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9章 那不算是证据
    贺芷灵这么灼灼的看着我,看得我自己反而脸热了起来。

    难道说我误会她了,真的是误会她了。

    贺芷灵不怕我把这帽子戴在她头上,不怕我误会她,她完全无所谓,而她说这样的话,也是否认了,不承认是她做的这件事。

    我问道:“到底是不是你做的。”

    贺芷灵不说话了。

    她把盘着的头发放下来,一泄如注,好美。

    我有些看呆了。

    好吧,这个是我的敌人,我却被她深深的迷死了。

    假如她真的是要杀我的凶手,让我对她下手杀她,我下的了手吗。

    下不了。

    我无法对她下的了手。

    气氛凝固了。

    过了一会儿后,我先开口了,问道:“你最近忙什么。”

    她不回我的话,意料之中,贺芷灵不是那种无聊的人,她更不会回答我无聊的问题。

    我说道:“监狱最近变得很糟糕,我希望你能帮帮我,我们都很需要你。”

    她一口喝完了她酒杯中的酒,都懒得理我,拿着包就走人了。

    我急忙给了服务员钱后,跟着她出去了。

    我跟着贺芷灵走出去,我说道:“你难道真的要放弃监狱了吗!”

    贺芷灵理都不理我,出去了外面后,上了她自己的车,嘭的关上了车门,我呆呆的看着她开车离去。

    她根本都懒得搭理我。

    车子走了。

    强子从角落处走了出来,问我道:“她就是要对付你的人?”

    我说:“我也搞不清楚是不是。让兄弟们都撤了吧。”

    强子说道:“难道我们跟踪跟错人了吗。”

    我说道:“不知道跟错不错,但我觉得跟这个我怀疑的主谋是没关系的了。”

    强子问道:“和她说清楚了?”

    我说道:“没说清楚,但是直觉上知道不是她。”

    我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说贺芷灵就是指使人杀我的凶手,可是所有的证据疑点都指向了她,她就是那个想要弄死我的凶手。

    但看着她的眼睛,她对我的那个态度,就真的像朱华华所说的一样的了,贺芷灵应该不是那种那么心狠手辣的人。

    她那淡淡的样子,无所谓的样子,让我根本感受不到她对我有多少仇恨,反而让我自己觉得我之前所判断的全是自己的误判。

    回到了宿舍后,我躺下来,想了到大半夜,我也不相信贺芷灵会真的这么对我,不是我不愿意相信,而是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吧。

    她也不会舍得对我下狠手的。

    我去朱华华办公室找了朱华华。

    天气很冷,穿着大棉衣大外套的我,进去她办公室后,赶紧把门关上,然后自己去倒了热水,喝了起来。

    喝了一点热水后,全身暖和了一些。

    朱华华停了手中的工作,她在写着表格,不知道填写什么。

    我问道:“很忙?”

    朱华华说道:“是很忙,午休的时间都没有。”

    我问道:“这多加了一个监区,多了一倍的人,安防工作也加量了一倍,你们部门却不增加人手,上面怎么搞的。”

    朱华华说道:“你去问监狱长吧。”

    我说道:“靠,我才不去问,你自己去问吧,给她送个十万八万的,估计她就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了。”

    朱华华说道:“我有提过一次,她说这个问题她们会好好考虑,还要跟上面申请。”

    我说道:“申请她个jb。”

    朱华华一皱眉头:“你讲话能不能文明一点?你知道多难听么。”

    我说道:“看来你懂我说的那两个字是什么东西啊。”

    朱华华脸微微一红,说道:“文明点!”

    我说道:“好吧,文明点。你永远等不到监狱长自动给你带来好处了,什么好好考虑,跟上面申请?不都是她忽悠你的,她要是真的愿意批准,她直接跟上面写个报告,上面就批了,反正用的不是她的钱,而且现在监狱扩大了,怎么能你的部门不扩大呢。”

    朱华华说道:“她们别的部门都有扩招,我问监狱长,她说别的监狱没有防暴队这个部门,是我们上面当时管理局和某些部门的领导自己成立的,如果要扩大,行啊,去问别的领导去,让我去问那些部门的领导。”

    我说道:“那你们就去那些部门去问吧,真的。你要是求监狱长,她不会答应你的,她只会拖着,她的目的就是

    为了钱,没有钱,她是不会愿意给你们做事的,不过如果有了钱,她肯定就快了。你不如去找直接管着你们部门的领导们。”

    朱华华说道:“可是监狱长不批呢。”

    我说道:“上面压下来,你怕她不批吗?靠。难道她还能强过你们防暴队了,我印象中你们防暴队不是很牛吗,天不怕地不怕。你们从来就没把监狱的人放进眼里,监狱长而已,怕什么!”

    朱华华说道:“我们只是不想和她闹翻。”

    我说道:“闹翻不闹翻,她有尊重过你们么。她真正的尊重过你们么?她一直觉得你们在监狱里碍手碍脚的,你们的确帮忙了很多的工作,压着女囚们,处理很多的暴乱,可是人家监狱长不吃这个,她眼睛里,心里,看见的想着的都是钱,而不是什么工作,和平,那不是她考虑的范围。”

    朱华华说道:“行,我们直接找上面,闹翻就闹翻。”

    我说道:“她即使恼怒你们,她也不敢当面闹翻,你们防暴队的人,她还不敢惹。不过她偶尔会暗着来,对付你们,你们自己看着了。”

    朱华华说道:“我们防暴队还怕她一个监狱长吗!如果她敢对付我们,我们让她也不好过。”

    我说道:“好吧,那就是这样做就行了嘛。不然的话,你们要处理比以前多一倍的工作,你们部门那么忙,你也那么忙,那你还怎么有时间陪我谈恋爱,陪我逛街吃饭,陪我睡觉啊,你累了我也心疼你呀。”

    我说着说着,走过去很关心的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朱华华用力一扭我的手指,我唉呀唉呀喊疼,她放开了我:“好的不学,学那些什么好色的领导,一边讲话一边动手动脚。想死直说!”

    我还是离她远点,满身都是刺。

    朱华华其实很简单一个人,你想碰我,可以,你先做我男朋友,而且估计是走到了一定地步,让她彻底的相信我不会离开她,她才让我碰的那种。

    好吧,既然这样子,我就不碰了。

    我说道:“我是关心你啊,想要给你按摩按摩肩膀,帮你缓解一下疼痛,你动不动就打人,有意思吗。我这关心你,你却打我,恩将仇报呢你。”

    朱华华说道:“再碰我我断了你手指。”

    我嘿嘿一笑,说道:“好吧,断了我手指,你以为每天照顾我,给我喂饭,洗衣服,帮我洗澡什么的吗。”

    朱华华说道:“没事就早点离开,我要忙了。”

    我说道:“其实我来找你,是想和你谈谈贺芷灵的。”

    朱华华马上问:“谈她什么。”

    我说道:“昨晚发生了一些事。”

    我告诉了朱华华昨晚我跟踪成雅田的事。

    朱华华听后,问我道:“那你认出来那个人是谁了吗。你不是说她戴着帽子和口罩吗。你能百分百确认那个就是成雅田?”

    我说道:“可是你不觉得这样子,太过于巧合了吗。”

    朱华华说道:“那算证据吗?告诉我那算证据吗!”

    朱华华问话的时候,咄咄逼人的。

    我说道:“好吧,是挺不算证据的。”

    朱华华说道:“如果你能亲眼见到成雅田和贺芷灵面对面的聊,你能抓了她们,她们也都承认是她们这么做了,那我相信真的贺芷灵做的,可是你并没有,你连她的脸都没看清楚,这代表不了什么。”

    我说道:“好吧,这代表不了什么。其实我昨晚和她面对面坐了一会儿,聊了一下,我也问了这个问题,我详详细细的问了贺芷灵了。”

    朱华华问我道:“她怎么回答你的。”

    我说道:“她并没有很准确的否认说她做了,她甚至说她巴不得我早点死,说就算是她做的,我能怎样呢。”

    朱华华说道:“那你觉得她这样子是承认了吗。”

    我说道:“我倒不是觉得她是承认了,她算是否认了。”

    朱华华问道:“还觉得她就是凶手吗。”

    我说道:“证据也没有,和她对质,她那副样子,我觉得应该不是她。”

    朱华华说道:“可能有人在陷害你。”

    我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贺芷灵不会那么做。”

    朱华华说道:“你昨天怎么没那么说,你昨天怎么没有那么觉得。”

    我说道:“那我不是说我要去查吗,那我那时候也是在好好查的时候吧。我没说肯定是她,我只是问你如果是她怎么样办。”

    朱华华说道:“你心里已经觉得她就是凶手了。”

    我说道:“现在我已经觉得不可能是她了。”

    朱华华说道:“我和你说过,她本性是善良,她即使再怎么恨你,心里还是对你有喜欢的,她不会对你下得了毒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