狱长带着的一大群狱警出来了。

    大家的脸色都很不好看。

    我心里恼火,这破监狱长,非要搞个什么探亲的什么鬼,而且是那么大批量的出来,这下好了,真的出事了,谁来担责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