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8章 卢毅有行凶嫌疑
    安百井说道:“我家人也管不到我什么,我也无所谓他们说我什么,我混得好就行。”

    我说道:“那你家庭呢?慧彬呢?孩子呢。”

    安百井说道:“我出来跟你一样做事的,又不是去死的。”

    我说道:“风险很大的,你要做这个行,你以为进来就让你当老大啊?”

    安百井眨巴着眼睛:“不是跟着你吗,难道要从砍人看场子开始做起吗。”

    我说道:“当时我怎么从这行业爬出来的?我的确是有老大带着我,起步比人家的高,可是你也不知道我究竟怎么个经历过来的。差点被弄死多少次。很危险的,哥哥。”

    我喝了一杯酒。

    安百井说道:“不带就不带吧。”

    我说道:“这不是说我不带你,而是我说了,这很危险的好吗。”

    安百井说道:“好了,知道你为我着想了。”

    我说道:“你羡慕我的同时,我又何尝不是羡慕着你。我这么提心吊胆的过生活,多么的惨。我何尝不想像你一样的,娶个自己爱的漂亮姑娘做老婆,她对自己好,然后过上幸福的生活。你也不用为车房发愁,家境也那么好,工作稳定,不好吗。”

    安百井说道:“喝酒喝酒。”

    我们各自和身旁的女孩子闹起来了。

    我看着旁边的那女的,问道:“问你一个事吧。”

    她说道:“嗯,你说。”

    我说道:“你们那个夜总会,叫彩什么的夜总会,到底是谁开的啊。”

    她说道:“这些东西我们这些人怎么会知道呢。”

    她说的倒也是,她不过是个小姐而已,怎么知道是谁开的夜总会。

    喝了一会儿酒之后,我有些晕,我说道:“走吧。我回去了。”

    安百井指了指我旁边的姑娘,说道:“她呢。”

    我说道:“你带走吧。哦对,你不回家吗。”

    安百井说道:“不回去了,慧彬回她家了。”

    我说道:“好吧。那你住哪?”

    安百井道:“有地方安排吗。”

    我说道:“安排个住房给你吧,要怎样的房。”

    安百井说道:“豪华大房。”

    我说道:“可以。”

    我们四个人到了酒店。

    我安排了一个豪华客房给安百井,然后带着安百井到了客房的门口,开门后,把安百井和两个女的都推了进去,安百井问道:“你不要了?”

    我说道:“不要。”

    安百井问:“真的不要了啊?”

    我说道:“真的不要了。慢慢玩,小心点别搞死自己了。”

    我砰的给他关上了门。

    到了李姗娜的房间那里。

    李姗娜的姿色,比刚才那两个女的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不过人啊,都是喜新厌旧的,估计在一起久了,折腾的次数多了,也是会腻的吧。

    我给李姗娜看了一下照片,告诉她开业的盛况,生意很好,赞扬了她一下。

    李姗娜说道:“如果一直都好,那才真的好。”

    我说道:“黑珍珠也这么说的。我们拭目以待吧,我觉得肯定行的,现在就是个好兆头了。”

    李姗娜说道:“但愿如此。”

    李姗娜说道:“累么。”

    我说道:“还好吧,就是遇到了一些事。”

    李姗娜问什么事。

    我告诉了她我被砍的事,李姗娜关心着对我说要小心点,好在没事什么的。

    她给我按摩着,我说道:“去给我洗澡吧。”

    她高兴的点头说:“好啊。”

    然后我牵着她的手,去了浴室里,躺在了浴缸里,让她伺候我。

    第二天,我给铁虎打了电话,告诉他昨晚我们这边发生的事,我被人砍了什么的。

    铁虎安排人下来,让我配合调查了。

    警察们调查了之后,也没有调查出个所以然来,因为光靠着监控上那点资料,真的调查不出什么个东西来。

    不过,在送走了警察们之后,强子却给我说了关于我被砍这件事的一些事。

    强子找我吃了晚饭,在我们酒店的餐厅的一个包厢里,强子给我点了一支烟,说道:“那些昨晚砍你的人恐怕不是我们怀疑的那些人。”

    我说道:“你怎么知道。”

    强子说道:“可能不是那些侵占我们地皮的人,而是别的人。”

    我问道:“是什么人?”

    强子拿着他的手机,给了我看一段小视频。

    只见视频上,位置是在我们清吧街对面马路的位置,那是我们清吧街大门两侧的高楼上的监控拍到的。

    视频中是两个人在马路边交谈。

    强子放大了给我看,但是视频画面不是太清晰。

    只看到交谈的两个人一个戴着帽子口罩,这个不

    就是昨晚砍我的那个人吗!

    然后另外一个,我仔细看了一会儿,看清楚了,我知道谁了,卢毅!

    对,就是卢毅,虽然模糊,但是明显看得出来就是卢毅。

    两人谈了一小会儿,哪个戴着帽子口罩的男人直接穿过马路,到了清吧街门口这里来,然后清吧街门口还有三个也是戴着帽子口罩的男的等他,然后四个人一起进了清吧街。

    而卢毅,走向了远处,消失在了监控的录像里面。

    强子说道:“知道是谁吗。”

    我说道:“知道,是卢毅。他怎么和那些人混在一块的?”

    强子说道:“我也不清楚啊。是有个门卫和我们说的,好像看到有人指派这个人过来的。然后我们去翻找了监控,找到这么一段监控。”

    我点了一支烟,呵呵笑了一下,说道:“卢毅让人来砍死我?这不会吧。”

    强子问道:“我也搞不懂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你觉得呢?”

    我说道:“我也搞不懂到底是个怎么情况啊,这怎么回事啊?”

    强子说道:“那要问你啊。”

    我说道:“靠。问我,你要我说什么。”

    强子沉默了。

    他也不方便说什么。

    因为卢毅是黑珍珠的座上宾,是黑珍珠所谓的世交家的孩子,可能是青梅竹马的那种,我们不方便说怀疑卢毅找人砍我的。

    可是监控上就真的是卢毅和那个凶手聊着。

    我说道:“你说吧,就我们两个人,难道还不能说的吗。”

    强子说道:“你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怀疑他找的人。”

    我说道:“当然怀疑了,不然的话他和这些人在那里谈个什么劲啊?”

    强子问道:“那你觉得到底是不是呢。”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强子说道:“你和他有仇吗。”

    我说道:“没有啊!我和他没有仇。”

    强子说道:“可是如果不是他叫人过来砍你的,那你说他和凶手在那里谈什么东西,问路吗。”

    我说道:“呵呵,也有可能只是问路吧,你说如果卢毅指派他们过来,直接秘密的派过来就好了,或者在车上指挥,而不露面。没必要自己露面,这么大的被发现的风险,他不可能不知道啊。”

    强子说道:“我也觉得是这样的,难道真的只是问路的吗。”

    我说道:“唉,可是哪有那么巧,那几个人都在这清吧街门口等着了,然后有个人跑过去那里问他问路?这解释不了啊。”

    强子说道:“那还是很有嫌疑,怀疑是他派人来干你的。为什么。你们真的没有过节吗。”

    我说道:“我真的没有和他有过节,每次见到他,都是文质彬彬,彬彬有礼的,我也没说过他什么的啊。”

    强子说道:“我怀疑,如果真是他对你下手,是有那么一个犯罪的动机。”

    我问道:“什么犯罪动机?”

    强子说道:“黑珍珠。”

    我说道:“你怀疑是黑珍珠派卢毅找人要干掉我?”

    强子说道:“当然不是这样子了,而是说黑珍珠就是他对你犯罪的动机。”

    我问道:“为什么。”

    强子弹了弹烟灰,说道:“因为他喜欢黑珍珠,而黑珍珠对你挺好,有好感,所以他吃醋,所以要除掉你这个情敌。”

    我一靠在椅背上,拍着自己脑门,说道:“哎呀妈呀,如果真的就这么点事,值得要去杀人吗。”

    强子说道:“有些人的确会这么做的。因为得不到,所以生恨。你看他们从小认识,然后男的很喜欢黑珍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然后苦苦追求多年,结果一来后发现黑珍珠的心不在他心上,而是更多的在你的身上,你让他怎么接受得了啊。所以,他对你下手啊。目的是除掉了你这个情敌,然后拥有黑珍珠。”

    我说道:“你这说的也太牵强了,这理由不算成立。”

    强子问道:“那你说难道他们去问路吗?刚好路上遇到卢毅,问路,问清吧街在哪,然后过来清吧街门口?瞎子都能在那里一眼看到我们清吧街的入口了!”

    我沉默,想了一会儿。

    卢毅的确是很有可能,很有嫌疑了。

    强子说道:“他洗脱不掉嫌疑了。”

    我说道:“那好吧,那现在我们抓不到那些行凶者,我们只能是怀疑他而已,还能怎样呢。”

    强子说道:“要不要抓了他然后拷问他,问是不是他做的!”

    我说道:“太狠了吧?”

    强子说道:“对自己的敌人,这算狠吗。”

    我说道:“如果他不是敌人呢。”

    强子说道:“我们不需要太狠的拷问,不用太狠的逼供的办法就好嘛。关着饿着行了。”

    我说道:“万一被他知道是我们做的呢。然后真正的凶手不是他,然后他去跟黑珍珠说我们这么扒他的皮,抓了他饿着他拷问他,那不是要害死我们自己吗?”

    强子说道:“那怎么办?”

    我说道:“想一个其他办法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