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5章 无法拒绝的条件
    收了黑珍珠的钱,当然就要为黑珍珠做事,三十万呢,她可不会愿意白给我。

    只不过啊,她要谁的地不行,非去想要那贺芷灵的地,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谈下来。

    可是黑珍珠也说白了,如果拿不下来,她就要动手抢了,要给贺芷灵搞破坏了,让贺芷灵搞不下去了。

    我当然不希望她这么做,可是黑珍珠如果得不到那块地,那她真的会是去这样做。

    因为她这人就是这样子的,想要东西就去拿,去抢。

    她有句话说的也对,如果那块地不是她黑珍珠看上,是别的有能力的人看得上,那别人也是一样会去拿,去抢,你贺芷灵有本事你就守得住自己的东西,没本事你就让出来,不然就只能等着被灭。

    我不希望贺芷灵被灭,被打击,被打败了然后把地交出来,可是如果贺芷灵抵抗,那黑珍珠真的会和她打起来,不过鹿死谁手,我就不知道了,虽然现在贺芷灵暂时失败了,但是贺芷灵是个很有能量的人,她不会甘心轻易失败,也不会拱手投降,她这么隐忍着,其实就是在蓄势待发着。

    黑珍珠其实也是有点故意的意思,这家伙,就是死死的盯着贺芷灵不放了,谁和她做敌人,她不让谁好过。

    我看着贺芷灵的手机号码,看了一会儿后,拨打了过去。

    贺芷灵根本就不接我电话。

    有调子呗,摆谱呗,我对她越来越烦了。

    以前打的时候,我觉得她的确是忙,没空接我电话,现在我都觉得她根本就是在摆谱,故意的不接我电话。

    反正啊,她对我的态度都那样了,还会在乎接不接我电话吗。

    既然打电话不接,那我能怎样?

    我要不要去她家门口堵着和她聊聊,我总要完成黑珍珠交给我的任务吧。

    我想了想,还是要去的,虽然要受够她的冷脸,但是我还是必须要去的。

    我出门了,去她家找她,她没回家就去堵着她。

    不过脚没完全好,让我走路还有点一瘸一拐,挺不舒服。

    在我出门打到车了之后,我的手机响了,贺芷灵给我打来了?

    呵呵,有意思,她居然会给我回拨过来?

    以前我和她关系没闹到那么僵的时候,她都很少给我回拨电话过来,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在我和她闹僵的时候,她都直接挂我电话,居然回我电话了。

    我接了电话:“我找你有事。”

    我直截了当。

    贺芷灵道:“说。”

    言简意赅,不愧是贺芷灵。

    我说道:“这个事在电话里可能说不清楚,有点长,涉及到你啤酒厂的利益,很大的利益,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你,哦,不是请你,是你出来我们聊聊。”

    我本来说请她吃饭好好聊聊的,不过我想,我又不是去求她什么,我干嘛要请她吃饭呢?

    我还有什么需要去求你贺芷灵的吗?

    我不想去和好了,无所谓你罩着不罩着我了,我求你什么呢,我干嘛请你吃饭。

    我之前就是这样,越是把自己的调子往下摆,她贺芷灵就越是高高在上把我往下踩,我该把我的这个心态摆正,摆在和她一个调子上,而不是老是放得低低的,包括自己的自尊,让她踩得尊严都没了。

    我就是把贺芷灵的级别想象得太高了,她的级别的确有满一百级,也黑珍珠一样,满满的一百级,可是我把她想象成了两百级的人物,是高高在上的,而我只有七八级的,然后在面对她的时候,我本来就比她的确等级低,加上自己把她想象的太高级别,对她的恐惧和害怕就更多了,面对她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做才好了,完全的把主动权都放在她的手上了,我不能老是这么去跪舔她了。

    我这么个态度,倒是让她沉默了一会儿后,问道:“哪儿。”

    邀约成功。

    我说道:“步行街对面那条街的那家酒馆,我们以前去过。我现在打车过去,二十分钟到。”

    贺芷灵挂了电话。

    虽然她没说好,但是我知道她肯定会过去了。

    到了那个小酒馆后,我找了一个二楼靠窗的位置坐下来了,点了米酒,还有吃的。

    贺芷灵来的时候,菜和酒都上了。

    我给她倒了酒。

    她坐下来,把她的名牌包包放好在一边,看了看我,什么也没说,拿了筷子吃东西。

    她没有摆谱?没有摆架子了?

    估计是忙得没空吃饭,真的饿着了。

    她自己从桌上打了饭,然后吃着,也不说话。

    我已经吃了一会儿,饱了。

    我看着这个女人,这个女中极品强人,打扮时髦时尚,脸上略施粉黛,那淡妆让她看起来更显得格外的冰冷。

    虽然她

    美到了极致,极为个性,但看起来却没有什么人情味,让人看得觉得美得不立体,美得没有血肉。

    我点了一支烟,说道:“有事要找你说的。是黑珍珠安排我找你的。”

    我直接说是黑珍珠让我找她谈的,而不是说我自己要找她的,因为前几次死皮赖脸把自己尊严踩下去去求她,让我感觉她现在看我就是比以前的更加的俯视我了。

    贺芷灵也不看我,只是吃着,她也不点菜,就吃我点的菜。

    我说道:“她想要你那块地,就是啤酒厂那块地。”

    我说完后,看着贺芷灵,她明显的顿住了一下,然后才继续动筷子吃饭。

    我说道:“她看上了那块地,然后想拿来做个商业区吧还是商业广场,商业街。我也搞不懂。然后她就让我来找你谈谈,让你让那块地给她。”

    贺芷灵说道:“条件。”

    我说道:“厂房双倍赔偿,地皮市价三倍给你。”

    贺芷灵听完后,面无表情,问道:“如果我不给,是不是就要抢了?”

    我说道:“她的确是这么说的,如果你不给,她就想办法对付你,是抢还是怎样去拿,我就不知道了。”

    贺芷灵听完后,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愤怒,没有冷笑,甚至比刚才还平淡平静的样子,说道:“哦。”

    就一个字,哦。

    我说道:“我也不想去劝什么,她让我来谈,是想让我说服你,可是我只能来这么转告你,我不会想着要去说服你。”

    贺芷灵说道:“以前会说服。”

    我说道:“那是。”

    她看着我,那意思是想知道为什么。

    我说道:“以前我和你还是朋友,好朋友嘛,所以关心你,劝你,说服你,也不是说说服你了,只是不想你和她斗起来,当然也不是说怕你斗不过她,而是觉得两败俱伤大伤元气。现在我们不是朋友了,无所谓了,我也不怕黑珍珠会伤元气,她本来就好斗,她怎样的话,也都是做好了准备的。”

    贺芷灵说道:“让她律师来和我谈。”

    就这么谈成了?

    贺芷灵同意了?

    不会吧。

    我说道:“你同意了?你愿意转这块地给她?”

    贺芷灵说道:“愿意。”

    我问道:“为什么啊。”

    我以为以贺芷灵的那秉性个性,和黑珍珠要掐下去了,没想到她竟然同意了那么干脆,难道她软了,怕了黑珍珠不成?

    或者是干脆把自己藏起来,韬光养晦,想着慢慢的退步,再找机会对付黑珍珠不成?

    贺芷灵说道:“因为钱。”

    的确,黑珍珠给的价格很诱人。

    贺芷灵说道:“啤酒厂随便找个地就能做起来。三倍的地皮价格,双倍赔偿厂房,为什么不呢?”

    我说道:“哦,也是,为什么要和钱过不去呢,是吧。”

    贺芷灵挎起了包,拜拜也不说,走人了。

    她虽然这次没有给我好脸色,但至少没有甩脸色。

    我也搞不懂她出来吃饭,是不是就为了我说的黑珍珠找她谈的事,亦或者是:她想见我?

    桌上我给贺芷灵倒的米酒,她一口也没有喝。

    我往窗口那外面看,没看到贺芷灵离开的身影。

    我看着窗外那灿烂繁华七彩琉璃的各种灯光,好美。

    可是心里觉得空空的,我也搞不懂为什么。

    相比以前,我现在是有钱了,有权利了,身边有很多的对我好的人,可是我为什么还是觉得心里空空的。

    应该是觉得自己少了一个可以陪伴自己的人吧。

    可我到底需要怎么样的伴侣,我也搞不懂。

    我只知道,我想要的得不到了,得到了的都不是我最想要的。

    人就是犯贱啊。

    可是我这种心里的空荡,是在贺芷灵的离开之后,突然的怅然若失的,觉得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什么,然后心里才突然的空了出来。

    为什么这样?

    我掏出手机,给黑珍珠打过去了电话,我告诉黑珍珠,贺芷灵同意了。

    黑珍珠倒是有点不淡定了,问道:“你和她谈了多久?”

    我说道:“坐下吃饭,谈了没几句话,我说了条件,她就说好了。同意了。”

    黑珍珠说道:“怎么那么轻易的就同意了?”

    我说道:“很轻易吗?她说是你开的条件很诱人。我想她应该不能拒绝这点吧。”

    黑珍珠开出的那么高的条件,还说是因为贺芷灵才这样,如果不是贺芷灵,对别人她可不会那么大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