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4章 抵过世间多少大美女
    谢丹阳说道:“你无法感受到贺芷灵对你的好,是因为你曾经背叛过她伤她太深了。”

    我说道:“靠,我那也是无意的,真的。”

    谢丹阳说道:“背叛的时候,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你脑袋不是很精明吗?那时候进了屎了。”

    我说道:“你妈的,你怎么骂人都那么难听。”

    谢丹阳说道:“难道不是么。”

    我说道:“那我已经做错了,也去道歉了,做很多求她原谅的事了,她也从来没有心软过,原谅过我,那我还能说什么呢丹阳姐?我求她不止是三四遍了吧,而且付出了很多的实际行动,可是她从来的都没有软下来,也没给我台阶下,我还能怎样呢。”

    谢丹阳说道:“你也不要放弃,不要和她继续对敌。”

    我说道:“我做不到和她不对敌,你知道吗我现在跟着黑珍珠做事,她和黑珍珠是敌人,她就认准了我是她的敌人,那我还能说什么呢。她就一直把我当成敌人看了。”

    谢丹阳说道:“那你从黑珍珠手下抽身而退不行吗。”

    我说道:“退不了,我无法退。我说过我有我需要办的事情,我必须要去这么做。”

    谢丹阳说道:“那就没有办法了,她不可能会原谅你的了。”

    我说道:“那如果不原谅,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了。”

    谢丹阳说道:“那你们就这么绷着,僵着。”

    我说道:“是,就这么绷着,僵着。带着仇恨埋进土里去。”

    谢丹阳说道:“带吧。”

    我沉默了一会儿。

    谢丹阳说道:“难道真的解不开了?”

    我问道:“你这么关心我和她干嘛?”

    谢丹阳说道:“没干嘛。”

    我盯着谢丹阳的眼睛,说道:“说!你是不是卧底?是她让你来问我这些的吧。”

    谢丹阳说:“没有,不是的。”

    我说道:“说不说,到底有没有!”

    谢丹阳说道:“真的没有的。”

    我说道:“那你干嘛问来问去?你是不是想着问完了我心里所想,然后再去告诉她。”

    我这么一问,谢丹阳看我眼睛了一小会儿,说道:“不是。”

    我说道:“谢丹阳,你说谎!”

    她低下了头。

    她的确说谎了,我看出来了。

    她撒谎的时候盯着我,平复了心里所想后,然后才镇静的告诉我谎话。

    我说道:“她让你来问的吧?”

    谢丹阳说道:“嗯。”

    她还是说了实话。

    我说道:“你到底是向着她,还是向着我的啊,丹阳姐!我和你什么关系,你连我都蒙?”

    谢丹阳说道:“我不敢得罪她呀。”

    这话倒是大实话了,谢丹阳的确不敢得罪贺芷灵。

    我说道:“她干嘛让你来这么问这些?她不是不知道我心里的真正的想法。她如果知道我跟着黑珍珠是为了保护我自己,而且是为了报仇的话,她应该要理解我才是啊。”

    谢丹阳说道:“女人是感性的而非理性的动物,她才不会去那么理解,她只问你,我和你妈妈掉进水里,你救谁。”

    我说道:“好吧,那我没得选了,她如果这么问的话,她和黑珍珠掉进水里,我会救黑珍珠。如果她不是这么问,我还可能先救的是她。”

    谢丹阳说道:“感情世界里,女人更是要的是纯粹,容不得杂质,哪有你这么样子的?让她怎么接受得了呢?”

    我说道:“纯粹?我和她之间不是爱情吧。如果容不得,那就不容好了,你照实和她说吧。”

    谢丹阳说道:“你怎么这样。”

    我说道:“那你倒是告诉我,我还能怎样?”

    谢丹阳说道:“她对你的好你忘了吗。”

    我说道:“没忘,但是黑珍珠也对我很好,非常好。”

    谢丹阳说道:“对你好?”

    我说道:“是好。”

    谢丹阳问:“和贺芷灵比起来呢。”

    我说道:“和贺芷灵比起来。其实吧,都很好。”

    我想了想,原本我想告诉谢丹阳,以前贺芷灵在我心里挺重要的,可是现在黑珍珠更重要了,因为贺芷灵搞得我自己都反感她了。可是我觉得我一和谢丹阳说了,贺芷灵一问谢丹阳,谢丹阳什么鬼都说出来。

    不是我放弃了,而是我感觉她已经先放弃了我。

    如果要说谁的错,说真的我觉得我的确是做错了,可我没有一颗要去害她的心,她却非要逼着我站在她那一边,和黑珍珠作对才行,黑珍珠这人够狠了吧,黑珍珠都没有那么逼着我。

    不过黑珍珠手段更胜一筹,她不逼我,她就用行动来办事,反正让我是不跟着她混

    是不行的了。

    既然说了之后,谢丹阳可能会去和贺芷灵说,那我干脆就不说了。

    谢丹阳说道:“我知道你想法了。”

    我说道:“知道就知道吧。吃饱了吗,走吧。”

    谢丹阳说道:“去哪。”

    我说道:“回去啊,你还想去哪。”

    谢丹阳说道:“我想,我想去走走。”

    我指着我的腿说道:“走?我脚疼的要死,走去哪,走去死哦。”

    谢丹阳说道:“你讲话能不能好听点,一句话能噎死人。”

    我说道:“真的能噎死人就好了,我就先噎死你了。”

    谢丹阳说道:“回去!”

    我去买单了,两人出去了后,她还想跟着我回去。

    我知道她想什么。

    这个女人从徐男那里得不到生理满足,所以啊,就想从我这里得到满足,可是我懒得满足她,我累啊,我心累。

    谢丹阳想和我走,我不让她一起,她有些不快,我说道:“丹阳姐,抱歉啊,我真的身心俱疲,改天怎样。”

    看在我暂时还是伤残的份上,她只能同意了。

    我原本想请铁虎吃个饭,当面感谢他帮我清除了占地的那帮人,可是铁虎说没有空,我只能在电话里谢谢了他,他说这些都是他们该做的事,不需要谢谢。

    这家伙,难得的一个好人啊。

    人家削尖脑袋往上爬,是为了钱,这家伙倒好,真的不为钱,真正的为扬善除恶。

    好人啊。

    要是世上多那么一些人,那世道就不会那么乱了。

    这帮人清除了,清吧就能够建设起来了。

    李姗娜很高兴,她看她的这个清吧项目,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的重要。

    在酒店李姗娜所在的房间里,我呆呆的看着窗外的雾蒙蒙的雾霾天气,说道:“想不到南方这样的城市都会有雾霾。”

    入春了,天有些湿冷,看着这样雾霾的天气,人的心情好不到哪儿去。

    不过我现在的心情很好,这段时间是我人生中过的最快乐的时光了,虽然没车没房,但是有钱,有美女,我的人生追求基本这两样就足够了,最主要的就是:美女。

    一个李姗娜,这样的大仙女,抵过世间多少大美女。

    有这么个大美女陪着我,够了。

    李姗娜走到了我的身旁,看着夕阳,说道:“好漂亮。”

    我说道:“雾霾天的,看到一轮金黄色的东西而已,漂亮吗。”

    李姗娜说道:“和监狱比起来,这里就是天堂。”

    我说道:“是的,和监狱比起来,监狱里面还没有男人呢。”

    李姗娜说道:“那些捣乱的人呢?还会来捣乱吗。”

    我说道:“不会了,全部都被抓了起来,没有一个漏网之鱼的。”

    李姗娜说道:“你为了这块地,都受伤了,我担心他们会继续闹。”

    我说道:“这只是一个意外,他们,还能闹得起来吗?闹也没事,继续抓,全部抓起来。谁跳出来抓谁。这些不是你担心的事了,你就好好看着它建起来,然后开业,把生意做好,咱们一起发财。”

    李姗娜叹气道:“可惜我不能自己为我的清吧代言,自己穿的漂漂亮亮的去剪彩。”

    我说道:“哈哈,是的,的确是挺可惜的。如果你能为自己的清吧代言,生意火爆了天。”

    李姗娜说道:“更不能去给自己的店剪彩。”

    我说道:“如果能自己亲自去剪彩,很激动吧。”

    李姗娜说道:“嗯。”

    我看着李姗娜,外面是湿冷,但是在室内,有暖风,她只穿了一件包裹得身体挺紧的体恤衫,浅棕色的,然后那胸口那里看得特别的高耸。

    胸口往上,就是白皙的脖颈,再往上,一张楚楚动人的美丽脸庞。

    李姗娜发现我这么看着她,有些脸红了,微微的把头低下来,然后又抬头,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说道:“你看什么呢。”

    我说道:“哈哈,你也会脸红呢。”

    李姗娜说道:“当然会,你这么看着人。”

    我搂着她的细细腰肢进入了怀里,她腰肢很柔软,学舞的就是不一样。

    在这里的每一天,她基本都会用几个小时的时间来跳舞,当然,在监狱也是一样的。

    她的腰肢很有柔韧性,我把她轻轻按下去,她柔软的离开我的怀抱,双手拉着我的手,然后问我:“怎么。”

    我说道:“特别喜欢你这小腰,估计很多姿势我都没有能解锁吧。”

    她站直了,打了我一下:“真是坏。”

    我说道:“那就坏到底吧。”

    我抱着她起来,走向那张大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