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4章 贺芷灵要杀我
    回到了审讯室里。

    我看着那面容瘦削的阿不,说道:“你叫阿不。”

    她抬头看看我,然后低头下去。

    我说道:“有人要你杀我,然后给你钱,对吗。”

    她不说话。

    我说道:“给你多少钱?”

    她还是不说话。

    卓星说道:“看来好好问是问不出来的了。”

    我说道:“好吧,那你们觉得要怎么做呢?”

    她们当然知道要怎么做。

    卓星让人进去,各种逼供的办法,但是那个阿不真是够顽强的,无论怎么整,伤痕累累的了,一个字都不说。

    最要紧的是她竟然是一声都不吭。

    估计是要把她给整死了,也是一声都不吭的。

    进去折腾阿不的几个狱警,搞得自己都累了,我让她们出来了。

    各种办法使了,但就是没有办法撬开她的嘴。

    卓星也无奈了,说道:“没碰到过这么硬的人。”

    我说道:“的确是,我也没碰到过。”

    卓星问我:“怎么办。”

    我说道:“那先算了。”

    卓星说道:“算了,怎么能算了?”

    我说道:“这么折腾下去,她就死了,先这样算了,我去找个人帮忙。别给她死了,你们把她带着,带去d监区看着。”

    我带着阿不去找了徐男。

    我想,徐男会有办法的。

    阿不被带到了d监区,我去了徐男的办公室。

    我跟徐男说明了来意,让她帮忙撬开阿不的嘴,问清楚谁让她来弄死我的。

    徐男听了之后,说道:“你怀疑是谁指使她做的?”

    我说道:“还用怀疑么?百分百就是刀华她们,难道女囚无缘无故攻击我吗。”

    徐男说道:“可是为什么小凌一点都不知道呢。”

    我说道:“她们那边,都没有百分百的相信小凌,而且也有很多重要的大事和决策,都不带小凌。”

    徐男说道:“那就只能从她嘴里撬出来到底是谁对付你的吧。”

    我说道:“是,所以来找你。”

    徐男说道:“螺丝刀又是从哪儿来的?”

    我说道:“多半a监区有内应。”

    徐男点了点头,说道:“让我去吧。”

    我抽着烟,说道:“我在这里等你好消息。”

    如果徐男问不出来,那真的不知道还有谁能问出来的了。

    不多久后,徐男回来了,她脸色很不好看。

    我看着徐男,问道:“怎么了?怎么阴沉个脸的,把她整死了吗?”

    徐男说道:“没死。”

    我问道:“问出来了?”

    徐男说道:“问出来了。”

    我锤了她一下,说道:“问出来还这么个表情,阴沉着个脸干嘛呢你?”

    徐男叹气了一下,然后看着我,欲说还休。

    我说道:“你搞什么鬼啊?问出来什么了,螺丝刀谁给她的。”

    徐男说道:“a监区一个叫成雅田的管教给的。”

    我说道:“成雅田,这个女的我认识,难道是成雅田让她这么做的?”

    徐男说道:“就是成雅田让她这么做的。”

    我说道:“好,我让人控制成雅田。”

    徐男问道:“你觉得要不要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我说道:“让警察来处理?我也有想过,可是监狱里这些事让警察来处理可不太好啊,对我们影响不好。”

    徐男仿佛松了一口气。

    我问道:“你怎么好像很怕警察来查一样,还问出什么了。”

    徐男说道:“就差不多那么多吧。”

    我说道:“靠,才那么多而已?你怎么问的?她竟然乖乖说了?我们刚才在a监区,可是折腾得她死去活来,也把我们自己折腾的累得够呛,不过也没什么卵用,把她快要整死了,她都屁都不放一个。”

    徐男说道:“挠痒。”

    我说道:“够狠。杀人于无形。”

    挠痒能活活把人笑死的。

    徐男说道:“刚好她怕痒。”

    我说道:“那才好。我都没想到这一招。”

    徐男说道:“我不是很相信她说的话。”

    我问道:“她说什么话了?”

    我更纳闷了,阿不到底和徐男说了什么,让徐男看起来那么为难的样子。

    徐男说道:“她指出了谁是凶手,可是我不相信。”

    我说道:“谁?监狱长?”

    徐男摇头。

    我问道:“那是谁?难道不是刀华她们?”

    徐男说道:“她不是说的她们,而是你永远都想不到的一个人。”

    我说道:“怎么可能永远想不到,监狱也就那么一些人,难道是我们监区的人?白钰?不可能的。难道是小凌?她彻底的背叛我们了!假装背叛投敌做卧底,实际上真的叛变?”

    我一想到小凌如果叛变我们,我恼怒了。

    徐男说道:“也不是她,女囚说的不是她。我一直在逼她,她只说了一个人的名字,但是我不相信真的是那个人这么做的。”

    我一拍桌子,我不耐烦了,没耐心了,我吼道:“你到底说不说了!说了又怎样?人家都要杀死我了,还不能说了啊?再说了,你说了后我自己不会去求证吗!靠!”

    徐男看着我的眼睛,半晌后蹦出三个字:“贺芷灵。”

    我一愣,然后瘫坐在凳子上。

    贺芷灵跟我来真的了,要弄死我了,我的心一阵凉。

    我知道她一直恨我,甚至想要整死我,我也没觉得有多真,可是自从发生了一些事后,特别是我去偷了她的东西,笔迹,拿给了黑珍珠,她就认定了我是她的敌人,因为我站在了黑珍珠的这一边,她认定我背叛了她,她更是恨我,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她真的真的是想着要弄死我啊。

    我抽出一支烟,手都是颤抖的。

    徐男看着我手中的烟颤抖,我打火机打火,也是颤抖的,我是气的。

    我知道贺芷灵恨我,可真的没想到她会舍得要我死。

    徐男说道:“我觉得这不会是真的。”

    我说道:“是么。”

    徐男看着我,用力的摇了摇我,说道:“你不会觉得真的是贺芷灵对你下杀手的吧!”

    我问道:“那你觉得女囚随意能蹦出贺芷灵三个字么。还是你逼着的情况下?刚才我们都快把她弄死了,她一句话都没有说!一声都不吭!”

    徐男说道:“那为什么是贺芷灵,她没有要整死你的理由。”

    我说道:“有。我们之间的复杂仇恨,你不会懂的。”

    徐男说道:“你对她做什么了?”

    我说道:“对她做了一些事,但是我罪不至死,可她很恨我,一直想要弄死我。”

    徐男说道:“到底什么事嘛。”

    我说道:“绝后,背叛,投敌,出卖。”

    徐男惊讶的看了我一会儿,问:“怎么做到的这么多。”

    我问道:“罪不至死吧。”

    徐男说道:“如果别人这么对你,你觉得你呢会怎么样做。”

    我说道:“我会弄死他。”

    徐男说道:“贺芷灵也这么想。”

    我说道:“可是我和她之间的交情不一样,我和她之间的感情不一样!你懂么。”

    徐男说道:“不,都是一样的,你觉得你们交情很深是吗。交情越深,遭受背叛后就越痛。你可以想象你深爱的女人给你戴绿帽的感觉。”

    我说道:“别这么比喻好吧!”

    徐男说道:“你真的是该死啊。”

    我说道:“你也相信了么?相信这女囚是她派来弄死我的。”

    徐男说道:“无论是不是她派来的,我觉得你都该死,你怎么能这么对她。”

    我说道:“唉,很多东西,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的,我也真的是很无奈的。实在有些东西,真的是稀里糊涂就做了的,我真的也没有想到后果那么多!”

    徐男说道:“你看监狱里的,多少人都是稀里糊涂的就做了的,她们进来这里干嘛来了?既然坐了,就要承担后果!她们为她们稀里糊涂做的事来承担后果来了!”

    我呵呵一声,说道:“你意思说我该死了,我去赔命才是了。”

    徐男说道:“也没那么严重吧。”

    我说道:“是吧,也没那么严重吧,她至于找人来弄死我么。”

    徐男说道:“可是我还是不太相信是贺芷灵派来的杀你的。”

    我说道:“我说了我会求证的。但是她也有嫌疑。”

    徐男问我道:“如果真的是她做的呢,你会怎样?”

    我说道:“我会怎样?还能怎样?我只能这样。难道我也去杀了她不成。”

    徐男说道:“如果她非要弄死你才行呢。”

    我说道:“她如果真的这么做,我,我,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徐男说道:“你还来问我怎么办?当然是去求她放了你一条生路了,难道你要杀了她或者是真的让她杀了你,你们非要死一个吗?实在不行,跑路去吧,躲得远远的让她找不到。”

    我说道:“求她?那种人求她有什么用呢,你以为她像别的人,求一球,她就大发慈悲的放了我吗。”

    徐男说道:“那就跑啊,那你还要去杀了她吗。”

    我说道:“那既然她要我死,我为什么不能要她死。”

    徐男说道:“神经病!”

    我问:“干嘛骂我?她杀我她不是神经病,我杀她就是神经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