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9章 清吧街伤人事件
    其实彩姐虽然心狠,但是实际上,她还不算够狠。

    我能这么说她的一个原因也就是,因为她喜欢我,她不会拿我怎样,我说的喜欢,是既有爱情的喜欢,也有友情的喜欢,甚至还夹杂着一丝亲情的存在。她有时候把我当成弟弟看,当成弟弟一样的照顾,我可以看得出来。

    但更多的时候,她更想的是希望我能一直跟着她,像以前一样,做她身旁的小跟班,在她需要照顾的时候照顾她,在我需要人说话的时候陪她说话,在她需要啪啪啪的时候,陪着她啪啪。

    因为在她的生命里,在她那对谁都怀疑的态度里,我是她为数不多的最值得信任的一个人,包括让她现在去找个像监狱长找个男的陪着她可以爬到床去的男人,她也不太乐意,她是信不过别人,而女人对性的要求更不等同于男人,能搞就成,而是她们在发生性之前,和这个男人之间感情的铺垫要求实在太高了,否则宁可不要。

    彩姐这人要求更是高,我想以后她可能还是会遇到她真正喜欢的人,也是愿意陪伴在她身旁的人,但我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什么时候会出现,甚至是不是会一辈子都不会出现。

    彩姐盯了我一会儿后,她自己软了下去,慢悠悠问我道:“是吗,很多女人需要你来陪。”

    我说道:“是。实话说,是。”

    彩姐说道:“我只是其中一个。”

    我问道:“你想听真话吗。”

    彩姐问道:“真话是不是更加难听?”

    我说道:“也许对你来说是,但对我来说不是。”

    彩姐说道:“那你还是不要说了。其实我完全可以感受得出来,从你看我的眼神的变化我就知道了,以前你对我不仅是爱慕,还有崇拜,有喜欢,有觉得配不起我的自卑。现在不一样,满满的全是自信,看我的目光甚至是带有可怜的悲悯,无所谓和我吵架,因为你无所谓我会不会离开你。因为你身边的确是很多比我更好的女人更优秀的女人的存在,所以你就变得对我无所谓,你可以有所选择,少了我一个,不少。”

    我想到了李姗娜对我说的那些话,我觉得他妈的特别对,一个女人不把你当回事或者离开你,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变得更加的优秀,把身边围绕的女人变得比曾经的那个女人更加的优秀。

    现在,我做到了。

    彩姐曾经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梦,现在这个梦对我来说是触手可及,这样的优秀的女人离开了我,我没所谓,因为我的确可以有更好的可以去追求。

    可是我并不是说不对彩姐有所爱慕,有所幻想,而是她曾经也伤过我,我也曾动过如果和她在一起一辈子多好的想法。但是明显的她并不是一个适合过日子的女人,我是说并不适合在我身边守着我相夫教子贤良淑德的那样角色的女人,我需要的女人所要扮演的角色,她做不到,她永远做不到。

    她不会放弃她的事业,放弃她所谓的嘴里脑海里心里金钱至上理论的金钱。

    我真正对她的失望,是因为她对金钱的看重,她的确对金钱的看重是比我还要重要太多,为了钱,她可以舍弃我,所以我觉得无论她说什么都好,我都不会觉得我真的在她心里有多重要了。

    彩姐问我道:“你变得优秀了,你觉得我喜欢你这样子了吗。”

    我说道:“不知道你,你怎么想,那你你自己的事。反正我只知道我要变得更好更加优秀,拥有更多的东西,我才能拥有更多选择的权利,包括,女人。”

    我看着她的眼睛。

    彩姐无奈笑笑,说道:“包括我。”

    我说道:“是,包括你。曾经我失恋了,我会难受,痛苦好多天,甚至会走不出来,想死。现在的我依然对爱情很憧憬,也相信真爱,我也对爱情很认真负责,投入,可是如果失恋了,我真的是没多大所谓的。她不爱我,就让她离开好了,我坚信下一个的确会更好。”

    彩姐说道:“那我呢?”

    我问:“什么我呢。你离开我我也会过得更好?”

    彩姐说道:“我怎么没想过说下一个男人就会更好。”

    我说道:“你没学会将就,你要学会将就。去将就一个可能没那么优秀的人,可是有一点是必须的,他必须爱你很多很多。”

    彩姐说道:“好潇洒啊。”

    我说道:“潇不潇洒都是这样,不适合就分,还能说什么。”

    彩姐说道:“那还回去吗?”

    我说道:“不是说不让我回去了吗。”

    彩姐说道:“以后我不留你,我也不逼你,你托付我的忙,我能帮你尽量帮。我现在是要你自己做选择,你想要回去还是留下来,我都随便你。强扭的瓜不甜,不是吗。”

    我站起来了,说道:“这样子,哈哈,你早说嘛。”

    我伸了伸懒腰,然后往外面走出去,没走几步我一个转身回过来,看着彩姐那明显带着失望的表情,说道:“这里没厕所吗?”

    彩姐撇撇嘴,但却没有笑,说道:“你自己找啊。”

    我说道:“带我找可以吧。”

    彩姐说道:“可能带入狼窝。”

    我说道:“是,带入你这只母狼的窝。让你把我吃了吗?”

    彩姐说道:“既然你想,我就带你去,慢慢吃。”

    这么和女人**,的确很有神奇的功效,因为这本身在交流的过程中,有了一个推拉的方式,把她推开,然后又把我拉进来怀里,女人简直是喜欢死了男人这么对她们。

    当我假装要离开,她满脸的失望,而当我说只是问厕所在哪,她心里失望放下,是窃喜,是高兴,一下子情绪起来了,更多的是对我的喜欢的情绪的澎湃。

    彩姐主动的过来牵了我的手,去了她那边,两人进了房间后,彩姐叫我去洗澡。

    我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彩姐看着我的手机,说道:“把它关了吧。”

    我说道:“可能有人找我有急事。”

    彩姐说道:“能有什么急事,这个时候了。”

    我说道:“我不知道。”

    我看了一眼,是强子,强子如果没有什么事,他不会随便给我打来电话。

    我接了电话:“喂,强子。”

    强子说道:“清吧街出事了。”

    我急忙问道:“什么事。”

    强子说道:“有人在一个清吧里嗨疯了,把清吧里的好多人给砍了,他身上带刀,捅死了好几个。”

    我说道:“怎么回事!”

    强子说道:“我也不清楚,警察来了,把整条清吧街都给封了。”

    我说道:“妈的!你现在在哪里。”

    强子说道:“就在珍珠酒店门口。清吧街的负责人和经理都被带走了,还有那个清吧店的老板也都带走了。”

    我说道:“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后,我对彩姐说道:“不是我不想留下来陪着你,你看吧,我真的没有办法陪你了。”

    彩姐问道:“什么事。”

    我说道:“我们清吧街那里,有人嗨疯了,砍死了好多人。”

    彩姐没说话。

    我说道:“林斌一直想办法搞我们的清吧街,我估计多半就是他弄的吧。”

    彩姐说道:“你们不也一直是想办法搞他们的清吧街吗?即使真的是他们做的,那也不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说道:“哦对,你是他这边的,不该和你说这些东西。好的那就这样了,拜拜,改天见。”

    彩姐咬咬下嘴唇,没说话,看着我离开了。

    我马上过去了珍珠酒店。

    在珍珠酒店的楼上,看着清吧街,进出口全部都已经被封了。

    好多人都在进出口看着,清吧街里面只有警察。

    好多警车在几个进出口,警察堵着进出口。

    我看了看也正在看着下面的强子,说道:“怎么样了。”

    强子说道:“目前知道的是被砍死了三个,两个重伤,两个轻伤。重伤还在抢救。”

    我说道:“搞什么?怎么会那么严重!”

    强子说道:“他们一起一个包厢的,其中一个不知道是不是被人下了什么东西,喝完了几杯酒后,发疯的从包里拿出一把锋利的刀,见人就砍,他们包厢几十个人,大多是女的,在庆祝生日呢,突然的发生这种情况,大家跑都没来得及跑,好多人就被放倒了。”

    我说道:“那这家伙又是怎么回事?”

    强子说道:“不知道,我们现在也在让人拿监控过来,警方也在调取包厢监控。”

    我问:“有监控。”

    强子说道:“有,刚好这个清吧店里的包厢都有监控。”

    我说道:“赚点钱真不容易,每天不是这个事,就是那个事。”

    强子说道:“很有可能就是有人又在陷害我们。”

    我问道:“是吗?”

    强子说道:“我就是这么怀疑的。”

    我说道:“我也怀疑是四联帮的林斌搞鬼的,他就这么想着我们这个清吧街玩完了。”

    强子说道:“如果真的是他让人这么做,真够狠毒的。”

    我说道:“那个家伙什么狠毒的事做不出来?没有让人身绑着炸弹自杀式爆炸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