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8章 对质
    我们跟到的应该就是成雅田了,可是竟然在这里跟丢了,她到底去了哪儿,在咖啡店门口停下来,然后从咖啡店门口进去,却不见人了。

    难道说,她是发现了有人跟踪她么,所以她才这么逃了。

    可是让手下问那边那个载着成雅田的司机,他自己说没有说什么发现有人跟踪啊,他自己都不懂怎么回事,那女的也不说话,叫他停车他就停车了,而且那女的戴着口罩,帽子,也认不出来是怎样的。

    我让那边手下放走了司机。

    可是我们在这边,却没有找到成雅田。

    到底消失去了哪儿?

    我们从咖啡店后门穿过去后走出那个没有几米的巷子,对面大马路豁然开朗,马路斜对面,清江啤酒厂五个大字发着光。

    这里竟然就是清江啤酒厂的大门!

    贺芷灵?

    贺芷灵是清江啤酒厂的老板。

    成雅田到了这边来了?

    这难道只是一种巧合?

    我不相信这只是一种巧合。

    那个女人基本可以断定为成雅田,不然怎么跑到成雅田家门口停着片刻?

    然后成雅田过这边来,基本可以判定为她来找贺芷灵。

    意图杀我的女囚阿不说的,成雅田是受了贺芷灵的指使的,这更让我相信了真的是贺芷灵让成雅田去指使阿不来弄死我的。

    看着面前的清江啤酒厂,里面灯火通明,里面的工人估计正在努力干活加班。

    看着我看啤酒厂愣着,强子问我道:“你不是以为那女的跑进去里面啤酒厂了吧。”

    我说道:“有可能。”

    强子说道:“那要不要直接翻墙进去搜?”

    我说道:“不行,会被人发现的,里面应该很多摄像头,我们这么做,人家以为我们进去偷东西还是什么。”

    强子说道:“那怎么办,堵着这啤酒厂几个门守着吗?”

    我说道:“万一进的不是啤酒厂呢。”

    强子说道:“那没办法了,真的跟丢了。”

    我说道:“我先打一个电话吧。”

    强子说道:“好。”

    我掏出手机,给贺芷灵打了电话,打了三次,她都不接。

    强子他们这时候把车开过来,说要守着啤酒厂的几个门。

    如果成雅田真的发现我们来堵着她,那她早就跑了,如果她真的来找贺芷灵,没有发现我们跟踪的话,那还有可能守得到,既然这样,就让他们守着吧,尽管概率很低。

    不过,守了有将近半个小时,啤酒厂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

    就在我说着要叫他们一起离开的时候,看到一辆车从啤酒厂的大门出来了,大门开了后,那辆车开出来。

    我一看,就知道是贺芷灵的那辆越野车。

    我急忙叫强子搭着我跟上去。

    上了车后,强子开车跟着上去。

    强子问我道:“谁啊。”

    我说道:“要跟踪的人。”

    强子问道:“那个我们要抓的人不会在车上吧。”

    我说道:“留其他的兄弟盯着,看那个可疑的女的会不会出来。这个女的也是我要跟踪的对象。”

    强子踩油门跟了上去。

    车子紧紧跟着贺芷灵的车子。

    在拐了两个弯之后,贺芷灵的车子靠边,开进了拐弯的街道,停在了一个小酒馆的面前。

    我看着这个小酒馆,像西餐厅,又像咖啡店,也像酒馆,也像奶茶店,什么都像,反正我知道应该是喝酒的地方。

    看着还挺温馨的。

    我让强子停好车后,我跟了进去。

    我走进去这个酒馆里面,四处张望。

    因为我不知道贺芷灵停车下车的时候有没有人跟她一起,所以我让强子在外面待命,每隔五分钟偷偷来看我一下,如果有难,马上救我。

    我估计贺芷灵是和成雅田走进去了里面的。

    我走进去了酒馆里面那。

    酒馆不是很大,可是里面的装修风格的确很舒适,主要是进去后,不是室内,而是一个像四合院的一样的地方,然后四合院四周都种树了,树上都挂着彩灯和灯笼,非常的漂亮。

    在四合院里东张西望看了一下,我见到了贺芷灵。

    她坐在一个角落里,独自一个人。

    奇怪,没发现另外的人,只有她一个人。

    说起来贺芷灵这人的确很会享受生活,上班劳作劳累,下班后她就懂得找一个地方,静静的喝酒享受安静的一个人的时光。

    可我还是认为,她刚才和成雅田见面了,而且把成雅田给藏起来了。

    走到了贺芷灵的那边那桌的旁边,我看着她。

    贺芷灵跟服务员不知道点了什么东西,服务员去上酒了。

    贺芷灵发现了我,也只是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定定站着,看着贺芷灵,这个女人,给我的感觉,既陌生,又熟悉。

    很熟悉,非常的熟悉,但却也非常的陌生,就像不认识的一样的陌生,不,那不能叫陌生,而是敌对的状态的陌生,可是却没有咬牙切齿的仇恨,看着她,我恨不起来。

    甚至心里在想,如果她要杀我,那我站在她面前,不反抗,让她杀了我好了。

    因为她曾经真的对我很好过,我知道她恨我的原因的确是我自己太过于可恨,可是我说真的,我不至于被恨到该杀吧。

    贺芷灵看了看我后,她仿佛没看到我一样,端起服务员拿过来的酒杯,倒了酒喝了起来。

    酒很香,是鸡尾酒,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我对服务员说道:“给我也来这么一杯。”

    院里音乐柔和,让人心情舒适。

    我一直站着,贺芷灵也不理我,她喝她的酒,看着她的手机。

    一直到服务员拿了酒过来,问我坐哪儿,我说坐这儿,服务员把酒放下,然后我才在贺芷灵的面前坐下来了。

    贺芷灵看都不看我。

    我有种错觉,我觉得我们两个好像是一对情侣,一对在一起很久,对对方知根知底了之后,吵架了无法和好的情侣。

    最熟悉的陌生人的那种感觉。

    我看着贺芷灵,她头发盘起来了,穿着的是女子西装,还有一件西装外套,看起来就是一个很精明成熟商人那样,非常的干练,气质。

    我喝着酒,她发现我看着她,她抬起头,也看着我,迎着我的目光对视我。

    她的眼神中,一种强势且有特别的**的那种感觉。

    我无论看到她多少次,也不觉得看腻过,都觉得她是十分的惹人,简直是惊为天人。

    她早已习惯别人眼中的那种惊叹了吧,只是看了我一会儿后,她坐直了身体,然后端起酒杯,喝了一小口,继续看手机屏幕。

    贺芷灵看起来,是一个女流之辈,但也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她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人物。

    我点了一支烟,我要找话题打破这沉默,可是我也不知道开口说什么好。

    想来想去,我直接开门见山了,说道:“你找人杀我了。”

    贺芷灵看都不看我。

    我转着酒杯,说道:“是么。”

    我看着她,她还是不看我,看着手机。

    我说道:“如果你真的想要我死,不用这么大动干戈,劳师动众,直接跟我说也行。”

    贺芷灵把手机关掉,对我说道:“那你现在去死给我看。”

    我之前心凉,因为觉得贺芷灵要我死,见到了贺芷灵,我却没有了那种感觉,因为我完全没有察觉到她身上的杀气,没有觉得她要弄死我的那种杀气。

    我说道:“我死给你看?那你一句话让我死,我也死得太轻了。我想问你一件事,你到底有没有找人要杀我。”

    贺芷灵说道:“你觉得是就是。”

    她都懒得解释,也懒得和我是不是真的是她自己做的。

    我说道:“你这么做不觉得自己很阴险吗?”

    她不说话。

    我说道:“我承认我很对不起你,可是我至于真的该死吗。”

    贺芷灵问我道:“哪儿对不起?”

    我说道:“绝后,背叛。”

    贺芷灵说道:“你说该死吗。”

    我说道:“不该死。”

    贺芷灵说道:“如果我让你这样,我该死吗。”

    我说道:“该死,但我不会弄死你。”

    贺芷灵说道:“我会就行了,你会不会不关我事。”

    我说道:“可我真的是无心的背叛,至于说绝后,我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我给你道歉,赔礼道歉,你想让我做什么你才原谅我。”

    贺芷灵说道:“那你去死啊。我就原谅你了。”

    我说道:“是吧,然后就不用找人杀我了是吗那。”

    贺芷灵说道:“找人杀你?”

    她这么问我,难道真的不是她找人弄死我。

    可是一切一切的证据的矛头,都指向了她。

    我说道:“有没有。”

    贺芷灵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喝着酒。

    她如果这么说的话,的确不太可能是她做的。

    我说道:“我在监狱里,被女囚追杀,她说是你指使她对我这么做的。”

    贺芷灵说道:“我的确也想这么做。”

    她这么说。

    她否认了不是她做的。

    我问道:“真的不是你做的?可是我刚才追踪了那个拿着武器给了杀我女囚的狱警,她离职了,我找不到她,可是她到了你们酒厂的门口,然后不见了。”

    贺芷灵说道:“那你就当是我做的。”

    她看着我,目光如火,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