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5章 敌人是哪一个
    徐男说道:“为什么不能好好谈。”

    我说道:“我也想好好谈,好好和好,可是不可能的,她不会轻易放下的,你知道我去求了她多少次了?没用的!她根本就不会发发慈悲心,她一心恨我,恨到恨不得马上整死我。”

    徐男说道:“那你就跑路吧!”

    我说道:“跑路?跑去哪。”

    徐男说道:“哪儿都行,让她找不到你的地方去,等她消气了,以后能和好了,和好再回来。过段时间可能就好了吧。”

    我说道:“这么大个仇恨,恐怕是放不下了。”

    徐男说道:“那就永远不要回来了。”

    我说道:“听你说话的样子,你是向着她,还是向着我的。”

    徐男说道:“贺芷灵一向对我不薄,她这人是爱恨分明,可是她更是错对分明。知道什么是错的,知道什么是对的,而你?你根本就分不清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事该做。做错了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别人说你你还根本有些无所谓的样子,然后最后才知道自己真的错了很严重。”

    我问道:“难道我真的错了很严重吗。”

    徐男说道:“你说呢。”

    我低着头。

    徐男说道:“要不你跑了吧。”

    我说道:“这件事还没查清楚,我不相信贺芷灵会这么对我。”

    徐男说道:“我也不太相信,我们刚才说的是如果,是假如,假如她这么对付你的话。”

    我说道:“那好吧,假如她真的这么对付我,我会坐下来好好和她谈谈。”

    徐男说道:“谈什么。”

    我说道:“既然那么想我死,何必大费周章,我让她直接杀了行了吧!”

    我有些恼火。

    徐男说道:“没得谈,直接走了吧。留着命比什么都重要。”

    我说道:“先不说这些,先查清楚到底是不是贺芷灵做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就是贺芷灵这么做的。”

    徐男叹气,说道:“你也真是作孽。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我说道:“行了别骂了行了吧。那个叫什么了,刚才说的给她十字螺丝刀的那个。”

    徐男说道:“成雅田。”

    我说道:“事情经过呢?阿不怎么说的。”

    徐男说道:“逼问出来,是成雅田给了阿不一笔钱,一共是十万块,让阿不给家里打钱过去救治她癌症的奶奶。成雅田让阿不杀了你,提供武器,事成之后,给阿不家人六十万,决不食言,阿不相信了。然后成雅田先给了阿不又打了十万,作为订金。”

    我说道:“她不是不相信,她也是在赌,就算是假的,她也这么走,因为她想要救她的奶奶,就是这样。那怎么搞出来一个贺芷灵的名字。”

    徐男说道:“我们一直在逼问,她后来说是那个成雅田一次不经意的口误,冒出来了贺芷灵的名字。”

    我说道:“口误?”

    徐男说道:“对,是口误,然后阿不假装没听到,实际上听了清清楚楚,就是贺芷灵这三个字。”

    我苦笑了一下,说道:“真是太有意思了。”

    但是凭着一个行凶者口中的一个名字,并不能够肯定贺芷灵就是背后的主谋。

    我要自己去查个水落石出。

    要从那个成雅田查起。

    我让徐男好好关着阿不这女囚,但是不要折腾她,每天该给她吃饭吃饭,不能虐她。

    对阿不这样的枪手,我恨不起来,虽然她为了钱愿意做这样的事,但是她出发点完全是为了救她的奶奶。

    我从谢丹阳那里拿到了成雅田的资料,她是本市人,从小就住在市里,父亲前几年去世,她跟她妈妈相依为命,她妈妈是做翻译的,近年经常被派去国外出差,最近是被派去了非洲,两年。

    可是同时得到的消息是成雅田已经申请离职了,她已经离开了。

    我马上联系了强子,让强子带人和我一起去成雅田家里找成雅田。

    成雅田家在城东区的一个自建房,那块地是祖辈留下来的,不过已经被房地产开发征收了,也赔钱了。

    到了她家门口,她家只有一层,一层平房,强子让人想办法开了锁进去,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些老旧的家具,好久没有了有人住过的痕迹。

    一问周边的邻居,周边的邻居大多是来打工短租的,也都不知道这里住的谁。

    问到了对面的一家人,那家人说成雅田一家好久之前就没来这里住过了,偶尔来也是进去房子里给她父

    亲灵牌上上香就走了,她妈妈听说出差非洲多年,而她成雅田是在工作单位住着。我们看她算是比较了解成雅田一家情况的,就塞给了她五百块钱,让她知道什么说什么。

    她就说成雅田的父亲听说被人害死的,因为成雅田的妈妈跟了自己翻译公司的一个老总有染,被发现,两人就一起弄死了成雅田的父亲,然后成雅田的妈妈申请出国出差,实际上就是和那个老总出去外面的,避免风言风语在一起,因为那个老总是有家室的。

    我对这些东西没兴趣,只想知道成雅田在哪,但是问其他的也问不出什么来了。

    我又问了监区的成雅田的同事,的确说是常住在监狱宿舍,而她也没有很要好的好朋友,几个其他和她玩得过得去的同事,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离职。

    我们甚至搞不到成雅田的手机号码,更不知道她在外面社会的交际情况,完全找不到任何的交际痕迹。

    也就是说,成雅田这个人,就是消失了,失踪了。

    我让人特地偷偷躲着,守在了成雅田的门口,一旦发现她回来什么的,马上把她给抓了。

    最让我郁闷的就是搞不到成雅田的手机号码,如果有手机号码,还可以查出她和别人的联系情况。

    我心里压着一块石头一样,那是因为我觉得如果真的是贺芷灵这么做的,在累着入睡的时候,我甚至做梦都梦见贺芷灵找人弄死我。

    可是这样的手法,应该是刀华她们的手法,而不是贺芷灵的手法。

    不过现在什么都没查出来,到底是谁,谁知道呢。

    而现在敌人在暗处,我都不知道到底真正的敌人是哪一个,所以我很焦灼,所以我很压抑。

    我约了朱华华见面,约她一起吃个饭。

    无论是徐男,朱华华,谢丹阳,其实我知道她们多多少少的都和贺芷灵有一些关系的,在贺芷灵立志在监狱里搞成一番事业的时候,贺芷灵都找了她们这些正派人士接头了,并把她们发展成了自己人,而贺芷灵的人,远远不止的这一些,这些人都被贺芷灵的个人魅力所折服,包括我也是的。

    只不过我自己作死,站在了她的对立面。

    在一家西餐厅里,我等了大概半个小时这样,朱华华才来了。

    她是刚从监狱加班出来的。

    她绑着马尾辫,走路昂首挺胸,带着风。

    朱华华坐在了我的面前,看了看我,问道:“点菜了么。”

    我说道:“我点了一点小吃而已。”

    她拿了菜单,翻翻点了一份牛排,然后问我道:“你就点了一点小吃?”

    我说道:“嗯。”

    朱华华说道:“不点主食了么?”

    我说道:“就这样吧。”

    我不是很有胃口。

    朱华华说道:“刚才吃过了吗。”

    我说道:“没吃,就是没胃口。”

    朱华华说道:“很难得见你一次说没胃口。生病了?”

    她还是挺关心我的。

    我问道:“干嘛呢,那么关心我?是不是喜欢我。”

    朱华华说道:“随便问,不吃就不吃。”

    点的东西都上来了,她切着牛排,我伸着刀叉过去,叉着她切好的牛排吃,她白了我一眼,然后把切好的牛排叉着放进我的餐盘里给我吃。

    我两就挺像情侣的那种。

    我喝了一口饮料,问朱华华道:“最近工作很忙么,人影都不见。”

    朱华华说道:“监狱一下子来了一倍的人,我们部门还是那么多人,没有扩招,那么多人去处理平时一倍的工作,当然会忙。不过我忙也没有你忙,我至少经常在监狱,你呢?人影都没了。”

    我问道:“去处理平时一倍的工作?新监区经常打架吗。”

    朱华华说道:“经常。”

    我问道:“是狱警和女囚打,还是女囚和狱警打?”

    朱华华说道:“都打。就像你们以前一样,很乱很乱。因为她们都是从别的监狱调过来的,重新分配监区监室后,不可避免的各个监室监区为了争做老大,打起来。从小到大。特别的混乱,我们一天甚至要出去劝阻十几次。”

    我说道:“那可真够乱的。那狱警和女囚之间呢?是多大的打架规模。”

    朱华华说道:“开始的时候也就是几个几个的打,那时候她们也没叫我们过去帮忙,因为她们能压得住。后来不行了,因为她们欺负女囚,女囚们在基本确定了监区的老大后,开始由这些老大带领,和狱警们打起来,规模很大,几十个女囚的,甚至有一次是两百多名女囚和狱警们打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