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4章 无耻到家
    安百井又点了三瓶红酒。

    的确是三瓶红酒,三瓶红酒一千八,也挺贵的,不过有便宜的,这家伙非要点了那么贵的红酒。

    酒上来了,安百井让服务员全开了。

    我急忙说道:“喝得完吗?”

    安百井说道:“怎么喝不完,开!”

    我说道:“三瓶红酒啊,刚才我们都已经喝了那么多的啤酒,还要喝红酒,怎么喝啊。”

    安百井说道:“喝不完我们存着。”

    我说道:“那也要一瓶一瓶的开啊。”

    安百井说道:“真啰嗦你!”

    说着安百井拿着红酒开始倒酒。

    还点了另外的一些小吃,这餐酒下来,估计也要好几千了。

    安百井本身就有钱,家里情况好,尽管一表人才的,而且车房都有,老婆也是好老婆,万里无一的好老婆。

    不过这小子事业却不得志,这也正是他闷闷不乐的原因。

    这么花钱,我即使有钱我也心疼,但是他可不会心疼,倒酒后搂着旁边的那个美女,两个人有说有笑嘻嘻哈哈的喝着。

    而且完全没把我们放在眼里,手脚并用,动手动脚,动作亲密,手还不停的伸进去女子的衣服中,一阵阵欢乐的叫声。

    不过这边的人基本都这么玩的。

    我说道:“井哥,井大爷,麻烦你玩的时候,也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嘛。”

    安百井说道:“考虑你们感受?什么破感受?”

    说着他直接把我的手拉着放在了我旁边那女的胸上,那女的猝不及防哎呀尖叫一声,这倒是逗乐了安百井,他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对我说道:“你看人家都玩得那么高兴,你放开点。今天晚上,忘了我是谁,什么身份!也忘了你自己什么人,什么身份。”

    这家伙真的是无耻到了一定的境界了。

    他旁边的那个女的,还让他玩出了的情绪来了,自己不停的想着要和安百井玩。

    没办法,人长的帅,是有优势的,把人家的情绪挑动起来了,就是这么样的。

    我说道:“你们出去找个地方玩吧干脆。”

    安百井说道:“急什么,还有那么多酒呢!还这么早,慢慢玩,开心点。”

    我说道:“受不了你们。”

    我看着我旁边的那个女孩,高耸突出的胸脯,我不禁舔了舔嘴唇,说道:“我们喝酒吧。”

    她嗯了一声。

    我身旁的这个女的,看起来没有安百井那边那个骚。

    也很性感,但看起来比较纯一些。

    不过我知道出来做这行,没有什么纯不纯,都一个德行,不过就是脸上表情长得比较纯而已。

    那女孩和我喝酒,看起来,她并不是很能喝,在我们四个人拿着扑克玩了一会儿游戏后,她老是输,估计喝了大概半瓶红酒后,她脸红红的,去了两次洗手间,回来后,她轻轻的靠着我的肩膀,和我聊着天。

    无非就是聊那些,为什么出来做这个工作的什么的。

    我以为她老一套,说什么自己生活穷困,然后为了摆脱穷困,走了这行什么的。

    结果她却不是这样的。

    她说道:“我是结过婚的。”

    我看着她,有些不相信,因为看着她估计也就二十三四岁,我说道:“你很年轻,有二十三四岁吧,那么早就结婚了么。”

    她说道:“我的确是已经结婚了的,已经领了结婚证,但是没办酒席。”

    我说道:“呵呵,好吧,然后呢,有孩子了?”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敢要孩子。”

    我问道:“为什么?”

    她说道:“因为我为了他打了几次小孩,然后要不了了。”

    我说道:“打了几次小孩,什么意思?”

    她说道:“他想要男孩他们家都要男孩子,然后我怀孕的时候,带我去做性别鉴定,一连三个都是女的,都打掉了,我要不了孩子了。”

    我说道:“我靠,然后呢。”

    她说道:“然后他娶了别的女的,办了酒席,那女的给他生了一个男的。”

    世上真是什么样的男人都有啊。

    我说道:“那你和他离婚就是了,你还跟着他干什么?你也是自己找虐。”

    她说道:“我舍不得,我不甘心他抛弃我了。我就是不离婚。可是我也没钱,我也不知道做什么,就做了这个,他对不起我,我也要对不起他。”

    我说道:“那还是你自己自找的。”

    她说道:“可是我要不了孩子了。”

    我说道:“那也是你自找的,当时怀第一个,他让你打掉,你就该离开他了。”

    她说道:“我这辈子就这样子了。我也不可能离开他。”

    果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算了,这是别人的人生,我也不是救世主,我帮不到任何人,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

    这女的说着,然后自己流眼泪:“我很多朋友,她们嫁的人都没我好,没我老公帅,没他有钱,可是她们过得都比我幸福。我白天去兼职模特,晚上做这个,我只想变得有钱了,然后我以后自己做试管受孕。”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安百井看着我们两个,说道:“干嘛干嘛,要拯救失足妇女吗?我们来这里是找乐子,不是来看人哭的。”

    这女的收起了眼泪,不敢哭了,举起杯子,说道:“喝酒吧。”

    我一口喝完了。

    她喝了一小口,然后把杯子放下来,说道:“我喝不了了,我晕乎乎的。”

    我说道:“那就别喝了。”

    她也真的不喝了,我也不想逼着她喝,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安百井却一把把我拉到旁边,对我说道:“灌醉她啊!她已经差不多了,再搞两杯下去,她就完蛋了。”

    我问道:“为什么要灌醉她。”

    安百井说道:“傻。灌醉她了,带走不花钱了。不然这样的要过夜的话,可能七八百。”

    我说道:“没兴趣。”

    安百井说道:“傻。有女白上不上,以后你会后悔。”

    我说道:“以后后悔的时候再说吧。我去个洗手间。”

    我走去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我走着走着,突然看到有个好像挺熟悉的穿着一件上衣色彩蓝黑的男人。

    我站住了,往那边看过去。

    就是他,那个带领着居民们跟我们开搞不让我们拿地皮开建的雷索。

    我记住他了。

    那件蓝黑的西装上衣,很眼熟,让我一眼就注意到了他。

    他搂着一个美女,看起来十分的潇洒,步履有点蹒跚,估计也喝了不少酒。

    他搂着那个美女,进了其中一个卡座里面。

    那个卡座,不像我们那边那个卡座,这边的卡座不是封闭类型的,我们那边封闭起来,可以看到下面的舞台,别人在背面看不到我们,我们在卡座里随便乱搞,没人看到。

    而这边的卡座不是封闭的,可以看见他们坐着喝酒,只是沙发挡着而已。

    雷索坐下去后,和身旁的人聊着,他这边的卡座,有九个人,四个男的五个女的,然后雷索和他旁边的人聊天声音还挺大的。

    我就坐在了他们沙发的后面,假装玩手机,抽烟。

    因为这边没人坐。

    雷索对旁边那个男的说道:“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想要好好努力,干活,种田,发财?可能发财吗!”

    那个男的说道:“雷哥说的是。那些农民种田种一辈子,还是农民。”

    雷索说道:“我爸就一直在那几块地种田种田,种出什么来了?还是农民。”

    那个男的问道:“雷哥,你说他们清吧的,会不会给我们钱。”

    聊到了我们清吧。

    雷索说道:“不给也行,地就不给他们!宁愿那么扔着都不给他们!”

    那个旁边男的说道:“他们想和我们打架啊。”

    雷索说道:“打架千万不要怕死,怕死就真的会死,不怕死才能成大事。我会把那些老不死的家伙都煽动起来,豁出命去打,看谁敢玩。他们黑社会又怎么样,玩命?他们敢玩命吗?我们这些老不死敢不要命,他们敢不要命吗。”

    这家伙煽动人也是一流的本事。

    那男的说道:“听说管这条街的那个人,叫张河,年纪很小,也才二十来岁。”

    雷索问道:“张河?没听说过。不是什么叫强哥的吗。”

    那男的说道:“听说强哥只是幕前的,那个张河才是幕后的人。”

    雷索说道:“真没听说过。不管他谁是管这条街的,反正这块地他们不给钱,他们要不了,三天之内不给八百万,就上到一千!”

    那男的问道:“如果他们不给钱,地也不要了,然后往里面缩,在那边建了呢,我们不是要不到钱了?”

    雷索说道:“那也好,等他们建起来了,我们就在那块地上搞养猪场,化粪池,投资不了多大,也就几十万,搞得脏兮兮,恶臭。让他们搞好的清吧天天闻着这个味道,我看他们清吧还能开的下去吗。到时候给我们一千万,我们都不会拆了。”

    那个男的马上拍手鼓掌:“雷哥的头脑真好用啊!这我们都想不到呢。”

    我心里暗骂,这家伙真够缺德啊,这主意真的是够好,如果我们缩回去建起来了,他在旁边弄个养猪场化粪池,那的确是把李姗娜开的这清吧的生意全搞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