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1章 对谁都没有结婚的想法
    王普说道:“你和那个女人之间没有那种感情。”

    我说道:“我和她之间的事,我都基本上和你说啊,我没有隐瞒过你什么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王普说道:“那个女人是贺总的敌人,你帮着敌人做事,抢了贺总的地皮,你干的真是一件好事!亏得以前贺总对你那么好,如果对你不好,你能有今天?”

    我说道:“我不是帮着她来干掉贺总,你搞清楚这点好吗!黑珍珠想要那块地,是她自己想要的,明白吗。然后她叫我来帮她谈。我本来不想去,因为我知道我去了肯定不好,我说让谁去都行,谁去都好。可是她说非你不可,你去谈最好了。”

    王普问道:“对啊,你明明知道这样不好,为什么还要选择帮她去谈?”

    我说道:“黑珍珠说,如果她找人去谈,她只会给贺芷灵那块地的市价两倍的赔偿,而如果我去,会给三倍。如果谈不下去,那就不谈了,直接动手抢。我知道黑珍珠这个人说了就真的会这么做,她想要她就会去想办法弄到手。我知道贺芷灵有很强的实力,和黑珍珠干架的话,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可是我心想如果能有解决的办法,为什么非要打架。这样子双方两败俱伤。而且黑珍珠给三倍的高价呢,所以我才去了。”

    王普说道:“给了三倍的高价?”

    我说道:“对,比市价高三倍,我才去了的。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去了后会让贺芷灵恨我恼火我啊,可是人家黑珍珠都已经那么说了,无论怎么样,都一定要把那块地弄到手。厂房赔偿双倍,地皮三倍。去了后贺芷灵也同意了,因为这笔钱真的很多。贺芷灵觉得这笔赔偿对她来说,是物超所值,所以她乐意接受了,她说一个啤酒厂而已,去市郊就能搞起来了。”

    王普说道:“这笔钱可够开几个啤酒厂的了。”

    我说道:“不骂我了啊?”

    王普说道:“骂,怎么不骂。”

    我说道:“骂什么?”

    王普说道:“你以为你功劳了?”

    我说道:“我没说我功劳了。”

    王普倒了一杯酒,自己喝了,然后又倒酒,说道:“开会的时候,说要搬迁啤酒厂,我看贺总脸色不好看,后来去她办公室交报表,我问她工厂好好的怎么突然要搬迁。她说你去问你好兄弟去。我才来问你的。不过我没有知道这中间原来是这样子的,我以为是你的老板和你要逼着她把厂拆了,把地皮让出来。”

    我说道:“的确是我们老板看上了那块地皮,她当时和我说的时候,我和她吵了一架,我还说她太自私无耻,她只说了一句,说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如果贺芷灵有本事,她会守得住这块地,如果她没有本事,她自己守不住怪不了别人。那块地她现在看得上了,以后也有别的人看得上。”

    王普说道:“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你不应该出面去谈。”

    我说道:“我知道我不应该出去出面谈,可是我不出去的话,黑珍珠不可能给贺芷灵那么多钱,要我说几次去啊。”

    王普说道:“唉,你这个贱人啊,你难道不知道你出去谈了的话,贺芷灵心里不好受吗。”

    我说道:“我知道。”

    王普说道:“你知道她难受,可是你知道她有多难受吗。”

    我说道:“多难受?那种人还会心里难受吗。”

    王普说道:“多喜欢你就有多难受。”

    我说道:“我觉得她不是真的喜欢,真的。”

    王普说道:“那为什么对你好。”

    我说道:“那是以前,现在不是了。我都拉下脸去求她了,还能怎样?她却怎么对我的。”

    王普说道:“她脾气性格就这样。”

    我说道:“现在她看到我是死是活,她都懒得看我一眼了,如果心里在乎我,哪怕是作为朋友,都会对我有些在乎的啊,可是她表现出来的,完全就是一个敌人一个陌生人那样,让我心寒。”

    王普说道:“你知道她那人即使心里在乎,她也不会表现出来的了。”

    我说道:“如果一个人真的在乎另外一个人,真的能这么淡定的压着自己不表现出来吗?总结起来,就是她根本就不在乎了。她既然不在乎了,那我为什么还要傻傻的痴痴的去讨好她。你知道我那天去跟她谈的时候,我是怎么样个心态吗?”

    王普说道:“你也别这样想。”

    我说道:“我就是那样个心态,不在乎,无所谓,因为我的心彻底被她给伤死了。所以我和她谈这事的时候,我就直接告诉她怎么样的个事,告诉了她如果她不愿意,是怎样的结果和后果。”

    王普说道:“那你现在心里到底对她怎样的想法?”

    我说道:“我以前和你说了啊,我是想和她走下去的,和她和好,可是她不愿意啊,她放弃了啊,她不在乎了,她已经完全的抛弃了我,那就算了吧,既然这样

    子,我也只能放弃。我现在仿佛解脱了一样。”

    王普说道:“你真的解脱了吗。”

    我说道:“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洒脱。”

    王普问道:“是吗,真的很洒脱吗。”

    我说道:“是,洒脱,洒脱得不得了。”

    我端起一杯酒一口喝光了:“话说你对贺总也真是忠心耿耿啊,就这么个事,你都要来找我决一死战了是吧。”

    王普说道:“贺总现在对你不好,那以前也对你好过,救过你爸爸。现在她对你千万般不好,你也不能对付她。”

    我说道:“放心吧,对付她不至于,她不来惹我就好了。”

    王普说道:“贺总和你现在的老板,哪个好些?”

    我说道:“以前分不出来,现在分出来了,是黑珍珠对我好些。没贺芷灵那么冷血。”

    王普说道:“我是在问你,你觉得哪个好些,哪个你更喜欢。”

    我说道:“当然是黑珍珠。”

    王普说道:“如果要结婚呢,有没有想过,如果一个女的,让你有结婚的想法,那你一定真爱上她了。”

    我说道:“都没有。这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不会愿意相夫教子好好做个贤妻良母的。”

    王普说道:“倒也是。”

    我说道:“不想喝了,改天再喝吧,很晚了。”

    王普说道:“好。”

    买单了之后,我两出来外面,我帮王普找了代驾,喝酒了不能开车的。

    回到宿舍,澡都不洗,趴下去直接睡着了。

    薛羽眉找了我,许些天没见到她,这女人想我了。

    不过不是她来找我,而是她要我过去她们环城那边,我过去了。

    两人在她开的一家酒吧碰头了。

    是在一个小包厢里坐着的,薛羽眉打扮得的样子甚是妖娆性感,薛羽眉嘛,本来就是像个狐狸一样骚,这才是她。

    我拿着酒瓶就直接开喝,薛羽眉眨巴着眼睛,她那双眼的眼皮睫毛长长的,假睫毛。

    我说道:“想我还是有事?”

    薛羽眉说道:“想你。怎么了,很忙吗?没空和我聊聊了?”

    我说道:“有空啊,我今天晚上算是最闲的一个晚上了,不过即使有事,我也不走了,我今晚好好和你喝酒。”

    薛羽眉说道:“这还像样点。”

    我说道:“这段时间忙什麽啊你。”

    薛羽眉说道:“都很忙,黑珍珠让我干什么我就忙什麽。不过我也没有你和龙王那么忙。”

    我说道:“你说到龙王,突然想起他,我也是好些日子没见到他。”

    薛羽眉说道:“他没有了以前的斗志,从曾经的龙王,变成了一条小龙,困龙。”

    我说道:“人都是会变的,他说他本来就没多大斗志野心,上去当老大还是被逼着上去当。现在有了女朋友,想要组建家庭,他的重心放在了家庭上。和我们是不同的。”

    薛羽眉问道:“怎么样,黑珍珠她到底怎么想的。”

    我问道:“什么黑珍珠到底怎么想的。”

    薛羽眉说道:“四联帮越来越壮大了,我们压不下去了。他们比我们强大很多了。现在时不时的就有一些人过来我们这里来小打小闹,骚扰我们。”

    我问道:“有吗?他们胆子那么大?”

    薛羽眉说道:“当然有。”

    我说道:“那你和黑珍珠说了吗。”

    薛羽眉说道:“说了,黑珍珠说先忍着。”

    我说道:“不会吧,要我们忍着?”

    薛羽眉说道:“是不是黑珍珠其实也怕了,也没有什么对付四联帮的办法了。”

    我说道:“应该不会吧。”

    薛羽眉说道:“如果她都不行了,那我们真的完了。什么报仇的,都别想了。”

    我说道:“这是我们能靠的最大的大树,这棵大树如果倒下,那我们的确是真的完了。”

    薛羽眉说道:“我越来越对我们的将来感到迷茫。”

    我说道:“别这样子,我们该相信黑珍珠,我觉得她会把我们带出去的,带我们走向胜利。”

    薛羽眉说道:“希望如此。”

    我说道:“别想太多了,如果她不行,也没人行,真的失败,我们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死就死,至少曾经努力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