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6章 做好了死的准备
    此时在审讯室,雷索老老实实的坐在了里面。

    他满头冷汗直冒,这天那么冷,居然冷汗直冒,做贼心虚了。

    铁虎说道:“这个人有问题。”

    我说道:“你看得出来了。”

    铁虎说道:“心里有鬼才害怕。”

    我说道:“是人都害怕好吧,被关进里面去审讯,谁不怕呢。”

    铁虎问我道:“被审讯过吗。”

    我说道:“审讯别人过,也被别人审讯过,经历的挺多啊。”

    铁虎说道:“哈哈,这其实是一件好事。”

    我说道:“没看得出来这算是哪门子的好事。”

    铁虎说道:“锻炼心理素质。”

    我摇了摇头,说道:“那我宁可不要锻炼这素质。”

    铁虎哈哈笑着。

    坐在审讯室里的雷索,看着来审讯他的人越来越多,他额头上的汗也越来越冒越多。

    他越来越害怕了。

    审讯室的那个灯,惨淡的白,照着雷索惨淡的脸。

    审讯的警官,开始问问题,从名字到住址,职业什么的问过了之后,开始问主要的问题:“这包东西从哪里带来的?谁给你的。”

    雷索说道:“我不知道啊!真的不是我带来的,我也不知道谁给我放进去的!哦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我刚才在喝酒的时候,让我身旁的那个叫阿化的去拿几包烟,我怀疑是不是他放进去的。”

    警官说道:“你怀疑?有证据吗。”

    雷索说道:“警官,我如果带着这些个东西,我也不可能扔在我车上啊,我真的没有啊!一定是有人在陷害我!警官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警官说道:“雷索,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没有正当的职业,却有豪车开,过得那么潇洒,钱哪里来的?你如果不说,等我们拿出了证据,你不要求我们!你看着你后面那八个什么字?”

    后面墙上八个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警察在威胁他。

    雷索也不算是个心理素质很强的人,他冷汗冒得越来越多,脸色越来越苍白。

    铁虎说道:“这小子要崩溃了。”

    警官点了一支烟,表情严肃。

    雷索低着头一会儿后,抬头看着这逼仄狭小的审讯室,冰冷的墙惨白的灯光,他开始要崩溃了。

    果然,没有撑到十分钟,这家伙崩溃了,全盘交代了他做的事。

    这家伙是被父母从农村带进城市的,父母在城里打杂工,在江边占了一处废旧的码头地方住着,雷索这小子从小到大不好好念书,不学无术,长大后还认识了一帮狐朋狗友,也不好好干活,因为自己的巨大花销,家庭开始承受不起,然后就开始动了歪脑筋,从朋友那里在网上认识了一些搞毒品的上线,然后从网上和上线交易,把钱打给那些人,那些人就会把货扔在一些地方让他们自己去取,然后雷索就让手下们散货,主要往一些娱乐场所卖,他们没做到那么大,没有和娱乐场所勾结,只是利用一些熟人卖货,虽然卖得比别人的便宜,但也从中攫取了不少的利益。

    像他们放在一根吸管里的货,就两百两百的卖,太多太多的人需要这东西。

    我对铁虎说道:“应该给我记一个大功。”

    铁虎说道:“你功过刚好抵消。你是立功了,但你先陷害他们,让人带着毒品来害人,你也有罪。”

    我说道:“我这也是为了为民除害。”

    铁虎说道:“你是为了你的私心。”

    我说道:“好吧那你抓我吧。”

    铁虎说道:“我们能一举端了雷索这帮人,但却抓不到他们的上线。”

    他点了一支烟,若有所思。

    我说道:“有那么难吗。”

    铁虎说道:“比想象中要难很多。”

    我说道:“他们很神出鬼没?”

    铁虎说道:“他们交易完全在网上,用的是网络和移动通讯。我们查都查不到对方是谁,在哪。”

    我问道:“那么难?不是有很厉害的电脑科技人员吗。”

    铁虎说道:“他们也有的。他们把货往一个地方一放就走,让雷索他们自己去要,这招非常的聪明,蹲守不了。”

    我说道:“好吧,你努力吧,破获这个案件,又能往上上面去。”

    铁虎说道:“难啊。你不知道现在这边的情况,很多东西牵扯到了太多的枝枝蔓蔓。”

    我问道:“牵扯到了那些当官的?”

    铁虎说道:“你知道有些区黑社会那么猖獗吗?如果没有人给他们提供保护,他们能那么猖獗吗?”

    我说道:“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铁虎说道:“你那个地皮的问题,我明天带人去看看。”

    我说道:“

    谢谢铁虎。”

    铁虎说道:“不用谢,这是我们该做的。”

    本来说请铁虎吃个宵夜,他说早点回去休息,就没请吃宵夜了。

    我回去了酒店,李姗娜那里。

    天气很冷,李姗娜开的空调比较暖,回到了酒店,感觉一下子从冬天进入了夏天。

    我脱下外套,李姗娜上来,帮我拿着外套去挂好了。

    我便去洗澡了,出来后,李姗娜问我累不累,然后我没说话,只是坐着床沿,她就过来,乖乖的给我按摩,按着肩膀。

    我说道:“那块地,有点难搞。”

    李姗娜说道:“那我们不要了吧,不要和他们吵了。吵架打架的,我担心出事了呢。”

    我说道:“没事的,这个我们总要解决。那块地本来就是我们的地,这帮土匪,开垦了就说成是自己的地了。而且还不怕我们。见钱命都不要了。”

    李姗娜说道:“能解决得了么。”

    我说道:“放心吧,能解决得了。你好好的规划你的清吧店,做你的老板娘,遇到的什么麻烦,我帮你解决就好。”

    李姗娜从我身后抱住了我,说道:“谢谢你。”

    她有些感动。

    我说道:“也不用说什么谢谢,这也都是我该做的,我拿了你的钱,是要为你做一些事。”

    李姗娜说道:“钱没什么。”

    我说道:“钱没什么?”

    我看着她的眼睛。

    李姗娜说道:“我给你的钱,我愿意给,我舍得,没有什么。”

    我说道:“那我也谢谢你?咱们之间不要这么客气好么。都老夫老妻了。”

    李姗娜轻轻说道:“讨厌,谁和你老夫老妻了呀。”

    我摁着她在床上,亲了一下她的脸,说道:“你说和谁老夫老妻了呀。”

    她脸红红的,然后迎着我的唇,吻上来。

    第二天一早,我是休息的,我给强子打了电话,让强子带人去了清吧店在建的那块地那里。

    看着这如同阵地一样的轮胎铁线阵,我让人拿着扩音器对着那边喊话,让他们那边的人出来谈谈。

    喊了几回话后,有个六十多七十岁这样的瘦削的戴着个眼镜的老头出来了,他们就住在那边帐篷里。

    然后许多人出来了,看着我们这边。

    我们喊着让他们过来谈谈。

    那个戴眼镜的老头走过来,我看着他头发都有些花白。

    这帮人其实就是住在这附近的那个废旧码头的人,一些人住在船上,一些人住在岸边,也没人管他们。

    他们在这城里,是一群特殊人群的存在,进城了,因为经济方面的原因,买不起房,租不起房,不舍得租房,就到了这边占地来住,也没人管。

    然后占了地后,看到我们要我们的地来建,他们竟然说这些地就是他们的了。

    其实都明白他们到底怎么想的,因为买不起房,所以想要从这些地上捞我们一笔,坑我们一笔钱,就有钱去买房了,真正成了城里人了。

    他们当然知道他们这样做是不对,是无耻的,可是人啊,在钱面前,还能有什么好说的?

    有什么无耻不无耻的。

    金钱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那个戴眼镜的老头过来了,隔着他们自己用轮胎堆砌的那防线,看着我。

    已经离了我们很近了。

    我走到了他的面前,说道:“你好。”

    他问道:“你们想清楚了吗。”

    我笑了笑,说道:“你们呢,想清楚了吗。”

    他以为我们要给他钱呢。

    他有些生气了,说道:“没有钱就别来谈了!”

    我说道:“话说你看起来也有点文化个人,你怎么不知道无耻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呢?”

    他直接说道:“没有钱就不要谈了!”

    我说道:“别那么激动嘛,不谈的话,这事情怎么解决,这块地也不是你们的,总要有解决的一天吧。”

    他说道:“这块地?不是我们的?我们开垦这块地多少年了,你们才来的。你们拿的证都是侵略我们的。”

    我哈哈笑了一声,说道:“侵略这个词儿,用的真太好了。”

    他有些不耐烦了,就要离开:“没钱来就不谈了!有本事打过来,我们这命也不打算要了。反正都一把年纪了,死了就死了。”

    这话更是够无耻,反正我们都那么个年纪了,没多久的活头了,死了就死了吧,为了弄一大笔钱死,还值得了。

    我说道:“这么说的话,都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老头说道:“你们要是想要弄我们死,也没有那么容易,我们也要让你们垫背好些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