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7章 赌场里的偷拍
    有时和李姗娜聊天,的确能让我产生一种心灵碰撞的感觉,我觉得她说的特别的对。

    如果一个很优秀的人,你错过了,你只能往前走,把自己变得更加优秀,然后寻找到比之前更加优秀的人,的确是没有什么不可替代的。

    黑珍珠的确是优秀,但我身边那么多优秀的女人,也不是完全不能替代嘛。

    李姗娜说道:“两个人因为什么而在一起,就很有可能因为什么而分手。如果他看上了我的美貌,那可能因为出现更美貌的女人而离开我。如果因为钱,那也会因为出现更有钱的人离开我。没有什么办法能百分百的留住一个人在自己身边,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自己提升,让自己更加优秀,让那个人舍不得离开自己。”

    我说道:“说得对。”

    可我面对黑珍珠,我提升什么?

    我还能提升什么。

    爱去去吧,和谁在一起和谁在一起吧。

    监狱里,还是那样子,双方都按兵不动。

    也不是按兵不动,而是在等待时机。

    我最想的还是希望彩姐能拍到监狱长去赌博的画面,那我就能一句掀翻她了。

    监狱长从我们这里陆陆续续又弄了几百万了吧,又有钱了她。

    没等几天,果然,这家伙去赌博了,彩姐给我打来了电话,说监狱长过她那边去赌了,让我赶紧过去。

    我马上问是不是拍到视频了,彩姐说监狱长只是刚进来,刚开始赌。

    我过去了。

    那个名字叫萄京大酒店的地方。

    萄京大酒店,怎么听起来,那么有点熟悉的感觉?

    哦,想到了,葡京大酒店。

    澳门那个举世闻名的葡京大酒店,是东南亚最闻名的综合性大酒店,以赌场引人注目,许多游客不惜涉海过洋远道来此,一赌为快。号称东亚的最大赌场。

    彩姐带着我上去的。

    无论哪个门,哪个层的电梯,都需要指纹打卡开门,每层都有严格的安保系统。

    人机合作,进去哪个门,全身都被x光检查过,可疑人物携带可疑物品,是不可能上得去的。

    彩姐带着我上去的时候,我说道:“你们搞的这个,真实赚钱啊。”

    彩姐说道:“以前你不就知道了吗。”

    我说道:“这林斌真有脸啊,搞这么大个赌业,有人帮撑腰着,罩着,真够厉害的。”

    彩姐说道:“你如果有人撑腰,你也能做。”

    我说道:“不不不,我比较适合做点正经生意的行当,这些非法的东西,我就不搞了。”

    彩姐说道:“非法?赚钱不赚,傻人才不赚。”

    我说道:“这害人的。”

    彩姐说道:“赌怎么了?我们骗人来赌了?我只是做赌,我没有做毒品。”

    彩姐这倒是说的是真的,她没有搞毒品,只是搞了赌博。

    我说道:“你最近可帮了林斌大大的忙啊,不是最近,应该说一直。你成了林斌的大将,为他立下了汗马功劳。”

    彩姐说道:“担心我们的快速发展威胁到了你们。”

    看来我们所担心的,他们其实也一直都心知肚明。

    我说道:“嘿嘿,倒是没那么特别的想法。”

    彩姐说道:“所以我提醒你早点离开,不要和她们继续下去。”

    我说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我劝你离开,你也劝我离开。别劝了吧,到时候如果我真的完蛋了,记得帮我收尸我已经很感激了。”

    彩姐:“放心,我会。”

    上去了监控室上面,彩姐让监控室的工作人员打开监狱长所在的那个房间。

    那个大房间,挺大,里面一大张长桌,长桌周围坐满了人,这些赌博的人,看起来都是非富即贵的。

    面前的桌上,都有他们的筹码。

    这和澳门赌博,几乎一模一样的了,这设计风格,完全是参照我们平时看电影上澳门赌博的那种风格来的,真会做生意啊。

    长桌的那一头,有个戴着口罩,鸭舌帽遮着低低的人,衣领高高竖起。

    我指了指这个鸭舌帽的人,说道:“这就是我们监狱长吧。”

    彩姐说道:“看出来了?”

    我说道:“是啊看出来了。这身形,没错了。”

    想不到一个监狱长,竟然沉迷于赌博。

    那么有钱,拿来怎么花不行,却要拿去赌博。

    她疯狂的敛财,原来都用来供她挥霍赌博了。

    我说道:“这世上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蠢人,一双鞋子一件衣服不舍得买,却在赌桌上舍得倾家荡产的挥霍。”

    彩姐说道:“这就是赌博的魅力,你不沉迷,你不会懂。”

    我说道:“我只沉迷于女人。”

    彩姐说道:“每个人喜欢的东西都不一样。我们不需要去知道太多东西,我们只需要知道怎么赚到钱就行。”

    我说道:“对,哪怕是不折手段。”

    彩姐说道:“你知道他们玩的是什么吗。”

    我说道:“是不是德州扑克?”

    彩姐说道:“是。”

    我说道:“呵呵,这小小几张牌,害的多少人倾家荡产啊。”

    看了一会儿后,我问道:“一会儿要怎么做?”

    彩姐说道:“我找你来,就是想问你,你觉得该怎么做,我不负责计划,我只负责实施计划。你要知道我这么做是违规的,但是为了你,我才做的。”

    我说道:“谢谢你了。”

    彩姐说道:“说吧,怎么做。”

    我说道:“就上次说的,找人假扮赌客,在赌博的时候,和她吵起来,吵了之后,去撕掉她脸上的口罩,还有帽子,让她的脸清晰的暴露在摄像头下面,让我们可以从视频中清晰的看到她的脸,这样子我就能有证据搞死她。最好进出赌场的视频也给我。”

    彩姐说道:“你疯了还是傻了?进出赌场的视频?就是说我这酒店就是搞赌博的,这样子不是我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吗。”

    我笑笑,说道:“说的也是。”

    彩姐说道:“我现在安排人进去。”

    我说道:“嗯,好。”

    彩姐说道:“如果一会儿成功了,你这段视频如果搞上去,是搞死她了,但是如果这段视频流出去,让我的领导发现,对我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我皱皱眉头,问道:“那我怎办。”

    彩姐说道:“你看可不可以用这段视频来要挟她,最好能要挟她成功,如果可以要挟成功,那是最好不过。如果不行,你再告上去搞死她。”

    我说道:“问题你说的,如果告上去,这段视频流出去让你上司发现,就是林斌知道了的话,对你会有伤害。”

    彩姐说道:“可能骂我一顿吧,他也不会拿我怎样的。”

    我说道:“好,那我就放心了。”

    正聊着的时候,看到监控里视频中,有个男人站起来和监狱长对骂起来,接着相互伸手指着对方互骂,然后那个男的竟然冲过去打监狱长。

    接着监狱长旁边的那个男的帮监狱长和打人者打架,双方扭打起来。

    彩姐急忙拿起对讲机,问:“09号包厢里面,怎么回事?”

    有人回复,里面两个客人打起来了。

    我看着彩姐,意识到这个打监狱长的人,并不是彩姐安排过去的赌客。

    彩姐看看我,说道:“糟糕了。”

    我说道:“那不是你们的人?”

    彩姐说道:“不是。”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情况,让我们都措手不及。

    我对彩姐说道:“赶紧,马上,让你的人进去,撕下她的口罩和帽子!”

    彩姐马上拿起对讲机下令,但是监控视频中,监狱长已经转身出了包厢离去。

    而这时候彩姐命令的手下扮演的赌客,还没到包厢门口。

    就这么错过了一次绝好的机会。

    彩姐马上让人进去拉开两个打架的,让人查。

    而监狱长这时候已经离开了赌场,离开了酒店。

    一查,原来是那个男的在赌输了后,骂自己坐在对面的监狱长是扫把星,每次扫把星跟着自己,自己每把都输,这完全只是赌输后的气话,但监狱长本来就不是个省油的灯,立马的恶毒语言回应,说穷鬼输不起没钱赌就滚远点。

    打人者一听骂自己穷鬼,本来就输了,暴怒的他马上对监狱长进行了攻击。

    事情就是这样子的。

    完完全全在我们意料之外。

    彩姐和我这时候,到了一个不大的办公室里,她给我倒了茶。

    彩姐说道:“我没想到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

    我说道:“那倒也不能怪你,意料之外,那没办法了。”

    彩姐说道:“旁边那个男的竟然帮她打架?”

    我问道:“难道她进去不是和那个男的进去吗。”

    彩姐说道:“不是,他们分着进去的。”

    我说道:“那是怎么个情况。”

    彩姐说道:“那那个男的应该是他的随从,假装去赌的。去赌场的很多有钱人,为了保护自己,不少人带保镖。”

    我说道:“这家伙也是个奇葩,带保镖居然偷偷摸摸的带去,而且还让保镖赌钱了。”

    彩姐说道:“你看他们关系也不寻常。”

    我问道:“你说的他们关系也不寻常,是怎么个意思。”

    彩姐说道:“很多上了年纪的女人带的男保镖,不仅功夫好,还要有样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